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将李白的诗,“抄”成自己的词,反其意而用,成一篇千古佳作

原标题:苏轼将李白的诗,“抄”成自己的词,反其意而用,成一篇千古佳作

苏轼,是宋代非常著名的词人、诗人、文学家、书画家,他是“豪放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作为一位“豪放派”的词人,苏轼的词大都视野旷阔,气象恢弘。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气势磅礴,激情豪迈,几乎无人能够超越。

然而,“豪放派”的苏轼有时也会写一些很“婉约”的诗词。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之后,结识了一位好友,名叫徐君猷。徐君猷的家里,有几个非常出色的歌妓,苏轼曾经为这几个歌妓,都分别写过诗词。后来,一个名叫胜之的歌妓,立刻了黄州到苏州去,苏轼再次为她作词一首,这就是《临江仙·冬夜夜寒冰合井》:

冬夜夜寒冰合井,画堂明月侵帏。青缸明灭照悲啼。青缸挑欲尽,粉泪裛还垂。

未尽一尊先掩泪,歌声半带清悲。情声两尽莫相违。欲知肠断处,梁上暗尘飞。

译文:这个冬天的夜里非常的寒冷,连井里的水都结了冰。明月映射在画堂的罗帷之上。青色的灯光影摇曳,照着一个伤心哭泣的女子。青灯里的灯芯都快挑尽了,女子的脸上还是泪痕未干。

一杯酒都没有喝完,女子就开始哭泣,她的歌声也带着凄凉和悲哀。悲情和歌声都尽情宣泄。要想知道她究竟有多伤心,只看梁上的暗尘都在飞舞,就明白了。

一幅非常凄美的画卷,刻画出一个依依惜别,黯然伤神的美丽女子。井里的水,一般都是比较暖和的,但是在这个凄凉的冬夜,连井里的水都结了冰。这种状况,更是增加了离别的哀怨。“青缸挑欲尽”,古代的油灯靠着灯芯燃烧,当灯芯快要燃尽的时候,要用针挑一点出来,此时画面中的青灯的灯芯,都已经快要挑尽了,但是女子的伤心,还没有止住。可见女子的伤悲,究竟有多深。

“欲知肠断处”,用的是一个典故。唐武宗生病非常严重,即将魂归九天的时候,搬到了偏殿居住。他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妃子孟才人,孟才人因为擅长笙歌而得宠。此时,孟才人正服侍在唐武宗的身边。唐武宗就问她:“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孟才人指着笙囊哭着说:“我将会用这个自缢。”唐武宗非常伤心。孟才人又说:“我会唱歌,此时让我再给你唱一支歌吧。”唐武宗就答应了。于是,孟才人唱了一曲《何满子》,唱完之后,立刻就气绝身亡。唐武宗赶忙招了太医来看,太医说:“才人的脉搏尚温,但是肠已经断了。”

“梁上暗尘飞”,借用了陆机的《拟古诗》,“一唱万夫叹,再唱梁尘飞”,这一句诗,往往被用来形容歌者的歌声之动听。

这首词的意境非常凄美哀怨,将女子的离别之情刻画得淋漓尽致。然而,事实上,这首词,是苏东坡老先生“抄袭”李白的一首诗——《夜坐吟》:

冬夜夜寒觉夜长,沉吟久坐坐北堂。

冰合井泉月入闺,金缸青凝照悲啼。

金缸灭,啼转多,掩妾泪,听君歌。

歌有声,妾有情,情声合,两无违。

一语不入意,从君万曲梁尘飞。

译文:冬天的夜非常寒冷,一个女子久久地坐在北堂内。庭院中的井水结了冰,月亮照进了闺阁,金灯发出淡淡的青光,照着这个悲伤的女子。金灯忽然灭了,女子的眼泪更多了。忽然听到一个男子的歌声,女子收起了眼泪。歌声很动听,女子有情意。歌声和情意两相合,毫无任何违和感。如果不是我们情投意合,就算你唱一万支曲子,曲子再动听,也打动不了我的心。

李白的这首诗,其实写的是女子和爱人的相会。原本在闺阁中正伤心的女子,忽然听到爱人的歌声,顿时破涕为笑。两人两情相悦。

有意思的是,李白的这首诗,也并不能算是他的原创,他借鉴了南北朝时期鲍照的《代夜坐吟》:

冬夜沉沉夜坐吟,含声未发已知心。

霜入幕,风度林;朱灯灭,朱颜寻。

体君歌,逐君音;不贵声,贵意深。

而苏轼的词,虽然措词和李白非常相似,都是寒冷的“冰合井”的冬夜,都是月亮照进闺帷,都是青灯照着伤心落泪的女子,都有凄婉哀怨的歌声,但却是反其意而行,苏轼的词,写的是即将离别的女子的依依不舍;李白的诗,写的是伤心落泪的女子,忽然听到爱人的歌声,而两情缱绻。而鲍照的《代夜坐吟》,则直接刻画的是寒冷的冬夜,女子与爱人之间,最甜蜜温馨的时刻。

李白和苏轼,一个是唐诗的杰出代表,一个是宋词的巅峰巨匠,他们都是不可超越的杰出文人。鲍照的《代夜坐吟》,经过这两位文学巨匠的演绎和拓展,分别成了一首流传千古的经典唐诗,一篇意境深远的凄美宋词。这三首诗词,从最初的《代夜坐吟》,到苏轼的《临江仙·冬夜夜寒冰合井》,意境在不断的变化,却都是不可多得的千古佳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