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在“编制”里哭,不在私企里笑:我们可以批评“年轻人贪安逸”么?

原标题:宁在“编制”里哭,不在私企里笑:我们可以批评“年轻人贪安逸”么?

近日,一篇广为流传的媒体报道,让“没有编制,你什么都不是”成了议论的焦点。

文章说,有些大学生毕业后最大的人生规划就是“吃上公家饭”,为此有人考了9次公务员,有人花了20万“打通关系”,有人放弃民企的高薪,有人争破头只为一个扫大街的事业编制。这些人坚信,“没有编制,你什么也不是”。

比如几年前,哈尔滨市招聘457个清洁工,引来1万余人报名,其中近3千人拥有本科学历,25人拥有统招硕士研究生学历。“事业编制”是他们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

不爱高薪爱稳定

年轻人缺少闯荡冒险精神,却一味地为了编制贪图安稳,这成了舆论批评的重点。

虽然改革一直在持续,但体制内工作仍被奉为“铁饭碗”,在三四线城市尤其如此。

AllenGe1998

为什么有编制的饭碗这么铁?在单位里,政绩考评不会让你丢了饭碗,只会让你慢慢晋升

多年前的国有企业倒闭潮,也加深了一些人“企业不靠谱”的印象。

在腾讯“大家”,专栏作家“尼德罗”写道,

1983年,沈阳防爆器械厂成为新中国第一家宣告破产的国企,宣布当天,一些员工止不住悲伤开始嚎啕,大喊:“厂子没有了,我们该怎么活啊?”

他说:

30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模式并没有消失,那些热爱编制的年轻人,他们与当年经历国企破产的工人拥有相同的思维:没有编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相关调查结果也显示,公务员对报考者的吸引力,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分别为“稳定”和“有保障”,薪资待遇和工作条件倒在其次。

而民营企业的种种不“规范”,间接地促成了年轻人对编制的偏爱。

沈工大王潔岩

民营企业,尤其是小企业没有保障,这种(看不起非编制工作的)观念才会根深蒂固。

涵与书凝

很多私企不买五险一金,合同一年一签,死工资没任何补助福利,任意加班安排,老百姓被坑多了自然不会去。私企如果做得好,谁不去?

《中国青年报》也指出,在一些县城里,全城工资最高的工种,全部集中在体制内,事业编收入虽然只有小几千元,但在私企要想拿到同样的收入,付出的艰辛远远超过在体制内。

“趋利避害”的无奈选择

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追求编制,只因年轻人太偷懒?这么说也许并不客观。有时候,这可能是他们的无奈之选。

毕竟在一些地区,民营企业活力不足,这怨不得年轻人。

新媒田宇

从就业的选择上来看,民营企业发展缓慢,特别强的少;想进国企,门槛太高,轻易也不招几个人;最后,只能把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岗位当作首选。客观地说,这类岗位,虽然没什么大发展,但是风险较低,算是优化选择。

在一些资源密集型城市,职业种类单一,也容易出现年轻人向体制靠拢的现象。

紧张害怕慌

黑龙江很多城市都是资源型城市,资源一旦枯竭,经济也就下滑。

吉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田毅鹏教授说:

就国有企业而言,虽然建国以来几乎所有的国有企业普遍采取了单位制,但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和空间条件,使得单位体制的诸要素在东北老工业基地出现得最早,贯彻得最为彻底,持续时间最长,其内在结构也更为单一,消解过程也自然非常缓慢,形成了一种别具特色的‘典型单位制’。

“国际在线”更是指出了其中趋利避害的逻辑链,认为年轻人拥抱编制并不是件坏事

社会学常识告诉我们,人的选择大多是以利益最大化为基本出发点的,几百个清洁工的岗位引来一万多名大学生报考,这其中的好处大家都是看得见的,因为有编制,编制的好处就是旱涝保收。而大学生们之所以选择旱涝保收的低薪事业编工作,是因为周围的创业环境和民企经济发展较弱,既没有高薪也没有稳定的岗位,这个时候选择投向体制内谋求稳定,无可厚非。

有编制啥都行?这是病得治!

的确,一些年轻人追求编制只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然而,当大批年轻人挤破头皮想进入体制内,就应该考虑到更深层的社会原因。

XJ老吴

如果年轻人都把智慧盯在考编上,说明社会的发展方向和运行机制有问题。编制只是一个管理功能,不能直接创造价值,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应该是科技和百花竞放的多种类行业。

要想扭转这一窘状,首先我们的社会要有更大的胸怀,容纳下年轻人的理想和抱负,甚至是失败。

“江浙沪淘宝青年可以不停尝试新的产品,创造新的需求,直到成功与市场对接;但在有的地方,错过编制可能意味着错过很多机会,放弃编制又意味着独自面对未知的未来。”《中国青年报》指出,在编制成为“香饽饽”的地方,年轻人的试错成本往往更高。“因此,编制给人以安全感,归根结底还在于市场不够强大,不足以在一次失败以后,为年轻人缓解社会和周边的压力,提供更多的尝试机会。”

市场要强大,一定离不开多元的产业结构,只有产业多元了,年轻人的就业机会才会多元。

东北爷们爱做饭

产业结构不合理是先天不足,软环境差是硬伤,融资难度大是制约,这些造成民营企业在夹缝中求生存。只有在官本位思想严重的地区,民营企业才会没有地位,自然也吸引不了年轻人。

更关键的是,年轻人自己要有危机意识。要知道,随着企事业单位的改革,“铁饭碗”迟早要生锈

美国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内特认为,在新经济企业中,稳定性的科层制度,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专栏作者张丰认为,按部就班熬日子混资历的人,很难获得成功。

他表示,历史已经无数次表明,那些仅仅为追求编制而奔波的人,在机构改革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容易失去编制的人。“他们以为牢牢抓在手中的未来,其实是一种赌博,同样前途未卜。一切坚固的东西都会烟消云散,编制也不例外。”

一个年轻人追求“有编制扫大街也行”的社会,是病态的。与其背靠编制苟且度日,不如趁早“自我革命”,毕竟,增强自我的竞争力才是响当当的王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