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承100岁大师的沈阳66岁画痴一幅《黄河》敬祖国,背后故事感人

原标题:师承100岁大师的沈阳66岁画痴一幅《黄河》敬祖国,背后故事感人

原题:沈阳画家马纯创作《黄河》喜迎国庆

国庆前夕,沈阳画家马纯画了一幅名为《黄河》的国画。作品气势宏伟,意境高远,深受业界好评,马纯说:“黄河壶口瀑布惊涛拍岸,有雷霆万钧之势,好似一条华夏神龙,神圣而又威武。想当年诞生于延安的《黄河大合唱》,是一部中华民族伟大的英雄史诗,曾经激励无数热血儿女为抗击侵略,前赴后继浴血奋战。我要借助这幅作品,表达对伟大祖国的深厚情感。”66岁的马纯,目光痴痴,情感痴痴,他是个有来历的画痴,他有着传奇般的“仙人指路”的学习经历。一生在绘画创作中纠缠,却与名利没有任何关系。这,源于他所受的经典教育。

马纯,1953年出生于普通工人家庭,自幼酷爱绘画。早年习画从临摹入手,凡是遇见可以入画的图片,他都要画成图画。

上小学时的美术课,他的作业总能得到老师的表扬。10岁那年,他读二年级,有一回偶尔看到上山虎的形象,是在橱窗里。他非常想画,他就站在橱窗前一直画完这幅上山虎。那时候,习画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全靠自己的兴趣爱好强力支撑。

WG时期,与马纯同院住的一位医学院教师,不知什么原因开始不上班了。闲来无事,他就把邻居家的小孩找来做模特,每天给他们画肖像。马纯就每天站在旁边看他画像。到后来,他也开始找小孩画肖像。这位教师告诉他这种画法叫做素描写生,马纯听了,目光里满是惊奇。这位非美术专业的老师,竟然成了他的美术启蒙老师。

1970年,他下乡做知青。艰苦的农村生活,没有磨掉他对艺术的热爱。一张画板一支笔,伴随他度过那个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难熬岁月。别人想家想父母,喝酒流泪大喊大叫,他一个人跑到田野里安静地画画。1973年冬天,他放假回沈阳,参加了皇姑区三洞桥公社主办的艺术活动。幸运的马纯,在这里与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的大人物朱朴存先生相遇,他看朱先生的眼神有点发愣,朱先生盯了他好久,这又让他不免有些慌张。

有一天,朱朴存对他说:“今天我在家作画,你过来吧。”那一天,朱先生的夫人做了一桌地道的四川口味菜,两人喝了一瓶啤酒,朱先生说:“小马,我看你是一棵好苗子,我来教你画画吧。我想为国家培养一棵好苗子。”马纯激动得一时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地成为了大师的弟子。

朱朴存,中国现代著名工笔花鸟画家。1915年生于四川达县一个书香门第,1936年毕业于四川艺大西洋画系,后考入南京中央大学国画系,师从徐悲鸿、傅抱石、陈之佛教授研习中国传统工笔花鸟画。离校后,参加陕鄂战地宣传工作,解放后为沈阳文史馆员。曾出版《中国近代美术精选》、《朱朴存画集》。朱先生上探宣和画院诸名贤之胜,下究元、明、清诸大家之遗烈,间者绯迴于山巅水筮之间,流连花光鸟影之际。画境之高,造诣之深,在国内外久享盛誉。

马纯真正的绘画生涯,就是从朱先生指教下开始。在恩师家中,马纯有生第一次见到宋、元、明、清的一些著名古贤的印刷品画作,以及当代名流部分作品真迹。他暗自庆幸自己的幸福。

两年后,马纯从知青点抽调回城,分配到辽宁美术印刷厂,做印刷制版工作。每天都有古今中外的名画经过他的手印制出来,这等于说,老天让他成为一个画家。这时,他往朱先生家跑得更勤了。

马纯的学画历程基本上和旧时的私塾很相似,一对一传教,朱朴存作画,他在旁边观摩。不懂的地方,可以当场随时问恩师,有些用语言无法说清的地方,在观摹中可以悟岀其道。后来,马纯画过的大多作品也都得到恩师的指点和修改。这种近水楼台的学习机会,是任何美术院校的学子都无法得到的。

由于朱朴存的启发,马纯开始领悟绘画艺术的一些哲理,以及画理,画技,艺术视野逐渐开阔。在恩师这里,他系统地接受了中国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构图、笔墨、色彩、气韵、造型等基本功的严格训练,逐渐完成了从“乡野派”到“学院派”的过渡。

有一件事,马纯至今难以忘怀。2013年,他在上海画了百余幅四尺宣写生白描稿,带着这些作品他去见恩师,沒有想到恩师正患感冒。马纯连连说:“画不看了,您老身体不适,以后再说。”朱朴存摇摇头,说:“一定要看。你快拿出来。”98岁高龄的老人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手帕不停地擦鼻子,一手拿着手仗指点每一幅写生画稿,“这里多一枝,这里呢,你又少一叶……”,从构图到题款盖章等各个方面,先生品评步步到位。

朱先生的厚望,让他多年来一直低调画画。有一家公办,还有两家私企出资准备建立“朱朴存美术馆”,很多人认为这是好事。可马纯向他问起此事,他说:“我不办美术馆,你将来也不要办,不要到社会上去像有些人那样瞎吹乎,你只管努力多画,一笔一划地画,你画好了, 就是我的延续。”马纯听了,一时泪下。深感责任重大,他的责任就是继往开来。2015年6月10日,朱朴存驾鹤西去,享年100岁。老恩师的品德与艺术影响了马纯的大半生,他作画讲究心生感悟,随意去画,但决不草率。他喜欢运用经典形式作画,他从来不强迫自己画什么,或不画什么,更不去炒作,绘画成为他对生活的一种态度,一种对老恩师艺术的继承。

40多年来,他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审美状态,一种写心自然的艺术状态。在他看来,画贵笔意。中国传统绘画强调一个“写”字,以书法用笔入画,不论是工笔,还是写意,在线条处理上要突出写的意味,意通过写才能表达出来,描出来的和写出来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次。马纯认为,中国传统的笔墨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笔墨质量的真诚取决于心性的感悟。长期的创作实践,让马纯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那就是清新淡雅,古朴自然,构图考究,设色亦妙,高古游丝,功力精湛,意境深远。

朱朴存先生曾对他说:“你要加强野外写生训练,这是硬功夫。”野外写生是个苦差事,既让人兴奋,又让人疲惫不堪,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可马纯从来不敢怠慢,他常常离开城市,一个人浪迹天涯。他喜欢用整张的四尺宣画写生白画,一張画需要一整天或两天,手托画版,他就一动不动站着画。直到今天,年过花甲的他,仍然要坚持到野外去写生。有朋友对他说,“现在都用照相机拍张照片即可,画写生太辛苦,几乎没有人这样做了。”马纯说:“那可不一样,那差远了,我要一笔一笔地画,我必须听我老师的。”久而久之,他养成了用写生的素材进行创作的好习惯。这次创作《黄河》就是来源于他在多年前数次在壶口瀑布的大量写生原始材料,在壶口,他真切体会到了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奔腾到海不复回”的气魄,体会到了中国民族不可战胜的英雄精神。所以,他的这幅《黄河》是奔腾咆哮的,是宏伟壮丽的。(文/关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