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影版《家有儿女》,笑到捶床

原标题:法国电影版《家有儿女》,笑到捶床

之前我给大家聊过一部家庭喜剧《岳父岳母真难当》,讲的是法国的一对白人夫妇,先后接纳四个女婿的故事。

这对夫妻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们本来特别希望,四个女婿都能有相同的信仰。

但现实很残酷,前三个女婿从各个方面完美避开了他们的理想标准:

三场婚礼办下来,老两口的笑容逐渐消失。

他们只好把“嫁个正常人”的理想,寄托在了小女儿身上。

但万万没想到,小女儿偏偏看上了一个科特迪瓦小伙……

家庭人口结构的突变,给老两口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

尤其是老头克劳德,他一开始强烈反对小女儿的恋情,还和未来亲家结下了梁子。

但最终,他意识到时代在进步、文化在融合,没什么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

于是,第四场婚礼也如期举行:

这部电影的笑点,主要就围绕着人物之间的文化冲突展开。

片中的“岳父”克劳德,代表着固执己见的偏见人群。

他爱唠叨又爱面子,经常表面强颜欢笑、背后抱怨吐槽。

而几个女婿,在片中更是嘴炮不断,动不动就拿宗教差异、殖民历史、种族偏见、移民矛盾做文章。

他们表面上客客气气,背地里都喜欢给对方起外号:

不过,作为法国当年的本土票房冠军,这部《岳父岳母真难当》里不光有笑料。

主角一家的人员构成,也正是当代法国社会的一个缩影。移民给这个国家带来了经济发展,也带来了多元文化,不同信仰、文化背景的人住在一起,冲突难以避免。

因此,这其实可以看做一部“法国人的主旋律电影”。

主角一家人最终跨过了文化壁垒,用现代人的方式,去应对传统思维带来的隔阂。

就连固执己见的岳父克劳德,也决定要去女婿们的家乡转转。

而这个剧情坑,一直留到了今年才填上,就是今天咱们要说的《岳父岳母真难当2》。

影片开场,克劳德和妻子玛丽去了女婿们的故乡——阿尔及利亚、以色列、中国和科特迪瓦旅游。

他们本想体验一番异国风情,顺便促进家庭和睦。

但没想到,这次全球旅行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三观冲击。

老两口原本的开放态度,也一觉回到解放前,旅行结束就迫不及待逃回了法国。

为了缓解冲击,夫妻俩又搞了个法国乡村游。

两人尽情享受了田园风光,回来后跟儿女们一通感慨,果然哪里都不如法国好。

但没想到,就在老两口出门期间,四个女婿却对法国的生活越来越不满意——

比如,阿拉伯裔的大女婿,感觉自己被刻板印象拖累。

他冬天出门都不敢把羽绒服拉链拉上,生怕被别人当成恐怖分子,结果年年冻成狗。

二女婿情况也差不多,他自信满满地想创业,但因为犹太人的种族身份,每次想出来的投资项目,都被银行拒绝。

而来自中国的三女婿,则患上了被害妄想症。

他因为经常看到亚洲人被抢、被揍的新闻,吓得去买武器防身。

身为喜剧演员的四女婿更烦恼,他接到的试镜角色,不是毒贩就是被白人枪杀的路人甲,死命摘不掉“黑人演员”标签,演艺之路难上加难。

总之,事业和生活的种种不如意,让几个女婿产生了退缩心理,他们纷纷想要离开法国,带着老婆移居国外发展。

大女婿想回阿尔及利亚,二女婿要去以色列,三女婿想回中国,四女婿脑洞大开地要去宝莱坞闯荡……

可想而知,这个决定对于两个老人来说,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克劳德急得暴跳如雷,玛丽则变得郁郁寡欢,一家人又闹得不可开交。

从这个剧情设定可以看出,续集延续了第一部的特点,用家庭戏影射社会现实,随着移民和难民问题引发的矛盾愈演愈烈,普通人的生活也逐渐受到影响。

几个女婿纷纷产生离开法国的念头,无非就是因为整个社会的氛围,让他们这些看上去“不像法国人”的公民,越来越没有归属感。

但是他们的岳父岳母并不理解这些想法。

眼看劝说无用,老两口采取了“曲线救国”路线,给四个女婿安排了一场乡间旅行,想让他们重新爱上法国。

而途中他们经过的每个地方,都被提前安排好了“陷阱”。

比如,克劳德去银行取钱时,提醒三女婿这里正在招聘经理;

取完钱又直接开去了当地即将关闭的工厂,跟想创业的二女婿疯狂安利,这个厂只需要一丢丢投资就能盘下来,还能得到政府支持;

之后去酒庄品酒,酒庄老板“不经意”地提起自己正在打官司,找不到好律师,克劳德顺手推出优秀的大女婿;

最厉害的,要数他们参观景点时,刚好遇到一个正在寻找黑人演员的戏剧导演,四女婿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下了一场主角试镜……

没错,克劳德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唤起女婿们的“法国梦”,让他们留在这个国家,哪儿也不去。

这招虽然并不高明,但足可见老两口的良苦用心。

而像克劳德这样,为把子女留在身边,工作、车房各种安排的父母,不光是电影中的法国才有,我们的身边也同样存在。

所以,即便电影讲的是法国人的家长里短,你仍旧能够从中看到自己的故事。

片中那几个为了事业和归属感想要离开法国的女婿们,也很像在大城市打拼多年后,想要回到二三四线家乡的人们。

但不管是继续留在大城市,还是回到家乡,做决定之前总会经历一个心理纠结的过程。

片中的四个女婿也不例外。在经历过岳父岳母“糖衣炮弹”的轰炸后,几个人纷纷陷入了焦虑,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从某种程度上说,克劳德的安排,刚好给了他们一个冷静下来、认真分析的机会。

因为对于他们有的人来说,确实不适合回到原籍定居。

比如二女婿,虽然出身犹太家庭,但却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

他的法语俚语说的比希伯来语都溜,对以色列的发展更是一无所知,别说去那里创业,连基本的生活都很难保障。

比如天真的四女婿,因为种族偏见,演艺事业不顺,想去宝莱坞发展,还立志要做“宝莱坞的第一个黑人巨星”。

但他根本没意识到,印度之所以没有黑人明星,也是因为种族问题……

所以,后面的剧情不难猜到,克劳德出于私心的安排,反而让几个女婿看清了现实。

他们意识到,与其抱怨法国社会对自己不友好,不如从自己开始寻求变化。

因此,影片的结局不可避免地迎来了大团圆的套路,几个女婿决定留在法国发展,一家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

虽然说续集对于社会现实的思考,并没有走得更远,但《岳父岳母真难当2》仍然尽力做到了面面俱到。

这个吵吵闹闹、画风多元的神奇家庭,正是我们共同生活的社会缩影。

乍看上去,大家因为国籍、信仰、文化等标签,被分成了不同的阵营,各种矛盾在生活中随之而来,每个个体似乎都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解决所有纷争。

但大团圆的结局恰好告诉我们,只要每个人心中都怀有善意的关爱,愿意随着世界的发展接纳不同的文化、改变固有的传统观念,那么即使无法回到家乡,也不难在人群中收获那份归属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