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3000万美元的“最后的波提切利”,能否复制达·芬奇《救世主》的成功?

原标题:价值3000万美元的“最后的波提切利”,能否复制达·芬奇《救世主》的成功?

10月2日,在距离英国脱欧最后期限不到30天的日子,英国政府正式向欧盟递交了新的“脱欧”方案。如果欧盟不接受,英国将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然而,当地时间10月3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称欧盟对英国政府提出的新协议“并不令人信服”。在这样的局势下,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Art Fair)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如期于10月3日举行,在展会上呈现的作品却与欧洲依旧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现场,图片来源:Frieze

一幅弗里兹大师展上有史以来最贵的作品在今年的展会上出现,成为最受人关注的热点。这幅标价高达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的画作是伦敦画廊Trinity Fine art展位上唯一的作品,画面上的主人公是15世纪人文主义诗人米歇尔·马鲁洛·塔卡尼奥塔(Michele Marullo Tarcaniota)(1453-1500),而作者据传是文艺复兴大师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

波提切利为生于希腊的诗人兼军人米歇尔·马鲁洛·塔卡尼奥塔(Michele Marullo Tarcaniota)创作的肖像画,图片由Trinity Fine Art提供。摄影:马克·道尔顿(Mark Dalton)

普拉多博物馆租借长达12年的“波提切利名作”

桑德罗·波提切利于5个世纪前去世,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春天》和《维纳斯的诞生》,这些作品每年为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吸引了200多万游客。他的作品一般不会出现在世界主要博物馆以外的地方。这幅朴素的单色及肩头像绘画,描绘了一个黑头发、身穿黑衣的男人斜着眼睛看向观众。自2004年以来,曾被租借给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El Prado Museum)长达12年之久。

波提切利最著名的作品《春天》(上)和《维纳斯的诞生》(下)

米歇尔·马鲁洛·塔卡尼奥塔年轻时曾在色雷斯和锡西亚当过雇佣兵,后来在意大利从事学术研究事业,并于1497年发表了《对自然的警世言与赞美诗(Epigrams and Hymns to Nature)》,因而在佛罗伦萨文坛名声大噪,三年后他死于溺水事故。

自1920年代以来,波提切利为米歇尔·马鲁洛(Michele Marullo Tarcaniota)所作的肖像画就被学者们广泛接受为具有大师亲笔签名级别的重要作品。目前还不清楚这幅马鲁洛的肖像画是受谁委托进行创作。但波提切利很可能认识马鲁洛本人,确切创作时间也仍不确定。画像高19英寸,最初是用蛋彩绘制在画板上的,但在1864年时,被一位俄罗斯修复者转移到了画布上。在紫外光下察看,模特深棕色的头发和黑色的外衣上仍能清晰看出大面积的修复部分。

展于2019年弗里兹大师博览会Trinity Fine Arts展位上的肖像画,摄影:马克·道尔顿 (Mark Dalton),图片由Frieze提供

“在市场上,很难给这幅画定价,但与上一幅达·芬奇的4.5亿美元相比,这可能是一个合理的价格,”画廊主卡洛·奥尔西(Carlo Orsi)说,其实单从价格上也能看出画作保存得并不够完美。他最初考虑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艺术博览会(European Fine Art Fair)上,把这幅画和其他作品一起放在自己的展位上展出,但很快意识到,这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使他无法为其他待售的物品找到买主。

因此奥尔西决定在弗里兹大师展上呈现,在一个非常关注现代艺术的博览会上展出波提切利这样的古典大师作品。肯定会让它脱颖而出。”我的愿望是把它卖给一位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奥尔西如是说。

“他看起来不太友善,但如果我必须选择一位波提切利的模特儿一起出去玩的话,那我一定选他。他看起来像极一位现代哲学家。”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馆长斯特凡•威普曼(Stefan Weppelmann)评价波提切利的“这些晚期肖像画更具有心理表现力” 。威普曼曾为波提切利的展览“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从多纳泰罗贝里尼(The Renaissance Portrait: From Donatello to Bellini)”写过图录导言,该展览分别于柏林博得博物馆(Bode-Museum)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1 - 2012年)展出过。他在文章中称,该作品代表了15世纪晚期意大利学者肖像画的一个独特风格流派。

“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从多纳泰罗贝里尼(The Renaissance Portrait: From Donatello to Bellini)“图录封面,图片来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波提切利能否继达·芬奇后,

代表古典大师成功抢占市场

继2017年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一作以4.5亿美元的颠覆市场价格售出后,这件作品能否成为下一件战利品,代表古典大师成功抢占市场呢?如同那件被反复修复过的达·芬奇之作,这件同样出自私人藏家(西班牙收藏家多娜·瓜尔丹斯及其家人,Dona Helena Cambo de Guardans)之手的作品,已被普遍接纳为一件“最新”真迹,并完成了定价。此前,另一件新近被鉴定为“波提切利风格”真迹的肖像画,一直沉睡于民间,但却在今年6月份于苏黎世拍卖会上突然面世,并被以逾60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成交于2013年佳士得“文艺复兴专场”的《洛克菲勒圣母》(The Rockefeller Madonna),图片来源:佳士得

上一件在苏富比或佳士得以拍卖“面世”的重要波提切利作品,即《洛克菲勒圣母(Rockefeller Madonna)》,2013年在纽约佳士得以104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创下其最高的作品拍卖纪录。这样一个中间价格反映出,这幅画究竟有多大程度上是由工作室助理完成的,尚不确定。

肖像画《一位年轻人》,在销售图录中被鉴定为“波提切利风格”,以750万瑞士法郎(包括其他费用,总约610 万英镑)于6月份在苏黎世成交,图片由Schuler提供

但这会是“最后”的一件波提切利真迹吗?今年6月28日在苏黎世的舒勒拍卖行(Schuler)上,一幅题为《一位年轻人(Portrait of a Young Man )》的神秘板面肖像画被意外售出。该作品在销售图录中被鉴定为“波提切利风格”,并卖给了一位打来匿名电话的买家,最终以令人震惊的750万瑞士法郎(包括其他费用,总约610 万英镑)成交,与之前明显偏低的估价5000瑞士法郎形成鲜明对比。

《朱利亚诺·美第奇》,波提切利,约1480年,图片来源:National Gallery of Art

这幅半身像的销售委托来自当地的一个私人收藏,画中描绘了一位不知名的模特,背景中有一条河,透过后面的窗户可以看到河景,这幅画与被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中的另一幅波提切利肖像画《朱利亚诺·美第奇(Giuliano de’Medici)》(约1480年)的背景相似。

早在1924年,这幅苏黎世的肖像画就得到了德国著名艺术史学家威廉·冯·博德(Wilhelm von Bode)的积极背书,被认为是(当时)新发现的波提切利作品。然而,在1978年由罗纳德·莱特布恩(Ronald Lightbown)所编撰的艺术家作品全集中却没有提及这一作品。

《青年肖像 (Portrait of a Young Man)》,波提切利,约1470年,图片来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显然,至少有两名竞标者认为,这可能是另一件具有亲笔签名级别的波提切利真迹,但却以某种方式仍掌握在私人藏家手中。维尔茨堡大学(University of Wurzburg)艺术史教授、博物馆馆长达米安·东布罗夫斯基(Damian Dombrowski)发表了大量关于波提切利的研究,他似乎同意这种看法。

“苏黎世拍卖会上的这幅画像的确很容易让人想起波提切利的早期风格,”东布罗夫斯基在电子邮件中说,他看了这幅画的一张高分辨率照片。“工作室代笔假说或许不得不被抛弃,因为它的风格太像1470年代初波提切利最佳水平的肖像画了。”要么我们得到了一件新的原作,要么这完全就是伪造的,”东布罗夫斯基补充说,他建议将颜料和面板提交进行放射性碳定年发进行测定。“在这一点上,我更倾向于相信波提切利的手法本身。”

无论谁买下这幅作品

都要经过西班牙政府同意

值得注意的是,这幅画作是在获得临时出口许可证的条件下,得以进行出售的,因此,假设最终作品出售给了外国买家,则必须获得西班牙政府的批准。奥尔西表示,如果没有这些条件限制,这幅画可能会被苏富比或佳士得以5000万至6000万美元左右的估价进行拍卖。

但无论谁最终买下这幅画,都得费一番周折才能把它买回家。严格说来,这幅作品被西班牙称为该国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在它被带到伦敦之前,需要获得文化部颁发的临时出境许可证。去年,这幅作品的所有者曾试图借大都会展览之机,把它带到纽约的弗里兹(Frieze)。但据西班牙报纸《国家报》(El Pais)报道,西班牙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称没有满足适当的保护和安全条件。去年10月,在与奥尔西合作后,作品的所有者最终获得了临时出口许可证。

虽然这件作品获得了西班牙政府颁发的临时出口许可证,但没有永久出口许可证。如果有人决定购买,西班牙有优先购买权。如果卖出去,它还需要回到西班牙。买家要等上几个月才能看到西班牙是否能筹集到资金来购买这幅画。不管怎样,这些艺术品必须在10月15日前运回西班牙。西班牙媒体也报道了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Museu Nacional d 'Art de Catalunya)的兴趣,此前当地文化顾问在推特上提到了这幅画。但已经吃紧的文化预算不太可能支付得起高昂的价格。

“我们想要它,很简单,因为它是一幅非凡的画——尽管它没有以人们希望的理想状态流传下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欧洲绘画部主任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也在给《纽约时报》回复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而对奥尔西而言,即使作品卖不出去,对画廊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推广。文/SCOTT REYBURN,译/王珂,编辑/孟宪晖)

更多 Frieze 伦敦艺博会相关报道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