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若有一天我们消失了,你们真的不孤独吗? | 世界动物日

原标题:人类,若有一天我们消失了,你们真的不孤独吗? | 世界动物日

今天是世界动物日。1931年,为纪念意大利修道士圣方济各以及他所倡导的“向献爱心给人类的动物们致谢”的理念,生态学家们就就把每年的圣方济各的生日10月4日定为了“世界动物日”。

2018年11月1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简称IUCN红色名录)更新发布。更新后的名录一共包括96951个物种,其中26840种濒临灭绝。据统计,人类有记录的物种约有170万个。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这份名单更是特别强调了当前动物物种所面临的困境:地球上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正面临生存危险。

《濒危物种》便是反映这一生态现状的纪录片。野生动物灭绝的数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物种数量的改变,牵动着整个食物链,地球上的生物原本自然形成食物链而互相依存。如果这世界上只剩下人类,我们还能支撑多久?

△ 《濒危物种》纪录片,共10集

我们曾目击了恐龙时期之后的最快度的物种灭绝。幸运的是,各大洲的自然防御者已经采取了措施,他们努力为幸存下来的物种争取基本条件,想要强化我们与动物的脆弱联系。某些动物变得稀有,甚至已经变为世界上最濒危的物种,只有一部分充满着激情的自然热爱者,在竭尽全力去拯救白狮、亚洲波斑鸨、尖尾兔袋鼠、普氏野马和眼镜熊。

从非洲到阿布扎比再到到澳大利亚,从法国到秘鲁,《濒危物种》摄影团队都记录了绝妙的历险。这些美妙的故事,向我们展示了野外的这些濒危动物生存和动物保护人士的秘密。

南非 提姆巴瓦提州

迁徙的季节在南非开始了,大象、斑马、角马、羚羊成群结队,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开始了他们寻找食物的艰苦跋涉。只有在南非才会看到这样自由的非凡的生物——白狮(白狮,White Lion,又叫“白化非洲狮”,是克鲁格狮的变种,产于非洲。白狮上世纪首次在南非被人发现,上世纪70年代欧洲人“发现”白狮后,就开始以猎杀白狮为娱乐,或者将白狮圈养,甚至送到动物园以牟取商业利益。1994年最后一只野外生活的白狮死去,从此开始一段12年没有野生白狮的时期。)

△ 南非 提姆巴瓦提州的白狮

如今白狮是非常稀有的,经过数十年的捕杀,世界上很多白狮都被抓到动物园或马戏团去了。作为富有捕猎者的特权目标,每一只白狮对于游猎组织者的价值都超过10万美元,直到这个物种从世界上完全消失为止。

在南非,白狮保护协会主管琳达·塔克为将白狮放回到他们的野生自然保护区斗争多年。在南非的北部,提姆巴瓦是一个神圣的名字,在当地的意思是来自天空的狮子。传说曾经有一个上帝般的动物在这里生存,这个地区是人们看到这个神秘物质的最后一个地方。今天,提姆巴瓦是保护白狮协会发起的重要地址。琳达·塔克梦想着将白狮王国的钥匙归还,再一次看到这个物种在大草原上自由的捕猎,并且能延续他们的生存。在科学家杰森·特纳和保护区最老的巡视员尼利亚的帮助下,琳达为了白狮继续做着斗争。然而她知道,尽管有了她的帮助,但这些动物还没有完全安全。

△ 白狮保护协会主管琳达·塔克

琳达的冒险开始于马拉,马拉是一头由约翰内斯堡公园饲养的母狮子,并在提姆巴瓦提保护区放生。马拉走了,但是它的后代和其他的狮子,都在这里放生并重新占领了它的领土。

科学家认为白狮是唯一拥有白色基因的动物,尽管还存在着未解之谜。这个研究对琳达非常的重要,因为只有发现了这些动物的遗传基因,她才能证明白狮是完全独立的物种,这些发现可以让他们载入国际自然保护动物组织的濒危物种名册。

据科普中国数据,截至2019年5月,白狮在世界的数量在100只以内。大多数在动物园或者由富裕的捕猎者保留,为了寻找可以让他们赚大钱的新鲜刺激。对于琳达,保护狮子的生存同样意味着拯救人类生存的自然的基本要素。经过了几年的种族隔离,白狮成为了提姆巴瓦提保护区庆祝新成立的自由的标志。

非洲 阿布扎比 桑维翰州

世界上最稀有的波斑鸨——亚洲波斑鸨——已经濒临灭绝。大量的波斑鸨迁徙到阿布扎比沙漠,直到20世纪中叶,这个国家越来越多的放鹰者,威胁了波斑鸨的数量。

△ 亚洲波斑鸨

生物学家马克·劳伦斯执行定期清单任务,跟踪斑波鸨的发展。亚洲波斑鸨是世界上22种波斑鸨之一,但它是一种完全独立的物种。因为它要在沙漠里生存,波斑鸨的饮食主要包括:植物和无脊椎动物,如甲虫类和蟋蟀。

△ 生物学家马克·劳伦斯(右)

马克经常检查被放生的鸟的健康状况,因为这个物种在沙漠的生存仍然没有保障。在阿比扎比,波斑鸨经常死于四轮驱动车的事故、撞上电线和农业造成的栖息地的减少,鸟巢通常会被游猎者掠夺,不过造成他们数量锐减的主要原因,还是狩猎者们组织的猎杀。因为在这里波斑鸨是一种价值很高的生物。

为了将波斑鸨放回自然环境,马克和他的同事在这个地区建立了一个大型的研究和繁殖中心。感谢先进的科技,国家鸟舍机构得以开始基因研究。这些年,大约有8000只波斑鸨在中心出生,其中大多数波斑鸨已经被人类放生,对奥黑里来说这是一种巨大的成功。在实验室,这些鸟被安上了收音发射器。这些发射器被小心谨慎的安在了波斑鸨的脖子上,以防止损坏。

△ 一动不动的波斑鸨

起初,鸟儿在原地一动不动,即使是圈养,它也本能地不妥协,它的羽毛是很好的伪装。最近几年,放生的波斑鸨在野外已经自然的繁殖了,马克对此非常愉悦,然而生物学家依然担心他们的未来,阿尔扎比的捕猎开始了,波斑鸨的自然栖息地在持续缩减。对于马克来说,只有当地人不嘲讽的真诚的关心,才能保证阿布扎比野生波斑鸨长期的存活。

澳大利亚 阿沃塞特保护区

△ 尖尾兔袋鼠

阿沃塞特保护区在著名的澳大利亚的内地中心,这片广大的保护区是澳大利亚尖尾兔袋鼠的三个保护区之一。费世拉·柯达尼是一位专业的拯救濒危物种的生物学家,他来到阿沃塞特要执行一个任务,放生几只尖尾兔袋鼠到野外。

△ 生物学家费世拉·柯达尼

费世拉知道,一旦尖尾兔袋鼠自由了,他们的自然捕食者会对他们有很大的威胁性。更使费世拉·柯达尼担心的是来自狐狸、猫和流浪狗的威胁。研究证明猫会杀死50%的幼年尖尾兔袋鼠。因为猫科动物对其他的捕捉和消灭,圈养尖尾兔袋鼠的死亡率在上升,放生的数量在降低。为了确保尖尾兔袋鼠适应野外的生活,费世拉在保护区定期去看望它们。根据科学家的推测,世界上大约有400—600只尖尾兔袋鼠,只有200只是野生的,其余的都在动物园和研究中心。

现在,剩余的兔袋鼠数量并不能确保这一物种延续下去。费世拉感觉这种尖尾兔袋鼠可以被拯救。喜欢并保护它的人知道该做什么,但问题是要与一个有效率的保护项目合作,然而不幸的是这种初衷总是会由于政治原因终止。尖尾兔袋鼠仍然有灭绝的可能性,它是地球最稀有的物种之一,是孟加拉虎的十分之一,大熊猫的五分之一。只有像费世拉这样,充满激情的自然热爱的精细工作。才可能拯救这些美好的袋鼠免于灭绝。

法国 维拉雷保护区

在欧洲大陆,一种传说中的动物,曾在法国完全消失,又回到了赛文地区的中心。这史前时代的幸存者难以置信地又一次掌控了山岭。普氏野马,最后的真正的野马,人们捕杀它,但从未驯服它。

△ 普氏野马

在被认为灭绝数个世纪后,一位叫普尔瓦尔斯基的俄国上校,于1879年在蒙古发现了最后的几只。这个发现使得动物园渴望获得它们。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捕猎者摧毁了最后的野生群,捕捉了最不具备野性的马,直到1966年普氏野马完全消失。在那之后,用公园里普氏野马进行繁殖的倡议获得过成功。这个挑战的目标是逐步的,将这些稀有物种放回到它们的自然栖息地。

在法国赛文地区的中心,科斯米让高原唤醒了蒙古大片区域的野性,它干燥的山岭和山峦起伏的地形,是普氏野马的理想栖息地。最开始几匹普氏野马是由法国协会塔赫在1993年引入到400公顷的维拉雷地区的,这个项目使得马儿可以在这里自然的重建它们的家庭并自由繁殖。就像他每天早晨做的一样,塞巴斯蒂安·卡顿·格莱蒙去观察马群了。

在法国最独立的领域上,他对马群负责并整年都照看它们,尽管任务并不是很容易,这位富有激情的自然热爱者继续学习关于这些马匹的栖息地和生态知识。塔赫协会的目标是让马儿在没有人类干扰的情况下自由生长。这样,动物才会再一次变得完全野生。

△ 塔赫协会的塞巴斯蒂安·卡顿·格莱蒙

普氏野马早在3万年前,就在维拉雷这个地区存在了。在狩猎的时代,它们还是神圣的动物,被发现在古代洞穴的壁画上。这种史前动物的幸存者的重现,给了塞巴斯蒂安观察它们行为的机会。如今,马群的第三代在这片土地上出生了。维拉雷地区的另一个问题是:如同世界上所有的圈养地,动物们由脆弱的基因组成。目前,马群有36只野马,自从格莱蒙开始研究,为了给它们创造一个自由自治的环境。今天,世界上大约有2000只普氏野马,这个数字对它们长期生存依然太小了,但是只有通过创建不同的马群,能方便相遇的走廊,以及丰富的物种基因组成,才能保证未来的成功。

秘鲁 查帕里保护区

离开欧洲跨越大西洋一路向西,我们来到了南美和秘鲁海岸。在高高的森林里,我们看到了住在树上的一个特殊的动物,这是栖居在南美唯一的熊类——眼镜熊。

△ 眼镜熊

眼镜熊又叫安第斯熊,印第安人也叫它乌库库,在几个拉丁美洲国家,眼镜熊住在安第斯山脉的高处,这是世界上最稀有最受威胁的熊。人们因它的毛发捕杀它,还需要它的胆汁和脂肪入药。对眼镜熊最大的威胁来自农业造成的对森林的巨大破坏。

秘鲁西北部的查帕里生物保护区是国家特有动物的避难所,动物们由一对细心的自然热爱者照料并且养育着。保护区主管罗伯特·威廉姆斯自成立起就接收了12只熊,地区里的两只熊是繁殖的潜在候选者。

△ 保护区主管罗伯特·威廉姆斯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有多少野熊,放生圈养野熊会对野生熊产生多大的影响。科学的跟进增加了关于这种动物的知识,这种熊比起其他熊物种,在血缘上更接近熊猫。2公顷的大围墙在保护区建立起来了,这里接受来自马戏团和捕猎者非法交易的熊,这个区域使得新来的熊可以在放生之前适应环境。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可以在野外生存近25年。这对于森林的再生有着重要的作用。

作为万物之灵之首,应负万物之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野生动物濒临灭绝,但是它们对维持大自然的平衡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们仍有希望去挽救它们,但只有我们真正付诸行动,后代们才能体会到与野生动物共处的迷人魅力。

资料来源: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英国纪录片《濒危物种》

南京医科大学《我努力前行,数遍你生命的公路牌》

(文 / 刘珊珊,编 /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