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就学一年级的内容,家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原标题:幼儿园就学一年级的内容,家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家好,我是国庆期间抱娃抱出左肩关节炎的萌妈,在过去的小长假中,带娃的各位,你们还好吗?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聊关于幼儿园的孩子「提前学习」的话题。

这种做法也许来自家长的焦虑,这种焦虑下的「过激鸡娃」也是我所反对的;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孩子的学习并没有确切的「时间表」。

我们的观念,很容易陷入「简单的二元论」。

有人主张对孩子的教育应该「严厉」,在任何方面都严格管教,甚至发展为严重体罚;有人主张对孩子的教育要「温和」,在各方面都和孩子讨论,给予孩子过度的选择权,甚至发展为纵容。

主张并且真正能做到「和善且坚定」的家庭,真的太少。

有人主张「学习要从娃娃抓起」,给幼儿园的孩子报名多个兴趣班和知识学习班;有人主张「让孩子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在小学之前坚决不让孩子学习任何文化知识,包括但不限于认字、数学、英语等。

能根据孩子的特性进行适宜指导和教育的家庭,也太少。

孩子「应该」学什么?

学习与他们的发展阶段相匹配的内容

儿童的健康发展和早期学习,为以后的学习和终生的进步提供了基础。当年幼而健康的孩子与照料人保持安全、积极的关系时,他们会迅速成长。儿童发展和早期学习的科学研究,清楚表明了从婴儿期到小学早期(0~8岁),成人与孩子一起工作的重要性和复杂性。

因此,早期养育和教育是存在一致性和连续性的——这也正是我们一直去讲的「6岁以下,养、育不分家」。

目前,美国国立科学院把「儿童发展与早期学习」初步分为四大方面:认知发展、社会情感发展、一般学习能力以及体能和健康,同时还制作了一张影响0~8岁孩子发展的图标,蔚为壮观:

在这一影响孩子学习和发展的复杂系统中,最重要的是成年人与孩子之间的互动,因为每次互动都是宝贵的学习机会。

0~3岁的孩子,主要是家长多与之互动,多带孩子「说、唱、跳、读」;3~6岁的孩子,我国也有《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可供参考。

对学前教育的争议

目前对学前教育,确实存在诸多分歧。其中,典型的三个争议为:

争议一:学前教育过于强调狭窄的学习技能,将让孩子未来学习时难以集中注意力,并减少了孩子应有的玩耍时间。

近年来,有的幼儿园已从玩耍、学习和发现的儿童园转变为「准一年级」。这种转变涉及到更严格的时间表和较长的成人知道时间,从而减少或消除了休息和玩耍的时间等。

这让很多幼儿教育者担心学龄前儿童也会经历类似的转变。一些幼儿园老师认为,孩子们应该提前学习字母,数字和颜色,并认为字母和数学应从学前班或幼儿园开始;但另一些幼儿园老师则认为,这种学前教育计划影响孩子未来的学习兴趣和习惯,并与幼儿期的高质量计划不一致。

争议二:针对3~6岁幼儿识字和计算能力的标准,与6岁以后的学习目标衔接不足。

这些老师担心孩子从幼儿园进入小学后学习准备不足,同时对何为「适当学习」,以及如何拿捏「指导」的度,存在争议。

最激烈的争议为,幼儿领域的教学大多是「灌输式学习」(被动支持),而非「激励孩子主动学习」,即在学习兴趣和成果的驱动下,积极促进孩子学习和技能的发展。

时至今日,关于将早期学习标准,应该如何实施并应用到学习实践中,以及3~6岁的幼儿教育和6~12岁的基础教育应该如何保持良好的衔接和一致性,仍然存在相当大的争议。

争议三:对「成人主导」和「孩子自发」学习的争论。

到底应该由成人来主导孩子的学习,例如由家长来决定孩子学什么、坚持学什么、怎么学;孩子由孩子自发选择学什么、怎么学,目前仍然存在激烈争论。

大多数人认为两者是水火不相容的,但研究发现这两种方式不应该被简单归入「二元论」,而是结合使用。

例如,教学中可以设置部分「直接学习」的环节,再结合一些「探究式学习」;孩子既接触「游戏式」的快乐学习,又要经受看似专业而枯燥的「学术式」教学等等。

孩子可以「提前」学习吗?

长期以来,教育学研究和实践其实存在一个巨大的悖论:从大量研究样本中提取出普适经验,再应用到单个个体身上。

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发展存在共性,可以总结成一般规律供家长和老师参考。

但「共性」之中又有「个性」,幼儿园教育不应提前,但家长如果有能力,完全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进行个性化的培养和引导。

我举个例子。

前天,我教了5岁的小萌「乘法表」的一部分,大概会有人说这是「拔苗助长」;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最近,小萌对钟表非常感兴趣,于是我就带他认识表盘。当他试图了解为什么时针指着「1、2、3」并不是「1分、2分、3分」,却对应着「5分、10分、15分」时,就开始对着每一分钟的小格子开始计数。

于是他发现,表盘上每个数字之间的间隔都是「5」,因此开始用加法计算出数字背后所代表的分钟数,就这样一路数下去,再抽象到用手指计数,看看「几个5等于几」。

这时,关于「5」的乘法表已经呼之欲出了,索性我就告诉他,人类将这一规律总结出来,变成了「15得5,25一十,35十五……」这样的口诀,从而简化计算过程。

很快,他通过掰手指,记住了从1到10乘以5的乘法口诀。

在意识到「乘法」就是「几个几」这样的模糊概念后,我又试着引导他计算一下「几个2」是否存在一定的规律。

于是,他发现「几个2」的计算,如果「几」是连续递增的(1、2、3……),其结论也是连续递增的偶数(2、4、6……),很快就将关于2的乘法口诀背了出来。

同时,他自己还尝试把1~100之中的偶数依次找了出来。

表面看来,幼儿园大班的小萌已经在学习小学二年级的内容了;但事实却是,他对钟表的表盘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我不过是抛给他一系列问题,让他自己去「玩」和「探索」罢了。

学校教育对孩子的学习是有「统一要求」和「固定节奏」的;但家庭教育不需要遵循这一点,家长可以根据孩子的发展阶段和兴趣,引导他们去探索——而后者,并没有所谓固定的时间表。

最后,我们要警惕和反对的是,家长盲目让孩子提前学习文化知识,并在孩子无法达到预期目标时,对其大动肝火式的「鸡娃焦虑」。

参考文献

Committee on the Science of Children Birth to Age 8: Deepening and Broadening the Foundation for Success; Board on Children, Youth, and Families; Institute of Medicine;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Allen LR, Kelly BB, editor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US); 2015 Jul 23.

Kostelnik MJ, Grady ML. Getting it right from the start: The principal's guide to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Thousand Oaks, CA: Corwin; 2009.

Bassok D, Rorem A. Is kindergarten the new first grade? The changing nature of kindergarten in the age of accountability. Charlottesville: EdPolicyWork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2014. (Working Paper Series No. 20).

Elkind D. The power of play: How spontaneous, imaginative activities lead to happier, healthier children. Cambridge, MA: Da Capo Lifelong; 2007.

Wien CA. Negotiating standards in the primary classroom: The teacher's dilemma. New York: Teachers College Press; 2004.

Johnson DW, Johnson RT. An educational ppsychology success story: Social interdependence theory and cooperative learning. Educational Researcher. 2009;38:365–379.

Connor CM, Piasta SB, Glasney S, Schatschneider C, Fishman B, Underwood P. Individualizing student instruction precisely: Effects of child × instruction interactions on first graders' literacy development. Child Development. 2009;80:77–100.

END

编辑:萌妈 排版:萌妈

图片来源:免费图库unsplash.com

我的知乎ID:Cecilia,有时候会直接搬运回答过来,请不要再举报我抄袭自己了

有用的话,戳以下这里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