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和珅,豪宅赏你,留给我闺女住

原标题:乾隆:和珅,豪宅赏你,留给我闺女住

清代王府是清朝特殊封爵制度的产物,入关前王府建在盛京,入关后王府集中在京城。从崇德元年(1636年)定封爵制度到清朝覆亡,前后275年,清朝差不多建了近百座王府,这里包括宗室王爷府、公主府、蒙古王爷府,以及个别异姓王爷府。由于自然损毁,或挪作他用,目前保存完整且对外开放的清代王府仅有恭王府一座。

历史上,恭王府曾是乾隆朝权臣和珅、嘉庆十七弟庆王永璘以及同治、光绪两朝重臣恭亲王奕䜣的府第。恭王府因其存世之长、建筑之辉煌而闻名,再加上府主和珅、奕䜣为清中后期左右朝政的权臣,因此有不少学者认为“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御赐十公主府

追根溯源,恭王府府第沿革的源头是从一对小儿女的姻缘开始的。乾隆有十个女儿,其中最小的和孝公主甚得父亲喜爱。公主5岁时,乾隆就为她找好了“婆家”,“尚书和珅之子,赐名丰绅殷德,指为十公主之额驸。赏戴红绒结顶。双眼孔雀翎。穿金线花褂。待年及岁时。再派结发大臣举行指婚礼。”

巧的是,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也是5岁,两人可谓同年同月生,公主比丰绅殷德大十多天。

乾隆为十公主指定了额驸,虽然公主尚小,但也开始操心起女儿婚后住哪儿的问题。此时,恰好有位叫李侍尧的大臣获罪,李侍尧为乾隆的另一个宠臣,获宠程度不亚于和珅,短短几年一路高升,后在云贵总督任上被检举贪纵营私。在十公主刚刚订婚一个月之际,乾隆便下旨“所有李侍尧入官中一所房屋着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府第”。

旨意虽然是乾隆下的,但由于要建的府第与自家有很大关系,且李侍尧案又是和珅查办的,所以不排除是和珅看上了李侍尧房屋所在的位置。

再看谕旨内容,后半段“着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府第”让人不免产生疑惑,到底谁是未来府第的主人?按书面理解,和珅与和孝公主都应是府第的主人,皇帝的圣旨即是法律,因此,称“十公主府”也可,称“和珅宅”也不为错。

影视剧照

公主的婚后生活

十公主与丰绅殷德奉旨成婚后,其在宫内的生活情形不见记载,想来应该是快乐无忧的。

“和孝公主,惇妃所生,为纯皇帝最幼女。上甚钟爱,以其貌类己,尝曰:‘汝若为皇子,朕必立汝储也。’性刚毅,能弯十力弓。少尝男装随上校猎,射鹿丽龟,上大喜,赏赐优渥。”(据昭梿《啸亭杂录》载)

这段记述为我们大致勾勒出了和孝公主的“画像”:容貌长得像父皇乾隆,性格要强,力气不小,做事很讨乾隆欢心。十公主13岁时便被封为固伦公主,这个品级一般针对皇后之女,而十公主仅是妃子所生。

婚后的和孝公主依旧受到父皇的特别照顾,“今和孝固伦公主,系朕幼女,且在朕前承欢侍养,孝谨有加,将来下嫁后,所有应支俸禄,亦着一体赏给一千两。”依制度,公主下嫁外藩,俸禄为每年1000两,下嫁后居住京师的,每年只能领400两。和孝公主下嫁后的第六天,乾隆亲临公主府第,专程来看望自己这位新婚的小女儿。

丰绅殷德与和孝公主(影视剧照)

关于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日后的婚姻生活,我们所知不多。《啸亭杂录》“和孝公主”记有这么两件事:一是说丰绅殷德平日仗着其父和珅的权势,行为颇为骄纵,和孝公主看不下去,提点丰绅殷德:你父亲受父皇厚德,毫无报答之心,整天只知道贿赂贪婪,你这样让人很担心呢,他日恐怕会身家不保,我必受到牵连啊!二是说冬天某日天降大雪,丰绅殷德童心大发,用簸箕玩起了拨雪游戏,和孝公主看到后很生气,责备丰绅殷德:你年龄都过20了,还玩这种小孩子游戏吗?事情以丰绅殷德长跪向公主认错结束

从这两个生活小片段可以看出,和孝公主年龄虽然仅比丰绅殷德大半月,但比丈夫成熟,另一方面,由于公主的身份,生活里女尊男卑是免不了的。

恭王府全景

和珅宅最后一个上元夜

依清代皇家惯例,公主下嫁后,一般是和额驸在公主府单独生活,但和孝公主下嫁后,作为公公的和珅也住在府里。这种一府两位主人的生活场景在嘉庆四年(1799年)的正月被打破了。正月初三,太上皇乾隆驾崩,第二日和珅便被褫夺军机大臣、九门提督等职务,初八日被逮捕收监并抄家。十六日正式定和珅大罪二十条;十八日上谕赐令和珅自尽。

和珅从被捕到赐自尽,仅短短十天,嘉庆为什么这么急于处死和珅呢?和珅自尽后,嘉庆专门颁布上谕,“朕所以办理和珅者,原因其蠹国殃民,专擅狂悖。和珅一日不除,则纲纪一日不肃”。或许,刚刚亲政的嘉庆深知大清官场的恶习和隐患,内心想通过快速铲除和珅,达到整纲肃纪的目的。

然而再看正月二十三日江西巡抚的奏折上,嘉庆的批示为“朕若不除和珅,天下人只知有和珅,不知有朕,实出于万不得已,是非公论自有定评”。可见,嘉庆重办和珅的原因既有借助铲除和珅整肃纲纪的目的,更有皇帝集权的需要。由于皇帝个人的秉性和价值取向,从某种意义上,和珅的死只不过是又一次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罢了。事实上,在除掉和珅后,嘉庆朝及其以后的军国重务也没有什么起色,官场风气依然照旧。

在自尽前三日,刑部狱中的和珅度过了人生最后一个上元节。夜晚,月明如许,和珅倍感惆怅和悲戚,写下了:

夜色明如许,嗟余困不伸。百年原是梦,廿载枉劳神。

室暗难挨晓,墙高不见春。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

对景伤前事,怀才误此身。余生料无几,空负九重仁。

今夕是何夕,元宵又一春。可怜此月夜,分外照愁人。

思与更俱永,思随节共新。圣明幽隐烛,缧绁有孤臣。

影视剧照

和珅的“野心”

从和珅的履历看,他没有做过地方大员,但几乎担任过中央里的所有重要机构的负责人,这在清代是少有的。关于和珅的童年和出身,史书记其“少贫无藉”。谁能想到,这个没有多少家庭背景的孩子,日后却飞黄腾达。

和珅如此受乾隆赏识、厚爱,清人笔记多有逸闻,陈康琪《郎潜纪闻》载:“和珅在銮仪卫当侍卫时,某日,上出宫,于舆中阅边报,有奏要犯脱逃者,上微怒,诵《论语》‘虎兕出于柙’之语。扈从侍卫皆面面相觑,不知天语所云。惟和珅独曰:‘爷谓典守者不得辞其责耳。’上为霁颜。问:‘汝读《论语》乎?’对曰:‘然。’又问家世、年岁,奏对皆称旨。自是恩礼日隆,迁官多不次。”也有野史说和珅乃乾隆为皇子时中意的妃子化身。

姑且不论逸闻和野史真假,推测起来,和珅应该是在銮仪卫当差时,因某个机缘受到了乾隆的赏识,而后和珅凭借出色的办事能力,以及俊雅的容貌、颇佳的口才,再加上善于揣摩帝意,官运才得以飞速上升。

回过头来说说和珅的家产。坊间素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民谚,不论是野史、清人笔记,还是官方说法,对于和珅家产之多,是没有异议的,但具体数额差别很大。由于和珅家产中除了黄金、白银、制钱等现金外,还有大量的不动产,以及无法估价的稀世珍宝,要想确切地搞清楚和珅到底有多少家产,恐怕只能是个无法解开的谜。结合官方档案,对和珅抄家的金银、房屋、土地、当铺等粗略估算,其家产超过千万两是有的,而乾隆中后期、嘉庆年间整个清朝的财政收入也就每年四千多万两,一人家产就占国家收入的四分之一还多,说和珅是大贪、巨贪是不为过的。

恭王府正门

恭王府蝠厅

严重超标的十公主府

嘉庆定和珅的二十条罪状中,有一条直指其开建公主府的规格严重超标。有古建专家认为,和珅建府是按照公主府邸和一品大官宅第的双重规格来建的。如果单从府第中路五间的硬山顶正殿、绿色琉璃瓦等看,和珅建府的标准并不高,最多是以和硕公主的级别建造(相当于郡王等级)。然而,当结合现存建筑和历史材料分析,就会发现和珅建府的“心胸”似乎更大,某些方面的标准高得离谱

比如,府第后楼。按照《大清会典》规定,亲王后楼上下两层,各七间。成亲王永瑆是乾隆最爱的儿子之一,一直住在宫里,直到乾隆六十年(1795年)才分府,其王府的后楼也仅是上下两层各七间。而恭王府后楼,东西横跨长达100多米,上下两层每层都有几十间。即使以固伦公主(相当于亲王等级)级别来衡量,也是严重超标的,何况建府时十公主还没有爵位。

又如,府第西路的后进大殿。此处大殿应是和孝公主下嫁后和珅生活起居的地方。这座大殿七开间,正中三开间为敞厅,东、西、北三面是两层仙楼,上下有雕刻精美的楠木隔断,殿前后有廊,殿内铺地为方块花斑子母石。《大清会典》仅对王府中路建筑做出了规定,至于中路建筑的左右可建仓廪执库,如何建,建成什么样,会典没有详细规定。这座大殿似乎没有违背会典规定,但后来和珅获罪的原因之一就是“所盖楠木房屋,僭侈逾制”。原来,这座大殿是和珅派他们家太监到紫禁城里画宁寿宫样,然后仿制建的

再看室外装饰和摆设。《清实录》《清史稿》以及清人姚元之《竹叶亭杂记》等皆记载和珅在府中私置毗卢帽门口4座、太平缸54件、铜路灯36对。这些可都是御用之物,连亲王都不敢擅自使用。

恭王府全景

恭王府室内陈设

庆王永璘得府所愿

嘉庆四年(1779年)三月百日释服后,已获封郡王的永璘得到了位于三转桥的和珅宅。据说,嘉庆之所以把和珅的宅子赐给这位一母同胞的弟弟,是因为后者老早就相中了这座豪宅。乾隆末年众皇子觊觎皇位,某日相聚,永璘笑言:“我是没什么指望当皇帝的,只希望将来哪位兄长见怜我,把和珅的府第赐给我,我就很满足,不求什么了。”嘉庆把和珅宅赐予永璘,也算是满足了兄弟的愿望。(据昭梿《啸亭续录》载)

和珅的倒台也让永璘获得了不少实惠,除了得到心仪已久的府第,还获赏了原和珅名下的庆馀当,以及府第门口75间铺面房、和珅党羽福长安在热河的部分房屋等。

观永璘的一生,几乎没有担任过什么职务,唯有的几次办差机会,全与死人有关,不是在京城祭奠大臣,就是前往东陵致祭。从现有史料记载可以看出,庆王永璘是位爱玩好嬉、不受拘束的皇子,因此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足为怪。

嘉庆十三年(1808 年)七月二十日,永璘奉命前往东陵致祭,途经桃花寺行宫,未经允许私自进入。这在清代是严重违制的,即使身为皇子也不例外。此事很快被嘉庆知道,找来永璘问询,永璘虽然承认了,但辩称是因一时口渴进寺寻茶,后想瞻仰皇考御笔,才从旁边的角门进入行宫的。嘉庆帝对永璘的粉饰十分生气,严厉斥责:“永璘素耽游玩,举朝皆知,既至桃花寺,朕料其必私进行宫游玩,今日询之果然。试思伊学问浅薄,平日于作诗写字并不留心,又岂真欲瞻仰御笔,实属遁词!”

恭王府狮子院

恭王府屋檐上的脊兽

和孝公主的着落

现在广为传知的是恭王府的前身曾同时“一府两用”过,大意是嘉庆虽然把和珅宅赐给了弟弟永璘,但府中还住有自己的妹妹——和孝公主,考虑到父皇曾非常疼爱这个妹妹,不忍心让她迁出,于是庆王永璘住府邸西路,和孝公主住东路。到道光三年(1823年)和孝公主病逝后,永璘后人完全拥有了王府,才结束“一府两用”的状态。

嘉庆四年(1799年)十二月十七日内务府就官房租库情况向皇帝汇报,奏文里有“奉旨,所有查抄和珅住房前所,及祠堂、马圈等处,俱着赏给庆郡王永璘居住”之语。永璘既得和珅住房“前所”,那对应的“后所”会不会由和孝公主居住呢?然而,以今日恭王府的布局,后所只能是府第后面的花园。

然而,这种说法存在许多不合常理之处。清代确有过不少一座王府几位主人的例子,但这些主人在时间上是分先后的,而同时住在一个府里,还没有先例。其次,永璘很喜欢和珅的宅子,嘉庆皇帝也想满足他,赐第于他,但又让其住一半,一半的府邸还不如原来的贝勒府大,这样的安排肯定不合永璘心愿,似乎也不合嘉庆成人之美的心意。再次,和孝公主相当于亲王等级,永璘是郡王级别,府邸中路如何共用?最后,从有决定大权的嘉庆角度言,一个是自己的亲弟,一个是皇妹,都是血脉宗亲,在不缺少府第的情况下,会让他们这么“尴尬”地生活在一个王府里吗?

嘉庆四年(1799年)四月十九日总管内务府大臣缊布上奏十公主出府日期,“所有赏赐公主珠宝器皿,并公主府物件均于本月二十日运完,拟于二十一日吉期公主出府,谨次奏”。嘉庆帝的批示是“知道了,著缊布管理公主家务事”。和孝公主奉旨要从公主府里迁出,迁出前由内务府负责把所属公主的东西搬出,然后再选择个吉期这边“出府”,那边“分府”。

综合判断,嘉庆把和珅宅赐给永璘,永璘并没有立刻住进来,毕竟和孝公主再分府和搬运东西需要时间。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到了和孝公主“出府”腾退干净后,永璘才住了进去。至于和孝公主搬到了什么地方,目前还没有见到有关的档案材料。

恭王府花园雪景

王府的历史沿革

庆王府前后历经31年,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13岁的奕劻降袭辅国将军,成为庆王府的第五位主人,但奕劻并没有住多久,就于咸丰元年(1851年)初遵旨匆忙迁出了。咸丰二年(1852年)恭亲王奕䜣迁入,奕䜣既为恭王府的重要府主,也是晚清历史上有重要影响的历史人物,其进退荣辱皆与恭王府休戚与共。直到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产权易手,恭王府前后共历经85年。

如今,恭王府博物馆地处什刹海地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5A级景区和国家一级博物馆。恭王府是清代众多王府中的一座,也是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座。每年约接待400万游客。特别是刚刚过去的暑期,恭王府两个月内接待了140万观众,同比往年增加了25%,日均接待量3万余人次,最高时达到4.5万人次。

府邸前半部是富丽堂皇的府邸,后半部为幽深秀丽的古典园林,总占地面积将近六万平方米。府中建筑庄重肃穆,尚朴去华,明廊通脊,气宇轩昂,仅次于帝王居住的宫室。府后的萃锦园则衔水环山,古树参天,曲廊亭榭,富丽天然;其间景致之变化无常,开合有致,为中国园林建筑的典范。

以上内容摘编自《清恭王府研究》

《清恭王府研究》

孙其刚 张军 著

16开 平装

定价:75元

本书是对清代恭王府进行专门研究的著作,分五章介绍了清恭王府的方方面面。第一章从宗室封爵、皇子分府、王府规制和数量等方面详细谈了王府与清代宗室封爵制度的关系;第二章详细叙述了恭王府的历史沿革,包括它的几代主人;第三章就恭王府的建筑布局分别介绍了府邸和花园的各处建筑及其作用;第四章从机构人员、戏剧、花草树木、兄弟情谊、读书之乐等角度,全面介绍了恭王府的生活;第五章则谈了恭王府的园寝寺庙。

学苑出版社 | Book_001

版权合作、投稿请发送至

邮箱xueyuanwd1127@163.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