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上最屈辱的大一统王朝,绝无仅有,比宋朝、清朝还窝囊!

原标题:中国史上最屈辱的大一统王朝,绝无仅有,比宋朝、清朝还窝囊!

两晋看起来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不起眼的时代,有人甚至不知道两晋指的是什么,更有甚者,居然说两晋是南晋和北晋,实在是贻笑大方。实际上,两晋是一个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转型期和民族融合期。所谓的五胡乱华就发生在那个时代,起因是什么呢?那就不得不从西晋时的内忧外患说起了。

我们对于三国历史都比较感兴趣,其实三国之后就是西晋了。当初司马懿夺取了曹魏政权后,还不敢擅自废立,可是到了他的儿子司马师的时候,已经非常不安分了,把支持曹氏的大臣全部诛杀。

而司马师的弟弟司马昭那更是不可一世,所谓“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说的就是这个事。司马昭猖狂到什么程度呢,他居然敢命令自己的人冲进皇宫诛杀皇帝曹髦,事后又杀死这个勇士为自己开脱罪名,可谓不择手段。到了他的儿子司马炎,终于废黜曹氏皇帝而自立,这就是晋朝的开始。

晋朝初立,担心蜀国和吴国的臣民反叛,因此将兵力放在南方,因此造成了北部兵力空虚。为了弥补这一情况,西晋朝廷对北方少数民族采取怀柔政策,防止民族矛盾激化。可是事情很不巧,外患暂时消除了,可是内乱起来了

这是一场皇族为了争夺中央政权而引发的内乱,叛乱的核心人物有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八王,这场历时十六年的内乱,使当时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导致了西晋亡国以及近三百年的动乱。

那时候,长城内外的众多游牧民族趁八王之乱国力衰弱之际,陆续建立了许多非汉族政权,这其中的五个主要少数民族是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史称五胡乱华。

公元311年(永嘉五年)四月,匈奴王刘聪部下石勒,率军歼晋军十多万人于苦县宁平城,并俘杀太尉王衍等人。刘聪又遣大将呼延晏率兵攻洛阳,屡败晋军,前后歼灭三万余人。六月呼延晏到达洛阳,其弟刘曜等人带兵前来会合,攻破洛阳,纵容部下抢掠,俘虏晋怀帝,杀太子、宗室、官员及士兵百姓三万多人,并大肆发掘陵墓、焚毁宫殿,史称“永嘉之祸”或“永嘉之乱”等。

公元313年,刘聪毒死了晋怀帝。怀帝侄司马业(或作司马邺),在长安登基,是为晋愍帝。公元316年前赵刘曜攻长安,俘虏晋愍帝。317年晋愍帝被杀,士族王导、王敦等,扶植晋朝远房宗室司马睿,在建康登基,是为晋元帝。历时五十一年的西晋灭亡,东晋开始。

东晋也不太平,而且晋朝宗室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完全依靠士阀大族,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国家迟迟不能富强。东晋初期,爱国志士祖逖,闻鸡起舞,时刻希望收复北方故土,可是处处被东晋元帝司马睿掣肘,不能施展自己的才气和抱负,成为可惜。后来大将军桓温也屡次北伐,多有收获,可是在第三次北伐时却受制于王谢势力而未能如愿。

这一点和宋朝极为相似,两宋交替时期,南方爱国将士极端渴望收复失地,可是朝中权贵却处处干预。岳飞在南宋初期屡败金军,在河南郾城大战中打败金军主将金兀术,可惜宋高宗赵构的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飞,最红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杀害,实在是人神共愤,让人闻之垂泪。

东晋时代,士阀大族生活极其腐败,出现了著名的豪门斗富现象,最著名的莫过于石崇与王恺之间的故事了。据史书记载,王恺家中洗锅子用饴糖水,石崇就命令自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火烧。王恺为了炫耀,又在他家门前的大路两旁,夹道四十里,用紫丝编成屏障,石崇用更贵重的彩缎铺设了五十里屏障。

晋武帝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珊瑚树赐给王恺,石崇看了便用铁如意把珊瑚树打碎,王恺气极,石崇说:“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每株都大于王恺的珊瑚树,看得王恺心乱如麻。如此权贵,只顾窝里斗而不思进取,国家焉能不乱,北伐焉能不败。

不过呢,相比两晋,两宋羸弱的原因是不同的。北宋太过于重文抑武,重内轻外,导致边防空虚,契丹和金人得以有机可趁。宋朝的财力非常雄厚,可是那时候流行好男儿不当兵的说法,因为生活太安逸了,谁愿意去边塞苦寒之地打仗送死。

清朝对外战争屡战屡败的原因更是另当别论了。其实清朝是中国历史上军事相对比较强大的时期,但是有一点就是满清兴起的文字狱对国人的智力和应对环境变化的能力造成了严重破坏。当时西方已经进入到了热兵器时代,而清军普遍使用冷兵器,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清军虽然没有内讧,但是打仗积极性不高,可能跟过了几百年的太平日子有关。再加上武力远不及西方,打不过人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