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最“肉麻”的一首词,通篇大白话,却道出最深情的爱

原标题:宋朝最“肉麻”的一首词,通篇大白话,却道出最深情的爱

“男女情爱”是诗词中很常见的一个主题,在这些诗词中最能引起共鸣的莫过于“表白”了。

无论是直率的,“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还是坚定的,“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亦或是深情的;“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都是那样的动人心弦。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首很通俗直白却又深情肉麻的表白词,最适合用来“打情骂俏”了。

此词名为《惜奴娇》,全文如下:

我已多情,更撞著、多情底你。把一心、十分向你。

尽他们,劣心肠、偏有你。共你。风了人、只为个你。

宿世冤家,百忙里、方知你。没前程、阿谁似你。

坏却才名,到如今、都因你。是你。我也没、星儿恨你。

这首词的作者名为石孝友,是南宋词人,关于他的生卒已无从考证,只知他大约是宋孝宗年间的进士。

由于仕途不顺,后来便隐居丘壑,所以他的词中出现民间的俚俗之语。

在他所留下的那些词中最出名的当属“爱情词”。

他的爱情词可分为两种,“雅词”和“俗词”。

都说“大俗即大雅”,无论是“雅词”还是“俗词”,只要能表情达意,便是好词。

他在吟咏男女情爱时,常常以对话的形式展开描写,而这首《惜奴娇》便是其中的代表作。

《惜奴娇》是个不常见的词牌名,传闻“奴娇”是个歌妓的名字,最早使用这个词牌名的是北宋的词人贺铸,而后宋人多以此调写男女情事。

辛弃疾也曾以此调写过“曲里传情,更浓似、尊中酒”。

而石孝友的这首显然更为直白肉麻。

词的上半阙是男女双方的互相表白。前两句是男子的告白,显然在这场恋爱中,男子更为主动直率。他向女子告白道:“我本就是多情的人,又遇上了多情的你,我的心里眼里都是你”。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两点:一是男女双方是情投意合;二是男子对女子痴心一片。面对男子如此坦率的告白,女子又是怎样回答的呢?

她答道:“虽然那些坏心肠的人,使尽百般手段挑拨你我,但我的心里依然只有你,我愿和你荣辱与共。人都说我痴迷呆狂,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

从女子的回答来看,想必他们的爱情也是诸多波折,但女子对男子的心却是坚定的。南宋程朱理学盛行,女子能够这般执着地追求自己的爱情,也算是不容易了。

接着的下半阙算是两人的“打情骂俏”。听到心上人深情告白的男子心中暗喜道:“你这前世的小冤家,我为了见你,可是从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呢!”

男子的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自己这么忙还来见她,有讨好女子之意;二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才干。不料女子并不买他的账,道:“谁像你一样没出息,没前程”。

男子一听就急了,道:“我没前程,没出息,还不是因为恋着你吗?”女子听了男子这话,原本先前只是佯装生气,此时倒是真有几分嗔怒了,道:“明明是你自己没出息,还来怪我”。

可以想象一下此时的女子也许还会作势要转身离开,而男子见此场景,定是后悔不迭,一边道歉,一边哄道:“怪我,都是我的错,我半点也没怪你、恨你”。全词到此结束,两人是否重归于好,无从得知,给读者留下了无穷的想象空间。

通篇来看,这首词没有半点多余的修饰,全是大白话,却道出最深情的爱。而别具一格的对白,口语化的语言,更是让这首词有别于一般的爱情词,读来令人哭笑不得。不知你还知道哪些比较有趣的爱情词呢?欢迎一起来分享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