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 ‖ 古道游记

原标题:行走 ‖ 古道游记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内容

何亨晔 /文

2013年初上班第一天,我们到狮子岩转了一圈,新年伊始,登高望远,可励志,可思考,我想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是可以坚持的一件事情。2014年上班伊始,我决定到大溪骡马古道走一走,想想也是一种思考吧。到大溪已是一年半了,想想一年半的时间,过得很快,但也不易,还是有很多收获。

我们一行人自大溪新场镇出发,达到大溪老场镇,那里是大溪人的记忆,也是古骡马大道的起点,也是一部史诗的起点。这里曾经是世世代代大溪人的梦,是大溪人做梦和圆梦的地方。

在这里,人们生活了一代又一代,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古代,大溪紧临长江,长江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加之江边有平地,可供人们生产生活,平地接山林,可供燃料,可供居住之木材,林中可供食物来源,使得原始人类能在此定居,并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形成了长江中上游新石器文化的代表杰作,这就是大溪文化。

大溪有铁滩,阻隔黄金水道;有瞿塘峡,扼巴控楚,故形成长江上的重要码头。货物需通南达北,故一条骡马古道自大溪古镇延伸开去,穿过崇山,越过峻岭,到湖北、湖南,北上陕西经商的马队、凡夫俗子、将军士兵上京赶考,都忙碌在这条古道上。迎来送往,造就了大溪以码头为纽带的繁荣,工商、医药、文学等各行各业皆高速发展,成为长江边上的重镇。但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码头经济不再,故一度陷入没落,也冷落了这条繁华的古道。

来到古镇仅剩下的一道围墙,下用土墙,上用瓦片横盖,有些古朴,自围墙边就是古道入古镇的入口,传说古道自此分成两条,分别到镇中不同位置,古道遗迹尚存,一米五长、二十公分宽的石条铺在地上,依山势延伸。据说在外侧还有栏杆,如今已不见一处,只有留下一个个小洞,装满了泥尘和碎叶。

沿石阶而上,来到一处房舍,墙壁用泥砖砌成,隔着古道对面是地主宫,如今已成荒废的菜园地,唯剩几块墙砖。再上去是被杂灌淹没的古道,近两年,因荒芜而生许多石榴,无人采摘,被鸟儿啄空籽粒,空剩一壳悬于空中,似风铃。再往上,曲曲折折,拾级而上,山势陡峭,渐高渐能望远:那火焰山,那瞿塘峡,那黛溪河,那长江,那大溪文化遗址……皆可入眼,可见解放军与神兵斗争的踪迹,可见民国烟台,可见昭君出嫁的芳踪,可见骡马声声,可见商队来往。再上去见一平地,房屋已不复往日的辉煌,但也是要塞之地饮马槽何在?那古树下可有多少人歇脚?多少客栈?演绎了多少轮回!

到达一处保存完好的石拱桥,桥面保存完整,但桥拱已开始出现裂缝,尚有建桥志碑留于世,似向世人诉说。古道自桥头延伸,没入松林。

坐于沟中望茫茫森林,还有远处的农舍,尚沉浸在春节的欢乐中,而这古道在此静静地等着人们过往,旁边一条机耕道已连接了山里山外,大家已很少走古道,不久的将来,荒草也将淹没这条古道。松藤绕于山林间,老树依然似高人一样隐于山林。时近黄昏,但不见那黑鸦,小桥静静地横卧山涧,水流潺潺。古道犹存,西风正烈,瘦马声声,那夕阳早已没去,但那人家安在?

冬已去,春将至,古道边的樱桃花,早已蓄满生命,准备在这个春天怒放,为凄凄古道着上春天的盛装。古道啊!你不寂寞,还有与你厮守的樱桃花、松林和遍地芳草,你不会被埋没,你将永远存于世人心间。

古道仍无边无际地延伸,直到远方,直到梦中的地方。明天,古道将会迎来一缕缕新的阳光,照亮着每颗行走的心灵。

主  编/刘庆芳

微 信 号/461269457

投稿邮箱/cqwslqf@126.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