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五)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五)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周六愉快!

今日继续连载科幻作家康尽欢的长篇小说《脑内小说俱乐部》。

前情提要:

在梦境可以出售的时代,一块原本经过商业安全鉴定的梦境芯片忽然变成了恶梦芯片。

为了破解这个谜团,救出陷落在梦境中的少女小绿,几名梦境救援者分头行动。

小绿的仰慕者文七在梦境中终于找到了小绿,然而小绿自己不想离开梦境,说好把文七送走,却把文七送入仿佛真实的梦境中……

在评论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康尽欢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脑内小说俱乐部

第十五话 命运的十字路口

(全文约7500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点迷糊,做梦挺累的,累得让人想再睡一觉……对,你说得对,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怎样去说服小绿的家人……或者,通过我得到的这些信息,你们有没有什么思路去把她带出来?既然她的自我意识其实是完好的,是自己不想出来,而不是意识被什么困住了,可不可以强制让她醒来?”

“理论上是可以的,人类的自我意识其实是脑海中的生物化学反应与生物电在支撑,脑机接口的本质也只不过是一种信号翻译连接。”燕如雪点点头,“虽然我们从科学角度来看,大脑和外接设备的连接,本质只是一种功能扩展,而不是人格转移。但是,从以往的案例来看,因为脑外接设备与大脑的信号翻译与连接功能,大脑似乎会把一些记忆碎片遗留在脑机接口的外接设备中,所以,那些曾经发生的梦境吞噬案例中,强制唤醒绝对是最糟糕的做法。”

“那你们的营救到底是在做什么?在梦里说服人醒来吗?”文七不解。

金不文抢先回答,“我们首先要在梦境中找到入梦者的意识主体,然后了解他处于什么状态,是意识迷失了,还是自我定义失常了,然后帮他重建自我定义,当他意识到自己到底是谁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是在梦里了,然后,那些困惑恐惧迷恋等等困扰他的情绪碎片就不那么重要了。”

文七听着不断点头,觉得自己的思路清晰了许多,忽然又觉得自己应该是醒过来了吧,他们这些人说的这些知识,自己可是不了解的,没有听说过谁能在梦中学到知识的……

觉得自己醒过来了,文七松了一口气。

忽然,警报声响了起来。

什么声音?大家互相都在问彼此。

文七闻到了烟的味道……

失火了!

“什么情况?”王列侬满脸困惑,“我们俱乐部的烟火报警器不是这种声音啊……”

文七听到王列侬这样说,也愣住了,然后,烟火味越来越浓烈,甚至能感到空气也变热了。

“我们是不是该把梦境体验机里的人都唤醒?还是说在梦境体验机里比较安全?”文七慌了。

燕如雪站了起来,转身四处看了看,摇摇头,“这个构建崩溃了……”说着,他走到一面墙壁前,用力一拍,墙面上先是出现了裂纹,然后整个碎裂了,那些碎片并不是砖头和水泥,而是像塑料片一样的东西,墙的后面竟然是个巨大的图书馆,一排排的书架,透过书架的间隙望过去,彼此交错的那些通道几乎看不到尽头。

燕如雪回头对文七说,“我是想帮着你把小绿带出去的,你的确很敏感,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在现实里,没错,你又陷入到梦里了,所以,我也只能进入到这个梦境里,然后构筑一个环境来教你怎么把小绿带出去。我们先撤退吧,估计是小绿发现了。”

文七气得对着空气挥了一拳,“唉,这个梦啊……”

其他那些人在慌乱地忙着从梦境体验机里往外拉人,好像完全没有看到燕如雪此刻的举动,他们依然在他们的角色之中……

燕如雪已经从那个破碎的墙壁入口进入了图书馆,文七来不及多想,连忙跟上。等他也进入到图书馆里,回头看这个入口,竟然是一张燃烧的酒吧的画,燕如雪随手拉下为画遮蔽灰尘的幕布,画就被挡在了幕布之后。

“虽然理论上来说,她一时半会应该找不到我们,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在书架里面转几个圈吧。”燕如雪说话的时候有点紧张。

文七这时又开始忍不住怀疑,他觉得自己在知道自己进入了梦境的前提下,即使无法完全自主清醒过来,但是这种不停怀疑的感觉,让自己感到不舒服。文七平时原本是个以诚待人的人,在被对方坑了之前,都是只管相信别人的。

文七跟着燕如雪,燕如雪在书架的通道之间不断转向前进,首先,他们从两排书架之间穿过,文七扫了两眼书架上的书籍,大多数都是历史类的书籍,过了这排书架,燕如雪向右转,跨过几排书架,然后带着文七转入两家诗集之间的通道,又接连穿越两列诗集,然后才转移到金属焊接加工技术的书架专列之间。

这时,燕如雪才松了一口气,“估计这里比较安全,她应该猜不到我们会躲在金属工艺的区域里面。”

文七不太明白燕如雪在说什么,他试探着问道:“燕先生,你刚才说那个构建出问题了,但是,我是怎么进入你所说的那个构建里的?”文七明明记得小绿说自己可以醒来了?如果这个燕如雪是自己的梦境的一部分,他是应该知道这件事?还是不知道这件事?文七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判断。

“你遇到的那个小绿,她想控制这个梦境世界,虽然,她或者任何人都做不到。她说是让你醒来,其实是想让你体验一下人生的无聊,你会飞速经历因为这件事引发的扯皮,也许会心灰意冷,也许……嗯,关键是把你推入的这个构想很庞大,所以,越是庞大的构想,漏洞也越多,我就溜了进来,抢了一个角色……”燕如雪开始解释这件事的经过,他说了很多专业名词和细节技巧。

文七不是很明白他说的那些技术问题,但是,文七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燕如雪不是燕如雪,因为,这个燕如雪其实是能在监视小绿的行动的,而且,他所说的这种构建的能力,好像不是那些金丝雀的能力。

“所以,你到底是谁?”文七接着问。

燕如雪看看文七,叹了口气,“我其实不是很擅长和人打交道,或者说,我原本也没怎么和人类打过交道,我似乎有一些记忆但是不完整,而且经常和这个梦境里的碎片互相交换,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是真实的记忆,那些是虚构的,我想,如果小绿和你在这个梦境里面待久了,也会和我一样吧。”

燕如雪说着,转身在书架上找了找,然后抽出一本书,“就是这本,镜面质地封面印刷,可以当镜子用。”他拿着书,自己对着封面里映射出的自己的样子看了看,“这个样子和他拥有的一些记忆,其实是你心底概念的投影,是你认识的某个人。在你看来,他一直坐在房间里面,听你说话,而在我看来,他就像是个吉祥物人偶,背后是有拉链的,然后,我在他的背后把他的拉链拉开,就可以钻入他的体内。”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褪去这个外壳。

真的就像是脱衣服一样,先是右臂半伸直,然后左臂探过去用左手抓住右手,右臂的皮肤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滚动收缩向躯干,然后,右臂成了空荡荡的袖子。然后,左臂转向,左手放在右边的肋下,他的右半边身体鼓起了许多,然后,左手被身体里的什么东西隔着皮肤和衣服抓住,左臂里面也开始涌动收缩,然后胸前鼓鼓囊囊地一阵蠕动……

文七看着对方好像蜕皮一样的做法,觉得有点恶心,忍不住问,“既然是在梦里,你就不能来个闪光变身之类的舒服点的造型吗?非得搞得像恐怖片似的?”

燕如雪的外壳已经褪下,露出了一个五官非常平常的人,就是那种每天在地铁的某节车厢里面都会看到的那种普通,小平头,小方脸,五官平平。

“对你们来说是做梦,对我来说,着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啊,如果不是遇到了小绿,我也不会知道那些关于你的事。”那个五官平淡的人苦笑着回答。

“在梦里,是有读心术的吗?还是说,我们想什么,其实……怎么说呢,就像是思绪是透明的?”文七原本就是第二次进入梦境体验仪,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不是的,实际上,你们进入梦境体验仪,就像是那种古典的潜水员,背后要连着一根空气管,你们自己也是罩在一层保护程序里面的,那根数据链构成的信号联线保持着你们时刻能从自己的大脑调取记忆,但是,是以梦境的那种随意性……算了,咱们别说这些抽象的东西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关键的事情,作为这个梦境里原本的主意识,我自己很享受梦境,我希望你能把小绿带出去,否则,她长期在这个梦境里驻留,如果她变成了梦境的主意识,我可能就会沦为信息碎片了。”五官平淡的人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立场。

“原来……小绿是入侵者?”文七不由得想起了方大卷当时对自己说的话——有的人,能把梦变成恶梦。

“你自己不能把她赶出去吗?”文七似乎看到了某种把小绿唤醒的希望。

“最初可以,但是,她现在知道了这个梦境里的那些规则,甚至一些情绪碎片和记忆碎片的操纵方法……唉,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我不该教给她的。”苦主接着诉苦。

“教就能学会吗?还是说只有小绿有这种能力天赋?”

“那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教教你试试,如果你也能驱动那些梦境中的碎片,也许,你可以和小绿……一战!打败她,就能把她带出去吧?”梦境的苦主自己也没有把握。

“怎么打败她?像你一样构建新的环境把她困在里面?还是说用那些什么什么碎片做出什么巨大的神明或者妖怪来操纵?”文七忽然觉得这种突发状况面前,自己这个门外汉真的只是适合探路。文七又认真想了想,问苦主,“要不,你还是把我送出去吧,我让真正有能力的人进来。由他来帮你比较好,就是你选中的那个角色,很可靠的燕先生。”

“我倒是同意你回去,可是,你的思路的某一段还在小绿布置的环境中绕圈,你真的觉得现在的你是本来的你吗?只有你完完全全想起本来的你是什么样的,你才能惊醒啊,你现在附加了某个属于这个环境的身份,所以,你才在这个环境里徘徊啊。这也许是一种天赋吧……我也是见识了小绿,才想明白,以前听说的那些被梦吞噬的人,到底是怎么被吞噬的了,因为他们自己相信自己是梦中的角色了。”苦主终于说出了关键所在。

我被自己定义成梦中的角色了?

我是……

想到这里,文七才忽然醒悟,连忙对苦主说,“把你那本能当镜子的书借给我用一下。”

苦主一愣,然后反应了过来,笑了起来,“原来答案竟然这么简单,需要镜子!难怪,很少有人会在梦里面照镜子……”

苦主把那本书递给文七,文七对着书封面上的镜子仔细看了起来,他看到了一个稻草人。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经历的那几段历险到底是什么,那是让他投入角色的开始,也许,如果他一直在梦里徘徊下去,会越来越相信自己是稻草人吧?

“我不是稻草人,我是有脑子的。”他对着镜子开始说话,他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开始震动,然后,视觉里的物品都开始出现重影和分解。巨大的书架变成无数微小的数字和字符与字母的堆叠,英文单词和罗马数字互相穿插,众多微小的片假名托起了汉字,蝌蚪文与音符一起扭动,花型文字和圆角符号四处滚动,整个图书馆开始坍塌。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那些稻草开始燃烧,灰烬下露出了无数细小圆球,各种色彩交织,越是凝视,那些小圆球开始放大,变形。

他觉得自己整个开始分解,视觉变成了抽象的感知,光与电在无数的晶体管之间反射穿梭,他甚至能感到撞击的震动。

然后,他忍不住咳嗽起来,眼睛有些疼,视线有点暗,然后,他还是睁开了眼睛,他这回能感到身体的那种细微的存在感,就是,只有你的身体触碰到其他物体的部分,你才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你坐着的时候感觉到的自己是自己的屁股,你站着的时候感觉到的自己是自己的脚,风吹在你脸上的时候,你才感觉到自己有脸。

此时,文七感觉到了自己的后背,屁股,后脑勺,自身的重量压在自己那些部位的皮肤表面。

做梦久了,那种神情恍惚感,是真的让自己非常放空,文七甚至没有听到燕如雪在喊他。

然后,文七感觉到了自己的脸蛋被什么东西拍打了几下,这才开始清醒了过来,听到了声音。

“你竟然做到了?!先起来喝口水,还是要去尿尿?你这可是睡了几个小时了。”

文七一时也分不清是谁的声音,也没反应过来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他又知道那几个词语的意思,他下意识回答,“我要喝可乐,冰的,不要河里的,要罐装的。”

文七被人扶着先是坐了起来,然后从机器里被挽了出来,坐在了一张沙发椅上,身体离开了接触物,又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有点感觉不到自己。然后坐在椅子上,鼻子开始分辨气味,只觉得眼前一片红色与黑色和光的多重交叠,然后感到额头忽然一疼,接着感到了冰冷的感觉,脑子一激灵,睁开了眼睛。他甚至没有发觉自己何时又闭上了眼睛。

他又看到了燕如雪,忍不住问起来,“我是在梦里,还是在图书馆里,还是真的醒来了?”

“不着急,你先喝可乐,好好休息一下,我觉得你脑子是超载了,得休息一会,你进入梦境的时候,我们又跑了一趟医院,总算又弄清了许多事情的背后起因,这是我失职,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就让你这个外行人冒险了。”燕如雪边说着边拍了拍文七的肩膀,“小兄弟,长期处于梦境漫游状态,是容易失去对身体的掌控感的,你一直在用意识漫游,都快忘了身体的真实重量感了。你休息一下,重新体会一下肉身的沉重,我们再说详情。既然你能出来,那么救小绿出来的赢面概率就大多了。”然后,他扭头,伸手指了指边上的成不然,“而且,我还带来了松猪,他给了很多有用的情报。你要是累了,不妨就再睡一会,你已经没有连接别人的梦境了,可以真的安睡了。”

文七听了燕如雪的话,一下子放松了好多,甚至觉得困了,恍惚间睡了一会,似乎又梦到了一些事,只是他抓不住重点。

猛然再睁开眼睛,一下子清醒了好多,就好像手机忽然快充了电,电源指示灯飞速亮了起来。

文七这时清醒了好多,看了看坐在他身边喝饮料的燕如雪和成不然,忍不住问,“我又睡了多久?”

“大概十五分钟,标准的间隙睡眠时间,说说吧,你在梦里找到小绿了吗?”

文七一边回忆着,一边说起自己在梦里经历的事情,只是,因为是梦里经历的事,醒过来之后,顺序总是不清晰,他先想起了自己在角斗场和狮子搏斗,后想起来自己最初遇到狮子时自己被狮子称为稻草人,然后才想起了图书馆和某个人聊天,以及穿越秘道,又想起了自己在高塔上看到了被困的公主,哦,是小绿,其实她并没有被困……颠三倒四说了半个多小时,在燕如雪的不断提示引导和成不然对细节的推敲下,文七终于大概理清了自己的梦境经历。

“我在梦里遇到了狮子和铁皮人,作为同伴,我们一起去翡翠城营救被困的多萝西,虽然我们一直很努力,但是,我们还是没能突破高塔,最后,我们返回了翡翠城,在翡翠城的大魔法师的建议下,我穿过了秘道到达了高塔,然后,小绿对我说,她在里面很开心,然后,她一点我的额头,我就醒过来了,然后,你和我说了一些事,我就又睡着了,你和我说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对,梦里的经历就是这样的,当时的体会很真实,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某些情绪好像并不是我自己的,而是感染上了某种情绪,但是当时觉得特别清晰。”

燕如雪也皱着眉头在理清文七所说的这些线索,又认真想了想,“你是说小绿有自己出来的能力,但是她自己不想出来?她也能控制把谁放出梦境,把谁留在梦境?”

“不,她好像是说,她不想除了她以外的人留在梦境里,说那会最终干扰整个梦境,让一切变得失控。”文七努力回忆着小绿说的话。

“也就是说,因为一个人的意思滞留在了梦境里,这个梦境才有恶梦化的趋势,但是在困扰入梦者一段时间后,梦里的小绿其实会把入梦者踢出梦境……这样看来,这反而是个特色产品啊。”成不然不愧是个商人。“如果我们把这个梦境芯片进一步去和行会注册,然后,把小绿的家人作为专利分享受益人,让他们明白,小绿实际上是在梦境芯片里面驻留工作了,其实活得很开心,也许就能说服小绿的家人了。这样下来,这件事就圆满落幕了,还有了新的利润增长点。”成不然越说越兴奋。

燕如雪给了成不然一拳,“你个黑心商人在想什么,对抗梦境的诱惑第一步就是要明白,即使是梦境也不是会让人随心所欲的,那种想什么就有什么的梦淫机是虚拟娱乐的一种罢了。真正的梦境运行规则里,长期存在其中的信息只会碎片化和概念化,小绿现在觉得自己很好,可能是有一些特异性天赋,但是长期驻留在梦境中的她,最终只是会变成信息碎片的,她自己不明白,你这个专业的怎么也跟着起哄?”

成不然有点不好意思还狡辩“按这个小兄弟的描述,那个女孩可不只是在梦境中驻留,她是有操控梦境的能力的,这种人……咱们这个只有十二年发展史的行业里,还是第一次出现,并不是不可能呢存在啊,一切意外都可能是新理论的开始。”

“在你眼里,只是新商品罢了。”燕如雪很不高兴,他接着对文七说,“小兄弟,你相信我,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在梦境体验芯片里留驻超过三天的,陷在梦境里三天以上的人,脑波基本就植物人化了,虽然还没有死人的案例,但是脑损伤,精神失常的案例都是有的。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人有个黑色的赌局,叫做梦境支配者,我们都在赌,出现我们之中会不会出出现一个梦境支配者,也就是能在梦境芯片里面对原本属于别人的梦境进行修改和推动,至今都没有人能做到,我们至今都无法预测一个已知梦境的每一次的不同走向。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个赌局的黑色所在,那就是这个赌局在变相鼓励大家放弃肉体……”

“放弃肉体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些成天玩梦淫机器的人不就是除了大小便,几乎不离开机器吗?玩游戏上瘾,不就是这样吗?现实多辛苦啊,我觉得小绿的选择没毛病,也许她就是特例,至少,现在这位小兄弟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这个梦境芯片本身没毛病,所以,我就不用再进去了吧?当然,反正我进入也是进入原版的芯片,我是不会在没有经过行会进一步的专业鉴定前,进入有那个小绿姑娘所在的芯片的。”成不然迅速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至少,他现在安全了。

燕如雪明白成不然一直在争取什么,只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作为金丝雀的他能掌握下一步行动的权限所在了。现在,事情到底该怎么办,也许还是应该问问脑内小说俱乐部的负责人以及联系小绿的家人了。

“文七,现在俱乐部的负责人跑去医院那边了,在她回来之前,我还有时间进入芯片里面,试试能不能把小绿拉出来,你是想怎么选择的?我听你的。”燕如雪下定了决心。

文七见燕如雪这样问他,也在心里反问自己,“我有没有替小绿做选择的权力?如果小绿就是选择留在梦境里,那怕放弃身体也无所谓,我真的要违背她的选择吗?人类最讨厌的,不就是那句——我都是为了你好!”

文七看了看燕如雪,扭头想看梦境体验机里的小绿,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机房里了,是在一个小库房里面,周围都是架子,架子上摆着酒箱,纸巾盒等等物品。自己坐在一个沙发椅上,库房里有种微微潮湿发酵的味道,那是酒和糖的味道。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康尽欢的其他代表作品:

脑内小说俱乐部(一)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二)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三)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四)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五)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六)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七)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八)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九)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十)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一) | 长篇科幻连载

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四) | 长篇科幻连载

东北爱情故事:“我想给你整个冬天”“那你整呗” | 科幻春晚

题图 | 电影《红辣椒》 (2006)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