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多起拐卖儿童案“梅姨”新画像已出!讲粤语/客家话

原标题:涉多起拐卖儿童案“梅姨”新画像已出!讲粤语/客家话

涉嫌拐卖儿童,一直都没消息的嫌疑人“梅姨”终于有新的画像了。

梅姨新画像

↓↓

扩散!涉多起拐卖儿童案“梅姨”新画像已出!讲粤语-客家话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N视频】采访/制作:敖银雪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了一则公告,对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称, “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梅姨”此前画像

    咩事获悉,此人与咩事此前报道过的婴儿申聪在增城被抢案有关。根据嫌疑人交待的线索,申聪被卖给了这名绰号叫“梅姨”的女人!

    2016年3月,5名涉“申聪被拐案”犯罪嫌疑人被警方陆续抓获。

    2018年12月28日上午,贵州籍47岁的男子张维平,因被认定在2003年至2005年间持续作案拐卖儿童9名,一审被广州市中院判处死刑。张维平的4名同伙加老乡,被认定参与了其中一宗使用暴力绑架并拐卖儿童案,其中一人被判死刑,两人被判无期,一人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但是至今, “梅姨”仍旧未能被找到。申聪的下落也依旧不明。

    今年4月左右,专家已绘出涉案嫌疑人“梅姨”的新画像,悬赏公告也已更新。

    被拐孩子父亲今年五次赴粤寻子

    昨日(9日),被拐男童的父亲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9月27日,其刚刚返回济南,近期准备再次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寻找儿子申聪。

    今年以来,为了寻找儿子,其已前往紫金县5趟。

    此前,咩事也报道过申聪被抢案

    以下是去年报道原文——

    十四年前

    还有几天,儿子申聪被拐就要满整整14年了。虽然人贩子已经落网,但是河南周口籍男子申军良仍奔走在漫漫寻子路上,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还有几天,儿子申聪被拐就要满整整14年了。虽然人贩子已经落网,但是河南周口籍男子申军良仍奔走在漫漫寻子路上,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这个时间点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申军良的心上。那天上午,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增城沙庄一间出租屋内被人抢走。?

    申军良出示儿子的照片。(资料图片)

    申军良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上午他刚开完一个会,妻子小莉打电话告诉他孩子被人抢走了。出事当天上午,小莉10点20起床后打算在洗水间做午饭,却发现洗水间的门被打开了,她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就被袭击了。

    据于小莉的描述,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孩子被两名男子抢走的情形。她试图阻止他们,但他们抹在其嘴上、眼睛上的液体冰凉,让她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一呼吸就很难受,张口说不出话。她听见一男子用普通话说,“封住嘴巴,捆起来,捆起来!”紧接着她的嘴巴被透明胶带封住,绕着头部缠了几圈,另一男子用胶带反绑了自己的双手。

    申军良说,大约5分钟后,于晓莉挣脱了捆绑她的胶带追了出去,但已不见人影。小卖部的人和治安人员都帮着一起在附近找孩子。然而,儿子跟着两个陌生男人像是凭空消失了。

    寻子

    赶回家的申军良立即前往出租屋斜对面的沙庄派出所报了案。值班民警出动了一辆警车向南追了大约两公里,未果返回。之后,儿子申聪被拐一案被增城警方刑事立案。?

    赶回家的申军良立即前往出租屋斜对面的沙庄派出所报了案。值班民警出动了一辆警车向南追了大约两公里,未果返回。之后,儿子申聪被拐一案被增城警方刑事立案。?

    申军良告诉咩事,最后警方通过多方调查确认,住在他所在出租屋斜对门308房的一对贵州籍夫妻存在重大作案嫌疑。“他们经常看到我儿子进进出出,彼此都是邻居,你说他们怎么就忍心下手呢?”?

    儿子申聪被抢走后,妻子于晓莉遭受重大打击,患上了精神疾病,“整天恍恍惚惚,一天到头哭个不停”。申军良回忆,事发后,他家人都来到广州帮忙寻亲。“全家人轮流24小时守在沙庄派出所门口等消息,差不多有一年左右时间不敢离开,生怕漏掉孩子的消息。”老父亲淋了几次雨,大病了一场。?

    申军良

    申军良为了寻回儿子,辞掉了塑胶厂的工作,几乎跑遍了增城的大街小巷,甚至去了深圳、珠海多个城市,一摞一摞地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光寻人启事就贴了几万份。哪怕有一点点可能的线索,他都不肯放过。?

    前面三年,申军良不敢回河南老家过年。直到2008年春节,他才回了一趟老家。但看到房子里儿子申聪的照片,他还没来得及跟家人打招呼,眼泪就先出来了。?

    从事发的2005年到2010年,申军良一心扑在寻找儿子申聪的事情上。“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找回来。”他说,自己为了找儿子,前前后后花了过百万元。老家的房子、宅基地、收割机,能卖的都卖了,最后只有向亲戚朋友借钱。时间一长,他掏光了积蓄,还背上了几十万元的债务。?

    转机

    寻子多年未果后,已经债台高筑的申军良选择离开伤心地广州,带着妻子前往山东一位亲戚的公司打工。但每逢有一点关于儿子申聪的消息,他都立刻买票赶到广州来,“一丝希望都不愿意放弃”。?

    寻子多年未果后,已经债台高筑的申军良选择离开伤心地广州,带着妻子前往山东一位亲戚的公司打工。但每逢有一点关于儿子申聪的消息,他都立刻买票赶到广州来,“一丝希望都不愿意放弃”。?

    事情在2016年3月份出现一丝转机。申军良在山东济南的家中得到消息,抢走儿子的人贩子被抓住了。

    据增城警方侦查发现,在申聪被拐一案中,贵州籍的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张维平5人涉嫌参与此案。2016年3月3日,犯罪嫌疑人周容平、杨朝平二人分别在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重庆路、长沙路被当地警方抓获。3月7日,犯罪嫌疑人刘正洪在遵义市汇川区上海路附近落网。3月11日,犯罪嫌疑人张维平被增城警方刑事拘留。3月24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周容平的妻子陈寿碧在遵义市汇川区一个麻将馆被警方抓获。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上午10时40分许,周容平、陈寿碧、刘正洪、杨朝平四人来到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周容平、陈寿碧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305房间,绑住被害人于晓莉,强行将其儿子申聪抱走,然后交给周容平、陈寿碧,再交由犯罪嫌疑人张维平贩卖。

    据犯罪嫌疑人周容平供认,他此前得知张维平有因卖小孩儿坐过牢的“经验”,在抢走小孩当天下午就联系了张维平。次日,张维平将小孩抱走,卖了1万多元,所得款项进行了分赃。

    案发多年后,人贩子终于落网。

    “梅姨”

    张维平供述称,他当时在增城荔城街湘江中路的增城宾馆门前,把申聪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对方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2005年)年龄约50岁,中等身材。该女子经常到麻将馆玩,有时也到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张维平供述称,他当时在增城荔城街湘江中路的增城宾馆门前,把申聪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对方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2005年)年龄约50岁,中等身材。该女子经常到麻将馆玩,有时也到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张维平提供的这个线索太模糊,申军良多次奔走,却没有任何结果。?

    2017年6月,警方的审讯获得突破,一名叫“梅姨”的女子浮出水面。“梅姨”即张维平向其转卖小孩申聪的下一手买家。?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一则公告,对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在发布的征集线索公告中,还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但是至今,“梅姨”仍旧未能被找到。申聪的下落也依旧不明。?

    2017年7月,申军良在媒体的帮助下,找到山东省公安厅的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林宇辉是模拟画像专家,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引发广泛关注。林宇辉根据申军良夫妇的照片,以及申聪出生至1岁的照片,模拟画出了申聪13周岁的画像。“很像我弟弟小的时候”,在之后的寻人启事中,申军良都附上了申聪的这张模拟画像。?

    判刑

    “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拐卖儿童的事情没有供出来的?”2018年10月26日上午,被告人张维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案,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增城法院进行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

    “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拐卖儿童的事情没有供出来的?”2018年10月26日上午,被告人张维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案,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增城法院进行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

    申军良拿到了判决书,但儿子至今没找回来。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起诉书显示,被告人周容平等4人被指控参与了拐卖了申聪一案,而被告人张维平则被指控参与了拐卖包含申聪在内一共9宗拐卖儿童案,共拐卖9名儿童。?

    现年47岁的贵州籍男子张维平,1999年7月曾因犯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3年刑满释放;2007年3月犯盗窃罪被增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2007年9月刑满释放;2010年5月因犯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第一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2015年8月1日刑满释放。2016年3月11日,因此次系列作案被增城公安刑事拘留。?

    在此次被指控的另外8宗拐卖儿童犯罪中,张维平多是采用先租住到目标对象家附近,刻意搭讪结识被害人家属,在数月之后趁被害人家属不备,将年仅1岁至3岁大的被害人抱走,进而以1万元至1.2万元左右的价格贩卖,共导致包括申聪在内的9名被拐儿童至今下落不明。张维平的作案地点涵盖了惠州博罗,增城新塘、石滩、仙村,广州黄埔区等区域。且是连续作案,多次作案之间间隔仅3到4个月。?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无视国家法律,拐卖儿童,其中张维平拐卖儿童三人以上。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绑架儿童,均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张维平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2018年12月,广州中院对该案在进行两次开庭审理后,作出了2人死刑、2人无期、1人判十年的一审判决。?

    申聪的父亲申军良说,“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

    扩!散!

    希望能快点听到好消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