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新CEO决策逻辑:和为贵

原标题:日产新CEO决策逻辑:和为贵

在这场日产领导层的争战中,亲联盟派显然是赢了。

日产CEO之争终于尘埃落定。

10月8日,日产董事会任命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Makoto Uchida)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时任命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为首席运营官,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Jun Seki)为副首席运营官,向古普塔汇报。这一任命较早前的计划提早近三个星期,动荡的日产迫切需要安定下来。

“日产需要相互支持的团队领导,而且彼此的关系将更加透明。”日产董事长木村泰司(Yasushi Kimura)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示。通过采取集体领导的方式,董事会确保没有人能独自主导决策,这显然是在避免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时代强权治理的重演。

新的领导层

53岁的内田诚于2003年从贸易公司日商岩井株式会社(Nissho Iwai Corp.)加入日产汽车,2016年11月出任公司常务执行董事。2018年4月,他出任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仅仅一年以后,2019年4月,又升任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

值得注意的是,在领导日产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中国的业务之前,他曾负责雷诺-日产的联合采购。正是在那个时候,他赢得了雷诺的好感。

古普塔则被视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支持者,从而获得雷诺董事长让-多米尼克·赛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的支持。他出生于印度德拉敦,毕业于印度尼赫鲁工程学院,之后获得了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文凭。

现年49岁的古普塔1992年开始在私营企业从事工程和采购工作,后来在本田印度和日本公司担任管理职位。2006年,古普塔成为位于孟买的雷诺印度公司(Renault India)的采购总经理。2008年,古普塔跳槽到法国的雷诺日产采购组织(Renault Nissan purchasing Organization),担任全球制动系统供应商客户经理。

内田诚成长于日本境外,并拥有其他公司多年的工作经验,而古普塔既不是日本人,也不是法国人,也曾在日本其他汽车制造商工作过,这样的背景与组合对加强雷诺-日产联盟更加有利。

日产提名委员会主席丰田成一(Masakazu Toyoda)在发布会上表示:“他(内田诚)丰富的经验使他成为目前困难时期合适的领导人。” 并强调,内田诚重视与雷诺的关系,其最初加入日产主要就是因为雷诺-日产联盟的存在。

在这场日产领导层的争战中,亲联盟派显然是赢了。处于困境的日产也的确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专注公司的规划与发展。

日产需要联盟

自戈恩被捕以来,日产的运营每况愈下。过去的2018财年,这家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营收同比下滑3.2%至11.57万亿日元,营业利润同比更是大幅下滑44.6%,跌至3182亿日元。今年第一财季净利润暴跌95%至64亿日元,全球销量降至220万辆,同比下降7.5%,并计划裁员1.25万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0%左右。

该公司预计,整个2019财年净利润同比将减少47%至1700亿日元,全球产量缩减15%,这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产。

而同期日产的竞争对手丰田则创造了四年来最好的季度业绩,在全球整体市场销售下滑的背景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内部剧烈的动荡让日产根本无暇顾及整个汽车行业前所未有的变革。当其他人正在寻求联合的时候,日产还自顾自地要争取自己的利益。

正是在日产内耗的同时,丰田投资了Uber自动驾驶部门和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铃木,并与中国多家车企以及电池制造商达成合作关系;本田则注资通用自动驾驶Cruise;而福特和大众亦结盟加强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合作关系。

自动驾驶、电动化、网联化与汽车共享的冲击让传统的汽车制造商们纷纷寻找盟友,分担巨额的投资研发成本以及不可预知的风险。

如果可以像以往一样取得良好的利润,那么挣脱雷诺的束缚或许还可以考虑,而凭借日产目前的盈利状况,想要脱离联盟无异于自己砍掉背靠的大树。作为汽车业第一个大型的联盟,雷诺-日产已经运作长达20年,联盟的整体销量一度与大众比肩。依托已有的联盟架构,可为日产节省大笔开支,实现规模效应与协同效应。

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在联盟内的发展对于目前的日产来说更为有利。领导团队要如此选择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新CEO的难题

当然,现在要重振日产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于新CEO来说,他需要具有国际视野,既要具备管理能力,又具备外交技巧,既能阻止公司利润大幅下滑,又能处理好与联盟伙伴雷诺和三菱的关系,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合并要约之类的事件。

另外,保证股东的利益也是重要的一环,日产如何保证其股息支付能力也会是CEO的重要考核指标。上个财年,因日产盈利大幅下跌导致股息被削减,作为股东方的雷诺2019年的盈利减少1.3亿欧元。遭受各种冲击的日产在过去一年里股价下跌了大约36%。这显然都是股东们不想看到的。

SBI Securities Co.分析师远藤浩二(Koji Endo)表示:“国内外都有重组工作要做,新车型的开发需要加快,并改善与雷诺的管理协调以及提高盈利能力。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对于内田诚来说,虽然他在领导层争战中取得了胜利,但接下来的工作或许才是战斗的真正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