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Prada向商业妥协,高美商的人开始买Miu Miu

原标题:当Prada向商业妥协,高美商的人开始买Miu Miu

当四个月前你们痛心疾首Prada向流量低头的时候,我倒是想问问:Prada平时拍这种Editorial的东西,你们去哪儿了?

该视频是Prada和Nowness携手为中国新年制作。这样一则美术、音乐和脚本都堪称精湛、且请来井柏然配音的作品,发布在微博后得到的是14条回复和38个转发。

过去几个月Prada尤其在中国的动静很大,代言人的粉丝晒购买凭据力撑偶像带货,Prada自己也疯狂投放杂志和自媒体。把锅甩给营销后,2019秋冬的Prada,依然是非常喜欢的。

在上月底的米兰时装周上,Prada线上的2020春夏保持一贯的水准。《金融时报》评价这一季很商业化,不过作者自己也打了个太极:“Prada女士时而挑战坏品味与好品味的边界,时而落落大方地释出一批实穿的可爱好物。只是这一季恰好是后者。”

2020春夏全 是

Prada最好卖的设计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为股东赚钱高于一切,没有蔡徐坤也会有马徐坤肖徐坤。Prada官宣蔡徐坤是5月31日,这位备受争议的代言人能否挽救这个下滑多年的蓝血奢侈品牌,可静待很快会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和小半年后的2019年度财报。

而财报可见,比Prada更让人担心的,或许是集团内2019年上半年同比下滑6%的Miu Miu。

Miu Miu不是Prada的副线(Diffusion lines),而是集团里独立的姐妹品牌(Sister brand)。她的主理人Miu姨理想是打造一个更年轻的Prada,并日常以身作则 将Prada和Miu Miu混搭,提倡无视时装对于年龄的刻板界限,这个理念也叫Naïf chic。

“I don’t want to be serious, when it’s Miu Miu.”她曾说。

在米兰,Prada的2020春夏开场Look是一件简单的羊绒套头衫和略透的沙罗长裙;在巴黎,Miu Miu的2020春夏用一件灰色一字肩毛衣搭配海军蓝吊带裙开场。瞧,将这两件基础单品搭好,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Prada。

左:Prada 2020春夏

右:Miu Miu 2020春夏

模特统一梳着40年代末、50年代初的发型。那时世界大战刚结束,生活从简,女人们发挥自己动手的精神持家。此刻天桥上的Miu Miu girls就是这样,她们的妆发像是照着电影明星自己捣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化妆师是非常有名的Guido Palau

她们像Roberto Rossellini电影里走出来的女主角。

Miu Miu 2020春夏献上的是一组活泼、轻快的Look。Oversized夹克都配了一排不对称大纽扣做装饰,好似自己在家就能缝出来。

或加一道荷叶边到肩上或者裙子上。妙就妙在,这道道来得莫名其妙的荷叶边,似乎是多出来的边角料刻意添上去的,打破了单品的乏味。

简单的纯白棉布裙子,Miu姨加一点褶皱,就很有春夏的感觉。

也有昂贵的面料,如皮革和公主缎。它们做成的夹克与裙子色彩明媚,仿佛从大卫·霍克尼的画中走出来。

这些面料的裙子上留下的泼墨,有自己在家玩儿一般的随意。(当然Miu Miu这个是正儿八经手工画的)

还有这些有趣的针织衫——它们像是你祖母留下来的皱巴巴Vintage,又像是被洗衣机洗缩水一般,勉强穿进去,撑出一种不合年代、不合身材的性感。

最后,用上下装的差异来提高腰线,这样即使穿平底鞋也不担心比例。你看,Miu姨到底都还是有考虑到整体的美。

配饰方面,Miu姨非常骄傲地在巴黎时装周上展示意大利人的发明:最早Salvatore Ferragamo发明的木底坡跟、Gucci发明的竹节把手……她也用上了。

作为压轴,Miu Miu结束了2020春夏时装周。整场发布,不难看出Miu Miu都是围绕战后(包括Gucci的竹节包诞生也是在战后,物资短缺的年代找来竹子制作把手,走红纯属偶然),从妆发到穿着,它们可以是来自“旧物”的改造和组装,创造力十足的Miu Miu girl在这一过程中还能获得乐趣。别忘了战后的口号:

MAKE,DO AND MEND

Miu姨、Vivienne Westwood以及咱们老祖宗“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理念都是不谋而合。西太后老太太早就说了多少次,叫你们别再瞎买。 现代时装发展到今天已经发展不出什么花来,你要的时髦,翻翻衣橱里的旧衣裳,都在那里。

当然换句话说,没有的话,去Miu姨的店里就什么都有了。

因为一个代言人而吓退是很不成熟的事,再退一万步还有Miu Miu,一个由Prada在外赚钱、被Miu姨保护得好好的Miu Miu。连Miu姨自己都说它“天真、粗放、不过是一种穿衣方式”,“穿上它,你爱干嘛干嘛”。

这不就是众里寻他的#Effortlessness 吗?

Bonus 1

意大利好玩的地方很多。也因为地理位置和交通,总容易去到相对没那么好玩的米兰,每次去觉得“哇,中餐做得不错”;但不购物的话,呆两天就想走。说过要写的米兰攻略,就借Miu Miu的东风一起贡献出来——

餐厅:

28posti:我忘了是哪个设计师还是谁推荐的这里,没有在最市中心; 直奔Tasting Menu就好(选择很多),不告诉你会做些什么,将视觉、味觉和神秘感都留给主厨,绝对不会失望。

Café Trussardi:Trussardi这间时装屋不知不觉也有超过100年历史了。它现在的股东是私募基金,旗下的这间餐厅在迪拜也有分店。但米兰这间就在很市中心街边,被绿植包围,与城市的结合也更好。

中餐的话,火车站附近的Ta-Hua和Ristorante Taiwan都可以去。

游览:

10 Corso Como:其实米兰作为开出的第一家店,现在来看有些小和旧,远没有上海店漂亮(当然现在上海店关门了);但它是时装精一定会去朝圣的地方,视觉陈列和买手的Selection依然可以逛逛,Cafe就不用去了。

Royal Palace of Milan:欧洲典型的皇宫,即使去过米兰,等再去时也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临时展。

Armani/Silos:Giorgio Armani的博物馆,展示了老爷子一生的创作,以及创作背后的灵感来源。

Pinacoteca di Brera:集中展示意大利以北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

La Triennale di Milano:展示设计为主博物馆,包含建筑、家居和艺术等等。

Villa Necchi Campiglio:小而美的博物馆,主要展示装置、家具和艺术品收藏。

最后, 如果是设计从业者或者就是喜欢,Nilufar Depot和Rossana Orlandi都是值得去朝圣的。Rossana Orlandi这个老太太是相当可爱且传奇的,作为藏家在当代设计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左:Nilufar Depot

右:Rossana Orlandi

最后的最后,自然是回到Prada。Miu姨曾经说过,如果不做时装设计师,她最想做的是建筑设计师。

于是当其他时装设计师着急开酒店开Cafe赚钱的时候,Prada搞了展示建筑、弘扬艺术的Fondazione Prada,自己的时装发布也搬到这里做。那幢最高的楼,建议十一层楼靠爬上去。你会一路看到这个有如怪物一般的建筑,它里面用铝合金、木头、瓷砖和玻璃,只用粉色和银色,再依靠日照不同角度所投射出的黄色,混出一个层次递进的天外世界。有那么几个瞬间你甚至不知道玻璃另一头建出来的楼梯做甚(因为并不能通行),但等全部楼层的数字都看一遍后……就开窍了……

Jeff Koons,Damien Hirst和Carsten Holler等等当代艺术的大咖云集于此。骨子里见过好东西的Miu姨,只轻描淡写地把它视为自己集团的“家具”。

她也做了跟Prada没有关系的Cafe:位于Fondazione Prada内的Bar Luce是请来电影导演Wes Anderson设计,糖果色的布置充满《布达佩斯大饭店》式的童话感。

这样一座矗立在米兰的地标,里面看不到任何与Prada时装相关的布置,而是数量可观、真正可以比肩城市博物馆的艺术品收藏。

Bonus 2

END

排版 | 黄也噜

统筹 | 大大撞

more

只有中年人才买Prada了,但为什么年轻人也很有必要关注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