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行走在僵硬教育之外

原标题:张良|行走在僵硬教育之外

项目重新解构高中教学

受到整个教育界关注

多家名校加盟

2015年1月获得联想—友成公益基金会教育信息化案例全国大赛第二名

2012年的4月份,我在河南的一所学校参观访问,他们正在上班会课。那个班主任这样站着,对着所有的同学开始训话,然后所有的同学是鸦雀无声、纹丝不动。他们还只是高一,但是班主任已经开始在做高考总动员,然后老师讲完话之后,所有的学生一个一个地上台,也开始一脸严肃的开始表决心。几天以后,我在山东的另外一所学校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情境,在教室里面上课的时候,老师只是安静的待在一个角落,所有的学生离开了座位,他们在遍布四周墙壁的黑板上,甚至在地面上,拿粉笔开始来进行数学的运算。后来我在广西的另外一所超级中学和他们的一个校长聊天,这个校长也是当地的一个语文的特级教师,他告诉我他当时在上语文课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困惑,他说:我在上鲁迅的经典名篇《纪念刘和珍君》的时候,需要向学生介绍当时的历史背景,但是他说我对那段历史其实并不了解,我只能以我读书的时候对那一段历史的理解去告诉学生,他说我上完课之后觉得心里没底,我把历史老师叫过来问他现在历史课上是怎么介绍民国那段历史,才知道现在的历史教材早已经不是这样介绍了。这个校长就向我感慨,他说如果这堂课当时我们语文老师是和历史老师一起备课就好了。

那这就是2012我开始进行中国教育创新案例研究中心这个工作的时候,在全国各地去考察所遇到的一幕,那我想我刚才提到的三个场景基本上也可以代表中国教育的一个现状。当时我已经离开了新闻界,正在为人生寻找一个新的方向,仔细考虑之后,我选择了教育,因为我非常好奇,我想知道,在我们天天谈论的中国教育里,在它的一线,也就是学校和课堂里边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除了学生跳楼或者捅死老师或者高考状元揭晓这样的新闻,我们就看不到其他的可以让我们欣喜的东西?

所以在2012年的整个上半年,我在全国各地开始疯狂的去搜集各种各样的教育创新案例,在这半年时间积累了大概有800多个的案例,这个过程让我本身大开眼界,也让我看到了在中国教育的一线,其实是有很多被我们所忽视的创新的力量在默默的生长。半年之后,当我在面前把800多个案例全部摊开的时候,我开始思考,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有答案,但是我知道,知识绝对不应该再以教材这样的僵硬的方式来呈现,学习不应该再靠高压来驱动,教育的成效也不能仅仅用分数来衡量。 所以我想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性,让真实的问题来驱动学习,让认知的逻辑来替代学科的轨迹,让思维的训练优先于那种机械的训练。那我想,如果我把我看到的这些创新案例的所有的好的做法集中在一个教育的平台上,那我想我这个梦想是有可能去实现的,这就是泉源高中训练营最初的一个由来。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开始行动,我当时在江苏的茅山,就是出茅山道士那个地方,我在乡村里面找村民租了一套房子,非常便宜,一年的租金只要4000多块钱,经过简单的整修之后,拉好了网线,黑板钉好了,然后就开始招生了,但是只有我一个老师。我印了一些这个泉源训练营的介绍单,在周边的村子去发放,但是好像村民不太理解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以及办一个什么样的学校。最后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学生,但是我得显得这个招生显得正式一点,我列了一个有20多个问题的一个清单,然后拿这个清单逐一向他发问,但是其实当时我心里已经很清楚,我想只要你愿意来我就收!当然很幸运他最后愿意答应过来,于是我就有了第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当时已经在一所职业高中读了一年,按照我们传统的标准,他连普通高中都上不起,后来他把他的一个同样读职业高中的一个朋友叫过来成为我们的第二名学生。然后我在贵州做公益的一个朋友推荐了三个她一直在资助的贵州的学生,这就是我们在2012年8月20号开营的时候我的第一批的5个学生。

中间的三位就是贵州的学生,他们生活和读小学的地方是贵州非常著名的中洞小学,他们的家和他们的学校全部都在一个大的溶洞里面。我上个月专门回了一趟贵州去看望他们三个,这三个贵州学生今年正好升到高三,因为户籍的关系他们必须回贵州参加高考,大概还有十几天我们就知道他们的高考成绩,但我想对他们三个来讲高考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记录而已,因为他们的眼前已经有了更大的世界,而且我也相信他们现在是有足够的意愿和能力开始来规划自己的人生了。这三个同学有两个要去意大利留学,一个要去报考上海一所非常特别的精英型大学——兴伟学院,那我相信在三年前,这是他们从来不敢去想象的目标。这个也代表着我们对泉源学生的一个期待,我们希望所有泉源的学生在离开的时候,他们至少初步具备认识世界和自我、能够想象未来和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个也代表着我们对泉源学生的一个期待,我们希望所有泉源的学生在离开的时候,他们至少初步具备认识世界和自我、能够想象未来和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高的目标这意味着泉源的学生在高中三年,他必须学习比其他的高中生要更多的内容,那要做到这一点,我们的学习方式必须做根本性的改革。

这是他们最初到泉源来报到之后,我们带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情。第一个星期,我把高中9门学科三年的所有的120多本教材全部摊在桌子上,把三年的所有的学习内容目录打印出来,贴满了我们整个教室的墙壁,我说我们要做一些事情——把书撕掉!他们非常吃惊:我们不学了吗?我说我们不是不学这些知识,但是我们要重组。这些知识的结构,我们在第一周就带着学生做这样的事情,虽然这些知识他们还没开始学习,但是经过几天仔细的对目录的观察,他们自己都开始看出问题了,我们让他们把他们认为有相关性的知识串联在一起,构成一个新的学习模块,然后我们给它个命名,我们把它写在黑板上。

最后我们得到了70多个新的一个学习模块的构成,我们对它进行逐一的讨论,最后确定下来有20多个泉源的学习模块,它的样子比较丑陋,因为我们只是把它撕开以后再重新简单的装订在一起。

一年以后,我们有更多的老师和学生加入,我们的编辑力量更强了,我们的自编教材开始显得更加正式一点。大家看到我们这个模块里面有世界政治思想与制度、基因工程 、全球文明史、建筑与城市,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些主题好像不是高中生应该学的吧,那我们看一看,泉源的学习模块和高中的学科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最边上 左边的那一个就是国家规定的高中学习的内容,我们是把高中9门课的所有教材的内容拆分以后重组到右边的我们称之为自然、社会和人的三大领域里面所构成的28个学习板块里面,也就意味在泉源的学习,学生是能够把高中三年所有应该学的东西全部要学习到,同时还有大大的一个扩展,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力气的把这样的知识的结构拆来拆去?是因为我们看到现有的教材结构有很大的弊端,比如说我们在政治历史中,在政治必修一里面,它的整个主题思想是讲经济的,在高中历史的必修二里面,整个主题也是讲经济的,我们在高中的地理中间也看到很多与经济相关的内容,比如区域经济的规划、旅游地理等等。其实我们不太理解,全部是与经济相关的内容,它为什么要分散在三个学科里面?甚至有一些内容,比如说凯恩斯主义,比如说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以及所谓资本主义的经济的危机,它甚至在历史和政治教材里面出现的章节的名称都一模一样,那在泉源这里我们把它合成一个新的模块,叫经济常识与经济史,那我相信,学生在这样一个结构下的学习的效力反而会更高。

除了我们对学习的内容进行重组,当时让学生非常吃惊的还有我们的学习方式,我告诉他们我不会给你们上太多的课,因为第一年只有我一个老师,如果我从早到晚给你们上课的话,那我会上到吐血,我说我们的学习方式必定要发生变化,实际上我们在乡村里面,当时给每个学生都配了一台电脑,网线全部拉通,我说在网络上有无数的讲得比我好的老师,我们要充分利用资源。我们用三个关键词来形容在泉源的学习方式:靠真实的问题来驱动、以专题研究式的方式来学习、最后是打破学科的界限,进行一个融合的学习。

可能有人会说问:这个真实的问题从哪里来?其实这个问题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比如说我们在乡村里面,我们的生活垃圾没有地方扔,那这是个问题。那我问同学:谁愿意去解决这个问题?有个同学说他愿意,OK, 那我给你的支持是给你出这么一份学习任务单,就是垃圾如何处理,然后以我的老师的经验会告诉他,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高中化学和地理的哪一章哪一节的什么样的知识,以及以它为基础我们需要去搜索更多的信息,最后你要去寻找一个解决方案。那这个同学一天之后给我一份表格,里面列出来非常详细的用物理法、化学法或者生物法来处理垃圾的各种方法,除了把高中教材里面的知识做了一个系统的梳理,他还找到了更多的新的信息的来源。

那这样一个从问题中间去激发学习的机会其实非常多的,在我们身边随时可见,比如说我们在乡村里面的时候,做饭是学生每天轮流值日来做的,那我们这些学生,特别贵州的学生他们从来没有用过微波炉,他们很害怕这个东西,微波炉开始一嗡嗡作响开始转的时候,他躲得远远的,他们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工作的。那我好像是为了给他们恶作剧,我在网上找了这么一个文章发给他们——就是说微波炉加热食物会把癌细胞养得肥肥壮壮的,所以我们再也不要去使用微波炉了。那么它到底是一个科学还是是一个谣言?那我们需要去研究它,那就需要我们用到知识要真正搞懂微波炉的工作原理,我们需要用到高中的物理里面的电磁场的知识,需要用到高中数学里面的分子的极性的知识,还需要用到高中生物里面的细胞的结构和功能的知识,这样一个专题的研究,可以把高中上面理科的知识全部串联在一块进行学习,那这也是我们对于学习的一个理解。

在泉源这里,我们会给每个学生会配电脑,我们的网线是24小时连通,手机也是我们必备的一个学习工具,那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学生跟真实的世界更方便的能够发生关联。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发现学生的好奇心是不断的被激发起来的,而在我看来,好奇心就是我们老师或者说这是我们学习中一个最得力的一个助手,而我作为老师,我要做的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学生创造各种各样的能够激发他的学习的情境。

比如说很多高中生会比较不太喜欢数学,我们在学习数学必修三里面的概率统计论的知识的时候,我们的数学老师是这样做的——带着大家先看一部电影《决胜21点》,讲的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带着他的一群天才学生,利用他们的数学知识在赌场上去赚钱的故事。当然我们带学生看这部电影不是说让他去赌博,而是在看电影时候,我们数学老师会提醒大家注意台词里面提到的很多数学术语,这部电影拍得非常的生动,学生对它的兴趣也非常高,大家对于里面提到的他们还不懂的那些数学术语非常好奇,那老师让学生把它一个个记录下来,这也是我们的学习任务,它里面会提到很多比如说正态分布、古典概型这样的一些词,那我非常吃惊的是在每个学期末,我们会有一次调查,就是对第一个学期的所有的学习的任务和专题我们会做一个满意度的调查,那在这个学期得票最高的居然是这一个数学专题,它的得票甚至超过了那些看起来更加有趣的户外活动。所以这是我们对学习的一个基本的一个看法,就是让学生如果跟真实的世界发生更多的关联的时候,学习既变得更加有趣也可以变得更加的深入。

有人会问,这样一个学习方式它看起来好像确实比较有趣,但是,你们这样一个看似好像很随意的这样一个零散式的碎片化的学习会不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它的学习的系统性的问题,在泉源的学生的脑袋中间,他的知识是不是全部是一个个零散的?无法成为一个系统?

那我们看看这样一个例子,在我们刚才的那个微波炉的工作原理的专题之后,我们的学习并没有停下来,我们继续往前推进,我们开始顺理成章地把所有的所谓高中里面的经典的这样的电磁学的概念、它当初产生这个知识那些经典的物理实验,我们去做一个专题的了解,我们要回到知识的源头去探究它,在探究的时候,是同学们开始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也就是他发现这些实验在一个非常集中的时期产生,我们继续去深挖下去,产生第三个专题,那发现这是所谓的欧洲科学大发现的时期;我们继续往下深挖,产生第四个专题,这就回到我们高中历史里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欧洲的启蒙运动和宗教改革,它是欧洲科学大发现的一个重要的背景。如果我们从学科的角度去看,它好像从理科甚至跳到了文科,也好像看起来不太符合学科的学术性的框架和标准,但是,如果我们以学习者的眼光去看待的话,我们会发现,在学生的头脑中间,所有这些知识它构成一个更加严密的内在逻辑关系,更加清晰的一个知识的整体。我们后来发现,当所有的专题越做越多的时候,这些看似不相干的知识开始自动地串联成一个叫做知识的网络,那在这个网络中间,泉源的学生要学到高中3年所有应该学到的知识,同时能够非常方便的在这个网络中间,通过不同的节点向外去发展他不同的个性化的需求。

把学习以这样一个方式来展开,当我们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来展开的时候,我们泉源的学生可以拿出更多的时间去从事其他方面的发展,比如说我们可以更多的去回到自然、更多的去接触社会,这是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带着所有的学生在深圳的海边做了一次户外的徒步活动,我们花了5个小时,徒步了20多公里,冒着大雨,穿过丛林,我们要在接近90度的坡上用绳索去绳降,我们要自己去搭帐篷,我们要在篝火区烤干我们所有淋湿的衣服,我们最后以一场野战来结束;有时候我们会带着他们去参加公益活动,这是去年我们带着所有的学生在壹基金举行的一场公益论坛中承担它四天的全部的会务工作,他们最后完成得非常的漂亮;

我们有时候还带他们去做一些更特别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参加相亲节目,当然我们不是说让他们去相亲,而是让他们去了解电视的整个制作过程;就在今天,我们泉源重庆班的全体学生正在重庆到南京的火车上,他们将要在南京的茅山,就是我们最初的泉源的发源地,会在那里进行三个星期的一个游学,那这是我们泉源的一个基本的学习制度。

所以说泉源,我们希望提供的是一个更加平衡的学习,我们不仅仅要今天的分数,我们更加需要为明天要去培养更多的能力。我当时在做泉源的时候就有一个清晰的想法,我说我绝对不是说要带一帮学生来做一个自娱自乐的东西,我希望泉源的模式要去影响更多的学校,那我也非常高兴的看到现在全国各地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寻求跟我们合作,希望在他的学校里面开设泉源实验班,就在上个月,中国高考的旗帜,湖北的黄冈地区的教育局长,带着他的校长和老师在泉源待了两天,那个局长走的时候告诉我,他说,9月份开了新的学期,你一定要到我们的高中那里去开设泉源实验班,他说一般的高中有的你这里都有,而你这里有的,在普通高中没有,你这里既提供了基础性的学习,也提供了充分的学生的个人化发展的这样一个机会和选择的权力,他说这不就是我们所有做教育和当家长的梦寐以求的东西吗?

这是我女儿,我记得两年多前刚刚办泉源的时候,我房子已经装修好,在等着第一批学生的到来,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天天待在屋子里,非常孤单,她刚刚读完初一,她利用暑假的时间来看我,她看完之后她告诉我,她说爸爸,我要到这里来读书!现在她是泉源高一的学生,她最近正在做一个事情,她在发起一个网络的众筹,寻求一些兼职的机会,她想挣到第一张从广州到重庆的机票钱,就像她在众筹说明里提到的——她其实是一个非常胆小的人,但是她决心要克服这个胆怯,她要去更多的去感受这个真实的世界,就像我们第一年三个贵州学生一样,在泉源这里她被激发了,她内心的泉源被打开了!这是我办泉源的目的,我相信这也应该是所有教育的目的!谢谢各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