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洁回到17岁当“三无少年”?他要把小虎队改成老虎队?

原标题:李光洁回到17岁当“三无少年”?他要把小虎队改成老虎队?

《我在未来等你》既有回看时光温柔如水的一面,又有让人笑出腹肌的另一面。

你永远不知道,这群二货接下来又会有什么哭笑不得的新发明。

堪称史上最可爱的“三无”少年。

史上最可爱的“三无”少年

一,毫不廉价的“五毛”诡异脑回路。

成人世界充斥着横平竖直的规矩,举止行为都有范式;但故事里的少年们并未被规则驯化,总用旺盛又新鲜的“非常规模式”来观察、理解世界

虽然刘大志的脑回路经常短路、作品经常只有“五毛钱”既视感,但非常有陌生化的喜剧效果、同时又有新鲜的少年之气。

比如剧中少年三人组要上台表演小虎队的《爱》,怎么排练呢?

强行记舞蹈动作。

记不住怎么办?

刘大志画了示意图,每个小人看起来都只有五毛钱那种。

这就是笑出腹肌的标准答案吧?这个图是个什么鬼?哈哈哈哈!原本会跳这个舞的人,看完这个动作示意图以后、也百分百会忘了要怎么跳了吧!

这么魔性的脑回路是怎么肥四?

果然,这样的“舞蹈动作肢解图”(就是肢解不是分解),也被学霸狠狠嫌弃了。

学霸表示他将结合三角函数、圆周率等科学因素,仔细画一份更精密的示意图!

这,难道不是会更加难学吗?

明明很无用、却很让人生出好感;明明画画水平很廉价,这种“不同的新鲜质感”却格外珍贵。

二,毫不劣质的“三无”既视感主角。

整个故事里,少年时期的刘大志都充斥着一种“三无产品”质感,无颜值、无超级技能、无主角光环。

这种“低配”男主设置,往往是武侠或者仙侠等类型中男主角的初期设置,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一路打怪升级、平步青云、成为人生赢家

有意思的是,青春剧《我在未来等你》中的男主,自始至终都在死磕“平凡”或者“低于平均值”的模式

刘大志长相不出众、成绩不及格,又怂又蔫坏;剧作没有让他“从小喽啰变成大侠”,而是抛却了平凡的外在审核模式,转而深挖那些不能被量化的特质。

活到37岁郝回归依旧没完成什么主角逆袭,但这个“低于平均值”的主角配置模式,在所谓不成功的设定里,拍出了特别可爱、特别新奇、特别有滋味的既视感。

隔壁学霸收到了仰慕者的无数情书,刘大志好不容易也收到一封。

小鹿乱撞一般打开,却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

对方不是倾慕不是表白不是花痴,而是“你的身残志坚鼓舞了我”?是“连你(这么弱)都可以、那么我更可以了”?

写信的还是个男生。

刘大志简直堪称史上最惨青春片男主了!

无论是把“小虎队”变成“老虎队”,还是在徐怀钰演唱会上乱写“我女朋友是个聋哑人”还被请上台胡乱手语。这些细节,乍看通通很“不合格”,但却处处闪耀着青春的高光、闪耀着少年的光彩。

这也关乎青春“无目的属性”。

青春的“无目的”属性

一,毫不功利的无动机质感。

剧中从“未来”回归的郝回归(李光洁饰) ,手握未来资源、知晓命运走势,这样的“开天眼”超能力,应该能用来谋求一番巨额利益了吧?

然而《我在未来等你》显然不是一个用“时光机赚钱”的铜臭味故事 。

故事里李光洁从37岁回到17岁,一度试图将少年们向成功学的功利方向掰,最终却成功落入孩子们青春肆无忌惮的“无目的”非功利逻辑中。

青春岁月里最核心的特质是什么?

重视情绪高过考量结果,追逐单纯的快乐而非谋求复杂的利益。

《我在未来等你》中,李光洁这场“把小虎队变成老虎队”的演出,就是如此。

对于学习紧张的孩子们来说,文艺汇演这件事情其实相当“不重要”,既然都不是要成为练习生、通过舞台出道的人,会不会这三两下舞蹈并不重要。

但有些时候,快乐无法用考试分数来衡量。

青春里那些看似荒唐无聊的事情,都成了彼此生命中最单纯、最美好的高光回忆。

二,“坏事”里的正向情谊。

少年时期小伙伴们的情感,似乎总要靠“一起做坏事”来维护、加热、升华。

比如《我在未来等你》中,班主任郝回归提出想家访,本意只是要看少年时代自己生活的地方、要看母亲父亲,但被“另一个自己”刘大志深深误会。

刘大志以为这就是一场“新来的班主任对差生”进行的常规正式家访。

本着垂死挣扎的原则,执行着花式作死的策略,刘大志和他的几位小伙伴,前脚给自己找了个“假妈”,后脚又给自己布置了个“假家”,还贼心不死蒙骗班主任“那是我后妈不是我亲妈”。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微笑,串通刘大志一起“干坏事”毫无压力;认真聊三观,这群熊孩子的作死举动、显然都不正确。

青春片就是能有这样的魔力,让你忽略所谓对错,看见他们闪光的“一起作奸犯科”的好意气。

无论是一起逃课一起“作假”的荒唐少年事,还是一起做梦一起不知天高地厚的天真烂漫,这些“不对”或“无用”的事情,都在少年视角下、时光滤镜里,有格外瑰丽的梦幻质感

青葱无比,单纯无敌。

三,双向视角的加持效果。

戏里李光洁带着“剧透”视角回归,每每想起“当年我如何如何”,在新的仿佛从头再来一次的机会里,拥有着“成年/少年”两版视角的双重优点。

二十年后的郝回归多了阅历,不再如小孩子般一切自我为中心,对父母对长辈都多了几分换位思考,深知他们用心良苦。

二十年前的刘大志少年气未泯,总能把平淡的三点一线的生活、搞出气不死人不偿命的“事故”式故事既视感。

所以当郝回归和刘大志以交替的身份来完成一件事情,双重视角的威力就格外明显。

戏里刘大志受伤,郝回归上台代替他,将“小虎队”更名为“老虎队”。

台上李光洁跳成表情包,台下费启鸣努力爬上后排很高的座位、跟着一起完成手部舞蹈动作。

台上台下青春光芒一片,明明是“无用”的五毛事件、却有温暖又励志的力量。

舒心结语

我们深知无法回到二十年前、无法回到十七岁,无法让成年的自己陪着少年的自己走一段青春岁月。

对往事、对岁月、对青春的遗憾,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必修之课。

与其说我们羡慕的是“重回十七岁”的神奇设定,不如说我们喜欢的是这份温柔与唏嘘,勇敢面对少年时的自己与岁月,不惧时光、不忘初心。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遇上那个更好的自己,在未来等着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