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神帽、神衣——萨满装束的文化象征

原标题:面具、神帽、神衣——萨满装束的文化象征

16世纪西方殖民主义时代,大量的欧洲人进入美洲大陆,在与当地人频繁接触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在土著人们中广泛存在着一种宗教习俗,在神秘的仪式场合中,一些衣着奇怪的人们通过敲鼓、模仿动物、唱歌来与精灵进行沟通,以此来治疗疾病或者解决生活问题。而从事这些仪式活动的专职人员则被称为“萨满”。关于萨满的最早的记录和描述,在西方的旅行者、牧师、商人、政府官员的报告中都有迹可循。

图片来源于网络

萨满教一直以来是非常具有争议的话题。早在19世纪,宗教学家、人类学家和心理学家,就对萨满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萨满教被作为一种研究对象,被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研究阶段进行了多维度的文化研究和解读,目前在学术界,关于萨满教的研究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学者孟慧英认为:“萨满教是原始性宗教,它意味着萨满教是自发产生的,其历史中或许有非常著名的大巫师,但是没有明显的创教人,其主要的信仰与祭仪在氏族、部落、民族社会中,自发形成,代代相传。

简单来说,萨满教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原始宗教,其宗教宇宙观是万物有灵,其宗教行为特点是萨满与神灵附体的方式,变换角色,由普通人变为神灵的替身,从而达到通神的目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一种人类最古老的宗教形态,萨满教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主要流布于东北亚、北美、北欧等地区。我国是一个萨满教资源丰富的国度,地处萨满教流布的核心区域,历史悠久,涉及民族众多。比如聚居在东北地区的蒙古族和满通古斯民族,如满、鄂伦春、达斡尔、锡伯、赫哲等,都是信仰过萨满教的民族。

相对于萨满教源远流长的发展历史和背景,小编更加关注萨满教核心人物——萨满本身。作为沟通天、地、人、神的中介,萨满在祭祀、治病、禳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萨满在履行其巫者职务时,都要戴上一种专用的面具或者帽子;穿上各种装饰物的衣服。萨满装束对于萨满和萨满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具有符号象征意义。今天小编就带大家简单地了解一下萨满装束的文化含义。

面 具

萨满面具的功用,是在跳神时作为法器使用的。萨满面具具有辟邪驱鬼的功能,同时它也是萨满的保护神。东北地区是萨满教盛行的主要地区。根据民族学资料,在那里居住的诸多民族中的萨满,在降神作法时,确实是戴着面具或曾经戴过面具的。

带铜面具的萨满(索伦族)现藏哥本哈根国家博物馆,采自德•海西希《蒙古族的宗教》

据考察过东北地区萨满教的学者吕光天介绍,现代鄂伦春等民族的萨满,在做法时还戴着各种材料制作的面具:“我们在阿荣旗查巴奇的鄂温克人中发现萨满和居民供奉着一种叫‘德力格丁’的神,是用一种桦树皮或红铜做的面具,有鼻、眼、胡须。另外陈巴尔虎旗的萨满还完整地保留着假面具作为萨满的法具之一,是金属制的,上面还涂满了白色。”

葱岭王爷的面具 采自德•海西希《蒙古的宗教》

关于蒙古萨满的面具,还有更多的文物发现。一件是16世纪的青铜面具,藏于蒙古布利亚特联合博物馆;一件是19世纪的四山神面具,藏于蒙古却金喇嘛庙博物馆。前者与1985年7月在内蒙古哲里木盟奈曼旗青龙山镇出土的辽国公主和驸马所戴金葬面相似,为小眼睛、长鼻子、紧闭嘴的椭圆形铜制面具;四山神面具又与科尔沁蒙古查玛中嘎日(凤凰)、查干乌布根(白长老)、哈日乌布根(黑长老)的面具相同。

萨满面具 采自富育光《萨满论》

蒙古的四山神:(1)巴颜苏日格(富饶的畜群)或者巴颜珠日赫(富庶的心脏)山神;(2)博格达(圣)山神;(3)准格尔山神;(4)松给那(葱岭)山神。他们的形象是这样的:巴颜珠日赫山神,其形象为黄面孔,头发梳得高高的,犹如灯塔一般。博格达山神的形象,如同鸟嘴中衔着一条蛇的金翅鸟一般。准格尔山神的形象,如同一位有长胡须的黄脸老翁。葱岭山神的形象,如同一位皮肤深色的老翁,长着浓密的眉毛和蓬乱的长发,面部表现出痛苦的表情。

萨满面具 采自富育光《萨满论》

神 帽

萨满在应邀进行巫事时,必须戴上萨满神帽。一般来说,不戴神帽的萨满,是不能做法的。如同面具一样,萨满神帽具有神力,是萨满进入昏迷状态,神灵附体,从而成为神灵的替身,沟通人神两界之间关系时的神物,也是萨满与一切邪魔恶鬼斗争时的保护神。不同民族的萨满神帽,其形态结构和文化含义大同小异。

蒙古族的萨满的神盔有三种类型:一种是铜铁冠,称为“多郭拉嘎”。其中一类保持着远古特征的,是帽顶上还有“神树”和小鸟、小铃等饰物。如色仁钦额保存下来的一顶铜盔,顶上有三颗铜神树,有树干和树叶,树顶端有铜制的小鸟各一、铜铃各三,各系五色绸条。据色仁钦额说:小鸟是“布日古德”(鹰),铜铃象征鸟鸣,彩条象征鸟尾。

根据民族学家凌纯声先生调查和研究,赫哲族的萨满神帽,以其形制和装饰的不同而代表两种含义:其一,标识萨满的品级:初领神的萨满,其神帽是用一个铁圈,外面包有皮或布,铁圈的前面有一个小铁神,戴的时候这个小铁神好像是个帽准,圈的下面缀以琉璃珠,宛如一串串的璎珞,珠下有数目不等的流苏。以后,萨满按年晋级,戴缀有鹿角的神帽。又以鹿角叉数的多寡而分品级的高下。其二,作为萨满派别的标识:赫哲族的萨满共分为三派:(1)河神派;(2)独角龙派;(3)江神派。三派的分别,完全以神帽上的鹿角叉的数量为标志。

神 衣

萨满在行巫事时,除了戴神帽外,还要穿神衣、神裙、神鞋、神手套等。神衣、神裙上附加上品种繁多的具有宗教文化象征意义的装饰物,如铜铃、铜镜、羽毛、腰带、兽头、兽爪等。神衣、神裙等衣饰也是萨满沟通人神两个世界的不可缺少的道具。他们借用这种具有神奇力量的道具,而飞升上天,与神灵交接;潜入冥府,与魔鬼搏斗。

雅德根神服(达斡尔族) 采自富育光《萨满艺术论》

达斡尔族萨满的神衣以其装饰的繁多和原始,成为一个典型。其形制是一对襟长袍,其质地是用熟软的猂皮做成的。自领口至下摆,钉有8大铜钮,象征8座城门。

长袍左右襟中部,各钉30个青铜小镜,以为城墙之象征。背悬4小1大青铜镜,大者谓“阿日肯•托里”(护背镜)。衬衣前佩悬一个中型青铜镜,谓“聂克日•托里”(护心镜)。

袖筒及袍子左右下摆,各佩绣有花状的3条黑大绒,以示萨满之4肢8节,并于左右下摆的每一绒条上钉着10颗铜铃(共60个),象征木城之墙。肩部落有由布制作的两只小鸟,雄者在右,名曰“博如•绰库日”,据说是萨满的使者。

长袍的背面从腰部以下部分,叫作“哈勒邦库”(条裙)。它是由绣着24条飘带组成的,犹如孔雀之斑斓翎羽。其中,上层的12条飘带,代表着12个“杜瓦兰”(即12种树和飞禽),而下层的12条飘带,则为12月之象征。

长袍外套“扎哈日特”(神坎肩),上嵌360颗贝壳,以示一年的360天。袍的两侧胯部,各垂长约2尺许的9个细皮条,名曰“阿萨朗”。这些皮条的综合处上,系有铜铁制作的、形如勺把的小饰物(左边系4个,右边系5个)。

萨满神服(鄂温克族)采自富育光《萨满艺术论》

萨满神福(勒伦春族)采自富育光《萨满艺术论》

而鄂伦春族萨满的神衣,则是由獐皮制的,衣上悬挂着镜子、铃、布片、兽脚等,一概叫琶托的萨满的神衣,前面有36面镜子,背面有6面大镜,从前胸到背肩上挂着250个子安贝,腰部系着32个铃,挂着无数布条和獐腿,肩上缝有公鸡形。

本篇有关萨满文化图文均摘编自《象征——对一种民间文化模式的考察》《萨满艺术论》

推荐阅读

《象征:对一种民间文化模式的考察》

《象征:对一种民间文化模式的考察》是三足乌文丛中的一册,收录了刘锡诚先生关于民间文化模式研究的考察报告数十篇。本书内容全面,图文并茂,理论见解独到,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学术性,可供广大从事该领域研究及对此感兴趣的学者及读者参阅。

《金子一样的嘴——满族传统说部文集》

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满族,同其他民族一样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源流,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满族传统说部,是满族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重要载体之一。“说部”,是满族及其先民传承久远的民间长篇说唱形式,满语为“乌勒本”(ulabun)的汉译,为传或传记之意。本书收录了大量的满族传统说部,是对满族传承人讲述的优秀的传统说部的忠实纪录,具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

《萨满文化手记》

作为一项长期的系列工程,本丛书主要包括资料汇编、调研报告、学术著作、国外相关论著译介等四方面的内容,旨在通过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培养专业人才,形成学术梯队,为推动我国萨满教学术研究和理论建设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萨满艺术论》

本书着重于中国北方满族等诸民族世代萨满传统造型艺术的展示,特别是更多地涉猎与介绍中国北方满族等诸民族萨满的实际考察原始记录,更多地留存下来历代老萨满的名言遗嘱,从而更具体地接近他们,了解他们,迈进荒古殿堂,丰富世界萨满文化艺术的灿烂宝库。

《域外萨满学文集》

国外萨满教研究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有大量的成果,形成了诸多学派。本书以当代国外萨满教学者的作品为主,涉及萨满体验及萨满生理、心理问题等前沿问题研究,萨满教基本理论问题,国外学者对中国萨满教的研究等。

学苑出版社|Book_001

版权合作/投稿请发送至邮箱

xueyuanpress@163.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