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古画价值4亿?专家也表示怀疑,老人却只说“过云楼”三个字

原标题:一张古画价值4亿?专家也表示怀疑,老人却只说“过云楼”三个字

圈里的朋友或许对“秦铜汉玉”不会陌生,不过在文物分类中还有一种颇具价值的东西,在今天更显得炙手可热,那就是“唐画宋书”;说到这或许有懂行的朋友会说“古文字画在今天多属于收藏,真正能进博物馆的并不多”这话倒也有一定道理,之所以这样也与字画本身难以保存有关系,自然历史就显得短了许多。不过在2011年却出现了例外,一幅“国宝级”古画被拍卖,成交价高得惊人;专家忍不住追问持宝者的来历,老人却只说了三个字“过云楼”。

说这话要回到2011年,北京正在举办一场拍卖会,其中有一件拍品显得尤为特殊,仅预估价就有2亿;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件拍品进行了十几分钟就被藏家收入囊中,其最终成交价竟高达4.025亿,说“天价”也不为过。或许有朋友奇怪了,这究竟是一幅怎样的“神奇”古画,其价值竟能高到如此地步?公正的说,这张古画的价值远超这一数字,说它能入国博也不夸张,名曰“稚川移居图”;说起这位元代大家“王蒙”,史载其能诗文,工书法,尤擅画山水,后世赞其“元气磅礴,纵横离奇,莫辨端倪”,与同时代的黄公望、吴镇、倪瓒并称为“元四家”。

或许有朋友不服气“即便是名家所绘,价值也高得离谱了吧,会不会是在故意炒作?”乍一看似乎也有可能,这里不妨先看一下画的内容;简单来讲,“稚川移居图”为立轴,纵120厘米,横56.7厘米,画上有与王蒙同时或稍后的七大学者、画家或大诗人的题诗,此外还有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20余枚收藏印,仅此一点就凸显了这幅古画的珍罕难得。当然还不止这些,画中内容是道教“祖师”葛洪赴罗浮山修道的故事,其内容的历史意义更是不可估量;相传葛洪是东晋时期的炼丹家、医药学家,道教“祖师”,同时他还是当时的朝廷命官。

葛洪出身江南士族,家道中落后以砍柴换回纸笔,劳作之余抄书学习,常至深夜,乡人因而称其为抱朴之士,他遂以“抱朴子”为号;葛洪十六岁通读古之著作,但尤喜“神仙导养之法”,由此入道门修习,成为当时著名的“道医”,著有《肘后方》。葛洪在书中阐述了诸如天花、恙虫病等传染病的症理和诊治,书中“天行发斑疮”也是最早关于天花的记载;当然,葛洪在炼丹方面也颇有心得,《抱朴子·内篇》中具体描写了炼制金银丹药等多方面有关化学的知识,也介绍了许多物质的特性和变化。

在炼丹风行的东晋,葛洪迅速成为当世名人,还一度担任伏波将军、赐爵关内侯等;但大多官职均被葛洪拒绝,在任伏波将军时便绝弃世务,锐意与松乔之道,服食养性, 修习玄静。由于其名气太大,在建安四年葛洪又被举荐做官,或许当时环境的半强迫性,无奈出任咨议参军等职;既然“必须”当官,葛洪听说交趾产丹砂,就请命出任勾漏(今广西北流县)令;结果途经广州,当地人告诉他罗浮山有“神仙洞府”,先秦就有“仙人”安期生在此山羽化升天,葛洪听闻遂放弃赴任,遁入罗浮山中修道炼丹。

如今这幅“稚川移居图”描绘的正是葛洪途径罗浮山的典故。对后世来说,葛洪与屈原一样,成为后人出世入世的文化符号,尤其在科举驰废、仕进无门的元代,同为当世名人的王蒙也遭遇了类似情况;再加当时儒家萎靡、道教风行,颇具道家消极出世色彩的葛洪形象颇得士人欢迎,也成了王蒙抒发胸中郁闷的直接选择。“稚川移居图”本有两幅,皆出自王蒙之手,一副是早期作品,另一幅是晚年作品,也是如今的这幅瑰宝;这幅“稚川移居图”虽是其晚年作品,但比之早年那幅更显精品,在艺术水准上甚至超过了故宫藏件。

说到这或许有朋友仍有疑问“即便有葛洪道祖加持,这幅画也不该高的这么离谱,会不会专家捣鬼了?”这么说还真冤枉了专家,早在鉴定时,专家也曾质疑过,并询问其来历;持宝的是位老人,面对质疑仅说了“过云楼”三个字,就此专家疑虑全消,这才有了“离谱”的成交价。老人口中的“过云楼”,在圈内可谓声名鹊起,本是江南私家藏书楼,如今更是一处名胜;过云楼本是清代怡园收藏书画、古董的地方,其声名远播不在于它的亭台楼阁,而是因为主人“顾家”的一条规矩,即:虽是收藏古董字画之处,但对外界从不示人,也正因这条家规,楼内收藏大部分才得以流传至今。

更让人惊讶的是,正是这么一座名不见经传的私人藏楼,里面收藏的字画善本皆为古之珍品,尤其宋代完整的宋版书籍,保存了大量失传古籍内容,后世赞为“书成锦绣万花谷,画出天龙八部图”;简单的说,顾家“过云楼”藏品皆为世之瑰宝,但凡出自这里的字画善本,随便哪一件的价值都不可小觑。再说“稚川移居图”,其本身就是一件古之瑰宝,后在1937年日军曾狂轰滥炸苏州,过云楼也险遭殃及,顾家人为保护包括“稚川移居图”在内的部分珍藏,历尽磨难方免于战火之灾,就连漂泊在外,苦撑度日的时候,顾家人仍不肯将这些收藏拿出来换取钱财。

还不止这些,在那段充满“牛鬼蛇神”的动荡岁月,“稚川移居图”被强行收缴,此后十年销声匿迹,后世皆以为被毁,谁知它竟出现在苏州博物馆的一堆“残书烂画”中;当时发现它的专家激动地说“画极精,令人激动不已、激动不已呀”。就在诸多专家为“稚川移居图”入博物馆竭力奔走时,这幅古画竟然又从苏州博物馆消失;原来六代“过云楼”子孙也在为众多收藏而努力着,甚至惊动了上层领导,并为顾家人恢复名誉,将“稚川移居图”发还给顾姓后裔,为过云楼第五代顾笃瑄所有。

总而言之,“稚川移居图”不仅是一幅名家书画,其珍贵之处还在于它蕴含的厚重历史;如今的4.025亿看似“天价”,但从某种角度来说,其真正价值远超这一数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