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口言道义,拿得出手的还是利益

原标题:我们口言道义,拿得出手的还是利益

这世事的本色总是被炫色所遮掩。如果只看到一片五彩炫光,而无法触及真实底色,我们看待事件,难免就会失真,我们的行事方式,难免就会让人感到幼稚可笑。

在纷纭世事中,特别是在世人关注的焦点事件中,我们在一片喧哗之声中,如果细加体察,我们非常遗憾地发现,虽然我们总是喜欢口言道义,但真正拿得出的还是利益。

重义轻利,可以说我们悠久而可贵的传统,“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义与利的取舍,成为君子与小人的分野。正因为如此,导致很多人心中想利却不敢言利,以至于出现许多口言大义的伪君子。

流传极广且传为美谈的管宁割席故事,出自《世说新语》,内容不长,引录如下: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书如故,歆废书出观。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管宁确实高蹈不群,可以视金片如瓦石,而华歆为何又要捡起金片又扔了?还是不是怕别人说自己爱财贪利?因此,迫于世俗物议,虽然心中喜爱钱财,但还是只有将捡到金片给扔了。

说实话,华歆确实很“装”,只是华歆的“装”还是让管宁识破了。说起来,管宁也不仗义,识破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四处张扬,让华歆成为千年笑谈。朋友么,怎么能这样呢?

从管宁、华歆二人的人生履历来看,管宁选择了清高,一生讲学,去高谈他的道德。而华歆呢,则选择了出仕为官,在曹操手下当了尚书令,在曹丕即位后,还官拜相国。从华歆一路升迁来看,华歆应该还是有才干,建立了功业的。

管宁、华歆的人生选择,只能说人各有志。不能因为管宁的高洁,就要求世人都如管宁那样清高。像管宁那样独自高蹈,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

说到底,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我们都是口中称赞管宁而屁股却是坐在华歆一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欲做华歆而不得呢。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法空谈道义的。很多时候,道义还得有钱财利益加持才行。

比如某甲某乙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如果某甲结婚时某乙送了1000元红包,那么某乙结婚时某甲能够送500元红包么?你能说,礼轻情意重,不在乎钱多钱少么?所谓礼尚往来,衡量的尺度不就是钱财的多少么?

还有我们做客登门时,什么伴手礼,什么见面礼,明面上说,是礼,事实上,不就是财物么?有时,还得看人来决定钱财的多少,物品的贵重与否。你两手空空去,你那满脸的笑容满心的诚意,管用么?

君子不言利,很冷的玩笑,有时是开不得的。

真到要拿出手的时候,还是利益。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不贪不义之财,应该是众人奉信的处世准则。但大部分人是怎么想的呢?不义之财之所以不能贪,是因为贪图不义之财,可能会招致祸患,将来失去的利益更多。说到底,其中还是有存在利益的考虑。如果贪图不义之财,不存在任何风险呢?会不会贪不义之财,难说啊。如果利益的诱惑太大,还有人会铤而走险呢,是吧?

推崇重义轻利,有时只是说说而已。真遇到实际问题,虽然口里要大谈道义,但考虑的就是利益。

完全不考虑利益的情况,当然也是有的。那就是为自己主张的道义,可以不顾别人的利益。至于别人的利益受损,自己是不会痛心的。俗语所说,拿别人的拳头砸铁钉,那是完全不怕痛,可以瞎起哄的,因为痛的是别人,自己还可以博得道义上的光彩,何乐而不为?

当今口言大义者,大体在于己利益无甚损害之时,特别起劲。有一种勇敢,是让别人慷慨赴死。有一种慷慨,是慷他人之慨。

其实,明人李贽早就看透世情:况慷他人之慨,费别姓之财,于人为不情,于己甚无谓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