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是个同性恋?1600万中国同妻,面对怎样的悲惨局面

原标题:我的丈夫是个同性恋?1600万中国同妻,面对怎样的悲惨局面

对于同性恋,或许很多人都不敢触碰的话题。

但最近Mckrae Game的名字不断出现在新闻的主页,甚至成为热搜名词。

他是美国最大的同性恋转化治疗中心的创始人,而最近他的出柜,让曾领导几十年这个组织的他在这其中开始扮演了道歉者的角色。

甚至他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候还称同性恋转化治疗就是一种“谎言”还呼吁解散这种治疗机构;依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年末,已经有近七十万同性恋都接受过这种形式转化的治疗。

我爸爸是个同性恋,他死后将钱给了他爱的男人

在当今社会中同性恋这个话题一直能戳痛社会人的深层神经,在曾经社会主流思想都是无法进行容忍这类人群,而现在虽然这种话题在社交场合非常的忌讳,但是在私下就成了热议话题。

尤其在台湾经典电影《谁先爱上他的》热播后,让很多人士能够透过孩子的眼睛看到这场催人泪下闹剧的心酸。

在剧中母亲刘三莲为家是付出了一切,甚至还将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但最让她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丈夫是一位同性恋,在丈夫死后把保险理赔全留给了男人阿杰,刘三莲于是决定代子出征直接找阿杰进行开战,却不想自己儿子最后也倒阵入宿外人家。

同妻背后,到底是怎样的一场双重折磨

在剧中大家能够感受主人翁的残酷生活境地,而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更加的错综复杂和残酷。

一项数据分析表明,我国男同性恋总人数明显超过2100万人,配偶是男同性恋的女性人口数量约为1360万人,从数据中不难分析我国已有大约1600万女性给嫁给了同性恋或者双性恋的男士。

也正是如此同妻这个词开始流行了起来,这个词的含义就是代表男同性恋者的妻子。

在这个庞大的特殊身份群体中,只要社会不能接纳同性恋者,像剧中刘三莲的这种同妻在背后就会一直受尽内心的折磨,其受害者的角色也会一直存在。

同妻根源,却是同性恋们骗婚导致

究其同妻根源就是同性恋们的骗婚。

从我国传统思想角度看,同性恋骗婚是很难解决的问题;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根深蒂固,再加上社会地位的考虑,同性恋只好选择欺骗女子结婚生孩子,可以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家庭压力和社会压力两方面。

在这场骗局中,负责埋单的的同妻不仅享受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甚至还会遭遇家暴甚至被传染上性病,每天经受着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折磨。

相关机构统计,占9成同妻在婚姻生活中都会遭受家庭暴力,其中占38.7%的同妻是遭受肢体暴力,15%的同妻会遭受严重的家庭暴力,占37.6%的同妻会遭受家庭的冷暴力。

除了以上外,根据临床数据显示,占1/4的男同性恋者非常容易把艾滋病和性病给传染给女性,对此在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已经把同妻给列入到了艾滋病易感人群中。

当前因同妻群体在社会和法律层面上得不到好的保护,依据我国现行的婚姻法制度框架情况,同妻现在还没有形成一种规范性的概念。

再加上同妻也没有进入到现有的婚姻法中成保护对象,这让同妻权利保护就受到了很多制度性的障碍影响,当权利受到侵害还难利用法律手段进行保护。

原本作为弱势群体的同性恋,却又同时造成同妻弱势群体情况不断发生,不禁令人深思和惋惜。

到底是谁引起这种悲惨遭遇?只能说是一种悲剧又造成了另一种悲剧的发生。

随着未来同妻这种隐秘社会群体数量的与日递增,在相关婚姻法修订时候可能会通过将性取向冲突纳入认定夫妻感情已破裂的法定情形,并将性取向欺诈给纳入到可撤消婚姻适用条件中

我们希望这类群体以及遭受伤害的人能够有望在新修订的婚姻法光辉下能够尽早结束生理和心理的双折磨,进而迎来自己崭新生活的开始。

文献参考:

宋懿(2014).同妻群体的艾滋病风险研究. 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论文.

唐魁玉&刘冬(2015). 社会建构中的“同妻”问题研究. 学术交流.

田欣(2014).当代中国同妻婚姻困境研究——以虚拟社区中的同妻为例.华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