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北漂演员:做主持小有名气后转行,今年基本没收入

原标题:95后北漂演员:做主持小有名气后转行,今年基本没收入

这个国庆节,严尚嘉没有离开工作。

10月2日白天,她试戏,竞争一部电视剧中女主角的闺蜜一角。开始前,她低头背词,很快就将写满一页纸的台词背了下来,接下来,她站在舞台中央开始表演,经纪人用手机拍下来传给剧组:“有时候导演不在北京,就用这样的方法试戏。”

这一年,23岁的严尚嘉大部分时间都辗转于各个剧组试戏,基本上没什么收入,和朋友合租,咬住牙没有向母亲求援。从前她一向自给自足,大学时就实现了经济独立,她很慌,但只能慢慢来。

一年前,严尚嘉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大四的时候,她主持一档网络有奖答题节目小有名气,人称“西瓜妹”,后在《奇葩说》中表现不佳,开始反思自己。

毕业一年多,她经历从小有名气到无人问津的全过程,如今签了新的公司,想重新开始,努力做好一名新人演员。

10月2日,严尚嘉在试戏。 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小有名气到无人问津

大一的时候,严尚嘉就接到了拍广告的活。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拍广告时的情景,那是一场哭戏,需要快速调动情感,给出导演需要的情绪。第一次开拍时,她没哭出来,她开始回想过去令自己难过的事,酝酿了很久,终于眼睛开始酸涩,开始掉眼泪了。

但不是哭了就算成功,“张着嘴哇哇地哭,五官都挤在一起了,就像日常生活里那样哭,只在自己的情绪里。导演说,不行,哭得太丑了,不够克制,再来一次。”成熟的演员是既可以演好角色,又能将角色表情控制得刚刚好,而这次,导演需要严尚嘉能哭得“美”,又能让观众鼻酸,这是个技术活。身为新人的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来,才勉强过了及格线。

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她在大学期间基本上没有假期,自给自足还能给母亲打钱:“给的钱不多,但也想让妈妈知道,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挣钱了。”

2017年下半年,大四的她接到了一档网络答题节目的邀约,做在线答题主持人,那档节目给她带来了很多的人气,还有忠实粉丝天天守着她的主持时间,亲切地叫她“西瓜妹”。她发一条动态,评论就有几千条,几天时间,粉丝涨了30万。走在路上,还能被人认出来要求合影。

那档节目从筹备到结束,持续了半年时间,在2018年2月份被叫停,她又吃了一段时间的人气红利,直到3个月后,她的人气数据呈直线下降。

没想到,紧接着她就栽了个跟头。她反思说,以前的工作都尚处她的安全范围,没想到面对更大舞台时,她是控不住场面的。

2018年夏天,她接到了《奇葩说》节目组面试的邀请。她积极准备着,参加专业的辩论培训,找材料,备稿,一丝不苟。结果她在第2次辩论后就被淘汰了。网络上对于她的表现也是一水的贬低,还有了新的称号“咆哮女”。

现在还能搜到她第一次辩论的片段,她和一个身形高大的女生站在台前,两个人都情绪高昂,全程吼。有嘉宾现场反映,一直在吼,听不清楚论点。

严尚嘉说,当时算是一种应激反应,对方气势汹汹,就临时起意,用了嘶吼的方式。在第二次下场辩论前,周边人建议,保持那种状态,没想到结果是意外地冷场。原本支持这个观点的观众都跑票了,正式播出的片段中,她甚至被快进了,黄执中评论称,如果论点本身是平的,那么用夸张的方式讲也不好玩。下了辩论场她就控制不住眼泪,知道自己搞砸了。

如今,一年过去了,她再次复盘那段表现,已经能释怀许多:“那几分钟内,我不在一个舒适的状态,自己都很拧巴……我再去看节目,都觉得太假了。”

渐渐的,她变得无人问津,只在短视频平台上做一些小的主持。

今年基本没收入

2019年是严尚嘉的低谷期,搜索她的名字,只有几张模糊不清的视频截屏。她翻着自己的微博,以前一条动辄几百万的阅读量,现在仅有几十条评论。这一年,她也基本上没什么收入。

一切全部归零,她想重新出发,找到一家成熟的经纪公司签约。团队有影视资源,她想试试演员这条路,她参加公司的新人培训,从身态形表重新学起,早起晚睡,课程排得满满当当。

现在,严尚嘉和朋友合租在朝阳大悦城附近,咬住牙没有向母亲求援:“演员行业就是这样的,有戏拍才有收入,现在都在吃老本,庆幸我过去四年没有松懈,攒了一点小钱,才能让我现在有余力重新学习。”

像严尚嘉这样的新人,谋到了一个小角色,进组拍戏一个月左右,最终能拿到1万-3万元不等,还要与经纪公司分成,最终到手的并不多。况且也不是每个月都能进组拍戏。

辗转于剧组试戏

10月2日,严尚嘉在试戏。 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大部分时间,严尚嘉辗转在各个剧组试戏。

严尚嘉还记得第一次去试戏时,领到一个女学生的角色,试戏当天她早早起床,把所有衣服都翻出来,一件件搭配然后让经纪人帮忙挑选:“想找一套最像学生的衣服,后来试戏多了才知道,实际上和穿什么无关,和演技有关。”

去到剧组后,排队等待试戏的演员很多,她不想被人看出来是第一次试戏,没想到,一开始就露馅了:“别人让我帮他对词,我以为要表演出来,刚开口对方就笑了,说不用那么使劲,正常念出来就行。”

9月26日那天,她去了三个剧组试戏,从酒仙桥公寓转场到东风艺术区,最后到高碑店,每个剧试了2个角色,半小时准备完毕就上场表演,密集地试戏,只要有合适的剧她都争取去试一试,不拘角色大小,只为多一些经验。

在剧组拍戏也全是新的尝试,取景器很小,演员稍微步子跨大一点就走出了取景器范围,有时候是全景有时候又变成特写,多机位拍摄,这些知识她都不清楚,只能慢慢尝试,错一次就懂得更多一些,但剧组不可能一直等着她试错再纠正,她只能更加小心,反复琢磨演戏。

看经典影片也是为工作磨砺。“十一”期间,严尚嘉把《荒岛余生》反复看了多遍,琢磨演员的神态,机位,去搜索主演汤姆·汉克斯前期做的准备工作,包括在荒岛上的技能,还能做到胖瘦自如。

她也在为未来做准备,最基本的就是外形,前段时间她生病住院,药里含有激素,1米68的个子,体重超过了100斤,以前她才88斤。“取景器是最严格的,现实里看100斤可能觉得还好,进了取景器就会发现我整个人都是肿的,非常难看。”

每个女生都爱喝奶茶,她也不例外,点一杯半糖奶茶,刚喝了几口,不到整杯的四分之一,经纪人就会把奶茶收走,不让再喝了。

严尚嘉说,过去两年里,自己经历了小有名气,也尝过了无人问津,虽不算大起大落,但也足够让她惊醒,她想好好做一名演员,就像巩俐那样,演什么就完全融进角色里,用演技说话,还要保持平常心:“这个行业,就算一点点声量都会产生一种自己不是普通人的错觉,实际上这就是一份工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在为梦想努力。”

新京报记者 张彤 实习生 孙朝

编辑 郭琛

校对 李立军 何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