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塘习律35 诗僧皎然这首诗完全不对仗 唐诗人为何喜作这种五律

原标题:观塘习律35 诗僧皎然这首诗完全不对仗 唐诗人为何喜作这种五律

前言

古代有不少有名的诗僧,唐朝的皎然是其中的佼佼者。范晞文《对床夜语》曾经评价道:

唐僧诗,除皎然、灵澈三两辈外,馀者率皆衰败不可救,盖气宇不宏而见闻不广也。

严羽在《沧浪诗话》种也评价说:释皎然之诗在唐诸僧之上。

一、谢灵运的十世孙

元辛文房《唐才子传》说到唐朝诗僧皎然的时候,说了几个有趣的故事。并且称赞他虽然是个和尚,但是于儒家经典研究很深,作诗的水平居于唐朝一流之列。

其诗兴闲适,居第一流、第二流不过也。《唐才子传·卷四》

这个评价听起来有点夸张,不过加入我们知道他是谢灵运的后代,是不是会肃然起敬?好比唐朝的智永和尚,知道他是王羲之的七世孙后,自然令人不敢小觑。

皎然大约生于天宝年间,而主要活动在大历、贞元时期。俗姓谢,字清昼,是南朝康乐公谢灵运的十世孙,籍贯吴兴(今浙江湖州)。

皎然在文学、儒学、佛学、茶学等方面颇有造诣。现存诗将近500首,不过在诗坛影响更大的,可能是他的诗歌理论著作《诗式》了。

二、《诗式》三偷

皎然的《诗式》对于后人的诗话词话影响甚大,如晚唐司空图之二十四诗品、南宋严羽之《沧浪诗话》等都受到皎然的影响。唐朝关于诗歌理论的书籍文章流传下来的非常少,所以空海和尚的《文镜秘府论》才显得弥足珍贵。

《诗式》篇幅不长,但是理解起来颇有难度,相对比较趣的是皎然的“三偷”:

偷语最为钝贼。如汉定律令,厥罪必书,不应为。 其次偷势,才巧意精,若无朕迹,盖诗人偷狐白裘于阃域中之手。吾示赏俊,从其漏网。

皎然举了一个偷语的诗例:

如陈后主〈入隋侍宴应诏诗〉:「日月光天德」,取傅长虞〈赠何劭王济诗〉:「日月光太清」。上三字同,下二字义同。

关于偷意的诗例:

如沈佺期〈酬苏味道诗〉:「小池残暑退,高树早凉归」,取柳恽〈从武帝登景阳楼诗〉:「太液沧波起,长杨高树秋。」

偷语就是简单的拿来主义,全部或者部分引用。偷意就是同样的意思,把意象略加修改表达出来。

偷语和偷意都好理解,关于偷势有点难理解了:

如王昌龄〈独游诗〉:「手携双鲤鱼,目送千里雁。悟彼飞有适,嗟此罹忧患。」取嵇康〈送秀才入军诗〉:「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泰玄。」

有人解释说,偷势就是模仿别人的结构,可以理解为章法的模仿。例如皎然的例子,前两句都是目、手做出动作,后两句都是心理活动了,类似于前写景,后抒情的章法结构。

三、皎然为何被韦应物批评?

唐代文言笔记小说集 《因话录》记载了一个小故事:

吴兴僧昼,字皎然,工律诗。尝谒韦苏州,恐诗体不合,乃于舟中抒思,作古体十数篇为贽。韦公全不称赏。昼极捻。明日,写其旧制献之。韦公吟咏,大加叹咏,因语昼云:“师几失声名。何不但以所工见投,而猥希老夫之意?人各有所得,非卒能致。”昼大伏其鉴别之精。

皎然善于作律诗。但是他去拜访韦应物的时候,觉得韦应物古体诗做得好,担心自己擅长的诗体和韦应物的不一样。于是皎然苦思冥想,作了十几篇古体诗作为见面的礼物,没想到韦应物很是看不上。

第二天,皎然把自己的旧作(律诗)献了上去,结尾韦应物吟咏不绝,大为赞赏。并且告诫皎然说:

你差一点把自己的名声搞坏了(人设崩塌)。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擅长的律诗给我呢,却为了迎合我而给我看你的古体诗?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谁已不是什么都精通的。

皎然对于韦应物的一番话大为叹服,很钦佩他的鉴赏能力。

老街倒觉得皎然确实有点傻,别人擅长的东西当然就避而远之,假如自己写得好岂不是夺了别人的风头,假如自己写得不好又被人家瞧不起。

四、通篇不对仗的五律

皎然与颜真卿、灵澈、陆羽、女诗人李季兰等常有往来唱和。大历年间,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曾经担任湖州刺史,当时茶圣陆羽曾经见了一个亭子,以癸丑岁癸卯朔癸亥日落成,颜真卿命名以"三癸",皎然赋诗,时称"三绝"。

有一次皎然去拜访好友陆羽,陆羽却不在家,于是皎然作了一首五言律诗记录此事《》

《寻陆鸿渐不遇》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陆鸿渐的名字出自《易经》:"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于是取名为陆羽,字鸿渐。陆羽虽然也是一个诗人,但是他最为著名的作品是《茶经》三卷,他本人也被称为茶圣。

明朝杨慎《升庵诗话》评价:

五言律八句不对,太白、浩然集有之,乃是平仄稳贴古诗也。僧皎然有《访陆鸿渐不遇》一首……虽不及李白之雄丽,亦清致可喜。

严羽在《沧浪诗话》中特别提到过这种八句都不对仗的五律,也是用李白孟浩然的作品举例子:

有律诗彻首尾不对者(盛唐诸公有此体,如孟浩然诗:"挂席东南望,青山水国遥。轴轳争利涉,来往接风潮。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标。"又"水国无边际"之篇,又太白"牛渚西江夜"之篇,皆文从字顺,音韵铿锵,八句皆无对偶。《沧浪诗话·诗体》

李白、孟浩然、皎然当然都很擅长作标准的五言律诗,但是为什么又作这种不对仗的五律呢?

[清]沈德潜《说诗晬语》解释说:

(五律)又有通体俱散者,李太白《夜泊牛渚》、孟浩然《晚泊浔阳》、释皎然《寻陆鸿渐》等章,兴到成诗,人力无与;匪垂典则,偶存标格而已。

不为什么,就是诗兴来了,管他什么对不对仗呢?不必拘束于条条框框.....

俞陛云先《诗境浅说》解释的更深入些:

此诗晓畅,无待浅说,四十字振笔写成,清空如活。唐人五律间有此格,李白《牛渚夜泊》诗亦然。
作诗者于声律对偶之馀,偶效为之,以畅其气,如五侯鲭馔,杂以蔬笋烹芼。别有隽味;苦多作,则流于空滑。

诗人偶尔为之,以通畅其气脉。好比吃惯了满汉全席,吃点咸菜窝头,别有一番滋味。但是不要多做这类不对仗的五律,做多了显得空滑太随意。

这首诗本身很好理解,如同家常语一般,只有几处特别解释一下。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首句“移家”表示陆羽刚搬家,词句用来点题中的“寻”字。带郭,背靠城墙不远。陆羽新家有野路通到山村。颔联十个字写了“篱边菊未开”,近种,用得好,这是陆羽的痕迹,“寻”得一个结果。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敲门时连狗也不见了(估计跟着主人入山了),西邻说陆羽进山,一般黄昏时才回来。

后来年轻一些的贾岛,把这首诗的诗意浓缩成了20个字: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结束语

皎然传世的400多首诗种,古风和格律诗差不多各占一半。从韦应物的反应来看,大家对于他的律诗评价略高于他的古体诗。

皎然的生卒年没有详细记录,据《宋高僧传》记载,元和四年时(813年),范传正和灵澈大师路过皎然故居时,二人瞻仰遗容,题了一首绝句纪念这位诗僧:

道安已返无何乡,慧远来过旧草堂。余亦当时及门客,共吟佳句一焚香。

结束时,老街按照惯例作五律一首为习作:

故交昨有信,邀我入山家。掩径竹犹翠,穿篱菊未花。
新樽尝绿蚁,霜发羡桑麻。黄犬亭边卧,疏烟日影斜。

@老街味道

红楼梦中香菱学诗的两个疑惑 是诗词最基础的知识 您能解答吗?

您相信江郎才尽吗 其实这是江淹给自己编织的一个谎话

10分钟看明白 创作格律诗不可不知的四种基本规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