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36个微信好友中,就有一个是搞传销的

原标题:你每36个微信好友中,就有一个是搞传销的

小编按:仅腾讯统计的2018年微信平台传销人数就有3000多万,2018微信月活人数达10.82亿。相当于,你每36个好友中有一个是搞传销的。

来源:大宗传媒 作者:王在伟

传销最早起源于美国的庞氏骗局,后来在日本搞出了更大的声势,究其原因,和日本当时的经济环境不无关系。

当时,日本积累了不少外汇储备,导致国内出现通货膨胀,日本的老百姓眼看着手里的钱不断贬值,却找不到投资的途径。

由于日本当时银行存款利率太低(如今日本实行负利率),把钱存在银行还跑不赢通胀水平;日本的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已经很高,投资房产也不太不划算;即使想到国外投资,日本的资本管制又不让你把钱汇出去。

似曾相识,有木有?

就这样,一些焦头烂额的日本人上了传销的贼船,日本的传销规模在当时成为世界第一。

如今,中国的经济环境与当时的日本有很多相似之处,逐渐富起来的中国人也面临着“资产荒”。对中国来说,或许就像日本那样,通过一系列严苛的立法,让“日本生命”(Japan Life)这样的骗子公司一个个破产,才能彻底打击传销这个从日本流来的“祸水”。

中国现在参与传销的人数总计有多少?这方面尚缺乏国家权威部门的统计,但有一个数字可以作为参考。

2018年4月,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联合国家工商总局(广东深圳)反传销监测治理基地发布《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详细分析了2017年传销发展态势及典型事件。

该《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共识别出3534个疑似传销平台,平台参与人数高达3176万。(笔者认为已经过亿)

一、国内传销在不同阶段的形式

传销1.0:前传销时代

“直销”和“传销”历来是傻傻分不清的。刚开始直销也叫传销,这种销售方式是口口相传,也就是“多层次分销”。这种销售模式也是从美国进口的。

中国传销的“鼻祖”——“日本生命”公司最早将传销带入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不久,“日本生命”在没有取得任何官方许可的情况下“偷渡”进入了深圳。

随后,这家公司在深圳成立中日合资公司“日宝来福”,将日本运来的原材料在深圳加工,最后以1性-2万元的价格销售磁性保护床垫(是日本售价的3倍)。

在发财梦的诱惑下,这家日本公司短时间内吸引了无数的中国民众,有的中国大学生甚至借高利贷来参与传销。最高的时候,“日宝来福”的月营业额达到了10亿元,日本高层一个月就能拿到200多万元的分红(日本负责人最终携款潜逃)。

1990年工商总局与美国雅芳公司为首的十家公司签订了为期五十年的合同。国家引进它的目的,原因很简单,当年刚好轮到“下岗潮”啊,试图用这种商业模式解决十年改革开放带来的下岗就业问题。

而外资先搞了几个试验,效果很好,最好的是安利——虽然安利在中国投资不到2个亿,但是每年在中国就能赚走高达100亿。

当时国家管理高层看到国外的公司,在中国运行的这么好,为什么我们自己人不能做呢?俗话说得好:肥水还不流外人田!

经过几年的羡慕嫉妒恨,也经过暗中的模仿练习,在1996年,国家把设立传销公司的审批权由国家工商总局,层层下放到各省、市、县,直至小小的工商所。这类传销公司,就像国家鼓舞“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一样,如雨后春笋地冒出来了,传销开始进入狂热期。

自传销进入狂热期以后,子女对父母、妻子对丈夫、亲属之间、亲戚之间、同学之间、朋友之间、邻里之间均为主要的会员动员和发展对象,被争取的会员通过付出2000元以上至近万元的入会会费(多为3500元左右)以后,所获仅为价值数百元的产品,其中多为劣质产品。他们都做着发财的梦想。

1997年底和1998年初,一时间,中国大陆境内尤其是开展异地炒作的公司集中地区,诸如在武汉、长沙、北海等地,到处是卷款潜逃的传销公司和大批流动闹事的传销难民,社会治安显示出极不稳定因素。至此,开始出现混乱局面。

这样玩,会玩出大事的,而且很多人看出来,这不就是个骗局吗?

1998年4月2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严令禁止一切传销经营及变相传销行为。有直销业内人士称这段时期为“前传销时代”。

传销2.0:北派传销时代

自1998年国家发布传销禁令后,工商和公安部门大力打击传销。大多数传销公司,都由公开转入地下,成为非法组织。

先后发展出北派传销和南派传销。

北派传销比较低端的,属于小儿科玩法,上当受骗的人年龄比较小,文化层次不高,以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大学生由于缺乏社会经验,也往往被带入其中。

这些人也没多少钱的,故而只能发挥人多力量大的办法,抓壮丁来做大人口基数,以确保金字塔顶尖的人收益。

主要发源地是东北地区。1998年,全国严令禁止传销后,他们就积极向其它地区渗透,以山西、河南、河北、天津等地扩散,甚至蔓延到了湖南、湖北、江西、广东、浙江、福建等地。

这种传销组织,大多“吃大锅饭、睡地铺”,一家住10多人,挤在一起,集中上课,以磨砺意志假象,条件比较刻苦,无非就是想控制人身自由、使用暴力量胁迫等手段,加以高强度的精神洗脑,达到发展会员,获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这种发展下线的方式,很容易会闹出人命的,社会反响很不好,更是坚定了国家严厉打击的决心。

北派传销很多时间,是有实物的,搞一些所谓的”产品“,往往是化妆品、保健品等,但大多是一些三无产品,实质上,商品只充当了“传销”道具。

渐渐地,传销组织销售产品的“道具”也省下了。

没有了产品,打击传销组织的证据更难找到,传销组织更隐蔽。同时,这也说明传销组织的洗脑手段和“传销理论”也越来越成熟。

北派传销大多没有正式注册公司,也没有固定办公地点,只是在名义上或者假借某公司为幌子,例如武汉新田、假天狮、蝶贝蕾、北京中绿等。

从1998年到2006年,是北派传销的黄金时期,但2005年、2006年在山东发生了两起特大传销大案,涉及金额都几十个亿,公安、工商等部门开始严厉打击,抓了一些北派的骨干。

此后,势力慢慢减弱,化整为零,开始向南方地区迁移,主要是湖南、湖北、江西等地

传销3.0:南派传销时代

北派唱罢,南派隆重登场。

南派传销发源地主要是广西,在来宾、玉林、南宁、北海一带,这些传销人员多生活在城市的边缘地带。

1998年至2006年,正当北派传销发展壮大之际,南派传销隐藏在南方西部地区,也在慢慢地积蓄着力量。

南派传销的投资起点,名头多以“连锁销售”、“连锁经营”、“阳光工程”等为名,也就是入会费,从一份到几份,费用并不高,到2004年左右才慢慢到中起点的十份十一份,2006年左右产生高起点的21份69800元。

2008年前后,国家办大事开奥运会,很有星辰大海的远大梦想,南派传销也与时俱进,出现明显的升级换代,打着“国家项目”、“资本运作”、“1040阳光工程”为旗号的传销疯狂发展。

2008年到2013年,一种声称投资69800,三年左右可以获利1040万元的“国家项目”、“资本运作”、“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在广西北海、南宁、来宾、玉林、桂林等地犹如病毒一般大肆发展蔓延,并在2012年后逐步扩散到安徽合肥、湖南长沙、湖北武汉、贵州贵阳等地,这些地方成为传销重灾区。

南派传销人员也多生活在大都市小区、或新城区的小区中,家庭式居住,每个家庭居住人数从两三人到六七人不等。

南派和北派一样,没有任何正式注册的公司,也无固定办公地点,在名义上打着“国家项目”等旗号,以异地邀约的形式,通过亲情、友情的纽带,短时间内高频繁度的精神洗脑达到发展人员加入,获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但该类型传销大多不限制人身自由,不使用暴力手段胁迫,同时也不以销售产品为名。

南派传销是没任何实物,就纯玩概念,把传销项目上升到“国家控盘”、“政府扶持”的层面。常用的话术,是“项目实际是由中央暗中扶持,在地方政府布局,暗中实施的一个国家秘密项目、由国家领导人提出,允许存在,限制发展,严格管理,低调宣传”等。

这样的鬼话,谁会信?

当然有人信!而且信的并不单单是低端的社会群体,恰恰包括高收入阶层、生意人、公务人员等社会中坚阶层,投资金额也较之前更大。有的都投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触目惊心。

南派传销玩大后,也玩出几个大事件来,树大招风,就遭到了工商、公安等执法部门的严厉打击。

与此同时,在2012年前后,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为媒介的网络传销大案就已经频频出现,南派传销也就慢慢地被网络传销所代替。

传销4.0:网络传销时代

大概在2012年前后,国家大力提倡互联网发展,手机用户成为互联网的主流,而各自媒体平台也纷纷登台。互联网方兴未艾,而这时候,网络传销开始猖獗起来。

最著名的就是万家购物网络传销案,涉及金额高达240多亿元,涉案人员近200万,遍布全国31个省(区、市)的2300多个县(市),是当时(2013年)全国最大的网络传销案。

万家购物网络传销案虽然被公安机关整治了,但其消费返利模式的出现,使得三千多家公司竞相模仿,也就是说仅在那段时间,就有3000多家此类传销公司出现。

这些大大小小的网络传销很会利用国家大政方针的,更会利用部门监管的“灰色地带”。比如各种”互联网金融“就是网络传销最为典型的一种,可以称之为“金融传销”,而他们往往打着“金融创新”、“互联网+”、“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名头,所谓投资的方向也往往是国家大力扶持的产业,因此网络传销发展极其猖獗,呈现“变异快”、“复制快”、“跑得快”、“大得快”等特征。

而且网络传销形式多种,主要包括消费返利型传销、游戏理财型传销、互助理财型传销、微商传销、互联网金融传销等等。

二、金融传销的特点和机制

金融传销三大特点:

若要真正搞明白它的机制,必须转换身份,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投资人,而要把自己当成一个操盘手,来了解拆分盘的机制。

1、折扣配套机制

P2P或是旁氏骗局的资金盘,作为操盘者最担心的是:当资金量不能再源源不断增长时,谁来支付前面退出人的收益?

而“折扣配套机制”使得操盘者的这个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因为这个机制使得利息与奖金的泡沫从一开始就被事先消化了。

比如:投资1000元,配套只有500元相应的金币,另外500元也许会用于其他低收益的投资,比如二元期货、玩游戏、矿机等。

但是,绝大多数将成为玩家的利息和动态奖金。这种机制使得泡沫已经事先被预留了资金等待处理消化。一般资金盘是采用后面的人填前面人的坑,而拆分盘却是前面人为自己以及后面的人留着资金。

2、缓释机制

所有投资产品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大资金短期投机性进出。这也是操盘者最担心的问题。

拆分盘的缓释机制有效地降低了这个风险。缓释机制也称“冻结机制”,如有些拆分盘规定:金币每月解冻20%,分5个月解冻完毕;有些人说拆分盘中途无法退出。

其实这种缓释机制就是中途退出的方式,但是需要耐心地慢慢撤。表面上看,拆分盘的价格上涨与成交量有直接关系,比如每成交5万枚,价格上涨0.01元等等。

但是,大家都知道,交易市场的成交量取决于买卖盘。当市场火爆,需要排队进场的时候,而场内人不愿意离场时,卖盘远远小于买盘,导致供不应求,成交量萎靡,价格上涨无力,进场的人少,从而对火爆的市场进行有效的降温。

所以,即使假设所有场内的人在解冻后都卖出,进场的人也只能陆续进来,不能一窝蜂。缓释机制决定了进场的有序性,避免资金盘崩盘的最大威胁:大资金短期进出。

3、双轨制

资金盘发展的根本在于源源不断的人和资金,也就是团队的发展。“双轨制”是直销行业的一种制度,是一种高效的团队发展制度。读者可以查百度了解该制度。

拆分盘几乎都是以双轨制来发展团队的。其优点是个人与团队互相协作,发挥团队的力量。这种制度要比普通的“1+X”型金字塔架构更快、更高效的扩张市场。

当然双轨制也有缺点,有“奖金爆仓”风险。所以,所有的拆分盘都有奖金封顶制度,以及强制退出制度以避免“奖金爆仓”。

另外,双轨制中的“对碰奖”,也是拆分盘非常重要的一招。著名的“木桶理论”讲,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它最短的那块木板。同样的,一个团队能走多远,取决于团队内部是否有短板。

而双轨制的对碰奖金设置就是迫使团队领导找到并帮助弥补那块短板,确保团队平衡、快速的发展。只要团队发展了,资金就会源源不断排队进场,形成良心循环。

4、三出三进

说到拆分盘,必定会说到“三出三进”,这个号称投资界四大发明的“三出三进”制度,要真正理解非常复杂,但是了解了其目的,其实很简单。

理解“三出三进”,不能被这个“三”迷惑了,对于现在很多拆分盘,这只是一个虚数,可以理解为“多出多进”。

如果我们把投资项目比作一个水池的话,P2P也好,互助盘也好,都是一个水龙头进水(投资者投钱),一个水龙头放水(投资者提现)。其风险在于,一旦断流或者集中提现,就容易出现系统性风险。

而“三出三进”的目的就是通过制度,让一大部分流出的水(提现)重新回流到水池里,同时,开通多个渠道进水。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新增资金,也不至于立即导致断流,而只是滔滔江水变成了娟娟细流。但只要有流动,拆分盘就能延续下去,最多拆分时间拉长而已。

相比于崩盘,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法不会导致恐慌,说不定过阵子,人气又会重新汇集。

5、交易佣金机制

操盘者是背着诈骗的骂名获取非法收益,还是光明正大的抽取交易佣金?相信如果你是操盘手,基本上会选择后者。

拆分盘的操盘手收益来自于交易手续费,俗称“抽流水”。目前,拆分盘已经形成了10%交易手续费的惯例。这种相对比较透明,而且手续费极高的方式,保证了操盘手不会轻易跑路。

当然,最近有些拆分盘出现了操盘手为了缓解供不应求的局面,故意放水增发的做法,并不可取。

三、总结

传销犯罪屡禁不绝,主要有4方面的原因,即:法律法规相对滞后、犯罪花样不断翻新、部门之间各自为政、参与传销人员被洗脑等。

首先,当前对传销的打击主要由工商行政处罚和公安刑事追诉两部分组成。

前者依据的是禁止传销条例第7条,但由于工商部门没有侦查权,造成取证非常困难;后者依据的则是刑法第224条,但法律规定,构成犯罪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必须是三级以上并发展30人以上,入罪起点设置过高,导致刑事责任追究难。

其次,打击传销执法与司法不能跟上传销犯罪的形势,传销活动犯罪分子不断地翻新花样,改头换面,然而执法者与司法者没有与时俱进,使他们容易逃脱法网。

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新型传销活动风险预警提示”显示,一些传销组织正以所谓“微商”、“电商”、“多层分销”、“消费投资”、“旅游互助”等名义,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发展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推销产品和服务,从事传销活动。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一些新兴的网络传销也给案件侦破带来了新的难度。现在网络传销都是租用云服务器,但租用时间并不长。若云服务器过期的话,所有的数据就会消失,这就要求公安机关及时取证。实际上,公安机关的取证周期非常长,调证手续也非常复杂。

第三,我国各部门之间在打击传销犯罪上仍各自为政,没有形成有效的合作机制。

例如,对于传销行为,工商部门只能采取罚款、没收、解散、遣返等措施,但传销犯罪本质上是人传人的问题,而工商部门恰恰无法对涉案人采取措施,需要司法部门的协助。

最后,参与传销人员被洗脑,则是打击传销犯罪的最难点。

受一夜暴富思想的影响,大多数传销人员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这种思想使他们想尽办法多骗些人加入传销组织,贪恋其中。

如何才能根治传销?

首先,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应将打击非法传销问题列入立法计划,在刑法中专章规定打击传销类犯罪,从法律上、制度上进行完善,并对传销的定义、定性、法律后果、监管部门的分工及职责等问题着重明确及细化。

在此基础上,刑法中不能仅局限于对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活动的头目进行打击,应针对传销活动积极参加者增设诱骗、胁迫他人参加传销组织罪。还要提高传销犯罪的法定刑,降低定罪标准,合理设置人数标准和级别标准,增加犯罪成本。

此外,还可以借鉴“反邪教”的经验,在工商、公安、民政、街道等各职能部门设专门打击传销办公室,整治责任落实到片区、落实到直接责任人,把整治工作长期化、日常化,整治责任更加严格化、明确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