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架重塑城市︱美国新奥尔良高架桥改造引发黑人街区的重塑

原标题:高架重塑城市︱美国新奥尔良高架桥改造引发黑人街区的重塑

本文需阅读 - 26分钟

Sustainable

Mobility

| 9月29日期

原文/Katy Reckdahl 翻译/沈德瑶

文献/李曌校核/ 众山小

编辑/ 众山小排版/ 张书婧

导读

五十年前美国新奥尔良市,一条高速公路横空而过,取代了曾经蓬勃的黑人区商业街,也将当地的黑人社区隔成两半。Claiborne(文中统一译为克莱伯恩)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半个世纪来关于高架是否应该拆除的争论一直从未停止,高架区域空间改造多次被提上日程。在政府,社区和居民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克莱伯恩大道高速立交桥下的空间改造初显成效,重新成为当地文化,商业和娱乐的中心。

图一、新奥尔良高架桥改造重塑黑人社区

北克莱伯恩大道贯穿美国新奥尔良市的第7区和Tremé街区,宽阔的高架公路下人来人往:老人聚在桥下玩多米诺骨牌;农民在卡车车厢里搭起西瓜摊;小伙子在桥下洗车;穿着方格裤子男子挽着身着酒店制服的女子下班回家——他们都附近在的法国区工作。高架下,人行走廊与克莱伯恩大道的车道平行,混凝土柱子上都画着橡树的涂鸦。一眼望去,仿佛一片森林

几十年前,这里曾是一片真正的树林。超过300棵高耸的橡树沿着北克莱伯恩宽阔的草地整齐地排成四列,为周围黑人社区的居民提供野餐和游乐的场所。326家黑人经营的商铺在这片街区蓬勃发展,使其成为美国南部诸州黑人商业和文化的中心。直到20世纪60年代,高速公路拔地而起,改变了这一切。

85岁的Jessie Smallwood说:“那是一片绿洲,一个与朋友见面的地方,但这种美好已然不在了,”那时,他和家人经常去那片树林:“人们坐在树下乘凉。附近几条街的人都互相认识

半个世纪以来,当地居民一直为克莱伯恩走廊的消失而感到惋惜。高耸的联邦高速公路绵延两英里,将城市中历史悠久的黑人街区一切为二。(杜兰大学建筑学院中展有当地建造公路前后的商业走廊对比图片)

今天的克莱伯恩走廊中,外围的混凝土柱上都被画上了树木,而大约40个内柱则成为当地艺术家挥毫泼墨的画布。这项名为“恢复橡树”的艺术改造由画家兼教师理查德托马斯发起,在新奥尔良非裔美国艺术文化博物馆的支持下展开。

这些柱子仿佛一家露天画廊,向来往行人展示着克莱伯恩大道,Tremé街区,第7区乃至新奥尔良市以橡树和人为核心的文化。漫步在高架下,人们可以看到两幅分别由Charlie Johnson和Charlie Vaughn画的“伟大酋长”艾莉森·图特·蒙大拿(Allison “Tootie” Montana)的画像——这位印第安黑面具狂欢节的发起者就住在附近。人们还可以看到理发师Nat Williams所绘的传统爵士乐葬礼的情景。

“我们得到了酸柠檬,保护了我们的文化,我们进步了。” Mona Lisa Saloy说——这位社区活动的积极分子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诗人,同时也是一名英语教授。

高架的存在已经无法改变,周围居民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对高架周围的空间进行改造,而涂鸦柱只是其中一种方式。周日下午或是周围举行葬礼时,社会救助组织和娱乐中心的队伍浩浩荡荡经过桥下,锣鼓齐奏,一篇喧闹。高架下的混凝土结构不经意间构成了一个教堂般绝妙的声场,扩大了铜管乐队的声音,周围的住户都听得见。Saloy将这种现象称为“快乐的成倍效应”。

图二、克莱伯恩走廊的柱子上许多涂鸦都是为了纪念新奥尔良非裔美国人社区的杰出人物所绘。图中可以看到爵士乐传奇人物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右上)和黑人民权运动的关键人物爱丽丝汤普森(左下),他致力于消除美国南部所有企业和巴士站中存在的种族歧视。

“欢乐的音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不会让它轻易消失。”Saloy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她所在的街区中,这场关于是否“拆桥”的辩论热火朝天。而最近发布的克莱伯恩走廊文化创新区总体规划反映,周围居民普遍希望保留高架,而不是再次拆建。

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当地居民和建筑师对桥下空间进行了一系列11个设计改造项目,改造的总体思路是美化高架下的空间,同时在这段跨25个街区的人行走廊两侧,用环保建材建造商业空间,增加就业岗位,提高当地经济稳定性。

改造试行阶段,桥下空间的美化工作率先展开,美国商务部经济发展管理局为项目提供了820,000美元的建筑补助金;福特基金会,大通全球慈善基金会,Surdna基金会,Kresge基金会和新奥尔良基金会为项目的运营提供支持。改造项目与当地政府亦有合作协议,路易斯安那州财政基金会筹款,并帮助组建了一个独立的运营团队——Ujamaa经济发展集团,负责管理克莱伯恩走廊文化创新区的日常运营。而街边商业市场计划于2019年初开始建设,于同年秋季完成。

此外,社区组织工作很早就开始了,并将在试行阶段的施工结束后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居民们将一同为了克莱伯恩走廊的未来努力,共享未来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机遇,避免大量常住居民流离失所——这是社区投资改造的过程中常见的问题。

一、街区改造的十年计划

混凝土柱彩绘中所描绘的历史和文化对从小生长在第7区的Asali DeVan Ecclesiastes而言毫不陌生。如今,她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克莱伯恩大道,大道下的混凝土森林将她童年记忆中的社区一切为二。她认为,是艺术,游行和节日让这座桥成为了周围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每个在周日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空间对于社区的意义。我们只是通过我们的足迹,音乐和艺术来找回这种意义罢了。”DeVan Ecclesiastes这样说道。她是新总体规划制定和实施的关键人物,最初作为克莱伯恩走廊的城市项目经理参与改造,现任新奥尔良商业联盟邻里发展中心主任。

她说:“我们已经重新拥有了克莱伯恩走廊,而现在我们正努力做的,是通过改造项目使它重获新生。

多年来对地区历史的研究告诉DeVan Ecclesiastes,重建克莱伯恩大道的计划甚至可以追溯到40年前。一切源于1976年由克莱伯恩大道设计团队进行的一项名为I-10公路用途的研究,这份报告对改造工程有重要意义。当时的团队成员包括著名非洲裔美国领导人Rudy Lombard和Cliff James,他们是Tambourine和Fan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当时这些邻里教育和文化团体中许多成员都是孩子,团队曾向市政厅提出改造克莱伯恩大道的建议。

图三、克莱伯恩走廊地图 (图源: Esri)

在报告的导言部分中,著名作家Lombard这样写道:“我们的城市不再是家。它们太大,太分裂,我们的人情无处安放。”他认为高速公路的建造破坏了社区的完整,人们被学校或各自的工作岗位分隔,“城市中人是孤立的,与他们所处的社区或他们未来的生活毫无联系。

与DeVan Ecclesiastes一样,Lombard同样认为,一切拆分街区的空间改造都应当被谨慎对待,使人们重新认识到城市所代表的最基本的概念——当人们意识到集聚生活可以为自己带来额外的经济和文化效益时,他们第一次理解了城市的意义。伦巴德写道,在理想状态下,城市在以汽车为中心的结构下,应该为自行车,步行留出空间,以促进人际互动和合作,使城市居民得以真正享受生活。

二、拆?不拆?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过后,关于复兴商业走廊的讨论十分激烈。当时,拆除大道上方的州际公路再次被提上议程,甚至一度成为板上钉钉的决定。

新奥尔良灾后重建草案中曾提出拆除克莱伯恩大道上方的10号州际公路段。而后,人们就是否拆除高架的问题持两种意见:守旧派认为高速公路是城市景观的疤痕,建议拆除;而发展派将其视为地产开发的机遇,希望保留。

国会议员,密尔沃基市前市长约翰·诺奎斯特倡导新城市主义,他认为拆除高架是明智的选择。因此任职期间,他下令拆除了市内的一段高架公路。

Norquist的团队在2010年的报告中简述了高速公路应该被拆除的原因:“数据和分析表明,在克莱伯恩地区建造高速公路并不必要”。调查中,国家交通部门的数据显示,克莱伯恩地区的高架路段基本只作城区间通勤用,单程行车路程平均只有1.6英里。

对于当时的城市规划者而言,高架拆除计划似乎预示着一种胜利。2010年秋季,美国交通部和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联合向新奥尔良市拨款200万美元,用于解决克莱伯恩走廊问题,其目标是“使被高架公路分隔的社区重新联结”。直到今天,一些居民也觉得自己被排除在整个改造过程之外,因为设计和执行的权力从始至终都掌握在城市最有权力的部门手中。

2011年12月,新城市主义委员会就相关议题召开论坛。论坛上,新奥尔良市议会议员Kristin Gisleson Palmer回忆起她的童年生活:“我只记得父母开车载我,转到克莱伯恩街的时候,阳光瞬间不见踪影。小时候的我只觉得‘真是太可怕了’,”Gisleson Palmer说道:“而且我认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所有人走在克莱伯恩街时都会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由这座冰冷而庞大的高架瞬间触发的情绪。”

Gisleson Palmer称,她曾以为高架无法拆除已成定局,直到卡特里娜飓风过后,高架拆迁作为城市重建的环节被提上日程,事情才出现转机。“在一些情况下,比如在克莱伯恩大道的例子中,拆除是重建的第一步。”当她了解到当地居民无法就高架拆迁问题统一意见时,她选择加入支持拆迁的阵营。

2010年,联邦政府投资计划曾召集居民和利益相关者多次会面,持续近一年。58岁的Ed Buckner住在Elysian Fields 大道附近,他作为居民代表出席了研讨会和规划会议,他的房子是社会救助机构Big7、Pleasure俱乐部以及黑面具印第安狂欢节(Black Masking Indian)时青少年组织赤焰猎人的活动基地。Buckner说,一些人自发来参加会议,希望能克莱伯恩能够昨日重现。“他们的计划是拆掉高架,重新种上树。”但他认为大道两旁的黑人企业和曾经的商业走廊永远不可能再次如从前般辉煌。

三、它也许不美,但它属于我们

即使在高速公路建成之后,Buckner和其他一群人依然努力延续着克莱伯恩地区文化的蓬勃发展。

“它也许算不上美丽,但至少它属于我们。”Buckner解释,推土机刚离开,周围居民们又聚集在克莱伯恩大道周围,似乎完全不被丑陋的混凝土和钢铁扫了兴致。老人依然玩着多米诺骨牌。音乐再次奏起。戴着黑色面具的印第安人身着饰有鲜艳的羽毛和繁复的串珠的外套,击打手鼓,高声吟唱。人们聚在一起聊天,欢闹或跳舞。常有人把卡车停在路旁卡车,排上一排烤架,卖热腾腾的香肠和汉堡。

Saloy对规划会议汇编数据中所预测的高速公路拆除后克莱伯恩路面交通状况并不满意。在她的设想中,拆除高架后,城市内一万辆车的交通负担将全部由路面承担,这会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再加上货车、卡车,城市街道将水泄不通。同时,经济方面的数据更令人担忧,Saloy指出,相似案例中,城市内的住房成本在高速公路被拆除,改为绿地或商业用地后,将指数增长。

DeVan Ecclesiastes认为,几英里以外的圣罗可市场(St. Roch Market)的案例或许可以给予规划者些许启发:卡特里娜飓风过后,圣罗可市场受损被迫关闭,2014年,它重新营业并转型为高档食品市场,附近房产税大幅增加,甚至达到了先前的两倍。

这些讨论的结果记录在“克莱伯恩社区活化”研究报告中,该研究报告发布于2010年规划研讨会后。该报告中包含了多个改造愿景,讨论包括了保留高架和拆除高架两种情况。

最终,“克莱伯恩社区活化”计划历经一系列调查,专家组讨论和公众听证会,却依然没有在拆除高架的问题上达成共识。相反,当地居民宁愿继续忍受高悬空中的庞大立交,也不愿意投资者涌入,使自己或周围邻居流离失所。“高架拆除,街区自然会升级。这里必然会建起新的东西,但恐怕依然不是为我们而建。”Saloy说。

拆除高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在一些反对者看来,约三亿美元的改造成本过于高昂,这笔巨额资金包括桥梁结构的拆迁费用以及重新布设城市交通的支出。他们更愿意这笔改造费被用于现有社区的建设,以保障社区内工作机会,交通组织以及抗洪防灾工作的稳定。

DeVan Ecclesiastes说:“拆或不拆,大家的意见可能是50对50;但百分之百的人都同意我们需要更好的工作; 百分之百的人都同意我们面临着环境问题; 百分之百的人都表示希望能留在这个属于我们的社区里。”

四、保障住房,优化改造,守护文化

只有改变克莱伯恩走廊沿线的街区长期以来缺乏投资和经济机会的状况,才能留住现有住民。数据中心一项研究指出,黑人占新奥尔良市人口的多数,城市中36%的企业为其他族裔所有,而这些企业在2012年的商业收入仅占全市收入的2%。

克莱伯恩走廊文化创新区规划涵盖多个方面,除了创造就业机会外,还为当地居民提供金融培训,技术援助等帮助和支持,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在相关领域工作的经验丰富的商业人士为年轻的企业家们提供专业的知识和建议。例如,新奥尔良大学(UNO)开设关于社区经济发展的奖学金课程,为社区企业家提供向潜在投资者展示其商业计划的机会。

规划中还包括改善公共卫生和交通状况的提案,主要包括医疗系统外的卫生服务人员和一种名为“流通车”的小型代步车系统组成,这种代步车可以为就诊居民提供接送服务。

至于居民提出的雨天积水问题,规划提出了一套街道排水系统更新方案。包括发展生物群落,池塘等水域管控和种植橡树、柏树等作防洪林。值得注意的是,规划中还包括一套新的排水系统,这套系统每年能够将多达200万加仑的疏导到运河中 ——这能够避免在热带雨季时,大量雨水从州际公路上倾泻,防止周围居民区域被水淹的现象发生。

规划同时倡议为当地儿童提供更多游戏和学习的空间,并希望通过一系列拟议政策解决住房问题,在社区内建立创新的裁决财产机制。城市将把那些拖欠税务的房产汇集给指定的非营利性开发商,而不是向私人购买者或高级地产开发商拍卖这些房产。最终这些房产将作为经济适用房的补充。

文化保护是关键,渗透于克莱伯恩大道改造计划的每个部分中。

“最重要的是将人们留在这里。” DeVan Ecclesiastes说。她认为,新奥尔良黑人社区的独特文化是创新和创造发展机会的关键。长期以来,当地独特的文化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制作人,艺术家,音乐家,美食家和游客。

Saloy说,关键是要保证这些新奥尔良文化的创造者能够从自己的才能中受益。“我们的文化是属于我们宝藏,不应该成为吸引游客的把戏。”近年来,黑面具印第安合作组织等机构相继成立,旨在为当地音乐家和艺术家提供支持,而其他一些企业将帮助他们进入更广阔的市场。

独特的文化为当地吸引了大量外部资金,从而带来许多经济效益。依DeVan Ecclesiastes所见,除了吸引外来游客,为当地的艺术家,表演者,餐馆和酒店经营者带来收入,当地文化还可以吸引新的投资者和开发商——他们或许会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想法。

五、住房问题迫在眉睫

图四、查普曼(Chapman)一家的房子

60岁的Demetrius Chapman 1976年用在儿童看护中心工作攒下的积蓄买下了自己的房子。从她家的门廊可以望见三个街区外的克莱伯恩高架。“我和我的家人一直住在这里”她说。

除了已故的母亲,查普曼家族的兄弟姐妹,表兄弟,侄女和侄子多年来一直一起住在Demetrius的房子里。他们在附近的餐厅,学校和俱乐部工作。同时,一家人帮助印第安黑面具活动缝制服装,协助运营社会救助机构和娱乐中心,并且加入了当地的爵士乐队。

查普曼家族对当地文化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但他们大部分的工作属于底红字的旅游经济产业,这些文化工作无法给他们带来很高的经济收入。“我们中的一些人承载着我们的文化,使它为人们所知,但他们大多所属的服务行业或文化演出行业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实际的收入,因此这些行业发展前景并不乐观。”DeVan Ecclesiastes说。几年前,为了负担上涨的税收,查普曼家族开始经营自家厨房卖起晚餐:一份售价10美元的套餐包括炸鱼,青椒,土豆沙拉,青豆,白面包和布朗尼。

查普曼一家不得不通过这种方式增加收入以应对当地社区环境的迅速变化。Tremé区位于靠近密西西比河的一侧的法国区,许多当地居民开始做起民宿的生意。在过去,代际家庭在Tremé区十分普遍,但如今像查普曼这样壮大的同居家族已经很稀有了。

“随便在这里问个居民,他们都会告诉你,'那些人永远在那里'” Demetrius说。

随着社区的升级,财产税上涨,越来越多投资者涌入,守护自己的家对查普曼和她的邻居们来说并非易事。

去年,负责监察城市历史街区外部建筑的历史街区地标委员会(HDLC)对查普曼家“忽视拆迁”的行为发出书面警告,这意味着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认为,如果再不进行维修,整栋建筑可能会因老化而发生危险。这份通知使查普曼家族陷入了担忧之中,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失去自己的家。

虽然现在HDLC已经同意延期拆改。但查理曼和她的家人仍然为此感到烦恼。“忽视拆迁”的警告发出意味着委员会可以对财产所有者按日征收罚款。如果罚款未支付且住户未按照HDLC标准完成拆迁或改造,委员会有权聘请承包商完成相关工作并对房屋持留置权,以抵消罚款和修理费用。

DeVan Ecclesiastes认为,要保护克莱伯恩大道沿线文化,就必须要将当地的居民留在他们的社区中。她正在与新奥尔良住房组织等社区合作伙伴以及该市的执法部门合作,希望制定并实施更完善的方案来避免居民流离失所。对此,她很谨慎,每当听到类似情况时,她都会前去参加听证会并致电了解情况。“这就像在缝一件精巧的印第安狂欢节服装,你必须留意每一个小珠子,并且需要耐心和毅力。”DeVan Ecclesiastes说。

无数家庭在这之中挣扎的辛酸故事支持着DeVan坚持这样做。十年前,母亲Gloria Chapman去世后,Demetrius常常从厨房的后窗探出头向外望。她说:“我母亲将附近的每个孩子都视作自己的孩子。”

每当母亲做好饭,她和其他家庭成员喜欢在屋子的门廊中休息,门廊由可以转动的柱子支撑,顶部装饰着精致的木雕。

今天,家人依然常常在自家门廊中休息。周围的邻居告诉自己的孩子从查普曼家前的路回家,因为总会有人坐在门廊里照看路过的孩子。“如果我们不在门廊里,我们也会打开门看着街道,” Demetrius。

这间漂亮的,带门廊的橙褐色双层建筑在当地很有名,甚至已成为当地的文化象征。它正对着Ursulines 大街,35年来,每到11月俱乐部年度游行的时候,这里都是当地苏丹社会救助组织和娱乐中心的游行第一站。人们聚在一起,铜管乐队演奏高声演奏,俱乐部成员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在门前的台阶上和宽阔的门廊中舞蹈。

但在去年,查普曼一家非常遗憾地通知俱乐部成员,门廊年久失修,白蚁啃食木质梁柱,在门廊里跳舞变得危险。俱乐部将此处作为游行第一站。但出于安全的考量,查普曼家人在门廊的立柱之间拉起黄色胶带,避免他人进入。

HDLC发出的警告中,查普曼家房子最大的几个安全隐患均位于门廊。但是,从事的服务性质的工作的一家人工资都不高,不足以负担被白蚁啃食的栏杆,地板和梁的修复费用,更无法满足HDLC所要求的工艺和建材。

通知中解释该警告源于一位匿名“住户”的投诉。查普曼一家认为是附近的地产开发商在搞鬼—— 在他们收到这份通知前不久,他们曾看到当地的房地产投资者站在街角,拍下他们家的照片。

“这种情况时常发生,”DeVan Ecclesiastes说:“开发商看上了你的房子,他们就打电话给HDLC或其他执法机构举报你,不出几天,你的房子就会出现在(城市仲裁的)拍卖清单上。”

在政府通知下达后不久,房地产经纪人在查普曼家的门前留下一张纸条,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出售房子。现年60岁的Larry Bruce自1992年与Valerie Chapman结婚以来一直住在这房子里。布鲁斯说:“我告诉他,这是我的家,不外售。我们要将他留给子孙后代。”

六、改变正在发生

DeVan Ecclesiastes很喜欢一则短篇故事:一个想象的小中,白人期初占领了山上的土地,几代后开始逐渐向海滨转移。黑人则生活在“底部地区” ,也就是那些白人不喜欢的区域——一开始,黑人生活在海滩上,然后被迫到山上,最后又被赶回海滩,把山地让给他们富裕的,又突发奇想希望住到海滩边的白人邻居。

“这就是美国黑人社区的故事,”在她看来,这个故事就是克莱伯恩的历史。“但对我们来说,故事的下一章仍在撰写,”她说:“我相信这次的结局会是圆满的。”

图五、维吉诺拉小站中,Simba Marvin正在售卖新鲜果汁

今年早些时候,在奥尔良大道交叉口附近的高架柱子和梁被画上了新的画,预示着未来这里将发生的全新改变。穿过这片涂鸦,北克莱伯恩与新的拉斐特绿道(Lafitte Greenway)相交的地方的景象,或许是未来克莱伯恩大道的缩影和预告。在那里,色彩鲜艳的集装箱被改造为一家名叫维吉诺拉(Veggie Nola)的小吃摊,售卖Bissap Breeze牌新鲜果汁和点心小吃,以及提前制作的沙拉和食物。维吉诺拉是当地一家餐饮公司,由新奥尔良市的音乐家和草药学家Tyrone Henry所有,他另持有一家成功的茶饮公司Bissap Breeze。

对于在这个地区长大的Henry来说,这个刚刚起步的生意是他梦想的一部分。按照他的计划,不久后,其他社区企业家将一起加入他的“集装箱计划”,这其中也包括他的同事Gary Netter,他们将合作一同打造这片 “Backatown Plaza”(意为回乡广场)。

除了销售健康的食物外,Henry将发起一项名为Next To Eat的服务,保障这片商业区的电力供应和管道等基础设施,一旦成功,他的同事Netter就能够在广场中搭起厨房等烹饪设备,使餐厅、小卖部等商业形式在此处成为可能。到那时,Henry便可以在此处贩卖由维吉诺拉公司生产的各类食物。

光顾小摊的有的是从离开过这座城市的居民,有的是环游世界旅途中路过此地的游客。Henry很享受与顾客们的交谈:“ 我们的社区就像一棵树,一棵长在桥下的,不断从周围汲取养分的树。”

在Smallwood看来,这间集装箱小摊是克莱伯恩地区未来发展的一个缩影。我们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高架已经建起,消失的树林不会再回来。所以我们应该利用好周围居民的智慧和才能,应该问问生活在这里的人:'你的梦想是什么?你可以在这里实现你的梦想吗?'”

新中国成立70周年

National Da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编辑 | 众山小

排版 | 众山小

2014-2019 © 转载请注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