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圈失火,nice浇油

原标题:鞋圈失火,nice浇油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吴怼怼

文|吴怼怼

谁也没想到「基础金融知识普及」的任务竟然被鞋圈完成了。

从6月中旬开始,关于鞋圈币化的言论屡见不鲜,而球鞋市场经过一番击鼓传花后,也确实呈现出币化的趋势。

成交曲线、涨跌幅、销量榜……

各种类金融术语出现在nice、斗牛等球鞋电商平台上,最疯狂时,部分平台还提供实物代持、现金交割以及杠杆交易等服务。事实上,随着球鞋「二级市场」中某些鼓吹炒鞋的平台不断带节奏,一座座迷你的「鞋圈交易所」跃然而生。

年轻一代们一个接一个投身鞋圈,冲红钩冲丝绸,看见联名新品便一通抢购,不仅手里屯一堆,还玩起了云屯鞋,以至于2019还没过完,全国人民都知道00后爱炒鞋了。

9月24日,球鞋电商平台nice推出为期七天的闪购满减活动,与普通的电商促销不同,nice的这场活动本质是平台虚拟交易,即闪购模式不必真的发货,在平台云买云卖就能赚差价。

活动消息一出,便引爆各种抢购群,从鞋贩子到新人小白都举着钱包预备大干一场。

在这场活动里,价值几百元的鞋子炒到上千元、近万元,甚至不仅炒鞋,还炒起了日常用品,如钥匙扣、衣服配件等都溢价百倍。

风口一开,阵势一大,有人察觉不对味了,这种无需发货,买卖双方完成付款流程,直接在平台里更改商品所有权的模式和币圈的发家途径如出一辙。

到第三天,这场活动里的单品交易达到了近乎扭曲的程度,一款钥匙扣的价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涨,越来越多的「赌徒」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入场,平台方眼见刹不住车了,便突然发布公告,并关停价格走势、销售记录。

瞧瞧,这熟悉的流程是不是和币圈的猫狗平台不约而同。

事后,有用户指出这场活动里有人恶意锁住最高交易价,并利用闪购模式抬高最低价,看起来是一次没有刹住车的促销,实则是一场有庄家操纵的资本控盘。

一时间,nice口碑跌坏,被割了韭菜的用户不惜发表各种言论迫使nice继续搅动这场泡沫。

但谁都知道,一双鞋子撑不起这么巨大的资本盘,作为标准化的工业产品,一双球鞋再打着限量旗号也不能永流传。

可击鼓传花一旦开始,谁都不想炸弹停在自己手里,散户也好,大户也罢,即使心里发抖也要面带喜色地将这场游戏进行下去。

入局的人越多,这场游戏结束的就越晚,在一波波涌进的人潮里,谁都有可能是接盘者。

Nice「闪购」模式的原罪

球鞋市场的2019,上半年闷声发财,下半年刀尖起舞。

在经过一轮又一轮发酵后,人人都知道鞋圈起了泡沫,但资本市场的诱惑正在于此,博傻理论下,谁是傻瓜不重要,最后一个傻瓜才会被耻笑。

球鞋交易行至中场,其商业模式在万众瞩目之下已经被扒了一层又一层皮,警醒的平台坚守初心,自行拂去泡沫,但总有那么一些平台依然想浑水摸鱼,再割一把韭菜。

其中,nice的闪购模式首当其冲。

为什么是闪购?很简单,这一模式从诞生之初就带有金融业「脱实向虚」的原罪。

炒鞋一事在闪购模式诞生之前和星巴克炒作猫爪杯、优衣库炒作衣服一样,是商品稀缺而引起的短暂溢价,纵然价格虚高,但至少还是有点体力门槛的,鞋贩子倒手得有鞋在。

早期,黄牛倒卖球鞋需要线上登记摇号、实体店排队抽签、加价找海外代购等,但闪购模式一出,这场原本位于实体商品赛道的稀缺性抢购就变成资本玩票了。

前文说过,nice闪购模式的逻辑是脱实向虚。以往球鞋交易是以鞋为最终落点,但闪购之下,有没有一双具体的鞋子已经不重要了,省去发货环节后,鞋子就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其最终作用是通过在交易平台上的所有权变更实现商品虚假流通。

当产品无需遵循供需,只要平台展示出商品信息就有人投钱进去时,炒的就不是鞋了。这是一种金融化炒作,其本质脱离了电商平台的实物销售。

在闪购模式下,球鞋二手交易的入场门槛近乎于无,鞋子有没有、真不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吸引更多的庄家和韭菜。由此可见,nice闪购最终指向其实就是云炒鞋。

nice CEO周首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曾称,nice服务的重点是出于收藏或投资目的购买球鞋的用户,而不是只想买球鞋的小白用户。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会有用户在nice的7天活动爆雷后,质疑这场冲冲冲活动的目的是抬高nice的GMV,从而营造一场虚假的泡沫繁荣,引诱投资人入局。

在现在的球鞋交易市场里,买鞋的人总希望有人会花更高的价格来买走它,入场者宣称高价之上还有高价,但反过来想,低价之下不也还有低价么,这场云炒鞋的规则在大V们的渲染下就像一场接力游戏,似乎只要不接最后一棒就可能有利润可赚。

但事实告诉我们,资本游戏对一个行业的影响从来不会只是单向逻辑,这场价格投机也并不仅仅是找到最后一个接盘的傻瓜就能终止所有损失。

崩坏的价格体系也许带来的是亚马逊河上一只蝴蝶振翅般的影响。

nice的GMV水分

在nice的官博里,置顶了一则针对十一期间炒鞋事件的博文,文中表示已对一些参与炒鞋的账户进行封禁,但对平台自身产品设计的过失却轻轻略过,只字不提闪购这一功能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炒鞋风气的火上浇油。

这则博文至今没有开启评论功能,在转发列表里,清一色是用户的鄙夷、批评与追问,有人转发点蜡烛,有人怒骂「垃圾平台又当又立,割完韭菜装正义」,也有人追问回购标准。

看起来,9月末的那场云炒鞋风波在nice提出回购方案后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依然还是一地鸡毛。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nice公号于9月27日发布的公告与「一封来自nice CEO的致歉信」推文,在有限被放出来的几个评论里,一边倒地支持nice,整个评论氛围看上去一片和谐,十分岁月静好。

但其实认真去看这位CEO的致歉信,锅依然丢在用户头上。

nice称,其推出的优惠活动本是希望给大家送福利,却被一些人撸券而恶意抬高价格。

字里行间依然没有下线闪购功能的决心。在众人皆看清闪购这一模式是炒鞋的天然土壤后,nice依然舍不得这个功能,不难怀疑,nice是否正面临流量和财务压力,因此才图穷匕见,以至于不惜用闪购、自买自卖等极限操作来收割韭菜。

也是,不趁着风口吹成个胖子怎么能打动投资人呢。

nice的激进策略纵然冒险可架不住资本逐利的劣根性,尤其是在遍地都是年轻人的球鞋市场,这群没有经历过投资领域风险洗礼的新生代是一茬茬嫩生生的韭菜。

然而无数的经验表明,鞋圈如果依然故我,高举镰刀收割,很难不成为新消费时代的典型,进而不得不为A股未来的投资者教育事业做案例示范。

荷兰的郁金香泡沫,长春的君子兰风波,多少人都以为往前一步是黄金万两,一脚踏下去才知道是资本漩涡。

泡沫是怎么开始的,就会怎样结束。

庄家、韭菜为各自的狂热买单是资本常态,但对于真正的球鞋爱好者来说,这无异于一场无妄之灾。

在闪购模式下,球鞋爱好者如果想消费喜爱的球鞋,就不得不付出比原价更高的价格来买鞋子,但他买下的这双鞋并不能作为一个有长期价值的商品进行流通,疯狂溢价下,这些爱好者还能「球鞋虐我千百遍,我待球鞋如初恋」吗?

云炒鞋一日不下线,庄家与韭菜就一日不撤退,那么真正的球鞋爱好者就很难以正常的价格买到心仪的鞋子,久而久之,对玩鞋爱好者来说,体验感必然大打折扣,而一旦资本撤盘,整个球鞋交易市场跌下神坛则是迟早的事。

另一方面,利润驱使下,在肆意生长的云炒鞋交易链里,不难增生出更多品牌商、代工厂以及游离于监管之外的「球鞋交易平台」,在任何一个环节、场域里都可能衍生出无数真的、假的以及真假参半的球鞋。

不过,有暴涨就有暴跌,在全民皆贩的炒鞋市场里,还是不要期待一夜暴富的神话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