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村播领跑电商行业,原因竟是这个?

原标题:淘宝村播领跑电商行业,原因竟是这个?

2017年8月,阿里巴巴的农村淘宝召开新闻发布会,启动“兴农扶贫”战略计划。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淘宝平台开创了专门的页面,出售全国近千个贫困县的农产品,并且开启专门的直通车,便于这些农产品的销售,提高贫困地区农产品的竞争力,帮助贫困人口增收脱贫。

自村淘建立以来,阿里巴巴利用自己庞大的互联网资源以及大数据的支撑,不断创新模式,到现在村淘已经覆盖全国大部分地区,其中主要是国家重点的扶贫贫困县,利用自己的优势和技术,支持国家精准扶贫。

2019年1月10日,淘宝再次发声,提出新的想法,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总监陈镭宣布淘宝直播“村播”计划启动,让淘宝主播下乡直播,招募乡下农民直播,并组织一系列的活动,招募主播,直播乡下农产品,帮助贫困农民销售农产品。活动一开始,就相当火爆,很多淘宝主播纷纷下乡,直播农产品,主播薇娅在现场进行了一场直播,观看人数上百万,销售额近600万元,不仅如此,其他很多主播也取得了相当满意的结果。与此同时,淘宝平台仍然紧紧与脱贫联系在一起,专门为贫困县地区的产品开设扶贫会场,设立直通车,帮助贫困地区农民销售农产品。

“村播”计划一经启动便飞速发展,紧紧几天就席卷大半个中国,目前仍在继续发展,在1月10日到17日期间,淘宝打响“村播”第一枪,将村播与年货节相互联系,大力促进农产品销售,帮助贫困人口脱贫。

直播作为新时代的象征之一,其带来的热点和流量可以说是非常多且非常有价值的。现在的很多人可以因为直播而变成网红,从此走向高收入的人生。也有的人可以因为某段短视频暂时走红。直播在这几年化为火热的网络名词,可以说现在的直播除了作为消遣,还是个不错的聚集流量的方式,而现在的时代,只要有了流量,那就等同于有了不错的收入。

而淘宝也着手了直播这个机制,在APP内添加了直播功能。在淘宝上不仅可以买卖商品,还可以通过直播观看最直接的买家秀和买家秀。

“村播”虽然表面上说是今年才进行的,其实早在去年就有在开始行动了。在去年的这段时间中,淘宝共进行了将近15万次的农场直播,一天有将近300人在同时直播农场。农播和现在热门的直播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差距,它们毕竟不需要直播来解说,也不需要花里胡哨的特技,只要放置一个手机来拍摄现场,再附带一些解说来确保观众们看得懂就行。

在淘宝直播中,有不少人气超过百万的主播是专门靠农村直播起家的,整个人的经济能力都因为直播的原因而翻了几番,可以说整个人生都走向了巅峰。不少观众也是对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在去年共有四亿人在线观看此类型直播——看来农村直播在未来会越来越火爆的。

一、东北轻工业2.0

从公司回家的路上,涛哥要路过很多家烧烤店,这是涛哥最爱吃的。

在东北,烧烤是最能沟通感情的食物,在烟熏火燎之间,“大哥”跟“兄弟”视季节,或光着膀子,或穿着“貂儿”觥筹交错,彼此的“老妹儿”在旁边斟酒扒蒜。东北的人际网就是烧烤签子编织而来的,在烧烤店撸串的次数,基本等于一个东北大哥的社会值。他们信奉那句名言:“在东北,没有啥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新世纪以来,“共和国长子”风光不再,但串儿总是要撸的。每个夜晚,烧烤摊子冒出的烟火,总让人想起辉煌时,黑土地上一个又一个的烟囱。有人戏称,现在的东北,轻工业是直播,重工业是烧烤。

涛哥以前是东北重工业常客,经常到各大“工业基地”消费。文质彬彬的涛哥一点都不社会。只是在当时,做着几个“让人膨胀”的生意,经常和朋友把酒言欢。

现在的涛哥,和妻子晓烨一起,经营着一家淘宝店。两年时间不到,靠淘宝直播的风口,做发了。成为了黑土地轻工业的翘楚。

重工业得有肉有签有炉有碳,轻工业省事,有手机有电有wifi就行了,对,还得加上东北人的语言天赋。一个人对着镜头嘚啵就能卖货,除了费唾沫,营销几乎零成本。

三四年前,涛哥还是个“资本大鳄”,靠做生意赚得钱,投资P2P和比特币,那时候身边的朋友,都是“壕”,身家至少都上千万。

但在2015年,P2P爆了,平台跑的无影无踪,撸串的兄弟有的跑路了,有的抑郁了,有的破罐子破摔,都“躺下了”,躺的“板整儿”的。要不是妻子的鼓励,涛哥“也有跳楼的心了”。

直播在东北不是稀罕物,全国年轻人都能哼喊上两句的《我们不一样》跟《一人饮酒醉》,是各大秀场直播平台东北霸权主义的最好体现。但靠直播卖货而非求火箭游艇跟跑车,在东北倒也新鲜。靠着淘宝直播,涛哥跟晓烨成功从阴霾中走出,并在东北经商的水泥地上种出鲜花。

1、东北弄潮儿的第一桶金

“别叫我大哥啊,我94年的,你就叫我大兄弟就行了,叫小弟也行,叫小二也行,咋滴呀大哥,皮肤有啥问题啊,给自己带点啥化妆品啊,给嫂子也整一套呗,保湿防晒去皱的啥都有啊,可以点左下角的链接看看货呗……”

在夫妇俩的淘宝直播间里,一个94年出生的员工正在带货。东北话叭叭的像机关枪,一分钟能说4、5百字,比电视里的播音员还快。

他们两口子有三十个员工,在老家沈阳的租了个一个小区底商做办公室,租金一年才十几万。

2014年是涛哥做投资的时候,十几万只是一个月的利息收入。那时的他,断然不会想到,三四年后,自己会为十几万块钱,费那么大的劲。

“P2P暴雷,大概损失1000多万吧。”在办公室,涛哥跟晓烨对我说。我当时脑海里的第一反应还带着东北口音:“1000多万!你俩啥家庭啊?家里有矿啊?”

涛哥并非是我想象中的矿二代,生在东北的一个典型工薪家庭,父母都是国营厂的工人。父母对涛哥的期待,特别东北——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国企,或者进个单位,捧个铁饭碗。

1998年前后,东北迎来了大规模下岗潮,涛哥父母的单位也受到冲击,“后来就彻底黄了”,大街小巷都是刘欢的《重头再来》。但对20岁的涛哥来说,却是财富梦的开始。

“上学的时候我就寻思着,啥时候一个月能有一千块钱的收入。”一起“重工业”时,涛哥挥着手里的羊肉串对我说。“能随便请朋友吃烧烤,那就是发财了。”

对追逐财富开了窍的年轻人,在东北就待不下去了。毕业之后,涛哥到南方打了几年工,见了世面,也发现了商机。

2003年,中国互联网迎来宽带时代,上网家庭从50万户两年时间不到暴涨至840万。大部分家庭不再使用以KB为速度单位的拨号上网,转向速度更快的宽带专线。那一年,淘宝在杭州的一个居民楼里诞生。

涛哥同期也回到东北,在网上开了个中介公司,房子、二手车、找工作,什么都干。每天白天,涛哥和员工满城市的贴海报,夜里把信息汇总上网,周而复始。

通过网络中介赚钱的同时,涛哥也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从2003年到2011年,,幼年记忆中很多种苞米的郊区都盖起了楼房,一天一个价,人们今年买了房明年就卖,中介买卖也好干。每个人的生活看起来,似乎都在变好。

到2011年涛哥认识晓烨的时候,他已经从网上赚了几百万。

2、一夜回到解放前

相比于一直闯荡的涛哥,晓烨更符合东北父母心中的完美青年标准:漂亮,敞亮,能说会道。更关键的,听父母话,进体制。大学毕业后,晓烨考了两年公务员,考上了,进了体制,捧起了铁饭碗。

相较于70后的涛哥,80后的晓烨更是《肖申克救赎》里提到的关不住的鸟。虽然外界看来,公务员工作光鲜体面,但晓烨厌倦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经朋友认识涛哥之后,晓烨决定辞职,跟涛哥一起经营生意。

2013年,经营中介公司十年,有了一些家底的涛哥发现,似乎做P2P更赚钱,既不用加班,也不用操心管理。月利高的时候能到两分,利滚利,年化26%。“在东北,上哪儿找这么赚钱的买卖去啊?”涛哥说。

几乎同时,也有朋友找上门来,要跟涛哥合伙开矿——挖比特币。涛哥觉得这玩意儿时髦,有点站立世界之巅成科技大佬的意思,于是投了40多万,在山里的水电站旁承包了个仓库,装上设备开始挖矿。

30天后,涛哥挖出市值40万的比特币,一个月回本儿。

钱赚的越快越不嫌快,挖币不解渴了,涛哥还是跟几个朋友凑了上百万扩大“矿场”,不光挖币,还炒币。什么比特币,莱特币,太阳币,月亮币,狗币,连挖带买……最多的时候,他俩手里有几千个比特币,“放到今天,咋也值上亿的。”涛哥说。

俩人的生活跟比特币的上涨曲线一样,在那几年扶摇直上。涛哥关了费劲八咧的中介公司,专职做投资,不光用自己的钱,还跟朋友融钱赚利差。

涛哥的性格很低调,但随着钱包鼓起来,性格也有变化,“那一天到晚膨胀的不要不要的,上街我就特担心他跟别人打架。”晓烨回忆到。处对象那几年,大她不少的涛哥,总是提结婚的事儿,看着他逐渐“膨胀”,晓烨总是不答应,再看看。

但从2015年开始,涛哥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比特币一天到晚跌,心晃悠的跟坐过山车似的,P2P利息也停了。

“生意黄的时候,也没个脆生劲儿,一天天消磨你。”涛哥回忆说,感觉像钝刀子割肉,割心。一开始停了利息,他们开始担心本金,自己脸皮薄,又不好意思天天追着朋友要。结果反而是投钱给他的朋友来要账,伤口上撒盐。

身边做P2P投资的朋友散的散,躺下的躺下,一个朋友的媳妇受不了,跳楼了。还有的当了老赖。涛哥那段时间眉头紧锁,天天唉声叹气,看着男友要跳楼的样子,晓烨对涛哥说了一句:“要不咱把婚先结了吧。”

2015年秋天,两个人办了婚礼。半个月后,P2P平台彻底爆了,俩人在最低点把比特币都卖掉填窟窿,算了算账,赔了大概1000多万,一夜回到解放前更前,都快赶上辛亥革命了。

“买卖黄的时候,我没哭,哭有啥用啊!晓烨说。

随后,她试着在朋友圈里卖过化妆品,卖过奶粉,卖过衣服,一没裂变二没售后,不赚钱。涛哥也尝试捡回网络中介的老本行,一回头发现现在的互联网已经看不懂了,大家都在手机上划划划了,没谁看论坛了。

这几下扑腾,日子更难了,房贷都快还不起了。当年风光时,晓烨没少剁手,家里的淘宝货成堆成山,有些还没剪标签。晓烨寻思,能不能干淘宝。身边朋友都来劝,“啥时候了,干淘宝,早就晚了。”

晓烨没听劝,还是把淘宝店开起来了,淘宝平台治理严,一开始小两口也不知道怎么做营销,顾客都是朋友圈转过来的,赚得也不多。从拍照到上架再到客服,都是小两口在家里搞定。

“那时候也不知道啥叫美工,啥叫运营,想想那时候的产品照片,哎呀妈呀,真low。”涛哥说。

2016年,晓烨在刷淘宝的时候,无意中看见有个大连人在直播卖货,这引起了她的兴趣。直播这东西在东北相当有土壤,就在当年,中国直播榜前十七大主播中,九个东北人;微博的年度十大主播中,六个东北人。

涛哥联系到这个直播的沈阳人,给她寄了些自己家的化妆品,让她帮忙“带货”。成本不便宜,一个链接好几百,卖货另提成。一场2个小时的直播下来,卖了8套化妆品。

虽然细细算下来,对涛哥和晓烨来说,这场直播是赔钱赚吆喝,但俩人对此却无比兴奋:终于能有朋友圈以外的人来买货了。

“直播这玩意儿,我自己也可以做啊!”长的不错的晓烨,马上就开了直播帐号,亲自上阵。直播间就是自己的卧室,背景就是那面堆满淘宝商品的墙。一场直播三个小时下来,货卖了四五千块。

晓烨从直播时代的淘宝,看到了新的售货方式。她坚持每天直播至少3个小时。主攻化妆品,“一点也不觉得累”。

涛哥也拿出当年做网站的技术男劲头,研究如何直播才能更好的留住粉丝。他发现,淘宝直播的用户,还是保留着看秀场直播的习惯。空镜、风景、鲁豫有约式的访谈画面都不好使,一个大脑袋对这摄像头一直嘚啵最能留住人。

厂哥厂妹风也是淘宝直播的一大特色,尤其是江浙一带做服装鞋帽的淘宝店,喜欢用厂弟或厂妹在镜头前展示服装或鞋子,背景是工厂仓库,甚至干脆就是厂房。在哒哒哒的缝纫机声中,羞涩素颜的厂妹把脚上的鞋子展示给手机摄像头,用莆田口音说:“看,好鞋子,透气的!”

还记得那篇《中国底层残酷物语》么,里面天天大啃猪头肉、酱牛肉风格的主播,淘宝直播也有。不过不是为了搞怪吸睛,而是为了卖货。淘宝上卖牛肉干的、卖海鲜的、卖水果的、卖麻辣兔头的,都雇个主播在镜头前,不用说啥,光吃的投入就行了。晓烨让老公研究淘宝直播,他最爱看的就是卖食品的,看着看着,“艾玛饿了,我得去饿了么叫个宵夜吃。”

2017年,淘宝直播平台上,总共卖出超过1000亿的货,是当年中国电影市场的两倍。

最厉害的主播叫“烈儿宝贝”,以前是个平面模特,当了主播之后,一个人一年带了6个亿的货。就在这个七夕,还有卖家在淘宝直播卖了一架直升飞机,创造了单个商品的价格记录。

2018年七夕,有卖家在淘宝直播平台卖了一架直升机,单价超过千万,创造平台单价记录。

3、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玩法

2017年初,晓烨怀孕了,婆婆心疼儿媳妇,怕说话伤气,不让她再上主播台。晓烨从客服团队里挖掘了几个年轻人,手把手的教,一年时间,带出来一个直播团队。通过直播,淘宝店一个月能有上百万的流水,养活了30个员工。

“一定要坚持做内容,把自己的特色发挥到极致。”淘宝直播的小二嘱咐涛哥和晓烨。

要不是淘宝在内容化上的努力,小两口的淘宝店也不会这么快的做起来。用新的玩法,获取新的顾客,是淘宝“新玩家”的新秘籍。淘宝总裁蒋凡说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淘宝”,在他俩身上得到了验证。

反过来说,淘宝也得感谢晓烨这种淘宝主播的存在。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淘宝直播的流量在以100%的速度增长,越来越多的人跑到淘宝直播,被各路主播 “种草”后,再去淘宝下单“解毒”。

直播不仅给淘宝带来了新流量,而且让流量重新流动起来。即便如涛哥和晓烨这样的“后来者”,也能通过“新一代的玩法”,与其他卖家在同一起跑线竞争。

在淘宝上取得的成功后,不少朋友来找涛哥取经,最多的时候,涛哥一天接待四五拨人,忙的跟淘宝大学辽宁分校校长似的。在他的影响下,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也加入了淘宝的队伍。

“我们当初没躺下,现在更不能躺下了,公司还养活着三十个员工呢。”去年大年三十儿,刚出月子的晓烨还在给化妆品打包,没有休息。那一天,淘宝又玩出了新花样,推出了亲情帐号功能,年轻人可以一边看春晚,一边帮老人“买买买”。当天的流量峰值,是2017年双十一的15倍。“那家伙,买东西的流量,呼呼的往店里涌啊!”

涛哥和晓烨的孩子已经快一岁了,虽然现在的日子,比前几年累了太多,但过的很踏实,知足。“我俩房、车、孩子都有了,也经历过大起大落,现在就想着把店做好,把孩子带好。”

现在,他们两口子最大的休息就是睡前听听马云的演讲。“焦虑还是有一点的,就怕学不到新鲜东西,马云说他每天都如履薄冰,我还休息啥呢?”涛哥说。

二、大山里卖泡菜,平均年龄60岁,凭借淘宝直播年收入从一千到百万北

“75前”中老年主播正成为“入淘新势力”,淘榜单第65期,跟你讲述一名“75前”主播老坛泡菜姐的故事。

年近50,江湖人称“老坛泡菜姐”的淘宝主播陈章蓉,3年还在用着老年手机,一年前竟然带着几位留守中老人乡亲做起了淘宝直播,靠卖农特产一年累积了5万名粉丝。

创业不仅仅让她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更是为家乡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们传递了一份乡情。而在她的创业团队内,年纪最大的竟然有80岁。

1、山里做主播,年销售额过百万

“宝宝们,今天给你们准备的是做泡菜的茭头。”

5月1日早上9点钟,淘宝主播老坛泡菜姐的直播间按时开播,从直播间里可以看到几位头发花白的爷爷奶奶,正在处理一些带着泥土的食材。

而其中一位稍显年轻的阿姨,就是淘宝直播里拥有五万多粉丝的“网红泡菜姐”。

今天刚好是老坛泡菜姐开播的一年零3个月。而这一场直播的地点却是在距离重庆城区三个多小时车程的重庆市忠县马灌镇,这里大多数住着的都是留守老人。

两年前,年近50岁的老坛泡菜姐还是一名只会使用老年智能手机、下地干活的农民阿姨,为了赚取几十元补贴家用,只能背上30多斤的特产和自己拿手的泡菜,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赶集。

这也是绝大多数马灌镇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运气不好的时候一分钱都卖不出去。 在这个偏僻的山村,因为淘宝直播的开始,在老坛泡菜姐和这些村民们的身上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五一假期时,淘榜单记者从杭州飞到重庆,再坐车至下辖的忠县马灌镇,寻找这群大山里的中老年淘宝主播们。从重庆到马灌镇,走的是一条宽敞的高速公路,车流和人流一路变少。到达马灌,我们看到虽然村子里都是户户小楼,但人烟相对稀少。

据老坛泡菜姐的弟媳刘梅介绍,“近两年村子里的路都修的很好,连原来回老家的山路也浇成了水泥地。”

但是村子里的年轻人大多数还在外面务工,所以才留下那么多的空房。和其他的房子不一样,一户宽敞的大门,门口围坐着七八个有着花白头发的老人。大门口立着一个不太协调的三脚架和手机,走近一看,手机居然是处于直播中,这便是淘宝主播老坛泡菜姐的直播间。这是泡菜姐开播一年以来搬的第四个场地,进入淘宝直播的一年以来,由于订单量的增加,场地已经从几十平方的老家换到200多平方的三层高楼,新租的这一栋楼一年5000元的租金,对于老坛泡菜姐来说已经是一笔巨额的开支。

半个多小时,直播间已经有6000多名粉丝在线,留言一大堆但是却没有主播在回答问题。淘榜单记者寻遍四周,看到泡菜姐本人却在不远处收购村民送来的原材料。但是粉丝们似乎毫不在意这件事,慢慢的等待泡菜姐来回答。

一个佛系的70后主播,却吸引了一堆忠实的粉丝,一年多来直播间创造了100多万的销售额,成为了整个村子农特产销售的主要阵地。团队从原来的2人增加到了10多人,而团队的年龄层却也不断的在增长。这也是淘宝直播中大多数农民直播间的现状。

2、70后入淘创业

老坛泡菜姐本名陈章蓉,是重庆市忠县马灌镇龙肖村的一名村民,村子里五十多户人家,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务工,剩下的便是老人和孩子。而70年的陈章蓉算是村里较为年轻的。

对于这样的村庄来说,村民们换取生活费的方式,便是背着几十斤重的食材到马灌镇赶集,赶集的时间一个月只有几次,而从龙肖村到马灌镇步行需要2个小时。但这却是村民们获得收入的唯一方式,赶集队伍中几乎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

2016年之前,陈章蓉也是赶集队伍中的一员。2016年全县提倡搭建农村网络,农村淘宝到马灌镇设点,趁着这样的机会,陈章蓉决定挑战自己,做起了农村淘宝的代理人。

彼时的陈章蓉只有一部老年手机,连电脑都不会用。边学习边做代理,让陈章蓉开始接触到淘宝,也慢慢学会了使用电脑等工具。但周围用农村淘宝的人还是少,佣金根本不够维持生活费。

“既然学了淘宝,不如开个淘宝店卖卖土特产。”有电商经验的弟媳刘梅鼓励陈章蓉去开淘宝店,把家里农产品和自制泡菜放上去销售,刘梅远程协助。这也让犹豫不决的陈章蓉安心了许多,2017年开启了店铺“老坛泡菜姐”。店铺虽然开起来了,但是一个月就一两个订单,彼时淘宝直播已经慢慢兴起,同为特产店、同在重庆的范秀娟秀秀厨房的直播便吸引了她们。观望了一整年,终于在2018年2月,陈章蓉以老坛泡菜姐的名义做了人生的第一次直播。第一场直播正值年后豆腐乳的制作期,一部手机一把支架,从下午5点开始,陈章蓉直播自己的制作过程,一直到凌晨两点才结束。

一场直播下来,陈章蓉一句话没说,只管自己制作,而刘梅则在电脑上全程跟踪,在评论里回答粉丝们的问题。就这样两个人的远程直播团队开始了。

3、2人到20人,年纪最大的80岁

为了能够跟大主播错开流量,老坛泡菜姐选择从下午开播,基本是5点到凌晨两三点,一天十几个订单,下播后打包发货,几乎是通宵。虽然很累但是一天却抵上过去赶集一次的收入。

就这样播了两个多月,2018年4月,老坛泡菜姐在淘宝直播上报名参加了一次“早晚市”活动,从晚上11点播到两点,结果直播间竟来了两百多个订单。但是这一次爆发,却愁坏了老坛泡菜姐,因为这一次的订单几乎把家里存下来一个月的食材都给消耗了。

第二天,老坛泡菜姐便到附近的领居家收购新鲜的食材。“你自己也做泡菜,干嘛还要从我们这边买?”,“你这样卖,不要被网上的人骗了,以后收不回来钱。”第一次收购食材时村民们都在质疑,泡菜姐自己心里也有点打鼓。

但泡菜姐还是坚持了从村民那边收购的食材用的是现金现结的方式,久而久之,村民们也渐渐的放下了防备,甚至主动提东西到泡菜姐家卖,老坛泡菜姐的家里成为了第二个集市。

随着订单量变大,老坛泡菜姐便将直播间从龙肖村搬到了马灌镇上,而村子里的留守老人们也开始兼职成为了老坛泡菜姐的员工们,农闲的时候就一起坐在门口,洗菜、切菜、挑选质量好的农产品,团队一下子就变成了近20个人的大队伍。

最年轻的当属78年的弟媳刘梅,远程在家协助运营。68年的晏阿姨是泡菜姐团队里极少数识字的人,承担了所有订单的书写发放和真空打包。其余兼职清洗、加工的老人,大多数都是70岁以上,其中有一名头发全白的 80岁爷爷,也有老坛泡菜姐的母亲、76岁的“咸菜奶奶”。整个团队从2 个70后变成了近20人的老年团队。原先在龙肖村,老坛泡菜姐承担了村民们大多数泡菜收购的点,而如今搬到马灌镇之后,马灌镇的村民知道这边收泡菜,也会提上自家的泡菜过来卖。

“其实每次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食材,新鲜食材泡不完的也就浪费了,但是泡菜姐是全部收购的”,刘梅说道,“许多老人是背了几个小时过来的,看着老人辛苦,泡菜姐为了帮助村民就都收下了。”包括之前在龙肖村的村民,也会趁着赶集日,将家里的食材送过来。

4、村子里的销售达人

村子里另一位做咸菜的张奶奶,因为供货给老坛泡菜姐的豆豉在粉丝们中反应非常好,也成为了老坛泡菜姐直播间的长期供货商。

去年夏天因为下雨,隔壁村里周老书记家的梨树一下子滞销了几千斤,老坛泡菜姐又立马将直播间搬进梨园,几天时间卖出了一千多斤,成为了大山里的销售网红。

“1295(粉丝名称)她先买了5斤,后来又买了60斤,不晓得她怎么吃”,在老坛泡菜姐身上完全没有网红的感觉,依然是那个淳朴的农家阿姨。

现在老坛泡菜姐的直播时间是早上 9 点一直到晚上12点,几乎是记录着这位网红一天的生活。一句从别的主播那边学习的“宝宝们”,带着一股浓浓的重庆味,却让人倍感亲切。

当天下午,阿姨就因为外面的wifi不好关了直播间,等到傍晚直播间才开启。即使直播了一年,但老坛泡菜姐对网络设备仍并没有那么熟悉,所以在老坛泡菜姐的直播间里一直都是粉丝帮忙回答问题,或者是刘梅作为客服在回答。

“现在就是很想出去帮更多的村民直播卖货,感受下田地里的日常,但是因为村庄偏远,wifi实在太差实现不了。”刘梅说道。

一年多的时间,销售已经步入正轨,村民们的疑虑也少了很多,但所有的商品和食材,老坛泡菜姐都是用现金日结给村民的,包括几千斤的水果。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老坛泡菜姐依然很开心,“我自己也是苦过来的,当然希望能帮助越来越多的村民变得更好。”

因为地域的特性,只有重庆当地人或者是尝过泡菜的人才会在泡菜姐的直播间购买。许多的粉丝都在直播间根据地域来“认亲”,也纵容和体谅着阿姨的“任性”。在泡菜姐的直播间,五万多的粉丝里,每天有1万多粉丝在围观着家乡的这一抹农味的生产过程。

在年初,淘宝联合淘榜单发布“入淘”新人主播发展趋势中,让人眼前一亮的是,“75前”中老年主播成为“入淘新势力”。

而这些主播则是在不同的地区,影响着身边人的观念,为村子里带去增收。同时也从偏远的山村,传递出一份属于自己区域的农味、乡愁。

三、学直播、当网红、种沙棘……山西平顺来了阿里脱贫特派员

两个月前,山西平顺县迎来了一位特别的脱贫帮手——来自阿里巴巴的脱贫特派员聂星华。现在,平顺商家忙着学电商、上直播,就连县里的干部也取了互联网公司流行的花名,贫困县平顺的互联网味儿正越来越浓。学直播、当网红、种沙棘……用互联网方式脱贫成为了山西平顺的新现象。

今年6月,阿里巴巴创新“脱贫特派员”制,派遣资深员工前往山西、湖南、贵州、甘肃的4个贫困县开展为期一年的定点扶贫工作,充分运用互联网脱贫模式,深入助力当地脱贫致富,这成为互联网脱贫中的一种全新模式。

聂星华来到了山西平顺。在这里,他有了一个新角色:县长助理。

1、县长率队直播,“对着手机吆喝”带货百万

这是聂星华第一次来到太行山区,“山高、坡陡、沟深”是他对平顺的第一印象。大山阻隔了平顺与外界的连接,互联网成为了脱贫的一把新钥匙。

7月23日,阿里巴巴在杭州举行2019脱贫攻坚公益直播。在聂星华的带领下,平顺县委副书记、县长秦军带队走进了直播间,体验了一把“县长变主播”,与淘宝网红主播薇娅、可乐、柯柯等一起在直播中推介平顺潞党参、辣酱等农产品。

当晚,直播3小时累计售出平顺农产品3万多份,销售额达100万元。“对着手机吆喝一下,咋就卖出这么多货呢?”走出直播间,第一次见证直播带货能力的平顺县副县长段开松感慨。

1000公里外的平顺县城,90后淘宝商家任舒文淡定地打包、发货,当晚,在公益直播推介之下,他的淘宝店卖出辣酱18000多份,是平时一天销量的三四十倍。

任舒文的淡定源于5月份上直播的经验。他回忆,5月18日,他作为唯一的平顺商家第一次参与阿里巴巴公益直播,“当时电商办负责人给商家一个个打电话,说薇娅要直播,很多商家不知道直播,甚至没听过薇娅是谁,我一听高兴坏了,我知道必须要抓住,做梦都想不到的机会。”

直播当晚直接爆仓,平顺县的电商企业都震惊了,“一晚上8000多个订单,一下子爆仓了,物流快递都没有经验,整个县的电商企业都后悔没有及时报名参加这个活动,知道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7月23日第二次直播,任舒文早早备好货,做好了充足准备,“卖了18000多件,比上一次直播还多了一万件。”

突涨的销量还带动了160多户贫困户的辣椒找到了新销路。辣酱生产厂商、平顺县今和农业有限公司创始人魏学岭说,这些辣酱所需的原材料70%都是从当地贫困户手中采购。

现在,任舒文还让妻子学习直播,成为了一名淘宝村播。

“我们要培育平顺的薇娅。”平顺县电商中心负责人张璞说。

据了解,截止7月底,电商培训已培训了2400多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超过千人。与去年此时相比,平顺新增电商企业和个人网店400多个,带动农产品上行同比增长40%。

2、生态脱贫新模式落地平顺,网上“种树”也可帮助平顺脱贫

8月22日上午,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与平顺县举行了合作签约,支付宝将捐赠资金支持中国扶贫基金会,在平顺县种植5000亩既有生态价值又能产生经济效益的沙棘林,带动生态脱贫。

来到平顺后,聂星华习惯到处转转、观察、思考。一次,他在西沟乡下乡调研时,偶然发现了当地在种植的沙棘林。经过了解得知,平顺当地的土壤条件十分适合种植沙棘林。

这让他马上联想到了阿里巴巴生态脱贫探索的沙棘经济林模式。沙棘兼具生态价值和经济效益,有利于防风固沙、保持水土,沙棘果可加工成果汁、果酒、果脯等,创造多样经济效益。

经过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同事们的多次走访、调研,最终生态脱贫这种新模式落地平顺。支付宝蚂蚁森林还将带动用户线上参与,今后,用户通过低碳行为获得的绿色能量,种树也可以帮助平顺脱贫。

3、“西湖白菜”要扎根太行山,阿里创新“脱贫特派员”制

这个夏天,平顺还有越来越多的乡村老师、职校老师陆续走入杭州取经、学习。聂星华的到来,让太行山深处的平顺和互联网之城杭州产生了密切的交集、互动。

在阿里巴巴,聂星华花名白菜。“因为白菜最普通,却也适应能力最强,在哪里都可以扎根。”如今,在平顺县,也有领导干部给自己取起了花名“福豆”。

平顺县副县长段开松说,脱贫特派员这种新模式,让平顺和互联网之间有了直接连接,启发了新的思路,有效带动了互联网脱贫。“原来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农产品,一举成名天下知,也提升了企业和农户的互联网意识和能力。”

据了解,派遣员工前往贫困县定点参与脱贫是今年阿里巴巴脱贫战略的创新举措。此次阿里巴巴派遣的4位“脱贫特派员”,均是工龄12年以上的资深员工,他们结合阿里脱贫五大方向,通过扶持带动产业、培育电商及教育人才、建设互联网体系等帮助贫困县脱贫致富。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相关负责人介绍,希望通过脱贫特派员的创新方式,帮助贫困县域深入推进互联网脱贫模式,带动更多社会力量共同参与脱贫攻坚。

“当获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试点,阿里小二可以深入贫困县去做公益这件事的时候,看到视频中一张张孩子的笑脸,我就感觉自己被点燃了。”

来平顺两月有余,回忆起报名脱贫特派员这个举动,聂星华说,这是用一年的时间去做一件终身难忘的有意义的事,“也希望以后能在儿子面前有个吹牛的资本,在孩子心中树立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榜样形象,希望有一天他的偶像不是奥特曼,而是我。”

三国淘宝直播电商总裁班第十期圆满结束啦!又一批电商直播人才诞生~~下一批在哪里呢?小伙伴们感兴趣的话,赶快添加下方海报里的微信,电商总裁班第十一期等你来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