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风险化解之山东样本:透视债委会背后的三方合力

原标题:债务风险化解之山东样本:透视债委会背后的三方合力

翟超/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

作为昔日华北平原的经济强省,有着“大象经济”之称的山东正在经历着新旧动能转换和债务风险化解的胶着期。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山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759.3亿元,比年初增加154.6亿元;不良贷款率3.29%,较年初下降0.0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实现了自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尽管不良贷款率实现5年多来首降,但目前尚难断言山东省的银行资产质量就此迎来拐点。多位受访的山东省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二季度不良率下降主要是因为辖内银行业加大不良资产的核销处置力度,但目前山东经济正处于深度调整期、瓶颈突破期和新旧动能转换的“新三期叠加”,风险积累叠加的现状尚未根本改善,风险传递传染的渠道没有根本切断,风险防控和化解的压力依然较大。

不过,自原银监会2016年初部署组建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简称“债委会”)以来,作为一个协商性、临时性的自律组织,债委会在保护银行合法金融债权,帮助企业化解债务危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和意想不到的效果。

“债委会起初组建时,是银行发起的维权组织,符合条件的企业组建债委会后,根据增贷、稳贷、出清等具体情况,一企一策化解债务风险。随着债委会的组建并召开会议,地方政府和企业都看到其在解困债务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有的企业还会主动要求召开债委会会议。”山东省滨州市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王立华称。

债委会的工作推进也并非一帆风顺,尤其是对于涉贷规模超几十亿、债权银行十余家的大企业,沟通协调难度非同寻常。一个债务化解方案的最终达成,往往经过几十轮会议讨论,从各方激烈争吵到各退一步最后妥协。作为债务风险化解任务较重的山东,近年来在推进债委会工作中摸索出不少经验,证券时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山东省内银行、企业和监管部门,深入了解债委会工作的“山东样本”。

债委会机制下谁受益?

历时10个月,前后共召开3次债权人委员会全体会议、50次债权人联席会、41次与山东省国资委和大股东谈判会议,“债务化解方案讨论到激烈处,有人会激动到拍桌子”。最终,这家背负10家债权行99.5亿元贷款,仅靠大股东公司担保输血和欠薪欠费维持生存的严重资不抵债国企重获新生。这便是本轮山东省国企去产能、“僵尸企业”出清中的首个大规模债务处置案例——肥城矿业集团(简称“肥矿集团”)债务重组。

肥矿集团是山东省大型国有煤炭企业,自2012年以来,连续4年发生巨额亏损共计32亿元,截至2015年底,集团资产负债率高达150%。重组前的肥矿集团有着“僵尸企业”的通病,如经营难以为继、债务负担大、社会包袱重等。肥矿集团改革重组的范围涵盖了资产重组、债务重组和人员重组等多方面内容,也是目前山东省省级债委会的第一个风险化解项目。

据肥矿集团债委会主席行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副行长马景明介绍,在肥矿集团风险化解的10个月时间里,农行山东省分行牵头五大行成立了25人的工作团队,其中17人常驻省农行集中办公,行领导全程参与谈判会商工作。(下转A2版)

作者:孙璐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