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韩城追司马

原标题: 北上韩城追司马

文/果老

韩城是陕西中部偏东北方向的一个县级市,以富产煤炭而著称。后来提升了半级,高于县区的处级,又低于设区市的厅级,有些方面的工作属于渭南市管辖,有些方面的工作则由省上直接管理。因此,它的地位和处境就比较特殊一些。我大体算了一下,自1998年去韩城考察参观以后,总共去过九次。包括与单位同事一起去开会学习;带本科生进行教学实习参观;陪同韩国教授学术考察;参加全省相关会议;到市慈善协会考察调研。因此,我对这个小城市就有了比较多一些的了解。

我的学科背景是历史学,因此在我的眼里,韩城第一个可以向世界展示的就是历史学之父司马迁的祠墓。司马迁所著《史记》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又是一部历史散文集,记载了上自炎黄二帝下至汉武帝的三千年历史。先秦秦汉的历史大都经由《史记》的记载而得以流传下来获得以确认。在大学的文史专业,都要开设研究《史记》的课程,或者与《史记》相关的文史类课程。我先后多次前往司马迁的祠墓瞻仰缅怀,我是历史学的学生,司马迁是历史学的鼻祖,那我就必须向司马迁的画像和祠墓深深地鞠躬,以表达对“历史学之父”的敬仰。毛主席在他的光辉著作《为人民服务》里提到:“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毛主席的著作影响力非常大,中国老百姓上至耄耋老人下到黄口小儿,对此无不熟稔在心。所以,司马迁和《史记》对当代中国人而言,知名度还是非常之大。

我参观过韩城的文庙。这是一座保存完好的元代建筑,虽经元明清历代修缮维护,但庙宇的整体结构和形状基本保持原样,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韩城文庙里有33棵历史悠久的柏树,这些柏树至今仍然枝繁叶茂,傲然挺立。值得一提的是,在文庙的二进院中,有一株据说距今大约1500年前种植的古柏,虽历经上千年的风雨雷电与世事变迁,却依然生机勃勃、老而不朽。令人叹为观止的是,犹如人之五指的古柏枝干上,自然形成了五个动物的形象,被当地人寓为“五子登科”之意。省内外、国内外的游客们前来文庙游览观光,都要在这棵古柏面前祭拜祈福。还有人带着孩子前来观光,祈求学业顺利,金榜题名。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善良的人对未来美好生活和锦绣前程的热切期待,真的无可非议。

在韩城考察,还有一个应当前往的去处,就是远近闻名的党家村。驱车向韩城东北方向大约八九公里,就是党家村。听讲解员介绍,村子里的古建筑村落距今已经超过了600年,党家村现在被列为“陕西省历史文化保护村”。其中有100多座“四合院”和保存完整的城堡、暗道、风水塔、贞节牌坊、家祠、哨楼等建筑。不仅如此,还有保存相对完好的族谱、家谱以及该村的村史,有的专家把党家村称为“东方人类传统民居的活化石”。我到党家村大概去过五六次,每次去都会有不同的观察,有不同的收获。我有位专门研究区域经济与文化习俗的同事,更是把党家村的建筑和史传文献作为难得的珍贵资料,写出并发表了有很高质量且影响较大的学术论文与专著。

我还清楚记得,在某次全省慈善组织经验交流大会上,韩城市市委书记在致辞时非常肯定地说:一定要把韩城建设成大爱之城、慈善之都。这是颇有远见的社会治理理念。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社会文明和文化繁荣,最后都要落在一点上,那就是社会公平正义、人民安居乐业。总书记说过,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记得,在某次考察韩城市慈善协会的具体工作以后,我归纳总结了这样几个亮点:感恩教育新领域、志愿服务新创举、募集善款新举措、媒体传播新途径、老年大学新形式、儿童之家新变化。

有道是:北上韩城追司马,史家绝唱论古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