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死邹小樱#获奖作品 | 有一只邹小樱,咿咿哎哎,叫了起来

原标题:#怼死邹小樱#获奖作品 | 有一只邹小樱,咿咿哎哎,叫了起来

PART 1 关于音乐

我毫不掩饰我对邹小樱的憎恶,但我也同样清楚地知道他想要蹭热度、博眼球的居心所在。一位名人曾经说过,“注意力”是个很宝贵的东西,要用在值得用的地方。更何况,若邹小樱是吃人血馒头的刽子手,正中他下怀的我岂不亦是帮凶?

但我犹豫再三还是写下了这篇文章。不只是作为一名打粉、作为一个《太空人》的乐迷,更是作为一个曾经的邹小樱的关注者。

以上这些话是我为自己的辩解,接下来开始正题。

乱弹秀我看了,当然是二倍速。觉得不知所云或不明觉厉的人应该大有人在,我便刨去视频中带有主观情绪的词汇,帮大家梳理一下这个视频到底在讲什么吧。

0, 安利了《文学是什么?》这本好书和James Blake这个好歌手;(这是整个视频最有价值的一个点)

1,“高雅音乐”和“好音乐”不能混淆。《太空人》是高雅的音乐,但不是好音乐;

2, 华语流行音乐是文人写作,欧美流行音乐是猎奇大赏。吴青峰用欧美流行音乐的方式做了一张传统华语唱片,很失败;

3, 综上所述,吴青峰的《太空人》是一张失败的专辑。

第零点自不必说,第三点是由第一和第二点推出来的,那我们就把眼光放在2和3上吧。我刻意把这两点用句号分成了两小句,看出什么来了吗?2和3有一个相同点:前一句都是客观事实,是没有问题的,而后一句完全是邹小樱的个人主观判断,然后把前一句的道理强行套上去而已。

简单来说,前半句和后半句毫无联系,毫无因果关系。但《太空人》为什么不好?没说。

是不是似曾相识?回想一下邹小樱吐槽《歌手》节目媚俗时,不也是同样的套路吗?先预设立场,“它就是媚俗”,然后从节目中截取出最通俗的几个表演片段,加之套话的修饰,用以佐证自己的观点。因此,所有看似理性的批判都来自于:“我觉得它媚俗,因为我觉得”,正如“我觉得《太空人》难听,因为我觉得”。逻辑呢?根据呢?不存在的。

看到这里各位应该也明白了,这样一篇论据和观点完全割裂的乐评是多么站不住脚若是把邹小樱对《太空人》的评价中所有贬义词汇换成褒义,那不就是一篇新的彩虹屁吗?多么可笑而不自知啊。借用经典书籍和音乐家唬住听众,用跳脱的叙事结构掩盖逻辑链的断裂,用看似高端实则啰嗦的言语隐藏论据的苍白无力。邹小樱啊邹小樱,你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和抹黑《太空人》做出的努力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

那么,关于音乐本身,邹小樱一直孜孜不倦地在视频里给听众灌输《太空人》不好听的概念。——《太空人》是高雅的音乐,但真的好听吗?吴青峰用猎奇的方式做了一张文人专辑,真的好听吗?听完James Blake再回来听吴青峰,真的好听吗?

好听吗?好听吗?好听吗?

当然是好听啊!不然呢?

从第一首《译梦机》就让人迷醉,大胆的编曲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唱歌与念白的混合难道没有让人梦回《各站停靠:》的绝美氛围吗?《回音收集员》中青峰的声线在简单的鼓点的陪衬下难道不格外动人吗?《巴别塔庆典》哪怕已经循环了无数次,但在第一次在专辑中出现时发生的奇妙的听觉化学反应难道不让人惊喜吗?而谁不曾在《太空人》温暖的吉他、优美流畅的旋律、扣人心弦的歌词中暗自神伤呢?《伤风》只听一遍便能想象到这首歌的现场将会是多么炸裂,《失忆镇》里迷幻和歇斯底里的交替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太空》更不用说,这首歌本身就代表着眼泪。这些难道还不够吗?《水仙花之死》的贝斯让人欲罢不能;《男孩庄周》主歌工整而又大气磅礴的乐句,副歌突变诡谲、上下翻飞的旋律线,无不让我惊叹于青峰的才气;《太空船》轻盈如第一张同名专辑的旋律让人不禁莞尔一笑;《线的记忆》家凯贡献的舒缓的旋律和编曲同样温暖如星;《Outsider》中绝望的“坠“每次重听都会再次把我的情绪撕碎,而青峰的念白又在最后一刻为专辑填上了疗愈的色彩。如果这些都不算好听,那还有什么算得上好听呢?

请容许我再重复一次,《太空人》是真的好听啊!不可否认吴青峰在这张专辑中做了许多大胆的尝试,放弃了部分的音乐性,当然也挑战了一些人的音乐品味。但,我扪心自问,这依然是一张十分好听的专辑。

邹小樱啊,既然你暂时还欣赏不了这张专辑,那就直说嘛!你又何必装什么高人一等呢?

除此之外,《太空人》作为一张将音乐的文学性和概念的深度和完整性雕琢到极致的专辑——称其为音乐电影也不为过——对歌词的分析在欣赏整张专辑的过程中自然也具有重要的位置。若要我在此分享我对《太空人》的解读,恐怕又是几千字的写作量了。但我实在是不想写。不因为懒,不因为没时间,而是因为:我认为能说出“《太空人》的专辑立意是太空主题“这种愚蠢到不能再愚蠢的话的邹小樱不值得我对牛弹琴。

???

邹小樱啊,请问你是怎么有勇气说出“《太空人》是太空主题”这种话的?就因为专辑中有三首歌名带有“太空”的歌吗?你听歌是连歌词都不看,只看歌名吗?

难道你觉得五月天《人生海海》是海洋主题吗?

难道你觉得张悬《神的游戏》是神学主题吗?

难道你觉得陈绮贞《沙发海》是沙发主题吗?

难道你觉得蔡依林《怪美的》是美的主题吗?@美的 快进来看笑话。

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如果有想知道我对《太空人》的解读的朋友,可以翻一翻我之前的微博,或者私信我,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但我是不会写在这里的,因为,邹小樱不配。

PART 2 关于邹小樱

至此,我已经阐述完了为何邹小樱在乱弹秀中的观点站不住脚,以及邹小樱对专辑概念的理解一塌糊涂。文章到这里本该结束了,但我还想写一些东西。接下来这一段话,我希望邹小樱能认真看完。

邹小樱,你真的觉得你能够成为乐评人中最臭名远扬的存在,这么多人唾弃你,仅仅只是因为你们的观点不同吗?

观点不同不是原罪,理性讨论、求同存异才是正道,这个道理大家都理解。

而你为什么被骂?因为,你素质太低了。

邹小樱,想必你此时一定在屏幕前大肆嘲笑,对我嗤之以鼻吧。都什么年代了,还谈素质?互联网世界,言论自由!我有自由表达我的观点的权利!你们凭什么说我没素质?

真的是这样吗?邹小樱,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只是表达观点而已吗?

音乐自然是有高低,但人与人的审美标准不同,彼之砒霜亦是吾之蜜糖。因此,理性交流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相互尊重审美,二是关注音乐本身。

而你呢?在你9月6日发的微博里,你毫无缘由地将所有喜欢《太空人》的歌迷以及吴青峰本人恶毒地嘲讽了一番,贬低他人审美,批评吴青峰在欲望面前堕落,但又没有输出任何关于音乐本身的有价值的观点。相互尊重审美呢?你做到了吗?关注音乐本身呢?你做到了吗?

你或许会说,我的乐评就是写给那些认同《太空人》难听的人看的,如果你觉得《太空人》好听,那你就不要点进来看啊。但,一开始挑起争端的不正是你吗?先打别人一拳,但又不让别人打你,你以为打粉都和吴妈妈一样信佛吗?

在9月10日的微博中,你又表示自己之前的言论都只是试探而已,然后以胜利者姿态表示拒绝自证,最后还挂了三张吴青峰低素质粉丝的聊天截图。你真的觉得自己很聪明吗?侮辱了大家对音乐的热爱,是用试探为借口就能抹清的吗?口口声声“需求评估”,你有什么资格把喜欢《太空人》的乐迷当成你营销的工具?最基本的尊重呢?

我不会要求你自证。每个人都有评价《太空人》的资格,但学不会尊重的人令人作呕。

另外,在这个“群体具有盲目性“已经众人皆知的时代,依然试图用挂低素质粉丝来抹黑整个粉丝群体乃至歌手本人,这种做法真的很低级。每个粉丝群体都必然会有低素质个体存在,个别粉丝不能代表全体粉丝,粉丝更不能代表歌手,歌手也不能代表音乐,因为音乐就是音乐。群体是愚蠢的,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胜过群体并不值得沾沾自喜。恰恰相反,以低劣的手段玩弄群体情绪,然后用辩论的胜利来证明自己行为上的正当,这种做法本身就令人不齿。

我很清楚随着吴青峰单飞后新粉的涌入,一些不好的饭圈风气也被带进了原本的歌迷群体中。作为一个苏打绿的老粉,我也曾吐槽过脑残粉的行为,我有时也会讨厌现在歌迷圈的氛围。

但,这一次,邹小樱活该被骂,因为你素质太低了,你太贱了。

是的,你不是毒舌,你是贱。

“毒舌”不等于“贱”。什么是毒舌?如吐槽大会上的脱口秀选手们,观点犀利,讽刺辛辣,言语尖锐,这是毒舌。什么是贱?人傻嘴笨,上不了吐槽大会,只能在微博上侮辱他人音乐品味,用一次次剪辑后的视频蹭蹭热度,沉醉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我陶醉中,这是贱。

毒舌的人会被人攻击,但也会被人尊重;而贱人,或许会得利,但最后一定会被唾弃,被抛弃。

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我过分啰嗦了。或许这些文字不只是写给大家看、写给邹小樱看,更是写给我自己——一个曾经的邹小樱的关注者。

一年多前,我在上厕所时看到了你在知乎上发的关于华语乐坛接下来可能的新专辑的期待,我正好起了兴致,借着上厕所的时间打了一段话,然后被你翻牌了,那时候我的知乎id还叫“没龟射的你”;

几个月前,我在你发的批判《歌手》媚俗的乱弹秀评论区与你进行了激烈但不愤怒的辩论,到最后你就失去了回复,那时候我的微博id还叫“痛快的哎哟”;

几天前,我看到你骂《太空人》,骂喜欢这张专辑的乐迷,骂青峰。我在评论区催你快点举办第二届有奖怼邹小樱活动,心里想的是,写完这篇文章我就取关。

我说不上老粉,但也关注了邹小樱一段时间了。先说我关注邹小樱的理由:他的微博虽然90%都是屁话,但剩下那10%的确是有价值的。比起那些从不得罪人但写的乐评同样毫无水平的佛系乐评人,我更喜欢邹小樱这种偶尔能产出有价值文章的乐评人。我是看了他写的《神的游戏》乐评、《飞行器的执行周期》乐评、《平庸之恶》乐评,然后关注的他。我不否认邹小樱是有一定水平的。

但微博之大,这种水平应该进不了前十吧。

更何况这个人太贱了。我失望了。

让我最后一次用这个恶心的称呼:樱叔,你欠一个道歉。

PART 3 关于这个傻逼活动

最后的最后,如果你有耐心看到这里,请你明白:所谓的#怼死邹小樱#活动,本质上就是个屁。

正如邹小樱在微博中说不会自证,因为一旦自证就输了。这个观点我很赞同。因此,任何人都不需要自证有骂邹小樱的资格,因为人人都有骂邹小樱的资格。邹小樱先撩者贱,被骂活该,是个人都能骂他,又何必通过这个傻逼活动来证明自己呢?

邹小樱妄图假借这个活动占据道德制高点,借奖金之名来假装公正,假装追求理性探讨,在别人骂他时以一句“你这么会,怎么不去写篇文章怼我呢?”将对方引入自己的圈套。这种“你行你上”的逻辑愚蠢又无耻。试问,哪个普通人会有时间写一篇八百字的文章去怼一个憨批呢?何况,术业有专攻,在乐评领域,邹小樱占据了主场,因此他更是有恃无恐。

所以,#怼死邹小樱#活动,本质上就是个屁。

那么,对付这种人,有何解决办法呢?

很简单,无视他。邹小樱只不过是个想要蹭热度的跳梁小丑而已,无视他便是在根本上击败他。如果实在想骂他,不用写什么狗屁文章,直接去骂就是了。

希望每个人都能认清这一点。

当然,我写这些绝不是为了减少竞争对手、提高自己得奖概率。如果邹小樱真的给我打钱了,我会把得到的钱用来抽奖。

最后,感谢每一个认真看完这篇文章的人,感谢每一个为青峰、为《太空人》花时间的歌迷们。如果你之前没认真听过《太空人》,或许你可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如果你也是热爱《太空人》的乐迷,那更是什么都不必说,因为,通过一首歌,我们都找到了和我们做同一种梦的人。

自以为能玩弄群众的人终将被群众玩弄,而时间和人心终会审判一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