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国女性真实冻卵计划 已有女星参与其中

原标题:曝光中国女性真实冻卵计划 已有女星参与其中

作者:大声嚷嚷专题组

微信:大声嚷嚷啦啦啦(id:dissqueens)

冷冻卵子,又称雪藏卵子,即取母体健康时的卵子冷冻,阻止卵子随人体衰老,待想生育时取出冷冻的卵子使用即可。2012年世界上共有100多个冷冻卵婴儿。据生殖专家称44岁以上受孕率很低,25岁-35岁的女性成功率最高。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受孕率会越低。而冷冻卵子可备不时之需,还没有生育计划的女性,可以通过冷冻卵子的方式保存年轻状态下的卵子,到需要的时候可进行手术受孕。因为卵子在年轻状态下,受孕率也会高很多。这段话是对冻卵的定义,很多人也许还不知道冻卵到底是什么,但喜汪想说的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很多女孩子通过冻卵解决了很多人生的困境。今天的文章,希望每个女孩都能好好看看,希望给你的人生一点启发。

“也许在命运的牌局,在神灵们的威逼下,作为人类,其实还是有选择权的。”

“当更多的东西被保全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你所做选择的价值,在往后会得到证实。”

——由·得林洛斯《派的噬愿书》

2019年5月14日,香港女星阿Sa在出席活动时,自爆最近经常放假,已经做了冻卵:

“我刚刚进行了手术,所以不能这么辛劳,今天活动是几个月前接的,其实还是有点发福,腰粗了一圈。”

短时间内,#阿Sa冻卵#这样的话题迅速发酵,被推上热搜。

随之而来的,是评论区一片支持和理解的声音:

有人说:“有钱又独立自主的女性这样做很好!值得效仿,不要为了结婚而去结婚,遇到对的人哪怕年纪大了也可以结婚生娃。”

也有人说:“非常理解,为什么不理解呢?那是她的自由。如果换做我,也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多条后路,多个选择,那么也会少一份遗憾。”

听起来,“冻卵”这个早几年,还被人逃避甚至是抗拒的话题,已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人们悄然接受。

当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注重自我的感受,包括生育权在内的权利,就成了极为注重的需求。

我的一个朋友,今年35岁了还没结婚。

身边所有人都在问,你怎么还不着急结婚,你这几年要是再不生孩子,以后可就更难了。

但当我们得知她已经冻了卵之后,她笑着跟我们说了一段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话,她说:

“冻卵以后,你25岁没有遇到喜欢的人没关系;30岁还没结婚没关系;40岁离了婚还没孩子也没关系……因为直到你45岁遇见了喜欢的人,你依旧可以把你的卵子取出来然后一起去生一个你们爱的小孩。”

是的,对于所有选择冻卵的她们而言:

那个一直单身的女孩,在没遇到合适的人之前,因为可以不用错过最佳生育年龄;那个现在还不想生孩子的女人,可以因此去大胆的追求自己的事业。

那个被催婚催生孩子的姑娘,可以拥有决定自己人生节奏的权限;那个想晚一点结婚又害怕无法生育的女人,终于可以让自己的时间维度长一点,再长一点。

要知道,在全世界范围内,男女平等似乎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而在中国,上升至男女生育这件事上,不平等,也是老生常谈。

2018年7月《每日人物》发表了一篇叫《女人三十,能否用冻卵夺取人生自主权?》的文章,作者龚菁琦曾说:

“女人一生的卵子数恒定,像一串葡萄,每个月掉几颗,四五十岁掉完。男人在70岁时,2亿精子就算99%是坏的,也能用试管技术轻易找到那1%。”

“在这不平等下,女性似乎生来要忍受生育焦虑。有人会随便找一个人结婚,只因为生育大限已到。有人卵巢早衰,不得不忍受难以生育的歧视。

她们永远是为家庭牺牲的一方,女人大部分最后能接受捐卵,生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但男人大多不接受捐精。”

不可否认的是,人们总说“冻卵”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可在如今的大时代、大环境下,它看起来更像是女性将生命是否能紧紧握在手中的安全感。

豆瓣上关于“冻卵”的一个很火的帖子说:

“敢迈出第一步的姑娘,便已经意味着自己能够给自己的人生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更多更丰富的层次感。是的,你不用再焦虑自己被生育困扰而无法安放的人生。”

巧合的是,在这起新闻被曝光的同时,我们“冻卵”专题团队,正同样奔赴在去往美国的途中。

此行,我们正是要去落地真实的去接触冻卵。

是的,这些年,作为全国最大的新单身女性聚集地,我们始终致力于帮助每一位中国女性成长。

我们更希望,每一个女人无论是单身还是婚姻状态都能始终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和自由。

而当“冻卵”已经成为更多女性对于生命解放的可控渠道之一。

我们更愿意和你们一起去了解更不为人知的“冻卵”,一起去揭开这部战役持久的中国女性真实冻卵计划。

抵达洛杉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一点钟。

距离我们采访对象Snow(化名)手术开始还有两个小时。

早在一个月前,我们辗转在上海联系到她的时候,本以为她会对我们提出的要求感到无理,没想到,当我们说了我们的想法后,她却出乎意料的支持与配合。

她是上海一家五百强企业的女高管,当初从斯坦福毕业之后,就凭借过人的能力一路高歌猛进,她后来跟我们说到决定去冻卵的原因:

“女人的生育能力进入22岁以后,就是逐年下降的。”

“我更愿意在我生活质量满意的时候,再去生孩子。”

“我希望在未来准备备孕的时候,自己的卵子是精良的。”

……

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在医院见到了她。

往常总是打扮的无比精致的Snow,今天特意因为手术素颜出现,半个多月不见,因为打了促卵针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都圆润了不少。

促卵针

见了我们第一句,她看起来无比轻松:

“怎么样?现在的我是不是超级丑?”

同事笑着说:“得,还能开玩笑,看起来是一点都不紧张。”

很快,没等我们闲聊几句,就有护士过来通知她可以去换衣服进手术室,在和医生最后的商讨之下,允许我们团队有一个人可以同行。

这是五月最平凡不过的一天,洛杉矶的天气刚刚有所回暖。

躺在手术台上的Snow突然变得出奇的沉默,看得出来,她还是稍微有一些紧张。

而在麻药的针管插入她的身体之前,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朝医生问了句:

“What if it fails?”如果,失败会怎么样?

医生看了看我,“我们预计可以从你朋友的身体里取出10个数量的卵子,这非常好”他说。

我知道,这是洛杉矶最有名的冻卵医院之一,每年,这里都能接到来自全世界上万女性关于冻卵的咨询和手术。

第一步是预约医生、做完身体检查、定好方案。然后于女性月经期间第2~3天开始施打排卵针,平均打8到12天。打排卵针期间回诊2-3次,照超音波追踪卵泡。卵泡1.8公分-2公分成熟时,打破卵针。打破卵针后36小时内取卵。取出卵子后须在20分钟内急冻至零下196℃的液态氮桶内储存。

Snow扭头看了看我,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让我不要担心。

说实话,最开始,我们都无比佩服她这般敢想敢做。

因为冻卵似乎是女人能选择的不可多得的出路。

冷冻下的卵子,像是按下生育的暂停键。

而此刻,Snow,正在用她夺取人生的自主权,打败时间。

指针滴答作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昏迷的一个小时里,医生最终从她的身体里,拿出了11颗卵子。

手术成功了。

Snow和专属她的人生自由,又彼此共进了一步。

但我们知道,在那片大洋彼岸的热土上,和她一样的中国女性们,关于冻卵、关于自我、关于人生权利的意识,正在慢慢觉醒、有所认知。

“人怕的就是没有选择,跟我想不想要孩子没有关系。”

演员徐静蕾在2015年接受《人物》专访时,距离她做完冻卵手术,已经过去了两年。

两年前,因为朋友的建议,她第一次将目光转向冷冻卵子技术。

“孩子可以不生,但不妨试一试冷冻卵子,为自己多一个选择。”

说想就想,说做就做,她托关系,找到了洛杉矶有名的有关这方面的医生,首先做的第一项检查,就是测AMH值。

这是一项不但可以评估女性卵巢卵子量,还可以预估剩余几年时间的检查。

之前,根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导,女性卵巢里面一开始约有200万颗卵子,到了青春期此数字会下降到30万左右,而到了30岁,卵子数量就会剩下原本的10%,35岁之后,这个数据会下降为3%。

正常情况下,一个女人一辈子的排卵量,其实也只有400多颗。

这看起来,跟男性一生可射精5000次,每射精一次,就能产生上亿颗精子,即使到了七八十岁,也能从上亿精子中找到能用的一颗,有着从生下来,就极为不公平的性别差。

而此时,准备要做这项手术的徐静蕾,已经39岁了。

但是幸好,检查结果较为乐观,紧接着下一步,医生便给她安排了排卵针,当针扎进体内的那一刻起,为期半个月的促排卵,开始了。

查血、照B超,那两个周,徐静蕾的生活大多都是医院、家,两点一线,这看起来很麻烦,但徐静蕾知道,跟生孩子比起来,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后来她们都问她,躺在手术台上,被医生从卵巢取卵子的时候,疼吗?徐静蕾总是笑着回答,“没什么感觉,睡一觉,就结束了。”

那一次,医生从她的体内,取出了一共9颗卵子,它们被小心翼翼的存入了液氮中,形成了玻璃化的状态,冻结。

未来,它们在解冻之后的复苏率,达到90%以上。

彻底感受到生育自由的徐静蕾,兴奋了,她开始迫不及待地向身边人,推荐这种技术手段。

她深知,在当下女性开始意识到“自我”的重要性之下,“权利自由”这件事不应该是说说而已。

中国自古传统思想带给人们骨子里的观念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宗接代、繁衍子嗣”,把所有的生育压力,压倒性的给予女性,那些来自外界的压力、内心的折磨,一次又一次让她们在生活面前,进退两难。

可当每个女孩都在想自己的归宿就是结婚生孩子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不是真的想结婚?”“我们是不是真的想要一个孩子?”或者说,“当我们女性生孩子的时候,我们是为了什么?”

如果没有答案,不妨在没想好之前,先把握住自己可以有的选择。

所以后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演员,走上了冻卵之路,林志玲、钟欣潼、容祖儿、舒淇、陈乔恩、叶璇……

就连歌手郑秀文在一次采访中也是提到:“对还没确定生小孩的女性而言,冻卵真的是很好的方法。”

因为就像一个作家说的:

如果我们终将追寻专属于自我的权力,那一定是一种权利和义务对等的权利,是能够不再以性别作为限制的选择权。

而这一点,除去“职业特殊”的女演员,也包括普通人。

“让位工作与生活,孩子随时都能生”

后来,在采访过程中,孕途海外机构的医疗顾问告诉我们。

其实六七年前的时候,冻卵这件事并没有这么流行,更多的是辅助生殖治疗,更多的是听说。

2016年开始,因为明星的宣传,如徐静蕾、陈乔恩等,目前这两年的人就更多了,属于大幅度增长。

曾有相关数据统计,仅在去年,中国赴美冻卵的人数,同比上涨了400%。

而从2009年,到2012年美国生殖医学会(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ASRM)正式摘除冻卵技术的"试验性"标签,正式投入到临床,再到2018年:

在美国冻卵的女性,已经从475人上升到了78000人,增加了近乎160倍。

《纽约时报》曾为此报道:“近几年,一些女性更愿意选择效仿徐静蕾,到国外手术。”

在她们当中,大概60%左右是单身女性,也有一部分是同性恋,还有一部分是目前已结婚但不想要生孩子。

也有特殊的情况,比如有人做了小三,自己比较年轻,但是伴侣年纪比较大,所以准备先冷冻卵子,后续有可能做试管婴儿。

甚至还有十八线小明星,这些明星大多数人不认识,只是拍过一些小广告,一般他们会自己在家里打针,然后抽3天左右去美国。

而来自北京的罗莉(化名)就是这“国外冻卵之旅”之中的一员。

她今年32岁,是北京一家外企的销售主管,从毕业到如今,从月薪3k到年薪100W,她用了整整10年。

这10年里,她基本上没给自己放过什么假,每天都工作12小时以上,这导致她的经期持续性不稳定,对自己的生育能力,也开始日复一日的有所质疑。

曾看过一项数据称,女性在30岁前后的时候,将达到婚育焦虑的巅峰。

在此之前,她或许还只是注重“我想不想”“我愿不愿意”,但30岁过后,来自各方的压力,会让她感觉到切切实实的危机。

“所以,真的要随便找个人赶紧结婚吗?”

30岁的生日过后,她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看到身边的同龄人都已经相夫教子,回归家庭,都会去主动考虑这样的问题。

尤其在面对父母和亲戚的催婚压力之下,她开始越发的焦虑。

她还不是很想放弃的自己的工作,这是她事业的黄金期,她还不想跟这个每天投入到工作中就极为热情的自己说再见。

所以当婚育问题强行闯入生活和事业上升有所冲突的时候,她迷茫了。

直到,一次在跟客户的交谈中,聊到“冻卵”这个话题。

“为什么你不能自己去主导自己人生的先后顺序呢?”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促使我们学会要在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但是曾经,我们的父母普遍结婚早,二十几岁的年纪有的就已经有两个孩子,可放眼如今,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的不同,早已使我们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态上,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

一语惊醒梦中人,后来她分别去咨询了在美国卵子冷冻中心(EFC)和加州HRC生殖医院(HRC Fertility)在北京设立的办事处,一个月后,便飞往了美国。

验血、验尿、催卵、取卵,不到两周时间,她完成了于她而言,生命中为数不多重要的事,后来她形容从病床上走出来的那一刻:

“远比想象的轻松,焦虑没有了,负担也没有了,不用再顾忌年纪大了不敢远途出差、不论考量这份工作是不是太累了。”

“为L.G.B.T人群、单身女性提供生育服务,助您圆梦。”至今,她还记得这句标语。

所以,为什么如今北上广深的女人,现在都越来越追求自己的事业。

因为冻卵这件事情,真的可以让很多人解决一些焦虑的问题。

不至于让你急急忙忙去进入婚姻,不至于在最该打拼事业的时候去选择一个甚至自己都知道自己不爱的男人。

好多30岁左右的女人,不停的对自己说,不行不行,年龄到了,赶紧结婚。

可为什么如此焦虑呢?

很多没有经济压力,能够自己有超前的意识去做冻卵选择的人,其实活得非常的滋润。她们的幸福感来源于自己的安全感,中国的女性意识正在觉醒,尤其是超一线和一线城市里面的姑娘们,其实变得很独立了。

不过,就在很多人都以为,大多数女性之所以选择冻卵,是因为事业心太强的时候,还有这样一群女人,她们正在用行动告诉你,冻卵,很大一部分情况下,都是源于自己还未曾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共同组建家庭的男人,或者,无法信任眼前的伴侣。

耶鲁大学曾发表过一份研究,研究中显示,缺乏稳定的伴侣是女性选择冻卵的主要动机。

而来自英国莱斯特大学对冻卵女性走访调查,87%的女性在选择进行冻卵时并没有恋爱这一数据,肯定了这一项理论。

“我不提倡单身,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份保险”

就像另外一个被采访者Kelly(化名),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告诉我们,她其实并不提倡单身:

“因为我觉得任何人都是群居动物,每个人身边都需要要有人陪伴,不管这种陪伴来自于哪里。可能是来自于闺蜜,或者男朋友,或者老公,或者父母。”

她今年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年纪,按照她的话来说,其实这一路上并不缺要跟她结婚的人,但之所以最终还是选择冻卵,只是想着这件事对女性算是保险一样的存在。

在中国,我们见过有太多的女性,在对自己的伴侣并不满意的前提下,依旧会着急地要进入到婚姻,可能因为要去面对社会上的舆论,面对生育的压力。最后的结果都是草草结束自己的一生。

而用Kelly的话来说就是:

“我觉得在社会已经发达到这个程度的情况下,我们受益于这些科技带来的人类进步,女性是可以解放的。

就像我自己到了这个年龄,其实我没有很大的压力,因为我有很多种选择。我可以跟男朋友结婚,去生一个孩子;我可以觉得我很忙,我不想自己生孩子,那可以去找人代孕;或者我现在还不想定下来,那我可能先去冻卵。”

美国在辅助生育这块儿的技术非常的发达、成熟,有各种各样的服务项目。说句实话,只要有钱,基本上大概率的情况下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无论你是哪一种身份,不管任何一种情况,哪怕身体上有问题也没关系,只要有卵子,就可以去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Kelly在美国

要知道,人在有了保险的状态下其实是非常轻松的。

因为可以把时间的纬度拉得很漫长,所以紧随而至的幸福感和生活质量会有所提升,因为再也不至于说很匆忙的要去找你的人生伴侣,再也不需要在你还不确定的时候就定下来什么。

聊到最后,Kelly反问我们:

“一个女人,她在她35岁或者38岁事业很成功的情况下,是不是真的还很需要一个婚姻?”

答案是否定的。

一个女人,只要有了婚姻的枷锁,能做的事情就会变得比较局限,有可能就失去更多的选择。

一个已婚女人她可能觉得说我有婚姻了,那老公的意见要听一下,那我还能不能去碰我的事业了?或者婆家说,你已经结婚了,你应该马上生个孩子。

所以Kelly说她坚定的认为,要找一个自己相爱的人去结婚,要有足够的时间去遇到对的人。我们不用给自己设限,我们可以有这种自信的、独立的心态来安排自己的人生。

现代女性活在这个社会,真的是不容易。虽然也有很多的幸福感、成就感,但是真的不容易。尤其在中国,对女性的要求太高了,各种法律法规对女性的保护也并不完善,包括婚姻。

就好比所有人都让你成为超人妈妈,但可惜没有人生来为母则刚。

除非说你后面有个团队,帮你解决其他生活上的问题,一个女人才有可能兼顾一下。

不然的话,所谓台前风光,背后真的都是血泪史。然后老公还不能理解,说你怎么脾气变坏了,样子也变丑了。

而如果离婚,分分钟财产房产可能都跟你无关。

所以我们能够多一个选择,不过就是因为与其对一个投身在爱情婚姻这种事上,不如追求自己的愉悦,可能自己牛逼了,也就能遇到更好的男人。

后来她还跟我们讲了一个她身边人的故事。

一个上海姑娘,长得很漂亮,从二十几岁就嫁了一个所谓的富二代,家里有十几套房子,但是这个男生他的所有家产都写在父母名下,父母很精明。

他们觉得说没关系,你们要离就离。姑娘死死拽着这男人不肯离婚,她觉得我都已经跟你结婚了怎么能什么都拿不到,一直拖到35岁,把自己的人生都耗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

她也没有工作,也没有钱,也不具备让自己活得更好的能力。她老公后来基本上是不回家的,每个月给她8000块人民币,她变成了一个8000块的免费保姆,真是太可悲了。

所以,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能把人生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Kelly说她是一个意识比较超前的人,一个喜欢给自己安全感的人,作为一个女人,就是会缺乏安全感。

就像其实绝大部分的女人还是希望有一个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养儿防老的概念了,很多女人只是单纯的想要有一个孩子,想要陪着小孩走过一段人生的旅途。

孩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让人感觉到希望,而冻卵这件事情就会让人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幸福感。

“也许有一天自己真的结婚了,但那个时候我卵子还会在那里继续放着,让自己可以在四十几岁的时候再生个孩子。虽然不能完全比肩男性的那种生育年龄能力,但是会增加一些可能性,就会让人觉得底气好像足了很多。”

Kelly说,她的黄金年龄,还很漫长很漫长……

“如果我希望有孩子,我希望那是优良的”

同样来自北京的小楠(化名),是我目前见过已经去冻卵的女孩中,最年轻的一个,只有25岁,是就读国内某知名高校的研究生。

因为从小生活在离异家庭的环境中,加上自己经历了几段比较失败的爱情,让她基本对婚姻没有什么向往和渴求。

每每身边有给她介绍男朋友,她都一一回绝,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全国两亿单身,我一个人过的挺好的。”

想吃吃想喝喝,想去哪儿玩儿就去哪儿玩儿,赚钱都给自己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这种单身主义的日子,看起来实在太潇洒不过了。

直到去年,发生在她导师身上的一件事,让她突然有了焦虑感。

起因是,她的导师,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突然离婚了,听说,是因为结婚十几年,一直生不出孩子,做了七八次试管婴儿,都失败了。

婆婆和丈夫,虽说早些年没意见,可眼看着孩子,竭尽任何科学手段都了无希望,不得不把所有的怨气,一股脑的都撒到她的头上。

而她又能怎么办呢?医生已经很明确的告诉她,在她这样的年纪,再次排卵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小楠说,这件事带给她的触动很大,她不想结婚,更没考虑过生孩子。

“但是,万一后悔了呢?”她说。

“说不定,以后到了四五十岁的年纪,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也突然特别想拥有一个孩子来陪伴自己、延续自己的基因,但那个时候,自己的卵子已经并无用处,那岂不是一件难过的事情。”

所以,她开始慢慢跟家里人沟通有关于冻卵的事情。

出乎意料,她的母亲非常支持她。

其实后来我们采访这些女孩的过程中,发现绝大多数人的父母,在听到孩子做出这样的决定时,先是表示惊讶,但之后多数都会选择理解和支持。

就像小楠的妈妈,后来更是告诉她,就算以后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也没关系,想有一个孩子,就去优良的精子库里精挑细选,你也能拥有很聪明并且漂亮的孩子。

她感动于母亲如此开明的想法,没多久,便利用暑假时间去做了手术。

一个美国研究多年冻卵的博士朋友告诉我,他们这些年,接触过冻卵的女性不在少数,她们大多有着非常好的经济和精神独立。

甚至有一次,他们在去医院的时候,恰巧遇到了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女人,穿着非常干练,全程英语同他们交流,开口就是:“我要冷冻我的卵子。”

那个女人已经快四十岁了,他们都以为她还没结婚,看资料时才发现,她在表格中写的是已婚。

后来他们才知道,女人是瞒着丈夫来冻卵的。

“我只是不想和我的丈夫生育孩子,我或许会离婚。”

那天,她一口气签了50多页冻卵协议书,爽朗又干练。

看起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

十几颗卵子、一份协议,关于未来,我想要的,足够了。

“大数据时代下的冻卵,将是一部《中国女子冻卵图鉴》”

在我那一次结束美国的“冻卵”之行后,落地北京,朋友给我发来一条消息:

“你相信吗?在中国,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权利意识觉醒,冻卵将会拥有一个亿万级的用户市场。”

我知道她是认真的,我也相信这个数据,伴随着更多中介服务产业链的完善,总有一天会达标。

可能有人说,“冻卵”只属于中产阶级乃至以上的女性人群,才可以享有的选择。

毕竟,做一次这样的手术价格,是极其昂贵的。

甚至有人笑称它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后悔药。”

据了解,在美国,卵子采集和冷冻的花费平均大约在1~2万美金左右。冷冻费用另计,大约每年1~2千美金不等。

出境冻卵的费用,包括检查、手术、到保护一系列费用下来,大概是10W—20W人民币不等。且冷冻费每一年都必须要,一年也需要上万块钱的费用。

并且,在香港,冷冻卵子的期限是10年。美国的最长保存期限是55年。美国生殖中心平均解冻率是85%,成功率高的个别诊所号称可以达到98%的解冻率,解冻后的卵子与新鲜卵子有10%的差别。

因此后来,那位海外机构的医疗顾问还告诉我们:

大多数前来冻卵的女性经济条件还是比较好,工资比较高,因为冻卵经历整个过程,并且每一年都有冷冻卵子的费用,成本比较高,就算是相对便宜的泰国,价格平均也是6W左右。

普通的工薪阶级可能无法承受这个价格。但是一般女性超过28岁,卵巢的功能就会衰退,所以也有那些没有找到合适伴侣的,但是经济条件不是很好的女性过来冻卵。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冻卵”也并不是拥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任何手术有风险,冻卵也不例外,事实上,就算取了10个卵,但在受孕时,能够达成目标的可能性不过也就50%左右,甚至不到。

不过,关于这一点,我很喜欢网上看到的一段话:

“你买个包你愿意花两三万,还只用两三年你就不稀罕了,你花几个包的价钱,去给自己买一份可能是一辈子的生育保险,性价比明显后者比前者要高。”

“而成功的可能性是什么?就是有机会总比没有强!何况,是否能够成功,也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现在的重点是,你能留下几颗。”

在中国,我们非常清楚的认知,这个社会其实自始至终都在追求的是女性回归家庭。

当2013年的日本,开始允许并鼓励单身女性冻卵;当2014年美国包括苹果公司在内的企业开始推行有关于女性冻卵福利的时候。

好像只有我们这个社会,还在想着,如何让“男主外,女主内”,日常吹捧“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

还在潜意识里认定,夫妻伴侣之间,似乎女性永远都是应该依附于男性的一方。

不仅如此,在2013年修订的《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中,明文规定出,男性可以无论是否已婚,都可以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的生育,美名其曰“生殖保险。”

同时,卫生部也曾表示,我国人类精子库捐精志愿者的基本条件是:具有中国国籍、22~45周岁之间、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身高在168厘米以上的健康男性。

而反观女性,无论是选择避孕还是选择生育,被现实压迫的权利都少之又少,就算是冻卵,也必须拿出: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三项证明,同时还要符合不孕不育或者因病短时间内无法生育的要求。

可惜,很少有人认识到,子宫的归属,属于女人,而女人,天生就应该对它有着专属的选择和使用权力。

所以,当我们在回归最初的问题:

“当我们女性在谈论权利与自由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无关于社会伦理道德,无关于法律法规。

或许只有等所有人,能够接受冻卵,才有了答案。

参考文献:

[1] 女人三十,能否用冻卵夺取人生自主权?[J]每日人物,2018年

[2] 封面故事:徐静蕾们的冻卵之旅[J] Vista看天下,2015年

[3] 王琼.性别视阈下完善妇女生育权的保障研究[ J]四川:医学与法学,2017年

[4] 张伟伟 杨琨 张云山.社会性卵子冷冻保存的伦理思考[J] 天津:国际生殖健康/计划生育杂志,2017年

[5] 刘露.女性冷冻卵子的合“法”性探讨[J]山西:法制博览,2017年

[6] 朱薇薇.我国单身女性冻卵的法律问题研究--基于生育权的视野[D]广东:广南理工大学,2017年

[7] 聂翠蓉.晚育女性可对“冻卵”说不[N]北京:科技日报,2015年

作者:大声嚷嚷专题组,能大声嚷嚷的,绝不小声哔哔。本号长期提供最优质的逼逼叨,噬魂销骨,盼君回首。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大声嚷嚷啦啦啦授权,图来源于网络。

策划大声嚷嚷专题组

统筹 洪玲

采访 北冥的八爪鱼、月茉何

撰文 苏燏

编辑 静静、嘉蕊

视觉 大咖、丛丛

监制 林倩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