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一线治疗总生存数据公布,创历史记录!

原标题:奥希替尼一线治疗总生存数据公布,创历史记录!

文| 菠萝

这几天,欧洲肿瘤学协会年会(ESMO)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多项重磅研究数据首次被公布。昨天,我看到了万众期待的三代EGFR靶向药物奥希替尼(商品名:泰瑞沙),用于一线肺癌治疗的总生存数据!

2019年8月9号,阿斯利康公司已经提前宣布奥希替尼的一线治疗试验取得了成功,比起一代靶向药,显著延长了患者生存期。我们一直在等待详细结果,这次终于看到了:

一线使用奥希替尼,患者中位生存时间达到38.6个月。试验中的对照组,使用一代靶向药(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的患者,中位生存时间为31.8个月。

历史上,使用一代靶向药的中位生存期是20~30个月,而最近二代药达克替尼创造了34.1个月的新纪录。这次奥希替尼再次打破这个记录!

奥希替尼的优势从另一个数据也能看出来:在这个临床试验进行到3年的时候,奥希替尼还有28%的患者在继续接受治疗,而对照组只剩下了9%。

下图展示了EGFR各种靶向药在肺癌一线治疗的临床试验数据(注意,各个研究入组患者并不完全相同,不能直接互相比较)。

奥希替尼不仅创造了史上单药最长的总生存记录,也创造了最长的无进展生存记录,18.9个月。

其实早在2018年初,根据其它优异数据(中位无进展生存,中位持续缓解时间等),美国FDA已经批准了奥希替尼用于EGFR敏感突变肺癌的一线治疗。就在上个月,中国也批准了同样的适应症。(扩展阅读:重磅!奥希替尼(泰瑞沙)终于在中国获批一线用药!

在最新的2019版NCCN指南中,奥希替尼也获得一线治疗的优先(preferred)推荐,这是该指南历史上第一次出现EGFR靶向药物的优先推荐。随后,奥希替尼又相继被欧洲ESMO指南,亚太肺癌指南和日本肺癌指南列为一线治疗推荐。

这次数据对巩固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地位非常重要,因为延长总生存期,是判断抗癌药好坏的黄金标准。

对中国肺癌患者而言,奥希替尼并不陌生。甚至在它2017年3月正式在中国大陆上市之前,患者就已经非常熟悉它以前的小名:AZD9291。

它是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用于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治疗。中国有近一半的晚期腺癌患者都携带EGFR基因突变。

最开始,奥希替尼是作为EGFR基因敏感突变患者的“二线治疗”,也就是患者使用一代靶向药(比如吉非替尼,埃克替尼)耐药后使用。患者对于一代药物耐药有多种原因,其中一半左右是由于出现了EGFR基因的T790M新突变,对于这些人,使用奥希替尼效果很好,远超化疗,因此成为医生和患者最重要的武器。(扩展阅读:肺癌新药泰瑞沙,凭啥以火箭速度在中国上市?)

很快,专家就开始探讨一线使用奥希替尼的可能性。

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理论上讲,奥希替尼可以做一代靶向药能做的所有事情,而且还有抑制T790M突变,突破血脑屏障等新功能。因此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有潜在优势:

  • 可能延缓耐药,因为能一开始就抑制T790M突变发生。
  • 可能治疗脑转患者,因为药物能更好地进入大脑。

除此之外,用于一线治疗还有个优势,就是让更多患者获益,无论是科研价值,还是商业价值都很大。

无论是临床试验中,还是真实世界研究,都发现超过75%的EGFR突变肺癌患者,在对一代药物耐药后根本用不上三代药物!真正能二线治疗中从奥希替尼获益的肺癌患者比例远比想象的少。

为啥呢?

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因为身体状态不好等不到二线,可能是耐药后没有发生T790M突变,也可能有T790M突变,但检测中没有测出来,等等。

一线使用奥希替尼,患者状态更好,而且不需要测T790M突变,因此大大增加了适用患者的数量。

看起来特别好,但以前很多专家对于把奥希替尼用于一线,还是非常犹豫,甚至抵触的。因为他们担心这样并不能延长患者寿命。

对于初诊的患者,比较的不是一代和三代,而是下面两个方案:

  • 先用一代(或二代),耐药后用三代或其它药物。
  • 直接用三代,耐药后用其它药物。

一代药物使用后,耐药后有用三代药的可能,因此患者生存期应该是“一代+三代”效果的叠加。但如果一来就用三代药,能比“一代+三代”生存期更长么?

这是非常合理的顾虑。而这次公布的数据,极大地打消了大家的这个顾虑。

因为这次的对照组患者,如果出现耐药,而且有T790M突变,是可以使用三代药物的。这就和真实世界中的情况一样。

因此,这次比较的其实就是一线“三代药” vs “一代药+三代药”。

结果显示,一线使用奥希替尼确实显著降低了死亡风险。

总之,好药不一定要留到最后用,就像热菜不一定留到最后吃。随着奥希替尼总生存数据公布,现在最重要的两个科学问题是:

1:三代药耐药后,如何选择最合适的药物?

2:二代+三代的贯穿治疗生存期如何?能否超过三代?

这俩都是目前最热门的研究方向。对于三代耐药后的治疗,已经有一些初步数据,看起来,化疗、靶向药、免疫药都会有用武之地。

而先用二代,再用三代的治疗方法,正在研究中,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目前在中国,有EGFR基因敏感突变的肺癌患者至少有六个药物可以选:一代的吉非替尼、埃克替尼、厄洛替尼,二代的阿法替尼、达克替尼,和三代的奥希替尼。

随着奥希替尼这次数据的公布,我相信很多医生会优先推荐三代药物,尤其是有脑转或一开始就有T790M突变的患者。

但我相信,在很长时间内,中国都会是多个药物共存的情况。

药物选择是个非常复杂的决定,需要综合考虑疗效、副作用、经济、医保等各种因素。比如,一代靶向药早已进入医保,无论原研还是仿制药都非常便宜,期待未来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能进入医保,让更多患者得到生存获益。

1. Costa C et al., Clin Cancer Res. 2014;20(7):2001-10.

2. Wu YL et al., ENSURE study. Ann Oncol. 2015;26(9):1883-9.

3. Jin-Ji Yang et al., IASLC Presentation, 2015.

4. Chen G et al., Ann Oncol. 2013;24(6):1615-22.

5. Fukuoka M et al., J Clin Oncol. 2011;29(21):2866-74.

6. Han JY et al., J Clin Oncol. 2012;30(10):1122-8.

7. Tetsuya Mitsudomi et al., Lancet Oncol 2010;11:121–28.

8. Maemondo M et al., N Engl J Med. 2010;362(25):2380-8.

9. Keunchil Park et al., Lancet Oncol 2016;17(5):577-89.

10. Sequist LV et al., J Clin Oncol. 2013;31(27):3327-34.

11. Yi-Long Wu et al., Lancet Oncol 2014;1-10.

12. Tony Mok , et al. ASCO 2017 Abstract No. LBA9007

13. Soria JC, et al. N Engl J Med. 2018 Jan 11;378(2):113-125.

_________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