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敢:我与朱一玄先生(《我与师友》之八)

原标题:吴敢:我与朱一玄先生(《我与师友》之八)

朱一玄先生是《我与师友》系列中惟一一位从未谋面的师长,但我知道南开大学中文系有一中国小说史料学大家却很早。

朱一玄先生

那是1981年10月上旬,我和邓瑞琼师兄为硕士论文修订晋京读书,返徐时路过天津,由林骅兄带引拜访天津师范大学李厚基、陈玉璞先生,请教中国古代戏曲小说治学事,陈先生漫论本专业津门学人“琅琊榜”,第一位就是朱一玄先生。因为请假时间到期,我们没有登门拜访,未能一识荆州。

1985年6月8—12日,首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召开。会议由由徐州市文化局、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徐州市文联、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徐州日报社联合主办。

会议由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江苏省社科院文学所于1985年3月30日发出预约请柬,会议名称为“张竹坡与《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发正式请柬时,会议定名为“首届《金瓶梅》学术讨论会”),首批邀请人就有朱一玄先生。

收朱先生1985年4月17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85年4月17日朱一玄信函

姚政同志并转“张竹坡与《金瓶梅》学术讨论会”:

奉读预约请柬,欣悉贵会将于六月上旬在徐州召开。这将是对《金瓶梅》研究的一次很大的推动,十分令人高兴。

惟因教学和研究工作忙碌,不能前往恭聆各位专家宏论,十分抱歉。拙著《金瓶梅资料汇编》,已由南开大学出版社接受付印;俟问世时,将先寄往贵会,请指正。

特此函复,并预颂

大会成功!

朱一玄1985年4月17日于南开大学中文系

信是寄至徐州市文化局给我的,在信封背面附言:内致《金瓶梅》学术讨论会信件。

1986年10月21—25日,第二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市举行。由徐州市文化局、江苏省明清小说学会、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徐州师范学院学报编辑部、徐州教育学院、徐州市社科联、徐州日报社、徐州市文学工作者协会联合主办。

收朱先生1986年10月20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86年10月20日朱一玄信函

全国第二届金瓶梅学术讨论会:

值此大会召开之际,谨致热烈祝贺,并祝圆满成功。

近年来,金瓶梅的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通过这次讨论,集思广益,必将有更丰硕的研究成果出现。展望未来,令人鼓舞。让我们加强联系,互通信息,共同前进!

敬礼

朱一玄1986年10月20日于南开大学中文系

连续两年两次会议,朱先生都未能出席。我问到会的百花文艺出版社副社长徐柏蓉先生朱先生近况,徐先生说他手头资料丰富,等待整理的专题很多,又助人为乐,有求必应,可能是真忙。

1989年6月14日,中国《金瓶梅》学会在徐州成立。15—19日,首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召开。

6月初收到朱先生所寄魏子云先生著《金瓶梅词话注释》,在扉页书写:首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惠存(参见下图),以表达对会议的祝贺,我请到会的天津大学罗德荣兄向朱先生转达谢意和问候。

1989年6月朱一玄赠书《金瓶梅词话注释》

收朱先生1989年6月28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89年6月28日朱一玄信函

吴敢同志:

欣闻首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胜利结束,并成立了中国金瓶梅学会,特致热烈的祝贺。

拙编《中国古代小说大辞典》,谨邀请您撰写“中国金瓶梅学会”辞条,包括宗旨、组织名单、工作内容等,望能慨允,并早赐稿,以光篇幅。

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文件,如:通讯录、代表小传、研究论文索引、学会组织名单,均为拙编所急需,务请能大力支援。其他资料,如有剩余,亦盼一并赐阅。敬祝

著安

朱一玄1989,6,28

通讯处:300071 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

朱先生的信,简洁明了,详细具体,其务实真诚,可见一斑。我随即请学会副秘书长及巨涛将所有会议文件挂号寄上,并很快完成了辞条。

收朱先生1989年7月17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89年7月17日朱一玄信函

吴敢同志:

奉读大笔为拙编《中国古代小说大辞典》所撰“金瓶梅学会”辞条,繁简得当,足为辞典增辉。

今日又收到学会秘书处寄赠《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文件若干,对我开拓视野,极有帮助,特向秘书处全体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祝

著安!

朱一玄拜上1989,7,17.

收朱先生1990年6月23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90年6月23日朱一玄信函

吴敢同志:

我等所编《中国古典小说大辞典》即将完稿之际,喜见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明清小说研究中心《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问世,现特根据其约稿线索,再紧急约稿一次,以充实本书内容。约稿辞条目录另奉,并同时列出该辞条在提要上的页数。务请慨允,大力支援。……

主编刘叶秋 朱一玄 张守谦 姜东赋

5月曾奉上约稿信,未见赐稿。特再寄一次,务请在6月底付邮。不胜跂望之至!

朱一玄6,23.

吴敢同志撰写辞目:荔镜传(不题撰人)(《提要》689页),仙卜奇缘(吴敏恕)(802页),闺门秘术(不题撰人)(1012页),新中国之伟人(苍园)(1077页),也是西游记(陆士谔)(1153页),吴三桂演义(不题撰人)(1253页)

从本信可以看出,朱先生做学问一是眼光敏锐,二是动作迅速,三是善解人意、助人为乐,四是精准实施。此四项原则,后来一直为我所信奉。

收朱先生1990年6月24日信函(参见下图),云:

1990年6月24日朱一玄信函

吴敢同志:

昨日刚发一催稿信,今天就收到来稿。雪中送炭,快何如之?特代表编委会表示深切的谢意。

另增2条,《芦花棒喝记》,《提要》未见,足为拙编增色。《新编虞宾传》,已有北大张惠杰君稿,不再重复编入。

感谢屡次热情邀请,以后有机会,当前往拜谒。敬颂

著安!

朱一玄1990,6,24.

《中国古典小说大辞典》后来由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7月出版。四年间,我与朱一玄先生数度通信,不是《金瓶梅》会议邀请,就是《中国古代小说辞典》约稿,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建立了一种默契的真挚的忘年交。

心领神会,要言不烦,相互信任,各得要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处事相类,莫可言传。这是人间交往的一个难得的格局,一种特例的际遇。

收2003年4月14日朱先生赠书《金瓶梅资料汇编》(参见下图,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6月一版)。

2003年4月14日朱一玄赠书《金瓶梅资料汇编》

周汝昌先生为该书作序曰:“环顾学林,朱老实我素来敬重的真学者与大方家,……朱老以平生精力,自强不息,专研小说,……堪称蹊径重开,杼轴自运,以视前贤,后来居上,而嘉惠于学人者,更难计量矣”,可谓名副其实。

贺年明信片成为那些年一年下来成总的问候,我收到朱先生1989年、1990年、1996年、2000年、2001年、2002年、2003年、2004年、2005年、2007年的贺年卡(参见下图)。

1989至2007年朱一玄贺年卡

2006年贺年还特意书写王安石元日诗一帧挂号寄来(参见下图),尤为珍贵。

2006年元旦朱一玄题赠书法

在《朱一玄百岁华诞》中见到林骅兄当年亦得到朱先生同样一帧题赠,看来当时先生心中已视我为学生。

2009年2月拙著《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用为人生此类结交的彰显与留存,我特意请朱一玄先生题签(参见下图),并嘱托出版社挂号给朱先生至少寄上两册,表示谢意,留作纪念。

2009年朱一玄题签“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

朱先生的书法一如其人,规规矩矩,方方正正,平易近人,端庄大气。

2019年9月2日下午两点收宁宗一先生微信:“吴兄:您好!恩师朱一玄先生《红楼梦人物谱》作为南开百年庆再版!我要给您寄一本,我怎么也找不到您的详细地址了,请您抽时间给我个详址和手机号,我抓紧时间给您寄上一册!”

我当即回复了详址,并告诉宁先生:“我正在写《我与朱一玄先生》”。宁先生回微信说:“灵犀相通”。两点半,书即通过中通快递,翌日收到(参见下图)。

2019年9月2日宁宗一寄朱一玄《红楼梦人物谱》

四天以后,宁先生又寄来《朱一玄百岁华诞》一册(参见下图)。

2019年9月5日宁宗一寄《朱一玄百岁华诞》

该纪念册由宁先生与罗德荣先生共同策划,如今德荣兄先行一步,真是人生无常,我与宁先生在微信上不由感慨连发。

朱一玄先生在《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参见下图,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12月一版)前言中说:“编纂《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是我们多年来的一个夙愿。……如果本书的出版能够给爱好和研究中国古代小说的读者起到一个‘门径’的作用,那将是我们最大的欣慰。”郑振铎在给孔另境《中国小说史料》作序时说:“‘版本’‘目录’的研究,虽不就是‘学问’的本身,却是弄‘学问’的门径。”

朱一玄等编著《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

生活中朱先生是学生的门径,研究上朱先生是同行的门径,在朱先生身上所体现的道德文章,是所有读书人的门径。

宁宗一先生说:“朱师和我们很多位恩师一样给予我们太多太多的东西,以至于一种奇异的感觉就会在心中出现:你和朱师相处的时间越长,你就越觉得有愧于他;你和他打交道的事情越多,你就越觉得有负于他。”至理名言,感同身受。

王译民《以人格和学术树起丰碑的朱一玄教授》说:

先生心中没有仇恨,没有芥蒂,而是始终保持着心灵的健康、光明、善良,始终淡定、超然、释怀、谦让。我想大概正是这样的境界,使他的人生中终究没有干戈而只有玉帛,并且被认为是“学术困乏的当代中国里少数几个力求成为真正学者的人中的一个”;也正是这样的品格,使他远离了学界中常难以摆脱的宗派情绪和门户之见,大力提倡和鼓励我们学生去向不同学术传承的老师请益。

中国人所推崇的道德文章的人格极致,在他身上得到了最为有力和最为形象的体现。他那慈航普渡的菩萨心肠,悲天悯人的情怀,高清迈俗的境界,大海般包容的胸怀,炉火纯青的修养,虚怀若谷的长者风范,仁慈为怀的宽厚人格,委实让人如沐春风、如饮甘泉。

朱一玄先生

亦可谓深解朱一玄先生者。

百岁老人朱一玄先生(1912年8月24日—2011年10月16日)是中国小说史料学创始人和集大成者,已经出版的各种古代文学资料与专著有:

《水浒传资料汇编》、《三国演义资料汇编》、《西游记资料汇编》、《文史工具书手册》(以上四种均署与人合编,实乃先生一己之力所编)、《金瓶梅资料汇编》、《聊斋志异资料汇编》、《红楼梦资料汇编》、《红楼梦人物谱》、《明清小说资料选编》、《儒林外史资料汇编》《古典小说版本资料选编》、《古典小说资料书序跋选编》、《古典小说戏曲书目》(合编)、《红楼梦脂评校录》、《警世通言校注本》、《明成化说唱词话丛刊》(校点)、《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合著)、《中国小说史料学研究散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