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大典那一天(上)

原标题:开国大典那一天(上)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们的祖国在这70年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广东省公安厅的一批离休干部曾亲身经历了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天——1949年10月1日。当年,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在祖国各地燃烧着自己的青春年华。如今,虽然都已垂垂老矣,但他们初心不改、永葆本色。

让我们跟着他们的记忆,

去看看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看看《开国大典那一天》。

白作民

那年我23岁,在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工作,组织上决定让我参加开国大典。

10月1日那天,我非常荣幸地站在观礼台上,亲耳听见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告:“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在场所有人心情都非常激动,我看到无数的五星红旗在广场飘扬,看到毛主席向群众挥手致意,人们都兴奋地高喊:“毛主席万岁!”。

(白作民女儿注:母亲现已94岁,记忆力已严重衰退,但当我们问她:“你参加过开国大典吗?”她点头回答:“参加过。”“见到了毛主席吗?”“见到。”“见到毛主席你们做什么?”“喊万岁。”可见七十年前的往事她依旧是印象深刻。)

赵洪义

我参加了南下干部大队,在新中国成立期间到达江西省万年县。万年县是第二野战军解放的,很快他们就接受了中央军委进军大西南的新任务,于是就与我们南下干部大队进行交接。当时日程十分紧张,交接工作显得非常忙碌和混乱,加之万年县既是半山区又是老区,消息闭塞,连电话都没有,忙碌中的干部不知道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我后来在报章中得知这个消息,有两句话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胡贵田

我当时18岁,在辽宁安东(今丹东)市公安局政保科任内勤。开国大典那一天,我的任务是留守待命。

当天下午3时,我们留守的同志围在收音机旁,收听大典实况。这是一台日本制造的收音机,比较破旧,信号不好,断断续续,听到的国歌和礼炮声也不连贯,毛泽东主席的讲话也时断时续,把我们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时而急躁时而扫兴,就这样听到大会结束。

大会结束后,安东市广大群众涌上街头唱歌跳舞,庆祝新中国诞生。

曾坤成

我当时22岁,是第四野战军两广纵队司令部战士、绘图员。1949年部队驻扎在洛阳,接到上级命令后,我们立即南下解放广州。很快就能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了,我们两广纵队的指战员都很兴奋。

为了尽快解放受苦受难的人民群众,我们不分昼夜,天天赶路,对开国大典的消息一无所知,部队到达广东河源方知广州解放了。据此推算,国庆大典那一天我们大部队是在江西地段紧张的急行军中度过的。

刘庆霄

建国前夕,我在驻武昌的湖北省军区军法处任科长。当时的工作重点,是对内部在战争期间被俘和逃跑的干部进行审查和定案,工作十分繁忙,加之是刚解放,身边没有收音机,所以当天我未能收听到北京的盛典实况。

第二天,我在报纸上看见毛主席在开国大典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报道。10月3日,时任湖北省委书记兼省军区司令员的李先念同志,在省军区团以上干部会议上传达了开国大典的盛况。听完传达报告,我和大家一样非常兴奋。新中国终于成立了,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

梁 冀

1948年11月4日河南南阳解放,我当时参加军分区接管南阳市的工作,成立了南阳市管委会。1949年6月,我在赊其镇任公安分局局长,10月调到泌阳县任公安局副局长。

在此期间,为了开展新解放区的工作,配合建设新政权,稳定社会秩序,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清匪反霸(特别是泌阳桐柏山脚下的剿匪)、镇压反革命、侦破敌人的潜伏组织,收缴敌伪散流在社会上的枪支弹药。我和我的同事们,在繁忙的工作中迎来了开国大典。

黎 昉

我当时在公安部任协理员。建国前夕,公安部进行总动员,要求全体人员全力以赴确保开国大典的安全,并且决定:全体干部回单位住。那时我儿子年纪小,家中无人照管。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带着幼儿回单位值班,参加开国大典保卫工作,直到成立大会结束。

张清江

我当时16岁,是河南省栾川县公安局公安中队一名新入伍战士。

栾川是个贪穷落后的老区,在新中国成立前后,土匪横行,尤其是抱犊寨一带匪患严重,所以部队集中力量进行剿匪反霸。

由于山区信息闭塞,建国前夕我们才接到10月1日是开国大典的通知,于是立即组织力量在公安局门口搭起牌楼,扎上松枝,挂上横幅标语,庆贺新中国成立。晚上加餐吃饺子,炊事班把和好的面和拌好的馅分到每个班,以班为单位组织大家包饺子。我们就是以这种简易、朴实的方式,表达了公安战士对新中国成立的喜悦之情。

综合整理 胡贵田 文/图

编辑 张紫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