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毕加索成为动画,马脸的电影世界,梦境般的奇幻!

原标题:当毕加索成为动画,马脸的电影世界,梦境般的奇幻!

有一个问题,还需要一直想和各位影迷们探讨,

那就是什么样的电影是最迷人的电影?

有人偏爱黑帮片,有人偏爱文艺片,有人偏爱历史片,有人偏爱cult片,有人偏爱剧情片,有人偏爱科幻片……

说来说去都是不同种类的电影类型,而还需要心里却有一个别样的答案。

红颜秀影认为迷人的电影,都能给观众带来一种梦境一般的感觉,

比如大卫·林奇的电影《穆赫兰道》,讲述的就是一场梦境和现实交错的故事。

或者是达米恩·查泽雷的《爱乐之城》,一场追梦故事,

而其中的爱情也如同梦境一般美轮美奂。

还有朴赞郁镜头下的《斯托克》、《X姐》,

像是一幅混合了西方油画与东方写意的神秘画卷,电影里诡谲的画面、怪诞的故事都像一场美丽又诡异的梦境。

其实这也是电影这一独特的光影媒介,

除了讲好一个故事之外,能带给我们更大的一种体验感。

在电影里,在大荧幕前的120分钟里,

我们可以找到喜欢的另一种生活,窥探到不一样的自己,

那短短又长长的两个小时里,我们不再是我们,

我看可以是在中世纪,在天上地下,陷入血海深仇里,众星捧月般或卑微如蝼蚁,

或者深陷在恐怖宅院里祈求平静,又或者精神分裂出的一个鬼魂,

还可能是未来中的某个人工智能,爱恨情仇、前世今生,选择与放弃、生存与毁灭,悲欢离合,扑面而来,让人措手不及。

电影充满了无限可能,而我们只能翘首以待,尽情享受,

电影如同人生,未知而迷人,

电影也如同梦境,抛却了平凡和重复,将所有的美好和艳丽留在了幕布上。

而去年有一部动画电影,一说出故事的梗概,它就赢了,

它就是《盗梦特工队》,心理治疗师鲁本的梦境饱受“妖魔化”的名画侵扰,

蒙娜丽莎、维纳斯全都成了骇人的噩梦怪物,若想一觉好眠,唯一的办法是偷走所有入侵他梦里的名画。

为帮助鲁本脱离梦魇,

他与四名身怀绝技的病人联手组团,偷遍了卢浮宫、泰特现代艺术馆等各大美术馆,

一场飞天遁地、瞒天过海的疯狂盗窃计划也就此展开……

《盗梦特工队》本来从设定上就迷人又梦幻

在现实和梦境中的难以挣脱,本就颇有些《盗梦空间》、《穆赫兰道》这样“高级设定”的味道,

而“偷画”的设定又如同《纵横四海》那样纵情声色和潇洒。

除了设定上的迷人外,《盗梦特工队》更有味道的是在电影中海量的艺术史知识,

一部动画片却承载了大量的艺术知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将枯燥的艺术史变得生动又有趣的一个绝佳讲述方式,

而电影里每一个角色都仿佛是流动的、顶着马脸的毕加索画像。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过《头号玩家》:

“普通电影是在电影里插播彩蛋,而大师的电影则整部电影就是一个大彩蛋。”

纵观《疯狂动物城》、《爱乐之城》、《头号玩家》等这几年的大师级别的电影,

我们越来越不难发现,致敬经典不再会被观众或者影评们笑话为“没有原创”,

而它仿佛是一个导演与观众的跨屏幕对话,我们都喜欢的电影是一个暗号,意味着我们是同一类人。

《盗梦特工队》是一个原创的关于梦境的“虚构”的故事,

但电影里处处充斥的却是各种名画、艺术品和电影画面的交织

鲁本和盗梦偷画小分队飞跃卢浮宫、泰特现代艺术馆,米兰、罗马等艺术圣地都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艺术宝殿。

电影里甚至每一帧画面都可以暂停,找到对应的名画和电影情节,

比如倒着牛奶的女人就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里被收藏的大名鼎鼎的《倒牛奶的女佣》;

而法国印象派非常经典的《草地上的午餐》,也直接被借鉴在电影镜头中;

在电影胶片里插入其他电影镜头,像不像《搏击俱乐部》里那个得意洋洋做坏事的布拉德皮特;

全是马脸的玩梗世界,仿佛让我们置身于《至爱梵高》那样流动的动画电影里,但这一次主角是大名鼎鼎的毕加索。

红颜秀影只是粗略的为大家介绍几个电影里出现的超经典的艺术作品,

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估计要一秒一秒、一帧一帧的截图才看的过瘾。

而《盗梦特工队》更美妙的一点在于它的“观感”

就好像我们身处于一个美妙的噩梦中,故事的开端,鲁本乘坐火车,睡眼朦时,眼前出现了名画《吹口哨的男孩》,车窗外出现了《西班牙公主》,

鲁本伸手去救金发公主,忽然公主露出狰狞的面目,张开血盆大口对准了鲁本的手臂。

我们是不是时常也会对每天日复一日的生活所厌倦,幻想着来一场不着边际的冒险,

但是一切拉回到现实,又会被各种各样的问题所影响、动摇,

这时候来一场美妙的噩梦是最棒的,梦里可以不着边际,可以无法无天,

可以拯救美丽的金发公主,发现公主其实是一个丑陋的噩梦抓住自己,自己无处可逃,

在惊心动魄和毫无退路之后,我们惊醒,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美妙的噩梦,

可以躺在床上长长的舒一口气,并且静静的回味,

这种在无比真实的虚拟中,刺激了一回的感觉简直是生命里最美妙的体验之一。

艺术性强、干货满满、体验感美妙绝伦,更深刻的是《盗梦特工队》的含义,

不是人类历史上的精华题材,不是剧情片里的对人性的揭露、权利与自由、荣耀和忠诚、复仇与背叛、战争与和平……

而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噩梦、尊敬又痛恨的父亲,以及被现实和因为未来所产生的莫名焦虑。

这些都是情绪上的、自我幻想的、性格里的一种隐性因素,

一种抽象的、难以用言语去诉说的,似乎是毫无道理的、抓不住的东西,

但其实,在这些虚幻中都与真实和现实有着若有似无的连接。

比如主人公鲁本是一个精神治疗师,以及一直被“艺术家”父亲施加着精神压力,

这种压力既使他产生着反叛的心理,又不断在内心深处渴望着成为艺术家,无比矛盾,

所以他才会有着这样的梦境,在现实里找到潜意识的映射物,通过在现实里操纵梦境重新把它们纳入自己的控制当中,

把对外展出的画作取出来,重新藏入自己的潜意识中,

既达成了父亲让自己成为艺术家的渴望,也有一种反叛的叛逆情结。

看似荒谬的梦境里,其实细微深处倒映的都是一个人对现实的情绪和感受,

难以用逻辑思维去解构,但其实处处都与现实有着联系,好像空气里的幻影,你明明眼睛看见了,用手去抓却难以触摸,

这也是电影的魅力之一。

电影是一场美丽的造梦,《盗梦特工队》却在梦境里融合了所有的现实世界,

那些不曾实现的欲望和隐秘的恨意,在梦境中达到定点,而那些就是我们心底最深处的隐蔽、假象与渴望,

“此刻,我究竟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