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死邹小樱#优秀作品 | 认真的胡扯:关于《太空人》

原标题:#怼死邹小樱#优秀作品 | 认真的胡扯:关于《太空人》

记得上次被集火的人是陈绮贞,这次又换成了吴青峰,看来台湾音乐人还是一直蛮受关注的。比起上次时的兵戎相见,这次吴青峰的一些粉丝却成了鸵鸟。把一个活生生的成年男人定义成“自家XX”,还为了“不让邹小樱蹭热度”所以不去评论不去回答,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吴青峰想从苏打绿这个圈子中跳出来,你们又兴高采烈地从歌迷变成私生饭(不追星,也不知道词语准确不准确,就算不准确我也不会改),活生生表演了一出粉丝迷惑行为大赏。比起普通地球人,你们确实挺“太空人”的。

为什么要来凑这个热闹,主要是这几年国内歌手的歌迷私生饭化明显,真的是TMD说一句不好听都不行,说了就是不懂音乐;反倒是我接触的一些混AKB48圈的,能跟我心平气和的讨论柏木由纪的作品好在哪里,哪里有缺陷。🐰急了还咬人,你们就真觉得我们这些平时默默听歌的喜欢这样的幼稚行为?看完通稿本来想用👂听听到底如何,结果点开了评论就是🌈屁满天飞的粉丝内部大联欢,真令人恼火。所以趁这个机会,好好发发牢骚。

所以应该如何反驳邹小樱呢?首先,你得提炼出他的主要观点。把那些有关文学音乐评论的主要内容去掉的话,他的观点可以概括为:吴青峰的新专是对James Blake拙劣的模仿(吴青峰想在新专中体现James Blake的感觉,但他搞砸了;他在用中国人做专辑的方法去做一张西方式的专辑)。接着,开始解决一些概念性问题,比如James Blake是谁?

如果你是个不懂什么理论的PBR&B的爱好者(比如我),那对这个名字一定是不陌生的。他的氛围电子乐是了解PBR&B不可错过的曲目,但由于太过性冷淡,我也就听了几首,就转向The Weeknd、Frank Ocean、Drake、FKA twigs们的怀抱了。在风格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选一个你了解的做等效替换。这次我的选择是三部曲时期的The Weeknd。好了,现在可以进一步讨论了。

放你叙述完这篇文的写作背景(向ZZ的鸵鸟私生饭们发牢骚),并将论述主体改为你都比较熟悉的东西后,就可以开始论述了。

比如我要论述的是这张专辑确实做的不好。从主题上说,用氛围电子乐(可近似为PBR&B,毕竟也融合了氛围音乐与电子乐)的形式叙述宏达的主题属于出力不讨好。当弱化律动破坏听感时,需要把握好整张专辑的主线以及良好的stroy-telling能力。我在听到这张专辑以前,本以为《太空人》是要描述一个人从地球到太空的全过程,中间穿插着自己的想法的变化。结果……《回音收集员》《巴别塔庆典》《男孩庄周》,妥妥的宏大叙事路线,🌍的方方面面都要讨论一遍;但整张专辑的视角还是非常私人化,听完之后,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看完百科全书的孩子向小伙伴滔滔不绝的样子,在南方某个潮湿多雨的小镇上。

如果想要在不让别人插嘴的情况下增加自己的说服力,那么就应该用自己熟悉的小众例子。比如我为了显得专业一点儿,把《太空人》与《假面骑士Build》做对比。同样有受人瞩目的新星(事务所力推VS颇有名气的单飞歌手),庞大的设定(三分天下VS太空、庄子、巴别塔……),吸睛的宣传片与老到的制作团队,但成品总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家子气。反观早期的The Weeknd、Drake、Frank Ocean,虽然依旧没有跳出传统R&B的两性关系主题,但是“性冷淡风”+自省化跳出了之前的老套感,故事完整,风格统一且创新(用2011年的眼光看)。所以在我个人看来,氛围感与碎片化的特性天生适合进行私人化的表达,比如爱情;或者在主线明确的情况下,用各种碎片拼凑出主题真正的面目,例如当年让我听的目瞪口呆的Bee姐同名专。就像乔伊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自画像》中的斯蒂芬,各种碎片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形象,最后将斯蒂芬的命运与当时爱尔兰的国运联系到一起,让这个人物更加丰满真实。

我不懂专业的乐理知识,但是在听的过程中明显能感觉到,吴青峰这张专辑,就像写了一年之后的鼓鼓囊囊的手帐,不管是旋律还是歌词,他都塞了很多的东西进去。我脑海中瞬间想起了听《Blonde》时的不耐烦与无力感:太多私人的小心思,需要将歌词前后对照,需要熟悉歌者的经历,有时甚至需要去了解他的种种爱好与癖好;再加上繁多无序的编曲元素,这注定是一张乐评人笑开花普通听众苦瓜脸的专辑。所以这样必须依照乐评粉丝们才能说出几句和专辑有关的内容的专辑,就是好的吗?你们倒是用自己的话说说它好在哪儿啊?不要像蔡依林的《Ugly&Beauty》一样,知乎上一百六十多个答案,一百四十多个说乐评人的套话,十几个是蔡依林的粉丝,还有几个大谈“努力”;说到“听不懂”“不好听”立马被群嘲:小圈子式的狂欢,有意思?

关于吴青峰用猎奇节目大赏的方式完成了一次文人写作,这个问题其实没啥可讨论的,《男孩庄周》的评论基本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了。我一直坚信好的编曲与配器更能表现歌者的感情与心绪,卸下歌词的重担。但你已经在编曲大秀肌肉,却又把歌词写的这么晦涩唯心,我则倾向于这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太空人》有这样一段文案:“每首歌曲互相连结,更甚者歌词也在不同的歌曲中互相对话,像是一本书,章节前后呼应,剪贴又拼凑;又像跳着后现代华尔滋似的,透过歌词的架构、乐句的结构、故事的网罗,与听者一同舞动。”说实话,把它放在某本和音乐有关的现代小说的序言中,丝毫没有违和之感,反倒有那么一丢丢量身定做的意思。写到这里我好像能够理解编曲呈现出的状况了,这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式命题作文,框架和中心思想已经构建好了,让你用音乐或者绘画的形式展现出来。他希望通过作曲编曲用破碎而多样的形象拼凑出一个面目完整的太空人,但这之前却已经用概念(词)的形式塑造出一个完整的脉络架构,打碎后分给曲子。也许是这种完全相反的操作行为,让这张专辑听起来相当别扭。

应在听完《男孩庄周》的那一刻,我觉得吴青峰这次的尝试失败了。而听完整张专辑最大的感触是:有几首旋律真的写得很不错,词也真的像林怡凤与李荣浩的奇怪结合体。也许不同的人永远无法做到相互理解,但如果说吴青峰专辑不好就是蹭他热度的话,那我很庆幸我们拥有不一样的屁股。

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