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攻打南唐之前,曾给过李煜3次体面投降的机会,都被拒绝

原标题:赵匡胤攻打南唐之前,曾给过李煜3次体面投降的机会,都被拒绝

960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将9岁的后周小皇帝柴宗训赶下龙椅,自己坐了上去,建立大宋王朝。

961年,南唐国主李璟去世,太子李煜即位,史称南唐后主。历史很有意思,将一位柔弱书生丢到了强悍的赵匡胤的卧榻之侧。

北宋建立后,赵匡胤旋尔开始了中原的统一大业。963年灭荆南,965年灭后蜀,971年灭南汉后,南方政权只剩下南唐和吴越。

赵匡胤的下一个目标只能是南唐,这一点南唐后主李煜,即使再无能也看的很明白。于是,他与赵匡胤之间,玩了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这段历史细讲起来,颇有意思。

认怂是李煜的专利,这一点他做到了极致

971年,北宋灭掉南汉之后,从地图可以看出,南唐孤零零的突兀在大宋张开的拳头里,被宋土团团包围(吴越政权归顺大宋),剩下的只看赵匡胤什么时候收拳了。

南唐后主李煜,本来就不善治国,也找不出应对危机的有效办法,只能搬出他善用的认怂战术,以祈求赵匡胤怜悯,能够保存住南唐的国号。

《宋史》记载,李煜做了四点工作:

第一,降低自己的地位

会岭南平,煜惧,上表,遂改唐国主为江南国主,唐国印为江南国印。

也就是去国号唐,改成江南国主,由黄袍改穿紫袍;

第二,降低自己的身份

上表请所赐诏呼名,许之。

也就是说,北宋皇帝给李煜写信的时候,可以直呼其名,比如:李煜(收),李煜(亲启)等,这样就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因为一般长辈写给晚辈的时候才直呼其名。

第三,降低仪制

煜又贬损制度,下书称教;改中书门下省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为司会府,御史台为司宪府,翰林为文馆,枢密院为光政院;

李煜原先发往大臣、地方的文件都是诏书,这是皇帝专用的词,现在改成教书,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

另外主要的国家行政部门也都改了名字,因为国家降了一级,部门也降一级,类似现在的部委降为厅级。

第四,自贬称号

降封诸王为国公,官号多所改易。

比如李煜的弟弟李从善,从郑王降为楚国公。

同时,李煜甚至命人把皇宫宫殿象征皇权的鸱吻(殿脊的兽头)也摘除了,为了就是让北宋找不出任何借口来攻打南唐;

李煜的这一系列举措,有些异想天开了,他完全不顾及君王的脸面与体面,就像一个不成熟的少年,迫不及待的告诉赵匡胤,自己都卑微到尘埃里了,已经跪拜在你的脚下,心存幻想的想博取赵匡胤的同情。

送点鸱吻图

故宫清代鸱吻图

交粮纳贡,花钱买平安

李煜的降尊措施,只是想表达自己无意与北宋做对,真心的愿意做北宋的附庸国。

但政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改一些名字没有实际意义,赵匡胤当然不会当真。李煜也自知很不实惠,于是赶紧派自己的弟弟李从善亲自去跟赵匡胤表忠心。

《宋史》记载:

五年,长春节,别贡钱三十万,遂以为常。

李从善在972年2月26日,到北宋的都城汴京,为赵匡胤过生日。

这次他给赵匡胤带来了两件礼物,第一件是大量的金银珠宝,贡钱三十万贯;

太祖以从善为泰宁军节度,赐第留京师。

赵匡胤呢,也不客气,贡礼全部收下,大大的表扬了李从善的忠心和才华,就把他留在了汴京,封了泰宁节度使,赐了豪宅,挂职留京。实际上给扣下来当了人质。

到了这年年底,李煜又给赵匡胤送去了年货:

是岁,煜又贡米麦二十万石。

米麦二十万石。

恰巧,赵匡胤命人建造的礼贤斋已经建成,建造的宏伟壮丽,楼榭亭台,小桥流水,花草鱼虫,应有尽有,完全仿照江南园林建设。

其目的很明显,这就是给李煜准备的居所。

赵匡胤让李从善给李煜写信,让李煜来汴京做礼贤斋的主人,并许诺了高官厚禄、荣华富贵。

太祖虑其难制,令从善谕旨于煜,使来朝,煜但奉方物为贡。

这个要求当然遭到了李煜的拒绝,人没到,但又送来了金银珠宝,李煜觉得自己拖一拖,或许是最好的策略。

装聋卖傻,李煜也在所不惜

赵匡胤让李从善劝降李煜,失败了。这李煜是软硬不吃,只是一味的送礼,巴掌不打笑脸人,赵匡胤也不好动粗,于是派合门使梁迥出使南唐,去传达下自己的意思,施加施加压力。

972年的秋天,梁迥到了金陵,见到了李煜。

梁迥说:“天子亲自给你准备好了别墅豪宅,你咋没动身去住?”

李煜回:“天子建造的宫殿,哪敢受此恩惠。”

梁迥又说:“天子今冬,行柴燎礼,国主宜行助祭。”

意思是,赵匡胤冬天要举行点燃篝火的祭祀仪式,你要去助助兴,撑撑场面。

李煜听后,自己琢磨去是肯定不能去的,就开始装聋卖傻,既然你没点破说是赵匡胤的意思,那我就打几个哈哈,装作没听懂算了。

赵匡胤亲自派人,又没请动李煜。

李煜终于硬了一回,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

赵匡胤派人去请李煜,没请动。李煜的架子还真不小,尽打哈哈,赵匡胤有些生气了,决定再次派人去请,把话说的明白一点,说的透彻一点。

974年秋,赵匡胤的秘书长知制诰李穆出使南唐。

李穆带来了赵匡胤的明确指示,说:“天子冬天要举行冬猎,要你去助阵。”

李煜跟大臣们一琢磨,结论还是不能去,去,就回不来了,丢了性命没关系,但不能让祖宗的江山在自己手里丢了。

于是对李穆说:“自己生病了,去不成,也打不了猎,让天子体谅下自己的病体”

李穆说:“你就别装了,每次都装病,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李煜听完,终于硬气了一把,说:“我一向对你们北宋恭恭敬敬的,称臣、进贡,卑躬屈膝我都做了,你们到底还想怎么样?”

李穆说:“你可要想清楚,以大宋的军事实力,可不是你们小小的江南能抵抗的住。”

李煜说:“想清楚了,要打要和悉听尊便,这次不改了。”

都说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柔软了一辈子的李煜,终于对赵匡胤说了句硬气的话。

劝降谈崩了,双方各自准备战争。

李煜发动战备,对外宣称说:“如果打败了,我将携带全家老小自焚,决不苟活。”,表达了决心。

赵匡胤听后,笑笑说:“这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口出狂言,徒有其口,必无其志,如果他能有这般志向,也不至于把国家治理成这样。”

遂诏煜赴阙,煜称疾不奉诏。冬,乃兴师致讨。

974年10月,北宋军队集结完毕,物资准备妥当,正式开始进攻南唐,理由就是李煜不奉诏。

面对赵匡胤的咄咄逼人,李煜终于硬气了一回,也做了一次响当当的爷们,只不过他再一次的误判了形势,一时的口舌之利,没有国家坚强的军事、经济实力,如何与强大的北宋对抗呢?

点评

实际上,一方面赵匡胤抱着和平统一的态度,想给李煜施加点压力,让他屈服,毕竟战争耗费太大。另一方面,赵匡胤也没有排除武力统一,因为论军事实力,北宋要比南唐强很多。

而南唐的李煜,只有一个想法,想保留自己的一块自留地,可以做北宋的附庸,但底线是不做亡国之君。

赵匡胤想完成统一,而李煜想维持南唐的领地。

这就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是北宋与南唐诉诸武力的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