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女郎传奇》(中):林青霞秦汉,爱情背后的翻云覆雨手

原标题:《琼瑶女郎传奇》(中):林青霞秦汉,爱情背后的翻云覆雨手

大家好,这里是E姐小剧场之《琼瑶女郎传奇续篇》(中)

前几集请点击:

目录

上篇 素脸美人的情爱,失落大过圆满

  • “悲情女王”刘雪华: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 “奇情少女”岳翎: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中篇 没有我的日子,你是否别来无恙

  • 林青霞秦汉:爱情背后的翻云覆雨手
  • 林青霞秦汉:情是深意是浓离是苦想是空

下篇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结语

林青霞秦汉:

爱情背后的翻云覆雨手

无意中看到秦汉的新闻,是今年的3月6日。

他现身导演刘立立追思影展,有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在刘导弥留之时探视,他说:“我就是这么差劲的人,又是个胆小鬼,比较孤僻,关心就放在心里吧。

被问到现在身旁有没有伴侣,他自嘲:“现在……有一颗篮球。”

古稀之年的秦汉依旧是最玉树临风的花样爷爷,戏约不断,儿孙满堂。

只是无白首之人相伴,夕阳下踽踽独行之景,令人不胜唏嘘。

他曾随《花样爷爷》旅行到法国尼斯海滩,望着物是人非的旧景,秦汉始终心不在焉,喃喃自语,“又来了……二十几年前来过……”

都说人生如戏,谁又不是深陷其中?

秦汉最经典的剧作莫过于《几度夕阳红》,这部诞生于1985年的电视剧由刘立立跨刀执导,在华视首播后平地一声雷,接替《一代女皇》成为八点档霸主,从此开启“秦雪五部”(秦汉与刘雪华)的琼瑶剧高光时代。

而1985年,正好也是他与林青霞在琼瑶的说合之下,破镜重圆的那一年。

《几度夕阳红》也是一部深有宿命意味的作品,

秦汉饰演的男主叫何慕天,婚内爱上不谙世事的少女李梦竹,情感与理智无法两全的情况下,何慕天与李梦竹为爱结合,造成两代人无法弥补的悲剧。

与《新月格格》一样,让爱失控固然轰轰烈烈,但男女主需得承受一番罪与罚的因果。

《几度夕阳红》也是如此,何慕天独居山中,孤独终老,李梦竹回归婚姻,用亲情、感激与责任埋葬了自己此生中唯一的爱情。

真是戏如人生。

琼瑶小说虽然情节各异,但“爱若失控,必受因果”的理念始终如一

当然,人生刹那无常,我不知道秦汉会不会真的如何慕天般孤独终老,就如我也不知道秦汉是否是林青霞此生唯一的爱情。

至于秦汉对自己的评价“差劲,胆小鬼,孤僻”。我至少有三分之二是不同意的。

他与林青霞长达20年的爱恨交缠,如果用善与恶,忠诚与背叛,懦弱与勇敢这么二元对立的词来臧否,那未免太过简化,太过肤浅。

秦与林的爱情,始于《窗外》,演绎于《我是一片云》,止于《滚滚红尘》。

二十余年的聚散,不止是风花雪月,唯美与隽永,理智与情感,更有性格与命运之不可抗拒,因果与宿命之无法逆转。

二十余年来,多少人为这样一个有情无缘的故事意难平。

但我今天无意于评价谁对谁错,我只想来说说他们的爱情背后那双令尘世转变的翻云覆雨手。

1 窗里窗外:

他们毫无预警地,一头掉进自己的命运里

林青霞是上天赐给台湾电影圈的一个奇迹。

1960年代的台湾电影圈是港片的天下,这种情况直到李翰祥、张彻、胡金铨等邵氏导演纷纷来台发展以后稍有好转;与此同时,李行、白景瑞等本土导演的“健康写实片”与取材自琼瑶小说的故事片大红。

于是,在1970年代以前,台湾演艺圈盛行三种女星:一种是凌波、乐蒂这种邵氏当红花旦,一种是甄珍这种五官深邃、外表明艳的洋娃娃型美女,还有一种是归亚蕾、唐宝云这样的演技派素脸美人。

年轻时的甄珍明艳动人,林青霞妈妈曾认为甄珍远比自家女儿漂亮

1972年的一天,星探杨琦在台北闹市西门町附近闲逛,发现一个一脸秀色的少女与同学逛街,少女虽然未施粉黛,但清丽不可方物,于是杨琦上前自我介绍兼递上名片,把少女吓得连连后退。

回到家后,这名少女按捺不住好奇,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于是八十年代电影公司即将开拍的电影《窗外》也就找到了它命中注定的女主角——林青霞。

十八岁的林青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黄霑曾形容自己初见青霞的印象——“黑黑的浓眉,直直的鼻梁,配上佩德罗娜式的下巴,脸上不见一丝化妆的痕迹,真是清丽逼人。”

以挑剔著称的亦舒见到林青霞的第一眼也即刻“拜倒裙下”,“她的漂亮不在五官之间,而是一切皆尽善尽美,连鬓脚、耳珠、眉毛、牙齿、手指、肩膀,甚至是双脚与脚趾,都无瑕可击。”

但当时还是个小女孩的她并不符合宝岛当年以圆润、成熟为主的女性审美,邓光荣和秦祥林都曾将她视为“发育不完全的小妹妹”,就连她出道后第一个“男友”勾峰,也曾直言,“对她没什么邪念。”

也难怪,秦祥林爱的是萧芳芳,而勾峰喜欢的是胡锦这样的“勾魂女子”。胡锦是邵氏著名的风月片女主角,以下巴的“勾魂夺命痣”闻名。

那时流行这样的“勾魂女子”

而当年的林青霞身形尚未发育完全,一团孩气,与性感、风情毫不沾边,也因此李行等台湾导演并不看好她的星途,认为她无法与甄珍相比。

甚至《窗外》的导演宋存寿,最初也想让与林青霞一起逛街的女同学张俐仁来演江雁容。

只有一直坐在导演旁边看试镜的秦汉,坚持说,“我觉得(张俐仁)旁边那个女孩比较像《窗外》的女主角。”

当然,那时的秦汉也不会知道,那个躲在同学身后不敢出来的瘦女孩看完自己两年前主演的电视剧《七色桥》之后,已经深深迷上了高大俊朗的“康凯”(秦汉之前的艺名)。

可以说,秦汉与林青霞的相知相许,从最开始就并非建立在肉欲之上,秦汉几乎是在未施粉黛、还未来得及长出风情的小林青霞身上,一眼认出了似曾相识的自己。

所以说缘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但劫也是。

《窗外》开拍的前一年,秦汉与相识14个月的富家千金邵乔茵喜结良缘。邵乔茵的父亲曾是Max Factor的台湾地区总代理,邵自小在优越的家境中长大,养成泼辣、独立的个性,小小年纪就精明强干,与当时最红的歌星崔苔菁交好。

套用70年代一部很经典的TVB剧,年轻的邵乔茵就是当时宝岛的“强人”。

年轻的秦汉当年也爱极了邵乔茵。

崔苔菁介绍两人相识之后,血气方刚的秦汉被美艳、泼辣的邵小姐深深吸引,尽管邵小姐的妈妈反对两人交往,认为“太漂亮的男孩子靠不住”,邵乔茵还是骄傲地、自信满满地让自己深陷了进去。

1972年,秦汉一个福至心灵,穿着凉鞋就带邵乔茵去注册结婚,前往助威打气的亲友都远比他着装正式,于是工作人员拒绝让他们注册,秦汉只得向朋友借来衣服鞋子,方才得偿所愿。

婚后的秦汉拒绝了双方父母提供的经济支援,邵乔茵也退回家庭,全面掌管秦汉的财政大权,还很快为他生下一个小名叫“奶娃”的女儿。

秦汉、邵乔茵与一对儿女

秦汉是个很顾家的男人,赚的片酬全部交给妻子,买下台北敦化南路的房子后写了夫妻两个人的名字,每次出外景也总会把邵乔茵带上;街上见到美女走过,连头都不会转一下。

邵乔茵曾经数次赞美丈夫,“是十全十美的男人”。

与此同时,邵乔茵性格刚烈、冲动,而秦汉在父母爱弥儿式的教育下长大,性格宽厚、温润却也优柔寡断,两个人的矛盾在新婚不久已初见端倪。

曾有记者在机场见到邵乔茵当众对秦汉大声怒吼,引人侧目,但随后在飞机上又让空姐为秦汉送上生日蛋糕庆生,乍喜乍怒,秦汉则全程无言。

用事后诸葛亮的眼光看,在这段婚姻里,邵乔茵一直在急吼吼地发泄自己的表达欲,而秦汉一直是被动、忍耐和内敛的——

邵乔茵大声表达爱,也大声说恨,把夫妻俩的秘事登报告诉所有人,秦汉却一直是一个被动回应的角色,小心且悲苦。

不过那时候,他们大致还是幸福的。

1973年,《窗外》开拍,秦汉在里面饰演女主角江雁容离开初恋之后嫁的丈夫李立维。

这是秦汉与他挑中的少女林青霞的第一次合作。

小女孩林青霞与当时宝岛“众乐园”一般的美人们不同,她很悲观,很害羞,被导演一刀剪掉长发竟羞愤到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也不会拍吻戏,演康南的胡奇教她紧闭双唇,两个人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而她紧张得像一块木头。

她很美,却对自己的美,一点信心也没有,眼中总是有种迷茫和渴望,“眼睛像是在恒久等待某一个人某一件事”。但这恰恰又是她最美的地方。

多年以后,她身上这种朦胧如梦又清纯如诗的气质有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形容词——文艺。

不巧,秦汉也是个“文艺”的人。

秦汉本名孙祥钟,父亲孙元良是国民党名将,黄埔一期学员,有“飞将军”之称,但外界对他的评价趋于两极;母亲龙华藻是外交官之女,精通文学和绘画。

秦汉自小在富足、宽裕的家庭中长大,童年常常跟父母去看电影,有一年居然看了320部之多。

他被李翰祥公司录用为演员后,李翰祥为他取艺名“康凯”。拍完第一部电影《远山含笑》之后便入伍服兵役,回归演艺圈后机会不多,于是又在拍《唐山五兄弟》时改艺名为孙戈。

直到导演姚凤磬建议他取“秦时明月汉时关”之意,将艺名改为“秦汉”,他才开始在影坛真正有所作为。

秦汉曾经跟母亲龙华藻女士学过一段时间绘画,还卖出过几幅作品。他身上一直有一种特别的儒雅风度和书卷气,吸引了无数女影迷。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两个“文艺”的人心中对爱情是怎样一种感觉,或许像盖茨比一样,他们把整个情感装进一个巨大而美好的梦,直到遇上梦中人——

于是他们互相亲吻,彼此就“像玫瑰一样盛开了”?

也没有人知道拍《窗外》时,小女孩林青霞与她的“白马王子”康凯(秦汉)擦出了怎样的火花。

坊间有这样的说法,在拍吊桥这场戏时,导演让秦汉可以临场发挥,于是秦汉对林青霞说了一句剧本上没有的台词:“你会不会介意接受一个已婚男子的约会?”

林青霞也承认《窗外》是人生中最愉快的回忆之一,那时她每天就像只快乐的鸟,从片场飞回家,对妈妈说拍戏有多好玩,有多少人陪着自己呵护着自己。

还有一个证据来自邵乔茵的说法:

邵乔茵当年恨极了秦汉,于是将自己、秦汉与林青霞的事四处宣扬,她称自己怀第二个孩子(孙国豪)的那年,秦汉曾经跟她坦承,自己无法抑制地爱上了林青霞

那是1974年,秦汉与林青霞再度合作拍了电影《爱的小屋》。

但秦汉曾经否认,说那是被妻子激出来的气话。

1975年,林青霞主演《八百壮士》,秦汉也在里面客串了一个烈士的角色。

《八百壮士》最高潮的一幕就是17岁的女童军杨惠敏泅渡苏州河,为镇守四行仓库的孤军送旗。于是导演要求林青霞一定要学会游泳,这场戏分别在河里、水沟里和水底摄影棚完成。

林青霞才二十出头,也顾不得臭水沟里还漂浮着大便和蛇,一头跳进去游到对岸;拍河里游水的戏时天气极冷,林青霞上岸以后喝了一口酒,直接晕了过去。

——想必这一幕让秦汉心里的震动不小,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有如此坚毅的一面。

所以,多年以后,古稀之年的秦汉重返淞沪会战旧址,也不忘问英雄的后人,“当年杨惠敏是游过去送旗的吗?”

电影上映之后,秦汉自掏腰包请林青霞和妈妈林麻兰英观看,之后两个人又合作了《海誓山盟》,令邵乔茵感到了深重的危机。

但此时因《独臂刀》红遍亚洲的“独臂刀王”王羽开始追林青霞,为搏芳心他跑遍了台北、香港和马尼拉。

王羽与前妻林翠

王羽的前妻叫林翠,林翠的前夫是在邵氏宿舍上吊自杀的导演秦剑(我曾经写过邵氏宿舍灵异事件哦),比王羽大8岁。两人离婚时,林翠将王羽的大笔财产带走。林翠生有三个女儿,最有名的一位就是后来的歌星王馨平

这是一张有声音的图

当然,三十年后,王羽接受采访时称当年是林青霞倒追自己,恋情只持续半年。鉴于王羽老先生后期满嘴跑火车的习惯,我们就笑笑不说话好了。

总之,无论初见是多么电光火石,林青霞和秦汉最初认识的三年间并未闹出很大的绯闻,连合作都不算多。

这一方面是因为秦汉使君有妇,即使青霞对他倾心不已,青霞的家教亦不允许她抢夺人夫;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青霞的妈妈林麻兰英自女儿出道后,几乎跟女儿寸步不离。

两个人第一次在公开媒体上传出绯闻,是《窗外》拍完以后第三年的事了。

2 《我是一片云》的大三角:

悲情查理,悲剧秦汉,悲苦青霞

1976年,琼瑶自组“巨星影业”,创业之作定为《我是一片云》,她找来香港导演陈鸿烈,主演签下了林青霞、秦汉和秦祥林。

《我是一片云》讲的是宛露、友岚和孟樵的三角恋爱,然而令琼瑶意想不到的是,多年以后,林青霞告诉自己,当年她与秦汉、秦祥林也正在经历着这样一场三角爱情,只不过男主的位置需要调换:

深爱着宛露的友岚是秦祥林,而宛露深爱着的孟樵则是秦汉。

于是,“秦汉-林青霞-秦祥林”大三角时期从1976年开始,一直持续到1984年落幕。

这期间,秦汉经历了婚姻触礁和与邵乔茵的惨烈撕扯,林青霞则与秦祥林订婚,四年后又解除了婚约。

只不过,第一见证人琼瑶如是说:在林青霞与自己合作拍片的十年间,她认为秦汉才是青霞唯一的心上人

“她很在乎他,两人却不能在一起,因为他已经结婚了……青霞的工作压力很大,她的教养背景不能认同她与秦汉的感情,这段情无法见容于她的家庭。她可说是身心俱疲。”

2.1 秦汉林青霞绯闻炽烈,邵乔茵打翻醋坛

其实,不止是两位男主角,《我是一片云》导演陈鸿烈也传出暗恋林青霞。

陈鸿烈当年是邵氏著名反派,后来在TVB《珠光宝气》里演过奸角宋世万。

他的第一任妻子就是凭《一代女皇》爆红的潘迎紫。潘迎紫与林青霞有过合作,还亲自澄清了前夫与林青霞的绯闻:“从来没听说过,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几年后才离婚呢?”

林青霞与潘迎紫(左下)在《慧眼识英雄》里有合作,里面还有刘德凯

而《我是一片云》之后,台湾影坛已经是文艺爱情片的天下,二秦二林的组合就是片商愿意掏钱的根本。

所以70年代的大多数爱情片,林青霞不是与秦祥林搭档,就是与秦汉谈情说爱,渐渐令观众厌倦,票房回落,很多影评人开始唱衰青霞,认为她“气数将尽”。

在水一方

但秦汉的事业越来越好,1978年还凭借《wangyang中的一条船》拿下金马影帝。

只是邵乔茵一天比一天更没有安全感,她开始在报章上发表骇人言论,曾用“她们想把我老公一口吞进肚里去”来形容秦汉的粉丝。

对于邵乔茵的醋意,秦汉非常理解。因此他一直对邵乔茵引起的一些工作上的麻烦百般包容,没想过离开妻子和儿女。

其实,此时的邵乔茵不用如此忌惮林青霞,因为经琼瑶引荐,作家赵宁成功俘获了青霞的芳心,林爸爸林妈妈对书香门第的赵宁颇为满意,两个人还前后飞到美国,只是在秦祥林的进攻之下,这段情没能维持很久。

秦汉也终于圆了导演梦,自组公司拍了电影《冲刺》。

只是妻子邵乔茵越来越强势,干预电影的选角,指定林凤娇为女主,令秦汉颇感不满。秦汉之后去找林青霞主演新片《情奔》,又引得邵乔茵大为恼怒,两个人在日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青霞起先是推辞的,后来看到电影班底都是过去的老朋友,不得不答应

其实拍《情奔》之时,林青霞与秦汉并无工作以外的过多接触,秦汉甚至因为要求林青霞穿着白纱裙“上山下河”感到不好意思。

然而自1978年底,秦汉与邵乔茵的矛盾开始激化。

进入1979年,林青霞和秦汉再次联手出演琼瑶新片《彩霞满天》,有媒体援引一张两个人结婚的剧照,以“林青霞秦汉秘密结婚”为标题刊文,直接引爆了邵乔茵。

她跑到片场宣示主权,更在媒体上大肆宣扬秦汉迷恋林青霞的细节,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令秦汉无奈地说:“唉,每一回我太太要干什么,事先都不同我商量;她听到什么,也不向我求证,我能怎么办?

尽管此时的林青霞已在私下尽量避忌着秦汉,也尝试着和不同对象发展,但邵乔茵的控诉令她成为众矢之的,不仅新片票房走低,《一颗红豆》更遭部分影迷抵制。

与此同时,电影《欢颜》大卖,在香港上画时,短短一周即卖出两百万港币票房。

齐豫代唱的插曲《欢颜》《橄榄树》和《走在雨中》也大红大紫。与青霞同样有文艺气质的胡慧中迅速崛起,很多影评人称“林青霞的时代即将过去”。

胡慧中被称为“学士女神”,很得邵逸夫方逸华欣赏

即使是这样,有关部门竟然安排没有作品入围的林青霞和如日中天的胡慧中、林凤娇一起去新加坡参加亚洲影展,随行者还有秦汉与邵乔茵。

也就是这次的新加坡之行,发生了著名的“林青霞仰药入院”事件。

2.2 青霞狮城仰药入院,邵乔茵秦汉决裂离婚

1979年7月7日,一个商务代表团邀请来新加坡参加影展的林青霞、秦汉等影星参加晚宴。

团长明骥亲自到林青霞房门口敲门,却无人应。明骥急了,找来服务生开门,秦汉也急匆匆赶来帮忙,撞开门冲进去——

“只见她小小身子缩成一团,被毯子裹得密密的,秦汉叫了‘青霞’,青霞对团长明骥、秦汉等人只迷迷糊糊说她好累好困,医生赶到为她注射盐水针,当晚宴在商务代表团举行时,林青霞由车子送去了医院。”

经医生检查,林青霞服用了过量镇静剂,喉咙出现白点,高烧到达四十度。于是媒体纷纷报道“林青霞狮城仰药自杀”,引起轩然大波。

林青霞澄清说,自己一直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平常有服用镇静剂和安眠药的习惯。在新加坡吃了四颗药也睡不着,再用酒服食了两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邵乔茵听到消息,认为林青霞在表演“假自杀”,大发光火,几度要去后台找林青霞被众人拉住,秦汉在极度难堪中也说了重话。两人的矛盾更加激化。

林青霞无碍之后,邵乔茵还是在香格里拉饭店跟林青霞见了面,此时已经是7月9日凌晨四点,两人并未冲突。

几年以后,邵乔茵主动向媒体揭开了他们当年谈话的内容。林青霞承认,“与秦汉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秦汉则多年以来都向她承认自己深爱林青霞。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邵乔茵的做法,跟媒体说自家八卦……

新加坡事件令秦汉与邵乔茵回到台北后大吵一场,邵乔茵忍不住又爆了很多秦林二人的“偷恋”内幕,于是夫妻俩7月21日开始冷战,到了8月初,秦汉终于忍不住告诉她,“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意识到丈夫要开口说什么的邵乔茵顿时火山爆发,8月12日,几乎整个台湾电影圈都知道了秦汉邵乔茵决裂的事实。

但邵乔茵回应说自己在娘家,只是分居,只想冷静一下;秦汉则说,自己是个顾家的人,时间会证明一切。

8月20日,邵乔茵又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她电话通知永昇公司,今后不允许秦汉与林青霞合作拍戏。琼瑶也表示,昨天早上有一位姓邵的女士打电话到她家,但她没有接到,不知道是不是邵乔茵通知不让秦汉参加《彩霞满天》和林青霞的演出。

邵乔茵的这种做法引起了行业反感,认为她就像粤剧名角林家声的妻子红豆子一样,当年也是强硬干预行业,要求未婚的年轻花旦不得跟丈夫同台,引起全行反感,令林家声损失了许多片约。

然而,最后彻底压垮秦汉与邵乔茵婚姻的,还真的不是林青霞,而是一笔170万台币的税款。

秦汉入行以来,所有收入都在邵乔茵名下,1978年他自组孙氏影业公司拍电影以后,两部影片的开支并未付清,加上税务局催促清理税目,一时间秦汉陷入经济困难,于是去美容院找到邵乔茵拿税款。

邵乔茵对他态度冷淡,全程冷言冷语,秦汉被激怒,言语间发生冲突,终秦汉忍不住掴了邵乔茵一巴掌,邵乔茵哭天抢地的同时迅速去医院验伤。

秦汉之后向媒体表示,自己不愿意再拖下去,如果邵乔茵不愿归还财产,他可以放弃,但一双儿女的抚养权他会争到底。

此时的秦汉非常舍不得一双儿女,加上无数朋友从中说合,事情看似发生转机。然而9月9日,邵乔茵开了个记者招待会,公开提出六个条件,如果秦汉不答应,她就以秦汉之妻的身份去歌厅登台演唱,大出秦汉的洋相。

哪六个条件呢?

emmm,八成是疯了……

秦汉自然被激怒,绝不答应,于是邵乔茵登台演唱,精神状态并不好。

随后她又提出“离婚可以,除非你十年之内不再婚”,秦汉不置可否。

两个人一度仍有转机,1980年1月还一起逛百货商店,但终于还是在3月12日正式签字离婚:儿子跟爸爸,女儿跟妈妈,秦汉之前赚到的所有钱归邵乔茵,孙氏影业公司的两部影片收入、一部汽车归邵乔茵,台北敦化南路的房子归秦汉。

邵乔茵还找到媒体大吐苦水,称没有多要赡养费。

秦汉很悲愤,说:“我并不想离婚,也并没有钱。以前的钱都在她那,拍片的订金都是找她拿的,而我仍要付三百万的税。”

秦汉与邵乔茵的婚姻就此告一段落,如果说完全是因为林青霞,绝对有失公允。

因为林青霞1978年以来已经小心回避秦汉,1979年亚太影展后更逃到美国,很久没有跟秦汉联系;加上邵乔茵一系列偏激的骚操作,最后闹到签字离婚的地步,也真的很难怪到秦汉一个人头上。

但如果说林青霞绝对无辜,那也不算准确,两个人毕竟心动了,邵乔茵如芒刺在背可以理解。

所以,在秦汉与邵乔茵的婚姻里,林青霞到底算不算小三呢?

论迹不论心的话,不算,有琼瑶的话为证。

论心不论迹的话,算,可人心确实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任谁也是管不住的。

1980年,邵乔茵曾打电话怒骂林青霞,林在电话那头默不作声,最后长叹一声说:“好了好了,我保证不破坏你们的幸福就是,他约我,我也不见他了!”

这句承诺,她做到了一半。

欲知后事如何,请期待《琼瑶女郎传奇》(中):林青霞秦汉,情是深意是浓离是苦想是空 ❤️

你认为“第三者”的评判标准是应该论迹还是论心?

上一篇:巩俐的郎平,黄磊的徐志摩…如此的神仙选角今后可能不再有

《琼瑶女郎传奇》之戏假情真(下):赵薇更爱自己

你的小仙女E姐,勤奋的樱落

美编:树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