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在《蜗居》

原标题:十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在《蜗居》

一切从《双面胶》开始

谭飞:我觉得你也有少年感,那个话说得很溜,叫归来仍是少年,我们有一次从一个演员的婚礼回来,飞机上我看你一眼,就和朋友说滕华涛导演看着好单纯,反差挺大的,就跟六六想的一样,而且你是文学系的。

滕华涛:对,我是学编剧的。

谭飞:你文学系出来又那么擅长调度演员,又培养了一批演员。包括我们现在看到演了《蜗居》的李念等,到现在演得都挺好,也挺棒的。最早是你挖掘的她,但是你怎么去完成这个转变,因为你文学系是面对文字的,面对演员是不同,当然你是世家子弟,父亲也是很有名的导演,但是还有一些其他的秘诀吗?

滕华涛:我觉得没有什么秘诀,也是要一步一步去做的,本身我觉得做导演不是个专业的事儿,导演他是一个需要综合素质。

谭飞:杂家。

滕华涛:对,一个杂家。你学习的时候,还是要学个专业,那个时候自己本身比较爱写东西,所以选的文学系,至少从编剧入手,知道剧本是怎么样的。那我觉得把这个解决之后,你后面到了真正的实战中,就发现原来学校教的一些东西好像不是特别管用,还是得面对剧组实际且具体的一些工作、要求,学校没人教你跟演员怎么打交道,那现场你怎么去跟演员去说,表演的状态怎么去拿捏,怎么去发现这些演员合适还是不合适,这个中间我自己也经历了好长时间。

谭飞:估计因为你父亲的原因,你也会经常去片场,你对那个气场很熟,可能有时候跟人打交道就没有那么多的距离感。

滕华涛:其实没有,毕竟小时候去片场都是玩,根本不知道这些。只是寒暑假有的时候去看爸爸妈妈的时候,他们在片场你就看着,觉得挺热闹,但具体怎么样其实没怎么参与过。也是上了大学之后,实习的时候真正去看一下,中间也有过挺长时间的磨合过程和练习过程。后来就恰好是《双面胶》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那正好看到《双面胶》的时候,我就跟六六谈了好久。

谭飞:给她打一电话,详述了你为什么想做这个。

滕华涛:对,当然最终很幸运地得到了她的支持,把版权给了我,当时其实也是谈了很多人。很多人都说你要做这个,得用什么演员。最终找到了当时的华录百纳,就说华涛我们觉得这个剧本特别好,我说我想用海清、涂松岩这样。当时刘老板想了想说,我能答应你,但是我只给你550万。

谭飞:好多人那时候还不知道海清和涂松岩是谁?

滕华涛:对,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当时咬着牙就说行,我拍,你想500多万,在当时也是个偏低的预算。

谭飞:对,而且你看《双面胶》、《蜗居》、《王贵与安娜》、《裸婚时代》,你关注的全是家庭婚姻和都市的变迁这几个主题。当然《蜗居》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甚至在当时还有一些争议,但实际上你从现在的《都挺好》来看,它们其实都承袭了这样一个传统,你看没看过《都挺好》这样的戏?

电视剧导演不看电视剧

滕华涛:没有,我其实基本上没看过中国的电视剧,确实时间有限,而且我是一个不太看电视的人。就是那会我太太刚跟我认识的时候就特别惊讶说怎么这人...

谭飞:电视剧导演不看电视剧。

滕华涛:对,说我们家电视就压根没有那个有线,就只有个体育频道,我看电视就是CCTV5,看个足球看个NBA。就满足我唯一开电视的需求了,确实不看电视剧。当然我觉得好处是我一直不知道别人拍什么,我只知道我自己想拍什么,我怎么把它给拍出来就行了,没有太受过别人的影响。

谭飞:咱讲讲《蜗居》,确实很多人想知道在创作时候的一些背景。这个戏到现在影响还很深远,包括它里面人物的形象、场景,现在还在很多人的脑海中。

滕华涛:它也是一个阶梯性的,就是正好跟六六的几部合作,我们一步一步来。等于想法特别早,在我们俩做《双面胶》的剧本的时候,就那会儿还用MSN,就晚上一边聊剧本,一边聊天。有一天无意中聊到了她在上海看房,我在北京看房,都在感叹说我们各自错过了房价的一个最便宜,其实那时候不是最便宜,但那时候就觉得。

谭飞:还挺算便宜了,跟现在比。

写一个买不起房的故事

滕华涛:比如说那时候是2002年左右,北京上海的房价可能是从两三千一下涨到八九千的一个时间段。但是原来你觉得三千的房子你买不下去,下不了手,等过了那个时间之后,你会忽然发现根本就找不到两三千的,我们俩都是错过了那个时间,各自在感叹。然后我就说咱其实应该写这么一个故事,大家等于在大城市毕业之后其实想留下来,想买房但买不起的一个故事。我俩人特兴奋,就没聊《双面胶》的剧本,聊半天这个事。然后六六说,等我,我有感觉了,我给你马上写一个,咱们下一步拍,我说好。我说我唯一提醒你的,别写成一个房地产调查报告,咱要一个有情感的故事得在里边,她说你不用教我这个,我会。特别快,一个半月之后就给我写了一个故事,就是等于《蜗居》出版的小说。但是我看完了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做,因为它小说当中四分之三多的部分都是海藻跟宋思明的情感故事。我当时没太想好,犹犹豫豫的,后来六六问我说你在这儿琢磨什么呢?我说我主要是想不好,为什么我要拍一个小三跟贪官的爱情故事?。

谭飞:你没想好你的出发点。

滕华涛:对,我说我出发点不是这回事儿。后来我说不行,我得再想想,她说那咱拍什么呀?后来就讨论半天,她说我这还有一个,但是太难改了。我说我这个人还真是特别爱做这种特难改的事。她说《王贵与安娜》,她当时写了一个她爸爸妈妈的一个故事,小说总共不到8万字。我一看这小说写得真好,而且有感触,其实自己父母那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但问题确实是不好改。后来又去找华录,华录看完小说,也说这个真好,咱们做。我说我得做多少集,必须得做30集才行,这8万字小说要做30集的事。所以后来我们就等于跟六六一起花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改《王贵与安娜》的剧本。但特别有意思的是正好在《王贵与安娜》做完后,我跟六六说,我想明白《蜗居》的问题在哪儿了,因为我把这么一个温暖的家庭剧做出来之后,我就跟六六说,整个《蜗居》的基调还是要回到海清扮演的这个海萍身上,我们的出发点和整个的故事自始至终的回到海萍这一家人,他们代表了大多数的普通的人的生活,哪怕你是复旦毕业的,但你可能恰好学了个不太热门的专业,外地两口子想留在上海,孩子也生了,想在上海扎根下来。买房却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事,这些人有大量的生活原型。那由此引发了,她妹妹因为想帮姐姐买房子,所以才在后面碰到的这些故事,我们想写当年的社会背景。

谭飞:实际上你找准了它的根,你才觉得那个就做了,否则就成了一个庸俗的点。

你演好“因为”他们才能演好“所以”

滕华涛:对,就至少从我的创作角度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干这个事,我就没有初衷。其实哪怕是最后播出来之后,争议也好,还是很多人跟我讲就记住了海藻和宋思明的事,其实不重要,因为你整个看下来,我相信哪怕没有觉得海萍那条线是一个你喜欢的线,但你接受了这个前提。因为《蜗居》最好的地方是在于六六写了一个非常完整的社会体系在里边,每个人物都互为因果的关系,甚至这个拆迁房里的老太太都有。后来等我们把《蜗居》的演员全部选好了,我跟所有演员开过一个会,尤其像老海他们这些跟我已经拍了两部戏的演员,说整个表演的要求跟咱们之前的不一样。他们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我说《蜗居》用情节剧的表演方法,他们问什么是情节剧的表演,我说就是你们每个人去看剧本的时候要看全部,看全部你才知道我每场戏里边谁演的是“因为”,你不给我演好这个“因为”,就没有别人的“所以”,再到别人后边的那个“因为”就不对了。所以每个演员在我们整个剧本里都要承担这个,就是你没有那么大的发挥空间。就不能像《双面胶》的时候,你可能感觉这场戏不对,我们现场都可以调,但到《蜗居》的时候,它是没有这个机会的。因为你不发飙,你就没法让你老公崩溃,你也没法让你妹妹看到姐姐生活的状况,她就不会去借钱,对吧?她不会去借钱的话,就没有宋思明觉得说这个姑娘原来张嘴就借6万块钱的事儿。后来所有的演员都严格执行我们这个要求,把自己的那个“因为”演得特别好。所以它是另外的一个表演方法。

谭飞:所以就是从你的创作脉络,特别电视剧这块,看得出现实主义的倾向。当然你可能做的时候没有先想这事,但实际上回头来看,现实主义这一条线是贯穿的。

滕华涛:也是我特别关注现实主义的状态。我觉得那个时候整个社会的变动还是挺大的。大变动对人带来的冲击力是很大的,通过好的文学作品,我们能够抓到这种时代中人的各种变化,那会儿《蜗居》我的野心在于说,几十年或者上百年以后,大家翻过头来想了解那段时间的历史的话。

谭飞:是重要的一部代表。

滕华涛:对,就是你反而会去看我这个剧,知道那时候这个是真实的状况。

谭飞:它有史书的某种功能。

滕华涛:对,是的。

谭飞:好,谢谢滕导。

滕华涛:谢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