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知产老司机”付振坤:知识产权会成为第一生产力 | 艾问人物

原标题:20年“知产老司机”付振坤:知识产权会成为第一生产力 | 艾问人物

“知识产权会是超越投资或者超越一般的物质因素,成为第一生产力。

——付振坤

近两年,在知识产权领域,没有上亿的诉讼赔偿要求,都不好意思说是大案:

2018年9月,深圳汇顶科技起诉上海思立微电子科技和深圳市鼎芯无限科技专利侵权,索赔2.1亿元;2019年1月,广州视睿电子科技起诉深圳鸿合科技专利侵权,索赔 1.43亿元;3月4日,江苏通领起诉公牛集团专利侵权,索赔10亿元。

今年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2018年全国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数量达到334,951件,比2017年增加97709件,同比上升41.19%。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的阶段,单纯依靠承接、模仿和复制国外技术的日子已成过去。对自主创新的要求日益提高,使得知识产权逐渐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

对此,艾问独家专访北京康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付振坤作为已在知识产权行业内工作了近20年的老兵,付振坤曾代表雀巢、雅诗兰黛、惠氏等世界五百强企业累计处理过上千件诉讼和非诉讼业务。

老到的经验加上专业的知识,面对如今这个日益复杂的行业,付振坤又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新的认知?

知识产权的世界有多复杂?

艾问:作为从业20年的资深律师,您和知识产权是如何结缘的?

付振坤:2002年我接触到一个商标的案件,是我第一次代理知识产权相关案件。当时国内知识产权的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这个领域非常值得仔细研究和学习,同时我也意识到很多客户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存在强烈需求。作为提供法律服务的专业律师,我希望能给客户提供更专业、更深层次的建议。所以就决心在这个领域深耕下去。

艾问:我们了解到您服务过的客户不仅有像雀巢、雅诗兰黛、惠氏等世界500强企业,也包含许多本土中小企业,不同客户对知识产权的理解是否会存在偏差?

付振坤:500强企业对知识产权更为重视。一方面,他们的工作要求很严谨,我们所做的每一个过程,都要求精益求精。另一方面,这些大公司的知识产权意识非常的强烈,很多理念远远领先于国内企业。

如同付振坤所言,因对知识产权的理解不够深刻,国内企业时常在国际竞争中上吃亏。2001年,新东方因与美国ETS、GMAC之间的版权纠纷而导致上市延迟。直到2004年底,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新东方侵犯了两机构的著作权,但没有侵犯其商标权,最终,新东方的上市进程才得以继续进行。

然而,跟新东方相比,很多初创企业,一旦面临一些知识产权纠纷,既没资源也没精力去应对。对于这样的企业,付振坤建议,一定要做好知识产权的筹划。无论是商标,专利,还是著作权方面,如果不重视,将来就会付出更多代价。

此外,在创设的过程中间,一定要注意知识产权的独立性。知识产权的维护、创设,使它能够形成自己这种商标,能跟它企业形成对应关系,专利能够迅速地实现市场化,才能为自己带来最大的经济效益。

艾问: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国家一直在强调知识产权重要性,从政策方面来说,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付振坤:一是希望国家加强宣传,知识产权跟我们每个人的联系都非常紧密,比如山寨产品、商标假冒问题,应形成人人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与风气。

另一方面也希望政策上能够提供更多保护机制,才能激励大家去创新。如果被模仿、抄袭,得不到制裁,肯定人们的创作或者说积极性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只有自身利益能够获得保证,大众创新、创业才有可能执行下去,过程也会更为顺利。

常言道“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以前可能很多的思维或者措施,都是在提高、保护知识产权创设。但是现在发展到另外一个方向上,一些不法分子通过抄袭或者抢注商标等方式去网上进行投诉,甚至投诉真正的知识产权人。”

付振坤所说的,也就是近两年人们时常热议的知识产权的滥诉、滥用问题。根据《2018阿里巴巴数字经济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各种滥用知识产权进行的恶意投诉,占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投诉总量的24%。

企业或个人一旦收到恶意投诉,将不得不陷入漫长的诉讼期以及带来不必要的财产损失。对此,付振坤建议,遇到类似情况。首先要看一下对方知识产权的稳定性是不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其次,要尽快寻求专业的法律援助去处理,因为及时的澄清非常重要。

如果说知识产权滥用,更多是因为目前政策以及企业认知方面出现了一定的问题,未来存在修正的可能。但早期中国企业对于知识产权认知不深,带来许多了法理上理亏,又很难彻底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

2010年,上海市黄浦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上海朋杨科技公司因安装盗版微软软件存在侵权行为,需赔偿微软29万元。2011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北京两家高科技企业立即停止使用微软Windows、Office等软件的侵权行为,并赔偿微软公司经济损失318万余元。

艾问:对于这些知识产权历史遗留问题,您认为应该如何处理?

付振坤:从总体层面来讲,最重要的要做到尊重知识产权和避免侵权。只有整个国家做到尊重知识产权、重视知识产权、创设知识产权,才能有自己的核心知识产权。

从避免侵权的角度来说,首先,在使用这些软件、技术或者商标时,要从法律层面上认真分析对方的专利或者知识产权点,做好自己的创新。其次,使用的方式、方法上要符合法律的规定,在使用之前或必须要使用他人一些知识产权的时候,能够预先的去获得授权和告知,甚至可以有一些知识产权的交换。这些都可以有效避免这些情况的发生。

专做行业精品律所?

在知识产权领域工作了八年后,付振坤发现,仅是在公司里面打工,自己有很多想法,理念、或者想要开展的业务都已无法达到自己的预期,出来单干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

2010年,付振坤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创设了北京顺城凯隆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从职业律师到创业者,付振坤迈出了自己人生新的一步。

艾问:创业的这九年,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付振坤:我们也经历了早期艰苦的初创阶段,特别是创业的前几年,一方面对客户的服务与专业性上要不打折扣,完全达到客户的要求。因为早期团队比较小,很多时候大家就是加班加点去把事情做好。另一方面,那几年80%的时间我都在出差或者在出差的路上,度过了比较紧张和辛苦的一段时间。

艾问:到了2013年,是什么原因让您又创办了康隆律所?

付振坤:当时公司内部要处理的诉讼业务和非诉讼业务越来越多,如果都转成外包,我们很难掌控案件的服务质量。再加上我自己一直是这个行业内的从业律师,拥有一家律所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

艾问:目前康隆律所仍专注于知识产权方面,有想过把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大吗?

付振坤: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我们几个合伙人讨论之后,最终决定就做一个专业化的精品律所,更符合我们的发展路径。我们的定位就是做一个专业化、精品化、中上规模的知识产权专业律师事务所。

艾问:您对未来十年中国知识产权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寄语?

付振坤:作为一个普通的律师,或者说一名知识产权老兵,我感觉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肯定会越来越规范、越来越严格,而且从战略层面上也会越来越受重视。因为无论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还是市场经济主体公司之间的竞争,更多的其实是核心的知识产权竞争,这个毫无疑问。

2018年以来,知识产权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知识产权局重组,成为集专利、商标、地理标志为一体的世界第一大知识产权局。在各项利好的加持下,知识产权的申请量也是年年攀升。目前,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连续17年居世界第一位,发明专利申请量也是连续八年全球领先。

采访的最后,付振坤表示,随着互联网这种发展,很多资本已经渗入到法律服务领域,知识产权领域也不例外。但他们的服务都是比较肤浅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还是需要更专业或更有经验的律师来处理。付振坤坚信,知识产权行业仍将大有可为。

END

作者:修缘

编辑:千千

作者:修缘

编辑:千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