“人在路上走,屎从天上落”,动物复仇事件有多离奇?

原标题:“人在路上走,屎从天上落”,动物复仇事件有多离奇?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报复可以说是人类根深蒂固的一种本能,但是比兴奋、愤怒等情绪的发生和表现更为复杂。

我们知道动物也是有感情的,比如基本的亲情与友情,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无论多么可爱的小狗,当你伤害到它的时候,它也会一改平时的乖巧模样,向你发起进攻。

但它会在心底里产生仇恨之感吗?下一次再见到它的时候,它会记得你曾经对它的不好然后再发动攻击吗?

四川乐山有一只叫做菲菲的边境牧羊犬,曾遭受一只小鸟持续近一个月的“抛粪攻击”。每当菲菲随主人出门的时候,就会有一只小黑鸟俯冲过来,然后朝着狗子的头上拉屎,精准程度简直鸟类中的神枪手。

菲菲已经在这个小区生活了两年,刚开始主人钟女士以为两个小家伙只是偶然遇见之后的互动,没想到这只鸟竟然会“蹲点”与“精确打击”。小区内的其他狗未曾得到过黑色小鸟的这种特别关心,可是只要菲菲出门,黑色小鸟便会向其发动攻击。

无论菲菲跑到哪儿,小鸟都不依不饶地跟着,并且不时地发起进攻,直到回家才罢休。几个回合下来,两者虽然没有肢体接触,菲菲的头上与脖子上却留下了不少的鸟类排泄物。这样并不能满足鸟儿,有的时候它还会叫上同伴来“观战”。四五只小鸟叽叽喳喳,围观自己向狗子发动攻击。

乌鸫

边境牧羊犬的智商可是犬中第一的,却被不到自己体型十分之一的小鸟欺负到毫无还击之力,还被当着众多鸟儿的面羞辱,并且因此火遍网络。在感叹狗生艰难之外,这只鸟的来头也值得探究。

这种全身黑色,有着橙褐色喙的鸟叫做乌鸫。乌鸫在界内有一个名声,叫鸟中“平头哥”。平头哥即蜜獾,这种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为座右铭的生物,在非洲大地打出了自己的名号。平头哥打得了老虎狮子,斗得起野狗疣猪,吃得了毒蛇蝎子。

蜜獾(中)大战群狮

在国外一家动物康复中心,一只叫史托菲尔的蜜獾挖洞到对面狮子所在的铁网内,与狮子打了起来。管理员布莱恩分析,可能是因为两个动物无意间的对视,从而产生了敌意,而平头哥火爆的性格促使它率先发动了攻击。

乌鸫(左)和麻雀(右)

别看乌鸫好像没什么攻击力的样子,可是记起仇来也如蜜獾那般暴躁。对于这一点,边牧犬菲菲是很有发言权了。它的这种持续的故意抛掷粪便的行为也不单纯的是互动或者警告,已经属于攻击和报复行为。

据乐山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戴波的分析,可能是因为菲菲曾经伤害过自己、伴侣或者雏鸟,所以才招致了这只乌鸫的报复。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边牧犬所为,但是乌鸫无法区分具体的个体,从而波及了同为边牧犬的菲菲。

乌鸫的这种容易记仇的性格让不少动物都吸取了教训。猫是鸟类的天敌,可是有些猫偏偏要去招惹乌鸫。有只家猫与乌鸫隔窗“吵架”,从而结下了梁子。暴躁的乌鸫便天天守在窗前,猫一出现便投掷排泄物,风雨无阻。

不仅仅是猫狗会有这种遭遇,人如果不小心招惹了乌鸫,也会受到同样的报复。曾经有新闻报道,有熊孩子因为朝树上扔树枝,得罪了乌鸫,最后在疯狂的鸟粪攻击下只能打伞穿雨衣出门。

很多人会将乌鸫误认为是乌鸦。虽然同属雀形目的它们乍一看确实难以区分,但乌鸫在界门纲目科属种的分类系统中属于鸫科,而乌鸦属于鸦科,二者之间是有很大的差别。比如乌鸦的喙是黑色的,叫声也没有乌鸫那么悦耳。但是乌鸦的记仇程度较乌鸫有过之而无不及,攻击起来也更加凶猛。

印度中央邦的一位男子Shiva Kewat每天出门都会被一群乌鸦啄得遍体鳞伤。而且当Shiva和其他人一起时,乌鸦也只攻击他却不攻击别人。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

Shiva不得不用棍子抵挡乌鸦的攻击

这三年之久的噩梦其实来源于一场误会。三年前,Shiva回家途中遇见了一只被困在铁网上的乌鸦宝宝。还没等到Shiva将其解救下来,乌鸦宝宝便死去了。而旁边的乌鸦目睹了这一幕,错以为乌鸦宝宝是死于Shiva之手,于是展开了三年的复仇计划。

印度中央邦博帕尔巴卡图拉大学的遗传学教授阿肖克·库马尔·蒙加尔介绍道,乌鸦的能力或许不像人类那么复杂,但它们确实能够长期记住人类的长相,并针对他们进行报复。

乌鸦的这种超强的面孔识别能力与记忆力,这有助于其实施报复。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家约翰•马兹卢夫曾做过实验。他和学生戴着面目狰狞的野人面具在校园中捕捉了7只乌鸦,对它们进行标记后释放。

迪克·切尼面具(左)和野人面具(右)

后来当他们戴着相同的野人面具在校园里走动时,带有标记的乌鸦就会对他们大叫。而当他们戴着迪克·切尼的面具时,这些乌鸦就没有反应。

当戴着野人面具的研究人员在外走动时,带有标记的乌鸦就会对他们大叫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觉得鸟类的大脑只有枣核大小,想必一定不聪明,甚至以“鸟脑”来形容一个人很愚蠢。然而John Marzluff通过对乌鸦的脑部扫描实验发现,当乌鸦看到它们认识的一张面孔时,它们的大脑会像人类一样表现出相应的情绪。

研究人员佩戴面罩捕捉了12只成年雄性美洲乌鸦,并且把它们饲养在笼子里。期间由戴着另一种面罩的研究人员为其提供水与食物。四周后为了解乌鸦看到两种面孔时大脑会出现什么状况,研究人员们向完全警惕的乌鸦注入了一定量的葡萄糖。随后将这些乌鸦放到佩戴危险面具或者关爱面具的人面前各15分钟时间。在注射镇静剂后,对这些乌鸦进行脑部扫描。

脑部扫描前将乌鸦放到佩戴危险面具或者关爱面具的人面前

结果发现,乌鸦在看到捕捉它们的人的面具后,它们大脑中的和恐惧有关联的区域被激活,而提供照顾的人佩戴的面具则触发了它们大脑中与联想学习、动机和饥饿有关的区域。

由此证明了乌鸦能够识别人脸,并且可以把视觉线索与期望和情绪整合起来从而改变行为。虽然鸟类大脑中的反应区域和哺乳动物不同,但是存在着一个类似的区域执行着类似的功能。

鸟类尚且如此,具有更加高级并且复杂的神经中枢的哺乳动物,也会有复仇行为,而且复仇方式更加多样。

在印度,一只大象路过一家裁缝店时,被一名工人随手扎了一下象鼻,大象急忙缩回鼻子走了。几个月后,这只大象竟然又来了。这次它在街心的喷水池里吸足了一鼻子水,来到这家裁缝店窗前,把那个缝纫工人喷了个落汤鸡,然后扬长而去。也有发生过猎人打死小象,两天后悲痛欲绝的母象带领象群踏平猎人村庄的事情。

对人来说,仇恨更多时候是出于本能,仇恨心理的形成涉及到几种脑部结构。位于脑中部的大脑黑质参与行为的回馈,腹侧纹状体与回馈、强化和冲动相关,腹侧被盖区则调控多巴胺的产生与传递,位于大脑前部的前额叶皮质帮助我们实现特定的目标。

人脑结构

多巴胺是一种与回馈、强化和积极感受有关的神经介质,和人的兴奋有关。迈阿密大学心理学教授迈克尔·麦古洛指出,积怨和复仇的欲望与追逐目标、满足欲望的心态直接相关。

因而报复是能够给人带来乐趣的。这一点科学家也通过实验进行了证实。苏黎世大学的研究员招募了一群人参与他们精心设计的欺骗实验。通过脑部扫描发现,当游戏者决定报复时,大脑控制快乐和兴奋的那一部分就会非常活跃。

所以并不是报复后得到的愉快让他们这么做,而是预知的快乐促使他们进行报复。

动物复仇的行为是普遍的,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攻击行为都是为了报仇,有的时候只是出于保卫领土或者巢穴,又或者是简单的自卫罢了。在鸟类的繁殖期,当你进入某一只鸟的戒备范围内时,便会受到其攻击。此时要做的不是反省自己是否曾经得罪过它,而是赶紧离开,与其保持一定的距离。

今年八月份,悉尼发布了一项特别的预警。截至2019年8月,在澳洲被喜鹊攻击过的人已经高达272人。当然这是高峰期来临前的数字,根据Magpie Alert网站的数据显示,去年仅新州就有803人遭遇过喜鹊的“飞弹”袭击。

2018年澳大利亚各地区遭受喜鹊袭击人数统计表

横坐标从左到右依次为:首都领地、新南威尔士州、北领地、昆士兰州、南澳大利亚州、塔斯马尼亚州、维多利亚州、西澳大利亚州

而且这些喜鹊的攻击力也不一般。据媒体报道,在悉尼的马什菲尔德,有几名路人受到2只喜鹊的纠缠,其中一个人被喜鹊啄到耳朵大量出血。脸颊、脖子甚至眼睛被啄伤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

澳洲国宝考拉也没能幸免 图源:澳洲生活网

为什么喜鹊如此暴躁地攻击别的生物呢?研究喜鹊20多年的吉塞拉·卡普兰教授认为,喜鹊其实并非有恶意,也不是天生就具有攻击性。每年的9月至11月是澳洲喜鹊的繁殖季节,这一时期的喜鹊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脾气会变得异常暴躁,警觉性与攻击性均维持很高的水平

一旦感觉到自己的孩子可能受到威胁,它们便会发起猛烈的进攻。当然这只是为了传达讯号,警告对方尽快离开鸟巢。这个警觉距离一般在80米左右。在无法得知附近是否有鸟巢的情况下,下图这样的头盔可能就很有必要了,可以在喜鹊的突然的袭击下保护你的脑袋。

昆虫也会有类似的“报复”行为。一天上午驻闽海军某部打死了飞进办公室的几只蜜蜂后,成群的蜜蜂飞来办公楼。临近中午,蜜蜂有增无减。官兵们迫不得已在室内喷洒福尔马林,在操场架起火堆,蜂群们才被迫逃离。

现实生活中因为打死一只蜜蜂而引来蜂群的案例也有很多。然而蜜蜂的这种行为并不能称之为报复,因为昆虫没有像高等动物那么复杂的神经结构。它们这种类似于给伤亡同志报仇的行为,主要是由于警报信息素的作用。

这是由工蜂释放的,由乙酸异戊酯、乙酸正丁酯、苯甲酸等20多种有机化合物组成的化合物。这些物质含量极微,但挥发性很强,能迅速扩散,激发群蜂的螯刺反应,从而向入侵者发动进攻。

动物报复行为的具体发生机制尚缺一个完美的解释,但是报复行为产生的根源一定是某一方利益的受损。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有自己的想法与脾气,我们还无法揣测。但是我们应该去了解它们,然后尊重它们,保护它们。

Marzluff J M , Miyaoka R , Minoshima S , et al. Brain imaging reveals neuronal circuitry underlying the crow's perception of human faces[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2, 109(39):15912-15917.

乌鸦和人一样爱憎分明,能够记住仇人面孔 腾讯科学 2012/9/17

Murder of Crows Has Attacked Man for Three Years After One of Their Young Died in His Hands Oddity Central 2019.9.6

渡鸦有多记仇——这个魂淡人类一个月前骗走了我的面包! 果壳 2019/9/9

272人被袭击!下个月千万别来澳洲,悉尼已发预警!它每年伤人近千,高峰期即将到来,全澳人民“闻风丧胆”... 今日悉尼

Carey B , 李红林. Payback Time:Why Revenge Tastes So Sweet[J]. 当代外语研究, 2004(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