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信的来源:所谓“昭昭天命”,其实是历史的机遇

原标题:美国自信的来源:所谓“昭昭天命”,其实是历史的机遇

美国是一个自信的国家,就像其前总统奥巴马那句著名的口头禅:Yes,We can!(是的,我们可以!)这个国家由内及外都散发着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19世纪时,美国人甚至产生了一种“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信念,他们认为自己生来不凡,注定要干出一番事业,受此信念影响,他们不断向西拓展土地,终于用国土连接了大西洋和太平洋,建立了一个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国家。

《美利坚向前行》 (American Progress),代表“昭昭天命”的画作

那么,自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发表,到如今成为最为重要的国际力量之一,美国走过了短短243年的路程,支持其自信的“昭昭天命”是怎么来的呢?

门罗主义与美国的初试啼声

独立后的美国,其实并不怎么自信,毕竟欧洲列强还在上升区间,它们的力量让美国望尘莫及。美国为使自己强大,只能不断向西拓展,将北美洲西部和南部纳入版图之内。

美国领土变迁

拿破仑战争之后,欧洲列强在所谓“正统原则”(Principle of Legitimacy,王室重新掌管国政)的号召下,企图染指美洲诸国,意欲扑灭拉丁美洲各国纷纷独立的“野火”。但计划遭到了英国的反对,因为早在几十年前,英国就不断向拉丁美洲渗透其经济势力,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对拉丁美洲的出口总量增长了近二十倍。英国为了保持这种贸易优势,乐意见到美洲各国独立成邦,不愿看到西班牙重新控制美洲,英国的战略利益跟美国不谋而合,美国最不想看到的事就是欧洲人的靴子再次踏足美洲。

乔治·坎宁

1823年法国入侵西班牙以后,拉丁美洲新独立的各国感到了极大威胁,法国随时有可能进军美洲。当年8月16日英国外相乔治·坎宁(George Canning)向美国驻英大使理查德·拉什(Richard Rush)建议,由英、美两国共同发表一项声明,反对欧洲干涉拉丁美洲的局势。拉什感到兹事体大,立刻告知了总统詹姆斯·门罗(James Monroe),经过仔细考虑,门罗总统在1823年12月2日发表了一篇国情咨文,其大意为:

“南北美大陆……不再是任何欧洲国家殖民的对象”(“The American continents,..., are not to be considered as subjects for future colonization by any European Powers”);

“欧洲各国的政治制度在本质上……与美洲制度截然不同,我们将会把欧洲各国向西半球扩张其制度的行为,视为危及我们的和平与安全的举动……为对美利坚合众国不友好的表示”(“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he allied powers is essentially different...from that of America...We should consider any attempt on their part to extend their system to any portion of this hemisphere as dangerous to our peace and safety...as the manifestation of an unfriendly disposition toward the United States”);

詹姆斯·门罗

“关于现存殖民地……我们不会干涉”和“对于因欧洲事件所导致的欧洲各国之间的战争……我们不参与。”( “With existing colonies...we...shall not interfere” “In the wars of the European Powers in matters relating to themselves...it does not comport with our policy(to take part”)

门罗总统的这篇文章,就是大名鼎鼎的“门罗主义”的来源。门罗主义作为美国在国际政治舞台的初试啼声,堪称“一鸣惊人”,因为美国的国力彼时还微不足道,任何一个欧洲列强的远征军都足以击败美国,但由于欧洲大陆本身陷入内斗无法自拔,无暇西顾,所以事实上欧洲人默认了“门罗主义”的存在。

讽刺欧洲乱局的漫画

在国际舞台的初次表演,就上演了一出叫板欧洲老牌列强的大戏,最终还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受此巨大成功的鼓舞,美国人对于自身角色的定位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当还只是英国的十三个殖民地时,美国认为自己的目标是在“新世界”的荒地上努力求生,但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或许可以成为某种大国游戏的“操盘手”。

英国外相坎宁看到了美国的野心,他借着评价门罗总统,暗示了美国的目标是“唤起新世界以调整旧世界的均衡”(I called the New World into existence to redress the balance of the Old)。初试啼声就大获成功,美国人摆脱了原本的困惑和狐疑,变得自信起来,于是就产生了“昭昭天命”的信念。

“昭昭天命”与南美洲后院

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经济飞速发展,国内市场在保护政策庇护下欣欣向荣,而大陆铁路系统的建成使得各州连为一体,至19世纪末,美国已经摆脱了外国资本的钳制,仅靠国内资源就能从事进一步的经济扩张。非凡的成就,让美国产生了“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感觉,似乎生来就是强者,命运注定成功,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并且有义务建立一个连接两洋(从大西洋至太平洋)的国家。1890年之后,整个北美已经没有可征之地,美国进入了帝国主义的扩张阶段。

美西战争的宣传画

1895年,古巴发生反抗西班牙的战争,美国认为机会来了。由于美国在古巴有五千万美元的投资,再加上新兴的报纸媒体大量报道西班牙人残暴对待古巴人的消息,于是美国人决定表明态度,支持古巴人反抗西班牙。

1898年2月15日,美国军舰缅因号(the Maine)在古巴港口突然沉没,250名水兵丧生。美国指责西班牙人是幕后元凶,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总统向西班牙发出最后通牒,尽管西班牙答应了绝大部分的要求,但美国最终仍然向其宣战。

战争爆发后仅三个月,美国就战胜了西班牙。不仅成为了古巴的“保护国”,而且将波多黎各(Puerto Rico)、关岛(Guam)和菲律宾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打败西班牙,让美国看清了欧洲大国的孱弱,仿佛闭关多年的侠客,一出山就击败了武林名宿,于是自信程度立刻高涨,似乎一切都唾手可得。

美国和西班牙签署合约

1901年,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成为美国总统,他相对于麦金莱来说,更加推崇扩张行动。与前任不同,罗斯福采取了一种新的“金元外交”(Dollar Diplomacy)政策,这种政策即“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中的“胡萝卜”,指保护美国投资者的利益,或利用投资作为干预借口,总之是一种政治与经济相结合的“文武兼备”的扩张方法。“金元外交”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实践尤为“成功”,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美国对巴拿马运河的开凿与控制。

看不见的国界线

早在1850年,美国就曾与英国有过协议,规定两国互相同意不单独开凿运河,不过在1901年时,英国因深陷南非“布尔战争”无法自拔,为了跟美国维持友好关系而放弃了此项权利,美国遂产生了控制巴拿马的野心。为了实施自己的目标,美国借着巴拿马爆发脱离哥伦比亚叛乱的机会,立即承认巴拿马独立,并派兵阻止哥伦比亚的平叛活动,结果巴拿马共和国投桃报李,火速与美国订约,允许美国开凿通过巴拿马地峡(Isthmus of Panama)的运河,并拥有运河区的管理权。

讽刺美国阻止哥伦比亚的漫画

经过巴拿马一事,加勒比海地区诸国以及南美洲各国,都明白了局势的变化,欧洲列强或者本地区的强国不再拥有话语权,一切都要听北美洲的“大邻居”,后来,借着1904年多米尼加共和国(Dominican Republic)财政崩溃一事,美国成为了多米尼加经济的保护国,罗斯福借此机会宣称,今后拉丁美洲国家如有困难,需要“国际警察力量”(an international police power)时,美国将出面介入。罗斯福的表态,标志着美洲进入了新的历史纪元。

讽刺美国阻止哥伦比亚的漫画

本来门罗主义只是一种消极的、防御性的宣言,警告欧洲国家不要插手美洲事务,而到了罗斯福这里,门罗主义有了更积极、更主动的意义,即美国负责监督美洲事务,且西半球为美国的势力范围,其他国家不得染指。此后,美国不断用经济的、政治的和军事的压力来加强对拉丁美洲的控制。尽管欧洲各国在拉丁美洲有庞大的投资,但碍于欧洲局势波谲云诡,谁都无力远征美洲,只得再次默认美国的权益。从门罗主义的实践,到罗斯福的“金元外交”,美国由最开始的试探性扩张,到大张旗鼓的帝国主义扩张,最终在大西洋上拉起了一道透明的“国界线”,将美洲跟欧洲割裂开来,自己仿佛是这道国界线的哨兵和主人,欧洲的无暇西顾,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万马齐喑,让美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感。

伍德罗·威尔逊

此时的美国意气风发,自信满满,更加笃信“天命昭昭”的真实性,对于自我期望的不断提高,势必造成野心的膨胀,进入20世纪,通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更是确立了自己“超级大国”的身份,这种震古烁今的成功,造就了史无前例的自信。乃至于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有了一种成为诸国领袖的想法,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甚至在国情咨文中提到了“昭昭天命”:领导民主的崇高精神,无疑是美国的昭昭天命。(It is surely the manifest destin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lead in the attempt to make this spirit prevail。)然而,真的有“昭昭天命”吗?美国的成功,以及它的自信,真是“命运”注定吗?

“昭昭天命”其实就是历史机遇

从北美十三州艰难起步,到南北战争踉跄前行,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远征欧洲,最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奠定霸权,支撑美国自信的基础,与其说是“昭昭天命”,不如说是一个又一个历史机遇。

《帝国西进之路》讲述美国西进运动

所谓“昭昭天命”,包含三个关键词:天意、使命和优越感。美国人用“昭昭天命”来鞭策自己,努力使国家强大,反过来,又由于国家最终实现强盛,似乎又佐证了“昭昭天命”的真实性。这种信念形成了一个逻辑自洽的闭环,让不少美国人陶醉其中。然而,“昭昭天命”毕竟只是一种信念,不是一种知识,更不是一种事实,它夸大了美国自身的作用,忽略了历史机遇的加成。任何民族或者国家,都没有“先天命运”,没有注定的成功和苦难。在历史长河中,能够抓住机遇的国家和民族,就能够留下“现象级”的表现,而缺少历史机遇,或者没抓住机遇的国家和民族,往往无法实现应有的成就。

刊登美国兼并夏威夷消息的报纸

仅就美国来说,十三州的独立,就借助了与英国争霸的法国的力量;南北战争中,北军胜利的基础是新工业化的力量;门罗主义的落实,乃至罗斯福“金元外交”的展开,全都沾了欧洲列强内斗,无暇西顾的光,更别说两次世界大战,美国因为远离战场,始终得以安全、高效地发展经济,从而一跃成为超级大国。美国的自信,有其现实基础和合理成分,但将其归功于“昭昭天命”,显然不够确切,造成美国强大的根本原因,是一个又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美国的自信来源,相对于虚无缥缈的“昭昭天命”,其实更多的来自“眼尖手快”的抓机会能力。

参考资料:

《美国史》艾伦·布林克利

《从门罗主义到睦邻政策:美国对拉美外交政策的演变》陈海琪

《西奥多·斯福政府与委内瑞拉债务危机(1902-1904)》吕文琪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区域霸权与全球霸权的空间观念之争》章永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