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到变态的日本人,是怎么在起跑线赢过我们的?

原标题:完美到变态的日本人,是怎么在起跑线赢过我们的?

最近佩鲁被一部纪录片“圈粉”了,它的名字叫《他乡的童年》。

就连对影片一向严格的豆瓣网友也毫不吝啬的给出9.2分的高分好评。要知道就连前阵子好评如潮刷爆朋友圈的爆款神剧《小欢喜》也只获得8.4分的平均分。

之前若干篇有关海淀妈妈、顺义妈妈的文章轻轻松松刷爆带娃人群的朋友圈:就连教育背景良好、工作能力出众的高级知识分子妈妈,却也被这些“学神”级别的爸爸妈妈完虐。

在你思考要不要给孩子报个补课班,上小学前先打下稳固的知识基础之时。“学神”爸妈带着“学神”娃娃已经在饭桌上分享自己的育儿经了:大量听书看书只是基础,带娃一起去听十几门常青藤名校的公开课才是最好的亲子教育。

周轶君与日本幼儿园小朋友一起“晨练”

仿佛教育只有唯一一条康庄大道,而他们早已像解决方程算式那般,给出了最优解。

“但,教育真的是这样吗?”作为妈妈,《他乡的童年》导演周轶君在心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作为常年报道国际新闻的记者,她希望能用事实找出问题的答案,这也是她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原因之一。而日本,作为我们一衣带水的友邻,成了她第一个前往寻找答案的国家。

规矩只能教出听话的孩子 细节却能养出自觉的孩子

日本人常常强调“匠心”,而“匠心”则来自于对细节的重视,这一点同样可用于教育。睡眼惺忪的若松花果被妈妈温柔唤醒,这是影片的第一幕。

和我预想的不一样,还在读幼儿园的花果小朋友没有哭泣或发脾气。自己慢悠悠的走向洗手间,踩着小梯子刷牙洗脸,洗漱完毕后再把梯子折叠起来放好,并独立穿好衣服。妈妈叫她起床后,就去准备早餐了。

等待妈妈可口早餐的这段时间,并没有荒废掉。

这段时间若果认真的在完成妈妈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找来的题目,妈妈将平日悉心收集的题目打印出来,刚好填补花果等待早餐的这一段时间。

当然,细心的不只有若果妈妈。若果就读的幼儿园是著名的大阪莲花幼儿园,因每天为孩子们安排超大的运动量而著名。为了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运动环境,每天早上都会有工作人员用工具将细沙均匀地铺在操场上,以此鼓励孩子们光着脚在沙地上奔跑嬉闹。

另一所被称为日本最美幼儿园的藤幼儿园同样在细节上煞费苦心。在门厅地板上印刷小脚印,引导孩子们把鞋子放整齐;

用拉门代替自动门,提醒孩子们做事要做完整;

室外水龙头没有水槽,水一直开着就会淋湿孩子的脚丫,这样孩子们就会自觉调小水流,用过就关掉,养成节水的习惯。

莲花幼儿园的园长秋田光彦这样解释:好的教育不是单纯的维护秩序,这样孩子会觉得自己是被要求这样做的。但通过设置细节,对孩子们加以引导,孩子们就会自发的遵守,变成自觉地具有公民意识的孩子。而这,才是真正的教育应该背负的责任。

原来我们所了解的“集体教育”一直是虚假的集体教育?

你所理解的集体教育是什么样的?大家在同一时间做同样的事情,并以同样的标准加以衡量?如果你接受过这样的“集体教育”,佩鲁真的觉得很遗憾,因为这并不是真正的“集体教育”。

尽管在莲花幼儿园,每天的课外活动、唱歌以及早会,是全员一起完成的。但这种“一起”,强调的是“共同努力”:如果一个班级有30个孩子,那么老师希望这30个孩子每个人都能扮演自己的角色。并不是让所有人像机器一样,做同样的事情。而是每个人都能产生回响,继而产生集体的共振。

如果把每一个个体都看作一颗豆子,那么传统的“集体教育”,就是把所有的豆子都研磨成豆浆,制作成豆腐;而日本教育强调的“集体教育”则是将豆子制作成“纳豆”,在保留完整的个体同时,也让彼此产生关联,形成一个强大的集体力量。而认同每个人差异的同时,创造出能够包容差异的氛围和回响,是让孩子们走上社会后依然具有同伴意识的前提。

因此,在每天早上点名时,老师会为每一位孩子制作名字卡,“肯定”每一位孩子在集体中的存在感。而老师们最看重的,就是孩子们“永不放弃的精神”与“时刻为他人着想的内心”两项宝贵品质。

不要用惯性教育下一代 我们需要新的沟通方式

因为这趟探索之旅,周轶君发现最大的教育误区,不是用错误的方式来教育孩子,而是用固有思维和惯性认为:孩子应该怎样做。因为作为一个成年人,当事实摆在眼前,是很容易改正错误的;但改正一个习惯,太难了。

因此,大量的家长,依旧沿袭惯性,对孩子进行教育。

当周轶君看到莲花幼儿园的孩子们特别大的运动量时,她感到震惊。并问园长:孩子们这样大的运动量,不会疲劳吗?不会影响孩子们的正常学习么?

园长回答道:“与其说是疲劳,更想使用完全燃烧这个词。”如果用“累了”来形容这种疲劳,总让人感觉很消极。所以日本幼儿园引导孩子们用“令人愉快的疲劳”来形容运动后的感受。这不仅有利于孩子们的健康,还有益于激发孩子们的可能性。

同样,在看到老师们使用闪卡,与孩子们进行互动时。周轶君发出疑问:这样不会太快吗?

当然,这不会太快。老师解释道:在孩子们看来,这是非常令人舒服的速度和节奏。我们不会因为教育的对象是小孩子,就采取简单易懂,节奏缓慢的教学方式。因为这都是大人的惯性思维,不相信孩子的能力。但事实上,这种较快的速度,才是真正适合孩子生理节奏的律动。

我们的孩子也迫切需要家长们更新自己的沟通方式。

当周轶君准备拍摄纪录片出发前,儿子趴在行李箱上说,“妈妈你不要走,你为什么要去工作。”临时来代班看孩子的外婆对外孙说:“妈妈不工作,怎么有钱给你们买玩具买好吃的?” 周轶君意识到这是非常糟糕的一个说法,她努力想要摆脱“上一代”的语言,却找不到新的词汇去回应。

像这样一出口就想在心里抽自己的话语套路还有:

爸爸妈妈都是为了你好…

听老师的话…

连这个都做不好,你以后…

你怎么这么…

我们以惯性教育下一代,我们需要新的沟通方式。

终于,经过纪录片的拍摄,导演周轶君找到了新的沟通方式。来回答“妈妈为什么工作?”她先请两个孩子写下“喜欢和不喜欢妈妈工作的原因”。他们不喜欢,是因为妈妈的工作经常要出差;但也有喜欢的部分:每次妈妈回来,都能带来新的东西分享。

她还跟两个孩子讨论了钱的重要性、工作带来的满足感。和孩子讨论未来是想成为宇航员、画家、动物管理员还是足球运动员。最近一次工作出差时,儿子不仅没有哭,还塞给她一幅恐龙抽象画带在路上。

多亏了这部几乎满分的纪录片,让我们猛然发现“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以怎样的方式成长并超越我们的,还让人明白教育不该是同一个样子;或者说可以让我们的教育,在兼容并蓄中,成为更好的样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