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唐朝灭亡50多年后宋朝才建立,期间发生了哪些事?

原标题: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唐朝灭亡50多年后宋朝才建立,期间发生了哪些事?

早在天祐二年(905年),新君登基的那个春天,朱温就在布局自己取代李氏改朝换代的事情了。

他的第一步棋,是打压那些对自己代唐可能会有异议的大臣。

二月九日,在朱温的要求下,时任安南节度使、同平章事的朱全昱以太师的资格致仕。

消息传来,朝廷顿时一片恐慌。

朱温

因为这位平日里就明确表示不会支持朱温更进一步的朱全昱身份很特殊:他是朱温的亲哥哥。

一出手就是拿自己的老哥开刀,意思很明白:你们谁不让我痛快,我就灭掉谁。于是大臣们全都被吓到了,不敢多嘴,朝堂上就此进入噤声模式。看到了也不会乱说,这就是朱温要的效果。趁形势大好,朱温开始下第二步棋,那就是干掉除皇帝李柷之外的所有李晔的儿子,具体说来包含德王李裕、棣王李祤、虔王李禊、沂王李禋、遂王李祎、景王李祕、祁王李祺、雅王李禛、琼王李祥这九位。

负责办这事的,还是蒋玄晖。

蒋玄晖的行动还是简单粗暴,他在社日这一天在九曲池办了一桌酒会,邀请德王李裕等兄弟九人来喝酒,待李裕他们喝得大醉,蒋玄晖便带人将几位王爷全部缢死,然后将尸体投进池中一了百了。

九位王爷就这么失踪了,这绝对是件大事,但大臣们都被朱温教育得乖了,谁也不敢提到此事,所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王爷除掉了,接下来是调整宰相班子。

在朱温的建议下,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独孤损被挂职外放为静海节度使,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裴枢、崔远升任尚书左、右仆射,不再担任同平章事的职务。听话老实的礼部侍郎张文蔚、吏部侍郎杨涉被任命为同平章事与对朱温俯首听命的宰相柳璨同组班子。

独孤损等三位宰相都是在朝中素有名望的重臣,他们的出局标志着中书门下彻底沦陷。

独孤损等失去了权力,按理说就是直接走向提前退休养老的那条路了,可是有人不打算让他们就那样走。这个人就是柳璨。

由于此前曾被独孤损等三位老前辈轻视过,柳璨为此怀恨在心,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五月十五日,朝廷下旨贬独孤损为棣州刺史、裴枢为登州刺史、崔远为莱州刺史。而在一个月后,已经被贬到边远州做司户的独孤损三人同被贬为濮州司户的陆扆、成了淄州司户的王溥以及贬为曹州司户的赵崇、潍州司户的王赞同日被赐自尽。

至此,朝堂上声誉政绩稍显著的官员或被贬谪,或被赐死,除了碌碌无为之辈外,剩下的各部门里已经全是朱温的心腹或手下,朝廷已然成了朱家的天下。

可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的朱温并不放心,他是读过史书的,而且估计对汉末的党锢事件有着极深的印象,很清楚那些有名望的退休官员和所谓的清流领袖具备怎样强大的影响力。于是朱温准备给被贬的官员们统一介绍新工作——去阎王那里工作。

天祐二年(905年)六月,朱温将以裴枢(当时还没来得及自尽)为首的被贬朝中官员三十余人聚集在滑州白马驿,在一夜之间全部杀死,并将尸体扔进了黄河。史称“白马之变”。

白马之变后,不只是当官的噤若寒蝉,连没做过官的读书人也完全没有了入仕的兴趣,纷纷逃离洛阳及周边地区。

不想当官,跑就可以了吗?朱温很快用行动告诉天下所有的读书人,你们太天真了。

他指使朝廷下发公文到各州县,派专人将地方上有名的读书人遣送到东都洛阳来,不得滞留。

所以当时如果有人听见别人说自己有文化,估计两个人当场就能打起来。有文化的士大夫都被朱温整得七荤八素,无力反抗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些中原范围内还没有完全归附的头头脑脑了,比如赵匡凝兄弟。赵匡凝,字光仪,蔡州(今河南省汝南县)人。其父赵德諲就是当年在秦宗权快要失败时,抓住机遇一举反正的那位蔡军大将。由于当时的精准判断与快速行动,赵德諲为自己和儿子换来了光明的前途,在再次投入大唐的怀抱后,赵德諲便一直担任忠义军节度使,控制着襄州(今湖北省襄阳市)一带,而他的长子赵匡凝因为他的功绩早早就做到了唐州刺史兼七州马步军都校,并在赵德諲死后接管了忠义军。

从史书的记载来看,赵匡凝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由于他本人长得很端正,因此非常注重自己的仪表。每次出门或见人前都要认真整理衣冠,并让侍从拿着巨型镜子前后照上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这才出去,而且在与人交谈时,如果觉得头巾上落了尘土,势必打眼色给侍女,让她立即用红拂扫掉。

用今天的视角看,赵匡凝的这种有趣或者说是怪异的行为可以用两个字高度概括:洁癖!

据现代的心理学相关研究,一般有洁癖行为的人在道德上也会存在“洁癖”。赵匡凝似乎很符合这一点,因为在各藩镇都不理朝廷,拒绝缴纳贡赋的情况下,事实割据一方的赵匡凝兄弟是几乎独有的持续向朝廷如期上缴赋税的节度使。所以他和身为荆南留后的弟弟赵匡明虽然在朱温的武力压力下表示愿意归附,但实际上对野心勃勃的朱温一直严加防范,密切关注。

赵家兄弟对自己的态度,朱温很清楚,所以他们就成了朱温第一批民意调查的首要关注对象。

朱温这次民意调查的主题只有一个:如果梁王要做天子,你是什么态度?是支持呢?支持呢?还是支持呢?

“我家蒙受国恩,忠义军又是大唐藩篱,岂敢辜负天子有异志?”这是赵匡凝兄弟给出的答案。于是得到使者复命的朱温大怒,以赵匡凝东与杨行密结交、西与王建结亲为由,派出了武宁节度使杨师厚带兵讨伐忠义军。杨师厚到底是曾经击败过王茂章(王景仁)的人,更何况,朱温在他出发后不久就亲率大军做他的后援,因此杨师厚毫无顾虑一出来就放开了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便率领所部接连攻下了唐、邓、复、郢、随、均、房七州,快速推进到汉水附近。

九月五日,杨师厚接到朱温命令在阴谷口架起浮桥,为驻扎在汉北的大军过江做好准备。

杨师厚接到命令后,马上派人上谷城西童山砍伐木材制成浮桥。两天之后,杨师厚便率军渡过了汉水,去寻找赵匡凝的主力决战。

杨师厚杀过来时,赵匡凝正统率着他的两万精锐在汉水边上列阵,等待着与杨师厚决战。这是杨师厚没有想到的,不过杨师厚并不惊慌,因为这一路打过来,杨师厚大致已经算明白了,对忠义军汴军足以以一当十。

事情的发展证明,杨师厚没有算错,虽是主场作战,但赵匡凝和他的士兵们被打得丢盔弃甲,且一直被追到了襄州城下。眼见完全不是汴军的对手,赵匡凝当夜就带着老婆孩子和残兵败将烧毁府城,乘船顺江而下前往广陵投奔杨行密去也。

九月九日,杨师厚率兵进驻襄阳。次日,朱温统领大军也跟着入城。忠义军自此被朱温兼并。

拿下襄阳后,杨师厚马不停蹄地奔向下一个目标——荆州。

荆南军的战斗水平和忠义军差不多,所以赵匡明很清楚,哥哥挡不住杨师厚,自己也挡不住,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提前跑路,为保唐势力保留力量。赵匡明是想跑到杨行密那儿和哥哥一家团聚的,但他的儿子赵承规劝他说,我们要学习汉末的诸葛兄弟分仕两国,如果都在扬州,势必会遭到杨行密的猜疑。

赵匡明听取了儿子的意见,率领所部两万人弃城投奔了西川的王建,被王建任命为武信军节度使。后来王建称帝,赵匡明官至大理卿、工部尚书,死在了蜀地,是自然死亡。而他的哥哥赵匡凝相较而言稍微差了点,在杨渥时代被派去了海陵(今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居住,最后为吴国权臣徐温所杀。这是后话了。赵匡凝兄弟的反抗虽然很快失败了,但这让朱温清醒地认识到在他的势力范围内甚至是朝中与自己的军中仍然存在着不少忠于唐室的人。而紧接着朝中发生的一件事让他锁定了两个嫌疑人,这两个人就是蒋玄晖和柳璨。说起来这实在是场误会啊。为了让朱温尽早能成功获得禅让,登基称帝,平心而论,蒋玄晖、柳璨非常努力,做了不少功课,他们研究了魏晋以来的相关程序,最终摸索出了一套可以实践的套路,那就是先封大国之王,再加九锡、殊礼,最后接受禅让。这样依次序进行下来,禅让的礼制堪称完美,也能够向天下昭示朱氏继承了李唐的法统。

当然了,在封朱温为大国国王前,他们认为朱温还没有位极人臣,于是先在十月份操纵朝廷任命朱温为诸道兵马元帅。

五代十国前期形势图

两人本想以此做个铺垫,谁知却引得急于上位的朱温大发雷霆,再加上当时的宣徽副使王殷、赵殷衡嫉妒蒋玄晖专权受宠,想要取代他的位置,向朱温进言称这是蒋玄晖、柳璨等想要延续唐朝,有意拖延事情的进展,等待天下生出变数。这就更让朱温认定蒋玄晖、柳璨已经背叛了自己。

得知朱温大怒,蒋玄晖非常害怕,手忙脚乱之下,他又失误了一次,而这一次的失误是致命的。

这个失误在他没有阻止皇帝将要举行的祭天祀典。

听说皇帝要祭天,朱温做出了一个十分外行的判断:柳璨、蒋玄晖是想要延长唐室的福运,才郊祀祭天的。

虽说外行,但是两个礼仪行家的命运却就此得到了确定。

柳璨、蒋玄晖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上了朱温的黑名单,所以他们还在努力推进自己的礼仪进度。

天祐二年(905年)十一月,两位仁兄联手先在朝廷投下一个重磅炸弹:议加朱温九锡之礼。

此议一出朝野哗然。因为这就相当于对外宣布朱温要篡取大唐社稷了。

为什么这么讲呢?要讲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以科学的态度、严谨的精神,去了解一下这个看似复杂且没用,但却十分重要的领域——禅让的礼仪程序。

有必要先说明的是,朱温确实是太猴急了。而柳璨、蒋玄晖是值得表扬的,因为他们基本将和平改朝换代时所需要的接棒礼仪程序主流程梳理了出来,确实就是三步:加九锡、封王建国、建立宗庙社稷。

当然了,如果将入朝不趋(觐见皇帝不用小步慢跑)、赞拜不名(朝拜皇帝时,赞礼官不直呼其姓名,而只称呼其官职)、剑履上朝(可以佩着剑、穿着鞋上朝)这三项特权再加上,个人以为就更完整了。

我们先从九锡说起。

所谓九锡其实应该叫九赐,就是皇帝赐给有极大功劳的臣子车马、衣服、乐悬、朱户、纳陛、虎贲、斧钺、弓矢、秬鬯这九种特赐用物,以示最高的礼遇。

这些东西以及相关的礼仪在诞生之初本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用处,比如乐悬就是定音、校音的小工具,朱户就是红漆的大门,纳陛就是给你一个贵宾专用通道,秬鬯不过是用比较罕见的黑黍和郁金草酿成的祭礼专用香酒而已。

如果不考虑八匹黑马所拉的豪华马车和衮冕、赤舄(一种鞋)的套装的拉风,也不爱玩弓箭,其实也就是三百人的警卫营(虎贲)和象征军权的斧钺有点意思。

所以在早期九锡就是让有大功的臣子出去增加点回头率,体验一下殊荣感,仅此而已。但是后来由于王莽、曹操、孙权、司马懿、司马昭、桓玄、侯景这些著名的“奸臣”都接受过,宋、齐、梁、陈四朝以至隋唐两朝的开国皇帝都曾受过“九锡”,因此受九锡就等同于宣布有心篡逆,所以当年的诸葛亮才没答应政敌李严的请求上这个套儿。

如果一个大臣受过九锡了,再接下来就是受封亲王,建国家了。有必要说明的是,这个亲王的级别一定得是带历史上的大国名号的,比如秦、齐、楚、魏、晋这样的,像是朱温所受封的梁王可能都还不是很够格。而一旦有了大国名亲王的头衔,这位大臣就可以划出国家里最好的一块地来建立自己的王国。这个王国一般是半独立政权,名义上归属于帝国,但实质上是新的帝国的过渡。

国家有了,接下来就是争取独立了。拥有供奉历代祖先牌位、举行祭祀的专属庙宇宗庙,同时具备祭祀土地神和谷物神的专用祭坛,一般认为这个国家就获得了独立地位。至于举行个禅让大典,让前朝皇帝在众目睽睽之下心甘情愿地交出传国玉玺、称臣叩拜不过是最后的场面活儿了,进行不进行其实无所谓,毕竟前面的基本程序已经走完了,老天爷也已经知道天子换人了,只要他老人家没有明确表示不认这个儿子,这位大臣就已经是上天的新儿子、臣民们的新皇帝了。

有必要一提的是,暴力革命手段,如蒙古灭南宋、明驱逐蒙元、清朝取代大明等情况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列,宋朝以前到汉朝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

当然了,考虑到朱温比较着急,柳璨、蒋玄晖其实又做了进一步的程序简化,他们把九锡和封王建国并作了一步走。在十一月二十七日这一天正式以皇帝的名义宣布任命朱温为相国,总百揆,并把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天雄、武顺、佑国、河阳、义武、昭义、保义、戎昭、武定、泰宁、平庐、忠武、匡国、镇国、武宁、忠义、荆南共二十一道划入进封了魏王的朱温的魏王国里。

可是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朱温拒绝接受九锡以及魏王的封号。不过这倒不是朱温在做样子,而是因为他确实不愿意接受,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察觉到朱老板的真实反应,十二月十日,身为大唐首席宰相的柳璨终于决定舍弃一切脸面和原则,背叛自己的君主,背弃所有曾经的信仰,只为了活命以及利益,所以他喊出了那句经典的话:“梁王众望所归,陛下舍弃沉重的负担,现在正是时候!”

如此直白露骨的逼宫言论,很快在朝廷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指责声、痛骂声没有出现,因为有血性的人已经不存在这个朝堂上了,是的,一个也没有。

所以就在同一天,柳璨指使皇帝同意派遣自己前往大梁传达禅让帝位的意思,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朱温又拒绝了。

朱温不是不想要李柷的皇位,而是他不想买他所厌恶的柳璨的账。拜柳璨的坏名声所赐,唐朝暂时又延续了一会儿。得知柳璨逼迫皇帝让位于朱温,何太后再也坐不住了,她哭着派遣自己的贴身

宫女阿虔、阿秋向蒋玄晖转达自己唯一的请求,不是放大唐一马,而是放她们母子一马。

但何太后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一举动为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因为朱温从王殷、赵殷衡处得到的消息是:蒋玄晖与柳璨、张廷范在积善宫夜宴,对着何太后焚香发誓,约定兴复唐室,保住李家的皇位。朱温对二人的话深信不疑,于是他果断采取了行动。天祐二年(905年)十二月十一日,朱温下令逮捕蒋玄晖及丰德库使应顼、御厨使朱建武,将三人关押在河南府的监狱里。同时任命王殷暂时主持枢密院,赵殷衡暂时署理宣徽院事务。

王殷、赵殷衡终于斗倒了炙手可热的蒋玄晖,当然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命其实也没剩下多长时间了。

也是在十一日这一天,朱温第三次上表辞让关于朝廷封魏王、加九锡的诏命。两天后,皇帝李柷下诏允准朱温的辞让,不过再次任命朱温为天下兵马元帅。同日,朱温指令相关部门对前亲信蒋玄晖予以车裂,还送给了蒋玄晖“凶逆百姓”的称号,并命人把蒋玄晖的尸体烧成灰,所谓锉骨扬灰是也。与此同时,蒋玄晖的亲信应顼、朱建武被乱棍打死。如此看来朱温对蒋玄晖真是恨到了极点。蒋玄晖这个朱温的忠实走狗都成粉了,柳璨的这个宰相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十二月二十九日,朝廷下旨贬守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柳璨为登州刺史,太常卿张廷范为莱州司户。得知此讯,柳璨、张廷范弹冠相庆,喜极而泣,在他们看来,被贬到外地总比要杀头强。事实证明,他们太天真了。第二天一早,在家打包袱的柳璨、张廷范就被分别从家里叫出来,一个被带去东门外斩首,一个在都中闹市被车裂。在明晃晃的鬼头刀即将挥落之前追名逐利一辈子的柳璨终于幡然醒悟:负国贼子柳璨,死得应该呀!他最终醒悟了自己的罪过,可惜的是,柳璨并不是总是太晚才明白的那部分人中最后的一个。紧随蒋玄晖被朱温下令杀死的还有何太后。因为处死蒋玄晖的罪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私侍何太后。所以作为举报人的王殷、赵殷衡又奉朱温之命扮演了执行人的角色,秘密在积善宫杀害了何太后,废其为庶人,至于何太后的贴身宫女阿虔、阿秋也成了宫廷阴谋的牺牲品,被扑杀于宫殿前。

朝中、宫中那些朱温觉得碍眼的人至此被一扫而空。然而,朱温依旧没能得偿所愿在短时间内得到皇位,因为魏博大乱。

平心而论,魏博之乱其实根源不在罗绍威,而在田承嗣。想当年,田承嗣这个老狐狸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从魏博六州选募了最矫健、最勇猛的武士五千人组建了自己的牙军。他给了这群牙军兵将极为优厚的待遇,把他们视作自己的心腹亲信。从此牙军作为魏博节度使的私人卫队开始肆意发展,他们父子相继,互相结为儿女亲家,保卫自己的既得利益,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庞大强势的特殊利益集团,连节度使都拿他们没办法,而且自史宪诚以来的节度使都是立于他们之手。如果做个类比的话,牙军之于节度使,就像是当时的宦官势力之于唐朝皇帝,随你是谁,只要惹到了这伙人,这伙人就敢换人。

对于骄横跋扈的牙军,罗绍威深恶痛绝,但他和唐末的那些皇帝一样,有心杀贼,无力动手,于是只好求助于朱温。

早在朱温率军包围凤翔的时候,罗绍威便派遣亲信杨利言秘密地把相关情况告诉了朱温,并表示希望借他的军队诛灭牙军。朱温当时答应了罗绍威,不过因为后来军情紧急,一直没有工夫落实行动。等到罗绍威手下的李公佺作乱,罗绍威就更加恐惧,又派出心腹牙将臧延范去朱温那里催促,朱温这才发兵七万,让李思安带着会齐魏博、成德军,在深州乐城驻扎,伺机帮助罗绍威解除心腹大患。

但是很不巧,汴军虽然是声言讨伐收容李公佺的刘守文,进攻沧州,可对方一直坚守不战,因此剿灭魏博牙军的事儿就这样又拖下去了。直到罗绍威的儿媳妇死了。

罗绍威的这个儿媳妇不是一般人,她是朱温的女儿,而因女儿的死,朱温终于得到了出手的机会。他令部将马嗣勋打着治丧的旗号暗中携带兵器铠甲进了魏州,然后与罗绍威里应外合联手夜袭牙军,这才全歼所有牙军(当然连牙军的家属也干掉了)。

八千家牙军无论老幼全部被灭掉后,魏博按理说应该恢复正常才是,但事实却是正好相反。因为牙军在魏博镇内的关系网和影响力比罗绍威所能想象到的还要强,魏博军的很多将领都和牙军中人有着千丝万缕、或远或近的关联。于是不久之后对罗绍威的猜忌与怨恨终于化作了反叛的行动,一时间魏博各州均出现了叛乱,我们此前提到过的史仁遇就是其中的代表。

更为严重的是,当时在朱温行营里随同作战的魏博军也反了,意图与史仁遇呼应伺机干掉朱温。多亏了朱温元帅府左司马李周彝、右司马苻道昭反应够快,果断出手攻击魏博军,方才将这帮乱兵消灭了大半,让老朱化险为夷。

后来的事情我们前面都说过了,史仁遇最终被汴军干掉,他请来的援手李克用、刘守文也先后被汴军击败,另一位带头的叛将李重霸也死在了汴将的手里。截止到天祐三年(906年)七月,朱温攻破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贝、博、澶、相、卫五州及各县的魏博乱军全部被汴军讨平。

魏博乱军全部完蛋了,朱温带兵回大梁去了,罗绍威却快哭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也基本完了。

因为朱温和他的数万大军在魏州待的这半年时间里,罗绍威需要负责军需供给,光是为了让汴军上下吃好吃饱所杀的牛、羊、猪就估值近七十万钱,而他在物资粮草上的开销与此相当,等到朱温告辞,好处费也是要给的,于是又是近百万的礼物送出去了。所以朱温走后,魏博军多年积攒下来的钱粮物资基本用尽,看着空荡荡的几个大仓库,罗绍威肠子都悔青了:“聚魏博六州四十三县的铁也铸不成这次大错啊!”

虽然除去了威胁自己的牙军,但是魏博军从此不可逆转地走向了下坡路,罗绍威自此提前三年退出了逐鹿天下的游戏。后来干脆直接沦为了朱温打沧州时的军需部长,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实事求是地讲,其实也正是因为罗绍威歼灭牙军所导致的朱温北伐以及北伐失败,坚定了朱温加快推进禅让工作的决心。在从河朔返回大梁后,朱温便授意洛阳的心腹们赶紧行动。

天祐四年(907年)正月二十七日,皇帝李柷派遣御史大夫薛贻矩到大梁慰劳远征归来的朱温。

薛贻矩是个很会拍马屁的人,这位仁兄来后,当场表示择日不如撞日,请以臣子见君之礼请见梁王。如此臭不要脸的声明,说实话搞得老朱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薛贻矩却说:“殿下的功业德行都在人们心里,天、地、人三灵已经另选新君,皇帝正要举行舜、禹禅让事宜,我怎么敢违抗!”

说罢就要给朱温跪下行君臣大礼。

此时朱温的头脑还是十分清醒的,知道如果接受了薛贻矩这一跪,再不小心把这事传出去,自己必将成为众矢之的,因此他当即一个轻巧的侧身避开了薛贻矩的跪拜,避免了被推向风口浪尖。

可朱温万万没有料到,薛贻矩为了做开国功臣已然丧心病狂,这位仁兄回到东都洛阳,见到了李柷,居然对皇帝说朱温有接受禅让帝位的意思了。

于是李柷只好颁下诏书,宣布在二月让位给梁王,又派遣宰相拿着书信去通知朱温。当然了,不出所料,朱温又一次拒绝了。

朱温这一次拒绝的理由很正当,他说河东李克用的军队仍然留在长孑,想要南下攻占泽州(今山西省晋城市),不宜受禅。

从事后的发展来看,这句是实话,朱温当时确实正在指示保平节度使康怀贞(即康怀英)调集京兆、同华二州的军队去晋州坐镇的事情,的确是没工夫去洛阳接班。

但是皇帝下的旨意又不可能收回,于是二月份,在洛阳的大臣们依旧按照原定计划共同奏请李柷逊位。

二月五日,李柷诏令宰相张文蔚率领百官前往元帅府劝朱温即帝位,朱温也开始走正式的流程,派遣使者到洛阳推却不受,完成了第一次的推辞。

见朱温不答应,朝中大臣、藩镇乃至湖南、岭南都不干了,他们相继呈进奏笺劝朱温代唐称帝,皇帝李柷似乎也不甘休,派出了薛贻矩再往大梁告知自己禅让帝位的意愿,又命礼部尚书苏循携带文武百官的奏笺前往大梁,表示梁王称帝是洛阳君臣的集体愿望,希望朱温能够舍己为人,勉强接受。

朱温却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

一个明明想要却不能显露出想要的样子,一个不得不给却不知怎的怎么也送不出去,双方都很不爽。于是李柷被迫使了大招。

天祐四年(907年)三月二十七日,李柷颁下诏书昭告天下,表示自己情愿让位给梁王。与此同时,他任命代理中书令张文蔚为册礼使、礼部尚书苏循为副使,代理侍中杨涉为押传国宝使、翰林院学士张策为副使,御史大夫薛贻矩为押金宝使、尚书左丞赵光逢为副使,率领文武百官带着皇帝全套的车驾仪仗前往大梁迎接朱温来洛阳当皇帝。

四月四日,在百官的苦苦哀求下,朱温做出了初步的妥协,开始登金祥殿,接受文武百官称臣,他下达的文书自此改称教令,他本人自此自称寡人。次日,朱温下令各种笺、表、簿、籍都去掉唐朝年号,只称月、日,用我们今天的流行说法,这叫作去唐化。

四月十六日,朱温将自己的名字从御赐的朱全忠改为朱晃。这也很容易理解,毕竟眼看就不是臣子了,要做天子,还需要向谁尽忠呢。

朱温称帝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几乎所有人都高兴,因为他们马上就可以升官发财,过一把开国功臣的瘾。只有一个人不太高兴,这个人就是朱温的大哥朱全昱,据说他得悉老弟打算篡位,一点面子都不给,见到朱温就一句话甩了过去:“朱三,你可以做天子吗?”

朱温没有回答,也不用回答,因为走到了某一个特定的位置后,就算你不表态、不愿意、不热衷,还是会有一大帮人帮你完成剩下的事情,将你送到该去的地方,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就叫作时势。

四月十八日,朱温在大梁宣布即皇帝位。但他真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当皇帝的第一天就有人来砸场子。

当时朱温正和同宗亲属在宫中宴饮,喝得正高兴时,他哥朱全昱突然把祝酒用的骰子狠狠地砸进了骰盆里,当场吓得所有人一愣。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出了什么状况,朱皇帝他哥已经吼起来了:“朱三,你本来是砀山的一介平民,跟随黄巢做强盗,天子用你任四镇节度使,可以说是富贵至极了,为什么突然灭了唐朝三百年的江山,自称帝王?你早晚将要全族被杀,还玩什么博戏!”

这要是别人,估计当场就变肉酱了,但朱全昱毕竟是朱温唯一的大哥,谁都不敢做出反应,而朱温说实在的虽然在外威风八面,却从不敢对大哥不敬,因此只得高喊一声“快把我哥带走”,匆忙地结束了这次家庭庆贺宴。

朱温已经如愿以偿当了皇帝,接下来只剩下最后的一步取代唐朝。

四月二十二日,朱温宣布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开平,国号大梁。以汴州为开封府,作为梁国的东都;以故东都洛阳为西都,废故西京长安;以京兆府为雍州大安府,设置佑国军。并依据前代成例,降唐朝皇帝李柷为济阴王,将他从洛阳迁往曹州(今山东省菏泽市)居住。

一年后,因河东李克用、凤翔李茂贞、西川王建、淮南杨渥等仍尊奉李柷为自己的皇帝,或继续使用天祐的年号,或沿用天复的年号,不奉梁正朔,出于畏惧,朱温派人赶到曹州毒死了时年十七岁的李柷。是为斩草不留根也。只不过朱温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一个皇帝没了,换来无数个土皇帝。他做皇帝的国家不过是其中之一,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是的,结束的准确地说只是唐朝。

这个享国二百八十九年的朝代在第二十一任皇帝唐哀帝李柷这里画下了句号。中国的历史由此真正进入了五代十国阶段。

一个曾经无比强盛而庞大的帝国,在经历了崛起、中衰、振兴,最后走向灭亡,这就是最终的结局。

看起来并不圆满的结局,真的。但真的结局往往就是不圆满的。至少从人类现有可知的历史来看,我们还从没出现过童话里那种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的结局。毕竟那些都是童话,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应该知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客观地讲,真实的历史确实很难让人感到愉悦,让大家感到轻松愉快的,不过是我讲述历史的方式而已。

但是历史很傲骄,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它都不会理你,它只会按照自己的既定规律继续下去,直到历史本身成为历史的那一天。

按照我们的习惯,虽然唐哀帝李柷出镜次数不高,在位期间也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可评价还是要有的,哪怕是一句话。所以,我准备了一句话:一切不是李柷的错,只是他不小心做了最后的买单人。

唐朝所有的故事,应该都结束了。但是本着为读者负责的精神,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我们最后的故事中涉及的几位主要角色的后事剧透一下,交代清楚。我们还是从一号人物朱温开始讲起吧。朱温后面的故事简单来说是一个达到顶峰的人开始尝试不挂绳子玩蹦极的故事。在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史称后梁)后,朱温一度努力试着统一全中国,结果在潞州与宿敌河东军的决战中先吃了瘪,除了一句“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存勖小名)”的名言留了下来,一无所得。不久他又在亲征河北时失利,回到洛阳后就病倒了。但是朱温最后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杀死的,杀他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至于原因很简单,他因为勾搭了养子的老婆,想将皇位传给养子朱友文,结果被次子朱友珪指使部将冯廷谔挥刀干掉,死法一如被他所害的唐昭宗李晔。

朱温遇弑身亡后,朱友珪继位,是为梁废帝,因为他上位不到一年(确切地说是二百四十三天),即被朱温嫡长子朱友贞发动军事政变干掉。但这位梁末帝朱友贞能力不济,只坚持了十一年的时间就被唐军攻破首都汴梁亡了国。而朱温一脉在经历了自相残杀和亡国兵祸后,就此断子绝孙。

后梁历三帝,延续十七年,随即亡国。历史的惩罚至此终于宣告了结束。

据说朱温篡唐的消息传开时,蜀地的王建曾派人送给李克用一封亲笔信,主张与李克用各自称帝,同后梁分庭抗礼,等到大家合伙平定了朱温,再寻访李家后裔共同立为皇帝,分别主动退位,继续做藩王。

这个建议在人心不古的乱世无疑很具吸引力,但是李克用看后却沉默不语,最后只派人给王建回了一句话:我曾发誓在这一生不敢丧失臣节。

这个誓言是他当初在杨复光面前立下的,时隔二十余年,他一刻都没有忘记,并且做到了一生坚守。

所以唐朝虽不在了,但李克用依旧在坚守。

李克用

实事求是地讲,他的坚守真的十分不易。好不容易攻下的潞州遭到了梁将康怀英十万大军的围攻,好不容易结拜的兄弟耶律阿保机也主动向自己的仇敌朱温投怀送抱、遣使修好(当时耶律阿保机已经自立为契丹皇帝)。而他最终则是在并没有看到任何希望的情况下病倒、病重,最终病逝。

所以他并不甘心。于是就有了那段广为人知的传说,他将自己的继承人李存勖叫到了病床前,交给了他三支箭,说出了那段历史上颇为著名的遗嘱:

第一支箭要你讨伐刘仁恭,你不先攻下幽州,黄河以南就不能拿下;第二支箭要你打败契丹,耶律阿保机与我握手结盟,结为兄弟,曾发誓说一起光复大唐江山,现在却背信弃义依附贼党,你必须要讨伐他;第三支箭要消灭朱温。你能完成我这三个愿望,我就死而无憾了。

天祐五年(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正月辛卯日,李克用去世,享年五十三岁。

事后的发展证明,一世英武,忠于大唐的李克用应该是瞑目了,因为他的好儿子李存勖。

李克用死后,时年二十四的李存勖继任河东节度使,袭封晋王,同时继承了父亲未竟的事业。

他先擒杀了对自己继位耿耿于怀的义兄李存颢、李存实等人,稳定了河东军内部,然后开始了自己征战天下的进程。

天祐五年(后梁开平二年,908年)四月,亲自率军援救潞州,于大雾之日大破梁军,解潞州之围,一胜。

天祐七年(后梁开平四年,910年)十一月,李存勖力排众议发兵救援成德、义武。次年正月在柏乡一战以骑兵大破梁军,几乎全歼后梁精锐禁军,二胜。

天祐九年(后梁乾元二年,912年),指挥河东、成德、义武三镇军队北伐桀燕皇帝刘守光,取涿州,围幽州,击退后梁大军,气病朱温,三胜。

天祐十年(后梁乾元三年,913年),亲征燕国,攻破幽州,俘获刘仁恭、刘守光父子,灭桀燕,完成第一支箭的任务,四胜。

天祐十二年(后梁贞明元年,915年),趁魏博兵变叛梁之机,乘势进占魏州(今河北省大名县),诛杀兵变首领,兼并魏博军,五胜。

天祐十三年(后梁贞明二年,916年),元城一战用计击败“一步百计”的后梁智将刘鄩,取黎阳(今河南省浚县)之外黄河以北大片领土,从此逆转梁晋争霸形势,六胜。

天祐十四年(后梁贞明三年,917年),以少敌众,击败五十万南下契丹军队,保卫了幽州,七胜。

天祐十五年(后梁贞明四年,918年),胡柳陂之役血战梁军,绝境逆转,击溃强敌,占据濮阳,八胜。

天祐十六年(后梁贞明五年,919年),德胜之战突破梁军船阵,挥军渡过黄河,九胜。

天祐十七年(后梁贞明六年,920年),出兵救叛梁之河中,再次大败刘鄩,致使刘鄩最终被皇帝怀疑,遭毒杀,并就此收服河中军,十胜。

天祐十八年(后梁龙德元年,921年),发兵征讨成德镇,围困镇州(今河北省正定县),惊死张文礼,十一胜。

天祐十九年(后梁龙德二年,922年),耶律阿保机倾国入寇,李存勖以五千骑兵亲为前锋,击退契丹人,擒获耶律阿保机第四子耶律牙里果,又于望都再败契丹,追击至易州(今河北省易县),十二胜。

天祐二十年(923年)四月,李存勖在魏州称帝,改天佑二十年为同光元年,以唐为国号,追尊父亲李克用为太祖武皇帝,再建大唐,史称后唐。此后在依旧不稳定的局势下,李存勖以过人的战略眼光出兵奇袭郓州,亲自领兵苦战六个多月,俘杀了后梁的最后一位猛人王彦章,占领中都(今山东省汶上县),后梁军就此再无还手之力。同光元年(923年)十月初九,遵照李存勖乘虚袭汴的战略,李嗣源率军倍道兼程赶到汴州,挥军攻城,朱友贞走投无路命令部将杀死自己,梁将王瓒开城投降。同日李存勖领兵抵达,以胜利者的姿态由大梁门进入汴州,为起自上源驿,持续了整整四十年的梁晋争霸画下了一个真正的句号。

灭亡后梁之后,李存勖算是基本上完成了先父三支箭的任务,但是他并没有停下征战的脚步,一年后他威服李茂贞,让李茂贞自动取消岐国,成为后唐有名无实的秦王。两年后他出兵仅用七十日就讨平了不听话的前蜀,迫使王建之子、后主王衍出城投降。自此称霸天下。

只不过李存勖到底也吃了哗变成性的魏博军的亏,再加上这位猛人在政治上偏科严重,最后竟死于身边亲信的叛乱中,相关的故事相信大家在中学课本的那篇《伶官传序》里都了解过了,我们就不仔细说了。反正最终的结果是非李克用亲生骨肉的李嗣源进入洛阳,在李存勖灵前称帝,是为后唐明宗。国号虽然还是那个唐,姓氏虽然还是李氏,但李克用的事业至此告终。值得一提的是,李存勖的儿子虽然或兵溃自杀或在兴教门之变后不知所踪,但他的女儿义宁公主却在战乱中活了下来,她的儿子(即李存勖的外孙)宋偓后来做了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女婿,宋偓后来也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所嫁的男人,叫作赵匡胤。

沙陀朱邪家族的后事大致如此。

我们最后要来讲的是唐末三巨头中最后的一位杨行密的南吴的一些事。我们前面说到了自被“兵谏”后,杨渥基本上成了张颢、徐温的傀儡,但他到底是杨行密的儿子,很是有血性,虽然被夺了权但从不屈服。这样就搞得张颢、徐温很不安,于是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干掉杨渥,分掉淮南,投降后梁得了。

就这样,由张颢出面,派将领纪祥带兵器杀入王宫,砍倒杨渥后,将其缢杀。随后张颢、徐温对外宣布二十三岁的杨渥是暴病身亡。

不久,老戏码上演,张颢、徐温闹了内讧。徐温在严可求的建议下先下手为强,派心腹钟泰章袭杀张颢,并把弑杀杨渥之罪的黑锅送给了自己的这位老搭档。

徐温杀掉了张颢,可以说是集淮南军大权于一身,但聪明的徐温并不打算像张颢那样自立为节度使,他选择了继续玩傀儡游戏,找来了杨行密次子杨隆演(本名杨渭)继位。可是这位仁兄心理素质不够过硬,被徐温欺负了十二年后,才二十四岁的年纪就郁闷死了,所以徐温只好找来杨行密的第四子杨溥继续放在前台操控。

在徐温的要求下,这位吴王终于勇敢地自立为吴国皇帝。虽然在杨溥称帝前不久,权臣徐温就病死了,但他留下的养子徐知诰是个更为厉害的权臣,所以杨溥称帝不过十年,就让徐知诰走了遍朱温的程序,南吴皇位就此禅让给齐王徐知诰。而让位的第二年,杨溥就同唐哀帝李柷一样死于非命(一说是幽禁而死)。至于杨行密的后人则被徐家人隔离式囚禁在海陵的永宁宫长达二十年之久,最后到了后周世宗柴荣准备征讨淮南,下诏安抚杨行密子孙时,李璟为防有人借机作乱,下令将杨家灭门。

当年的一个错误的传位决定,最终害得子孙受苦受难,直至灭族绝后,不知聪明一世的杨行密泉下有知会做何感想。相对而言,倒是徐温更具智慧,意识到自己的亲儿子们都能力不足,便果断地将权位传给了养子。所以徐温的儿子们虽然同养子徐知诰有冲突,还被干掉了几个,但看在徐温的面子上,徐家后人到底还是留存了下来。等徐知诰称帝时,“徐氏子孙皆封王、公,女封郡、县主”,日子过得还不错。可见徐温当初的选择不可谓不明智。

最后的最后我们再多说几句这个徐知诰吧,因为他在李存勖建立的后唐被石敬瑭借辽兵灭掉的次年,建立了南唐,又将大唐的名号给续上了,由此使得唐朝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三大待机时间超长的三次续命王朝之一(另两个朝代分别是拥有西汉、东汉、蜀汉三连的汉朝以及拥有南明、郑明这两段法统延续的明朝)。

五代十国后期形势图

当然了,徐知诰怎么变成了唐朝正统的继承人,这个原因还是需要解释一下。

据说在被杨行密收养为养子,再转手给徐温成为徐知诰前,徐知诰本来就姓李,叫作李彭奴。而他们家祖上就是唐宪宗之子建王李恪,所以徐知诰自己就改名为李昪,国号也就由大齐改为唐。

很可能是吸取了后唐重于军事扩张,不休内政以致只存在了十四年,传二世四帝的教训,李昇的南唐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据载有一次邻居的吴越国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南唐群臣都劝李昪趁机出兵攻灭吴越,李昇却坚决拒绝,还派使者去慰问吴越,并送去许多礼物,搞得当时的吴越王钱弘佐(钱镠之孙、钱元瓘之子)非常感动。

不过顶着唐这个国号,国家一般都不会的。到了李昇的儿子李璟在位时,南唐就雄起了一把,先趁今天福建地区的闽国内乱,联合吴越灭了闽国,又趁马殷建立的南楚大乱之际出兵灭了马楚。后来还和五代十国第一明君周世宗柴荣死磕过一段时间(当然最后没磕过),可以说是相当强悍了。

至于后来他的儿子、大家所熟悉的李煜继位与亡国的故事,相信大家听到的很多,这里就不重复了。总之到了北宋开宝八年(975年)十二月,随着金陵(今南京市)失守,李煜君臣出降,名义上复辟并延续了大唐六十八年的皇祚彻底终结了。后面完成了“小一统”的宋,则是另外的故事了。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京东套装满100减50,当当套装3.9折限时抢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