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总统跌落成阶下囚:韩国人民有多恨朴槿惠,早期就有多拥护她

原标题:从总统跌落成阶下囚:韩国人民有多恨朴槿惠,早期就有多拥护她

我们知道,在东亚文化圈,政治往往是男人的游戏,特别是在大男子主义思想横行的韩国,有意思的是,韩国历史上却出了一位女总统朴槿惠。

在执政早期,朴槿惠深受韩国百姓的拥护,却在后期翻了船。

2016年12月9日,朴槿惠因崔顺实事件而被韩国国会通过弹劾,使她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因弹劾而下台的总统。

2017年3月至2018年7月期间,朴槿惠因涉及收贿、滥权、干政、胁迫、泄密等多项罪行,并被判囚25年刑期。

从深受爱戴的国民总统到锒铛入狱的阶下囚,朴槿惠的戏剧人生令人感慨。

今天,我们不谈丑闻,而是来回顾她的前半生,她是如何从国民公主,转身成为韩国总统?路上读书给你带来的这本书《朴槿惠传记——绝望锻炼了我》,将为你一一揭晓。

1. 女总统的童年、大学与家庭生活

说到朴槿惠的童年,因为父亲身份的特殊,为了防止他人的毁谤,说总统家的小孩搞特殊化,真的是连一点鲜艳贵重的衣服或是摆设都不能有。

朴槿惠的童年是没有玩具的,只能看书了。

朴槿惠最爱读的是战争题材的历史小说,特别是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剑客们为了正义不惜牺牲生命的义气让她非常感动。在得知朴槿惠的爱好后,父亲便送了她一本《三国演义》。她从中发现了一个跟韩国完全迥异的新世界,很快沉醉其中。她最喜欢的人物是赵云,甚至几度觉得自己的初恋对象就是赵云,常山赵子龙一出场,都能让朴槿惠心跳加速。

一转眼,这位总统的女儿,在书籍的海洋里过完了她与众不同的童年。在学校里,她学会掩藏自己的身份。那时候很多人都知道总统的大女儿在圣心女中上学,但谁也不知道她长啥样,毕竟韩国姓朴的人一抓一把。

在这个平凡又特殊的家庭环境中一天天成长着,朴槿惠终于顺利地进入了西江大学电子工程学系。毕竟是总统的女儿,她每时每刻都在告诫自己不要犯错,不能让父母丢脸。不过她也逃过一次课。尽管只是去看了一场电影,却足以让她铭记终生。

当然,在这样一个家庭中,也会有更多特殊的机会。作为长女,许多父母无法抽身参加的国际活动,都是朴槿惠代为出席。一次,母亲要朴槿惠代表韩国参加夏威夷的“韩国移民七十周年庆祝典礼”。这是一项国家层面的活动,分量很重,而且很是繁琐。

可是当时只有十几二十岁的朴槿惠,却井井有条地安排了一切,先是反复阅读夏威夷的风土资料,又挑选合适的服装配饰,然后还选择富有韩国特色的礼物等等。活动结束了,朴槿惠满载而归。

经过了几次的外交场合和大型典礼之后,朴槿惠发现自己的外语说得不地道。发现这一点后,她就开始苦练英语——无论是搭公交车、整理房间,还是织毛线,甚至在刷牙的时候,她都在背单词。

等到她英语够流利之后,她又将热情转向了其他外语上去了。要说朴槿惠的脑子确实好使,或者说她天生就适合学外语,她干脆就把学外语当作自己的游戏。朴槿惠会说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和中文。

2. 恐惧中肩负起第一夫人的职责

意外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在朴槿惠大学毕业不久,母亲被朝鲜特工刺杀了。更可怕的是,母亲死亡的瞬间在电视上不停地来回播放,这无疑就像是凌迟一般,让刚满22岁的朴槿惠生不如死。

但是,并没有太多时间允许她伤心。母亲去世后,作为长女,她要肩负起母亲生前的全部工作——检查信件、寻访企业、慰问底层人民、进行公益服务。留给她哭泣的时间只有6天。6天之后,她就像母亲生前一样微笑地站在公众前。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责任和工作量,从没有心理准备的朴槿惠有点畏手畏脚。原来小打小闹能做的不错,但真正要肩负起“代理第一夫人”的职责时,已有的经验远远不够。还好,她还有当总统的父亲。父亲常常点拨她,加上从小的耳濡目染,朴槿惠的政治观念和手段越来越成熟老练。

在朴正熙当政之前,韩国是个落后的国家,人民异常的贫困,日子过得还不如朝鲜人。朴正熙执政后,他制定的众多政令,最为核心的就是如何尽快发展经济。这一点也深深地影响了朴槿惠,在代理第一夫人工作期间,改善底层人民的困苦,成为她的内在动力和主要任务。

3.悲剧再次降临

人生总是风云难测。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五年,父亲朴正熙也被人刺杀了。震惊之余,朴槿惠的第一反应却是担心是否会因总统的过世而发生骚乱。处理完这些后,当她仔细确认这个消息后,她才发现父亲真的不在了。她感觉生活就像噩梦,恐惧就像空气一样包裹着她。

那应该是朴槿惠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朴槿惠经常发烧,浑身上下莫名地出现青紫的肿块。但在家中,她还有弟弟妹妹,作为大姐,朴槿惠成为当家的人了。她不能哭泣,否则弟弟妹妹也会跟着崩溃,她必须坚强起来,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可是再坚强也不过只是血肉之躯,当她安慰好弟弟妹妹,转身洗着沾有父亲鲜血的领带和衬衫时,她再也支撑不住,无力地倒在了地上。朴槿惠哭了整整一夜。无情的是,现实留给她脆弱的时间也只有那一个夜晚。

总统去世了,每天都有无数的吊唁者,她要安排葬礼,迎接宾客,还要安抚亲属,这些重担都压在一个27岁的女孩子身上。葬礼结束了,生活似乎也可以终归平静。但这段日子却让朴槿惠更为难过。

朴正熙死后不久,全斗焕夺权上台。

在父亲离世后的这段漫长、孤独的时间里,朴槿惠终于认清了政治与权力,深刻地体会到了人类对于权力欲望的执着,以及世态的炎凉。这段绝望的日子却给了朴槿惠无穷的勇气,大大提高了她的政治直觉。

4.重返政坛,竞选总统

父亲死后,朴槿惠愤而离开政坛。她选择了游学,还拿到了博士学位。但因为家庭的原因,她没有结婚,从此也失去了组建家庭的机会。

本来这样平静的生活就可能这样持续下去。但到了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席卷亚洲,韩国又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几十年前,许多人破产,大街上到处都是乞讨和领救济食品的人,妇女们捐出自己的金银首饰给国家作为硬通货。

朴槿惠坐不住了,经过一番考量,她决定重返政坛,加入了大国家党。没想到的是,只要在她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一大批拥护者——原来大家并没有因为她退隐政坛十八年而忘记她,人们还能记得前总统大女儿的知性和善良。

在之后的国会议员再补选中,朴槿惠没有选举经费,仅靠一双脚走遍了大街小巷,赢得无数人的感动与尊敬,以领先对手一半票数的绝对优势赢得了选举。

这一切都进展得十分顺利。朴槿惠凭着多年来积累的信誉和自己的真诚赢得了人们的赞叹。可是当身为议员的她想要参选副总裁时,却引来了一片嘲讽——因为副总裁本身就会有一个女性保障席位,竞选与否,她都会成为副总裁。她的竞选,被别有用心的人认为是政治作秀。

可是朴槿惠对这种说法却嗤之以鼻:这个席位说是“女性保障”,不过是变相的女性歧视,认为女性不可能与男性竞争才给予的所谓的性别保护。于是,她义无反顾地参加了竞选,并且成功地当选为副总裁,接着竞选大国家党的代表。

在2004年3月30日国会总选的电视演说中,朴槿惠心中有无数话想要说,她谈到了父母,谈到如今的韩国发展,突然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眼泪如河水溃堤般涌出,最后被迫用哽咽的声音完成了演讲录像。

民众们终于被打动了,他们开始愿意接受朴槿惠伸过来的双手,也愿意给大国家党一个机会。朴槿惠开始四处拉选票,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甚至曾经因为握手过度,整只手都肿了起来,拿不起筷子。但是大国家党的支持率却在不断上升,从十席,二十席,到五十席……可能当选的区域也在一直增加。

在最后的国会总选中,大国家党获得了一百二十一席。这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原本大国家党认为,经历了丑闻,他们恐怕连十票都得不到,这是依靠朴槿惠一个人的魅力,扭转了大国家党的困局。

从此,大国家党终于能够重新出发。朴槿惠在党内和国内的威望也逐步提升,她连年当选为了大国家党的党代表。

在2012年的韩国总统大选中,朴槿惠代表大国家党站在了最后的角斗场上。她以微弱的优势击败了对手,成功地当选为韩国总统。

尽管如今的朴槿惠声名狼藉,但不可否认,她不仅是韩国第一位女性最高领导人,也是整个东亚政坛首位女性最高领导人。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