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隋文帝仕途顺风顺水,看北朝关陇贵族的世家传承

原标题:从隋文帝仕途顺风顺水,看北朝关陇贵族的世家传承

作为结束南北朝乱世的大英雄,隋文帝杨坚也被很多人视作千古一帝,虽然隋朝的历史非常短暂,但这并不影响隋文帝一开始就很强悍的形象,甚至有些啼笑皆非。

隋文帝是弘农郡华阴人,史书记载他的远祖是东汉太尉杨震,也就是那位著名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先生,家族就是关中名门弘农杨氏。

杨震的八世孙名叫杨铉,五胡十六国时期曾在燕国担任北平太守;杨铉的儿子名叫杨元寿,杨元寿在北魏担任武川镇司马,子孙也就在那里居住。

杨元寿的儿子是太原太守杨惠嘏,杨惠嘏的儿子是平原太守杨烈,杨烈的儿子是宁远将军杨祯,杨祯的儿子是杨忠,杨忠就是隋文帝的父亲。

从上面的谱系来看,隋文帝应该就是杨震的子孙,但这个结论其实很难做保证,因为杨震和杨铉之间的谱系,没有一字提及,而杨铉到杨祯的个人情况,也仅仅只是一个官职罢了,没有一丝血肉和细节。

但隋文帝无疑需要杨震这么一个威名赫赫的祖先,这也符合国人的期望,毕竟名人效应力量大啊。

隋文帝的杨忠很厉害,他跟随北周太祖宇文泰起兵关西,因功被赐姓普六茹氏,官至柱国、大司空,册封随国公,死后还被追封为太保,谥号“桓”。

杨忠所取得的一切,让隋文帝一开始就具备了国公的条件,成了北周王朝一等一的贵族,在史官的笔下,他从一出生就很了不起了。

西魏大统七年(541年)六月,隋文帝的母亲吕氏在冯翊般若寺生下了他,当时,“紫气充庭”,说明啥?庙里香火好啊。

没几天,有一个从河东来的尼姑找上了门,对吕氏说道:“此儿所从来甚异,不可于俗间处之。”

尼姑表示,隋文帝不是一般人,不能在民间养。在大家一脸懵的时候,尼姑将隋文帝安置在客馆,自己亲自抚养。

这是啥?就好比自己的孩子抱的好好的,突然有个人上门,说你不能养,我来养。也就书里写写,真发生了怕是要打起来的。

有一次,吕氏抱着隋文帝玩的时候,忽然看见他头上长出角来,浑身出现鳞片,吕氏十分害怕,一抖隋文帝掉在地上了。

这在古人看来,是天生异象、真龙天子,实际上,只是突然过敏或者皮肤病罢了,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但尼姑从外面回来看,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隋文帝,愤怒地对吕氏说道:“已惊我儿,致令晚得天下。”

尼姑认为吕氏的过失,耽误了隋文帝得到天下的时间,这是公然谋反,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且出家人六根皆尽,也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来。

隋文帝长大后,脸部特征明显,额上有五根像柱子一样的印记连着头顶,目光外射,掌上有“王”字的纹理。目光和手好理解,也不是其他人实现不了的,可额头上的印记,怕是有点吓人。

隋文帝的身材上长下短,表情总是深沉而威严,初入太学时,即使是十分亲密的人也不敢戏弄他。毕竟贵族子弟,拽一点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西魏恭帝二年(555年),京兆尹薛善征辟14岁的隋文帝为功曹,古代14岁当然不是孩子,但隋文帝能够被人赏识,多半靠的自然是他爹。

西魏恭帝三年(556年),隋文帝凭借父亲杨忠的功勋,被授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之职,封为成纪县公,15岁就大将军、公爵,只能说有好爹真顺利。

西魏恭帝四年(557年),16岁的隋文帝又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加开府。当时手握大权的宇文泰看见隋文帝都赞不绝口:"此儿风骨,不似代间人。"

宇文泰是杨忠的上司,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夸夸朋友的孩子,怕也是通常的客套话罢了。

北周武成元年(559年),北周明帝宇文毓即位,授隋文帝为右小宫伯,进封大兴郡公。新王朝建立,官员加官进爵,也是很正常的。

北周明帝曾派善于相面的赵昭为隋文帝看相,结束后赵昭对北周明帝说道:“不过作柱国耳”,可他私下里却对隋文帝说道:“公当为天下君,必大诛杀而后定。善记鄙言。”

赵昭这是干嘛?赤裸裸地欺君,怕是十颗脑袋都要落地了,也只能是史官的一点事后诸葛亮笔法。

北周武成二年(560年),北周武帝宇文邕即位,隋文帝改任左小宫伯,不久离京出任随州刺史,进位大将军。

后来,北周武帝征召隋文帝回京城,遇上母亲吕氏卧病,三年之中,隋文帝昼夜服侍,不离左右,世人称他为孝子,这样做确实是好儿子了。

当时权臣宇文护执掌朝政,特别忌恨隋文帝,屡次想陷害他,因大将军侯伏、侯寿等人的保护才得以幸免。

北周天和三年(568年),父亲杨忠死后,隋文帝承袭随国公的爵位,北周武帝还聘隋文帝的长女杨丽华为皇太子妃,隋文帝的地位更加尊贵。

齐王宇文宪曾对北周武帝说道:“普六茹坚相貌非常,臣每见之,不觉自失。恐非人下,请早除之。”

宇文宪认为隋文帝长得让他自惭形秽,所以想借北周武帝之手杀隋文帝,但北周武帝的回复很淡定:“此止可为将耳。”

内史王轨也多次对北周武帝说:“皇太子非社稷主,普六茹坚貌有反相。”

皇太子宇文赟确实不成器,但说隋文帝面有反相,这有点勉强,北周武帝自然不高兴:“必天命有在,将若之何!”

这些事情被隋文帝知道后,他非常害怕,只能谨小慎微,做好自己的事,等待时局的变化罢了。

古代的皇帝最怕什么?那肯定是有人想篡权,隋文帝被宇文宪和王轨如此怀疑,北周武帝却没有动手,不是因为北周武帝头脑白痴,而是两人的证据太简单,甚至可以说有打击报复的嫌疑,隋文帝毕竟是北周武帝的儿女亲家啊!

而给隋文帝戴上神秘面纱的尼姑和赵昭,一个在历史上连名字都没有留下,一个虽然有名字却没有详细的记载,只能说是史官为了给隋文帝贴金,硬找来的两个吹神而已。

但隋文帝的身份确实显赫,又是大将军又是国公又是皇帝亲家,遇上皇帝孬了,不动皇位的心思都难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