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在中国:闪耀、沉寂与复兴的80年

原标题:爵士乐在中国:闪耀、沉寂与复兴的80年

本文为读者来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作者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陳大頭

爵士乐作为一种舶来文化,在中国的发展有些曲折。二三十年代,它依托于当时繁盛的舞厅文化,在上海落地开花;经历了短暂的闪耀后,便进入了长达四十年的断层;新的时代,中国爵士乐似乎有着卷土重来的趋势,它是否会迎来真正的复兴呢?

20s~40s

昙花一现的闪耀

上个世纪20年代,伴随着微弱的信号,中国第一家广播电台“Eco”在上海成立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爵士乐,在国内开始有了第一个接收的窗口。

在上海这个大港口上岸的,除了最新鲜的时髦玩意儿,还有光怪陆离的舞厅文化。法国历史学家安克强曾言:“中国的舞厅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它们与美国的舞厅实际上是同时代的产物。”可当时的中国,却处于内忧外患之下。

中国爵士乐的雏形,便是在这样烟雾缭绕的魔幻背景下产生了。

笼罩在资本主义情调中,整个上海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将“跳舞”视为必不可少的社交活动。舞厅遍地开花,最为著名的当属百乐门、大都会、仙乐斯和丽都——被称作“四大舞厅”的它们,当仁不让地占据了“东方巴黎”的迷离夜色。

跳舞是上海当时的社交潮流/图源-网络

这其中尤以百乐门最为火爆。百乐门建于1932年、取其店名“Paramount Hall”的谐音。它有着“远东第一乐府”美誉,更是被视为中国爵士音乐的起源地。

大家耳熟能详的爵士女伶,如李香兰、周璇、白光等人,均曾活跃于百乐门;而当时迅速高涨的唱片行业,也用黑胶记录下了《夜来香》、《夜上海》、《玫瑰玫瑰我爱你》等脍炙人口的经典——这些既有着爵士律动、又有着中国风情的歌曲,在中国音乐史上画下了曼妙的一笔。

各俱风情的上海名伶/图源-网络

那时候的爵士乐依托于舞厅,乐队也大多作为“伴歌伴舞”的功能存在。到了三四十年代,上海舞厅里的爵士乐已经能与大洋彼岸的美国同步流行。当时最高级的乐队是菲律宾乐队,其次是欧美乐队,再次是华人乐队。乐师俗称“洋琴鬼”,待遇优厚,能将爵士乐现场演绎得出神入化。

由意大利人梅百器(Mario Paci)管理的“上海爵士乐队”是中国已知最早的爵士乐队。而更为后人熟知的当属上海爵士传奇人物吉米金(Jimmy King)——这位才华横溢的青年音乐人,组建了第一支全华人爵士乐队“吉米金乐队(Jimmy King and His Orchestra)”,打破了外籍乐队对夜文化市场的垄断;并大胆地将中国民歌元素引入爵士乐演奏中,成为了当时音乐界红得发紫的人物。

出神入化的舞厅爵士乐现场/图源-网络

虽说当时的中国爵士乐,流行地域狭窄且缺乏广泛群众根基,但这并不妨碍其美名传播海外。1936年,喜剧大师卓别林与新婚夫人乘邮轮蜜月旅行到上海,点名要到百乐门舞厅跳舞。美艳的舞厅与怡人的爵士乐,令卓别林夫妇流连忘返;而上海女性的温柔端庄,更是令卓别林大赞:“中国女子美之可爱,远胜欧美。”

50s~70s:

哑然沉寂的断层

1940年代后期,溃败在即,国民党当局无暇顾及民生,“紫醉金迷”让位“战前动员”,为此出台了“禁舞令”。

1948年1月,数千名上海舞女和乐师集体游行,要求政府收回“禁舞令”。请愿最后演变成了混乱,酿成了轰动一时的“舞潮案”,政府也在社会舆论的重压下被迫收回“禁舞令”

十里洋场继续莺歌燕舞,大肆庆祝争取而来的胜利。没有人嗅到破败的预兆,更不曾意识到这是舞厅文化最后的高光时刻。

轰动一时的“舞潮案”/图源-网络

1949年,随着上海的解放,中国进入了新时代,“旧社会”的一切显得跟新社会格格不入,爵士乐也不例外。

夜上海的标志——百乐门舞厅,被改建为百乐门大戏院,以上演越剧为主。1953年,上海舞厅全面停业,乐师、舞女们要么改行,要么远赴香港谋生;如日中天的吉米金乐队也被迫解散,一代大师吉米金被安排到安徽养鸡。

刚长出苗头的中国爵士乐,与曾经灯火辉煌的舞厅,一同消失在沉寂的夜晚中。

而同一时期的大洋彼岸,正经历着爵士乐重要的发展阶段。五十年代,传统的Big Band与Swing逐渐被反叛的Bebop和内敛的Cool Jazz所代替,在风格和演绎手法上更加自由多元化,涌现了一大批爵士大师。

六十年代,虽说以披头士(The Beatles)为代表的摇滚乐侵蚀了爵士乐的大片江山,但一些与时俱进的爵士音乐人转攻Funk和Soul,并诞生了Fusion等新流派,力挽狂澜地支撑着险些走入死胡同的爵士乐。

引爆Fusion热潮的爵士大师Miles Davis/图源-网络

一海之隔的日本爵士乐,在摇滚化的攻势下并没有退缩,反而融入了本国特色,产出了大量高品质音乐。随着七十年代电器与动漫产业的兴起,爵士成为普通群众愿意消费、也消费得起的文化产品;细野晴臣、大野雄二等一众音乐大神将爵士融入到了影视剧和动画中,更是演变成了强大的全球文化输出。甚至到了后期出现的J-Pop、City-Pop、Jazz-Hiphop等曲风,都不难嗅出爵士乐的影子。

直到今天,日本人依旧习惯去唱片店的购买爵士唱片/图源-网络

此时的中国爵士乐,仅在香港、台湾等地有所活跃,其中不得不提的当属“爵士乐泰斗”翟黑山教授。作为第一个赴美国Berkley音乐学院专供爵士乐的华人,翟教授归国后在台湾专事爵士乐和现代音乐的教育工作,培养了大批台湾70~90年代的现代音乐人才,并组建了台湾第一支爵士乐队。目前已80多岁高龄的翟教授定居北京,依旧为传播现代音乐而孜孜不倦地工作。

80s~今

微光渐强的复兴

改革开放的一声惊雷,中国内地爵士乐的复兴微光乍现。

80年代,一大批港台流行音乐随之涌入大陆,如同一剂猛药,唤醒了人们的耳朵。一些先锋音乐人如刘索拉、刘元等,亦在音乐中涉猎爵士及布鲁斯元素。

酒吧文化再度复兴。90年代,各地的酒吧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虽说当时摇滚乐盛行,也不乏以爵士乐为主题的音乐酒吧,如上海棉花俱乐部(Cotton Club)、北京的CD咖啡(CD Cafe)等,成为了当时爵士乐手及乐迷的落脚点。

诞生于90年代的上海老牌爵士吧Cotton Club/图源-网络

1993年,德国人霍吾举办了第一届“国际爵士乐集萃活动”,这是是中国首次以爵士乐为主题的大型活动,邀请了许多国内外知名爵士乐手,得到广大民众的一致好评。

2000年初,美籍华裔爵士吉他手顾忠山迁居上海,成为上海新的华人爵士领袖。他和来自世界五大洲的爵士乐手组建了“红节奏(The Red Groove Project)”乐队,培养了一大群忠实听众。

红节奏乐队The Red Groove Project/图源-网络

几乎同一时间,贝斯手任宇清放弃了在北京辉煌的摇滚生涯,来到上海希尔顿酒店大堂演出。不到十年时间,任宇清便成为了上海滩的爵士大佬,开拓了一片庞大的爵士版图“JZ Music”:JZ Club成为外地青年来上海必打卡的爵士酒吧,JZ School是深受好评的现代音乐培训机构;而一年一度的JZ Festival上海爵士音乐节刚度过自己15岁生日,专业的现场呈现与全球音乐大师的加盟,使其成为国内最为大型的爵士音乐节。

一年一度的上海爵士音乐节盛况/图源-网络

国内专业音乐院校也陆续在千禧年前后设立了爵士相关课程。如成立于1996年的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爵士乐学院,成立于2003年的上海音乐学院现代器乐系(后改名现代器乐与打击乐系),成立于2006年的星海音乐学院现代音乐系等。不少院校还专门设立了爵士大乐队,活跃于各地的演出。

随着网络的发达,许多音乐人也开始自发在网络发布课程、交流切磋;一些音乐平台如“哎呀音乐”等,更是设立了在线爵士课程,让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和音乐爱好者足不出户就能学习爵士。不同流派与风格的乐手,也渐渐开始将爵士乐视为必修的进阶课程。

上海复兴计划(The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由中外多个音乐人共同发起,歌曲融合了现代爵士与老上海歌谣/图源-网络

听惯了流行音乐的普罗大众,对于爵士乐这碗阳春白雪的接受度也在日渐提高。李泉、张亚东、莫文蔚、王若琳等知名音乐人,早已多次在作品中运用爵士元素;从“中国好声音”脱颖而出的袁娅维,如今已然成为华语乐坛中Jazz-Soul的代表人物;今年大热网综“乐队的夏天”,Mr. Miss以纯爵士的姿态,在舞台上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层出不穷的独立音乐人,更是将爵士乐玩得创意十足,让其不再是“舶来品”的拷贝,而是充满中国元素和个人特质的新派音乐。

八十年间,斗转星移。经历了惊鸿一瞥的闪耀和长达四十年断层,爵士乐在中国,也渐渐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我们虽无法预测它的未来,却隐约能看见其微光渐强的复兴。

本文作者

陳大頭,音乐人及撰稿人,卫星电报主唱。

参考文献:

《百年夜店》-鬼虎子

《爵士乐在中国的发展史及对中国的影响》-相形

《带你回顾,新世纪后爵士乐在中国的全面发展》-丁晓宇

《原来,中国爵士乐的起源在这》-祝易

《老上海爵士乐传奇人物——Jimmy King》

《因为爵士,所以上海》-即兴

《日本的爵士乐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哎呀音乐

*文章仅表述个人观点,由于历史较为复杂,若有不妥之处还望各位朋友指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