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博士获聘大学教授、博导,本不该是“新闻”

原标题:90后女博士获聘大学教授、博导,本不该是“新闻”

太牛了!28岁女博士获聘大学教授博导!

文 | 熊丙奇

近年来,一批“90后”青年学者不断走向学术前台,同时他们也受到外界舆论高度关注。南方医科大学近日引进的李琳教授便是最新一例。

南方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官网9月16日更新信息显示,出生于1991年的女博士李琳已于2019年7月起任该学院教授,并担任博士生导师。据官方简历介绍,李琳主要从事单细胞表观基因组学研究,2014年获电子科技大学学士学位,2014年9月至2019年6月在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刚博士毕业,就获聘教授,担任博士生导师,有人点赞,有人质疑。

其实,早在30年前,我国就有28岁,博士刚毕业两年者,被聘为大学正教授。这就是出生于1961年的陈章良,在1989年5月被北大生物系聘为教授。

陈章良26岁在华盛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28岁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教授,30岁以最年轻获奖者的身份获得联合国颁发的“贾乌德·侯赛因青年科学家奖”,34岁成为北大副校长,同年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全球最具潜力的100位科学家之一,41岁出任中国农业大学校长。

这并非孤例,前几年还有数学奇才刘路,在22岁时被中南大学聘任为教授级研究员,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当然,总体上这些还不是“主流”,所以每次出现类似人物,还是会被当“新闻”来看。

外行看个热闹无可厚非,但是从学术人才成长角度看,不应该过于关注其年龄,而应关注其本身的能力和素养,在选拔、任用人才时,要抛开年龄、身份因素。这是给所有学术人才平等竞争的环境。要知道,最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只有25岁,李政道、杨振宁,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分别是31岁、35岁。

舆论对李琳教授的关注,还因其博士生导师的身份。有人质疑,一名刚博士毕业的教师,怎么有能力指导博士?这种质疑源于把博导视为比教授更高的学术头衔,这也正是我国博士导师制存在的问题。

在发达国家的大学,博导就是一个职务,博士毕业,被聘为大学助教授(类似我国的讲师),就可以担任博士生导师。而我国大学的博导,则被视为比教授更高一级的头衔,于是出现一种怪像,有能力指导博士生的副教授、讲师,因为没有博导头衔,不能招博士生,只能把学生挂在别的博导名下,由副教授进行指导。

近年来,我国大学也在推进将博导回归职务的改革,允许有博士学位的讲师、副教授申请担任博导,但总体而言,社会舆论对博导的认知,还停留在头衔层面。这和把博士后也作为比博士更高的“学历”一样,是一种走偏了的怪现象。博士后本来只是一种经历,在发达国家,博士后是指博士毕业到社会的过渡阶段,给暂时没有工作的博士,提供科研锻炼机会,但在我国却变成比博士更高的身份。

在正常的教育与学术环境中,28岁当教授、担任博士生导师,没有什么“新闻点”,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如果说有什么反常的地方,那也是因为一些大学在过去的评价体系中,偏离了唯才是举的宗旨,而过于看重学生的年龄、资历、有没有留洋背景等,一旦这种反常变为常态,那28岁当博导这种正常的事也就看起来“反常”了。

我国社会正进入转型期,需要大量创新人才。要让创新人才辈出,就必须破除陈旧的人才思维,尤其是在高校中形成健康的选拔用人观,淡化人才的年龄、资历,重视人才的能力和岗位贡献。当现实用人机制健康了,舆论自然就不会再对90后博导这类事大惊小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