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诺贝尔文学奖开出“双黄蛋” 又是我不认识的作家

原标题:2019诺贝尔文学奖开出“双黄蛋” 又是我不认识的作家

每经记者:董兴生 温梦华 每经编辑:杜毅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公布了最终“答案”。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间7点,诺贝尔文学奖公布,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分别获得2018年、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

图片来源:诺贝尔奖官方推特

因为去年瑞典文学院发生的一起丑闻,导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难产”,并被顺延到了2019年,因此,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开出的“双黄蛋”备受关注,这是时隔近70年诺贝尔文学奖再次开出“双黄蛋”。

每经记者注意到,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继续“爆冷”。此前一段时间,博彩公司赔率榜上的几位热门人选,被国内媒体和读者热议。但评选结果宣布后,热门人选加拿大作家安妮·卡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中国作家残雪等无一获奖。

一直以来,诺贝尔文学奖都备受观众期待。而诺贝尔文学奖也具备强大的经济影响力。每经记者注意到,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亦或是被列入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或参与猜测的作家,在和诺贝尔文学奖产生“联系”后,其作品的商业价值往往也随之水涨船高。

波兰作家、奥地利作家分别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北京时间晚上7点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首先揭开谜底——波兰的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公开资料显示,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出生于1962年,1985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后在波兰西南边城瓦乌布日赫的心理健康咨询所工作。

30多年前,凭借诗集《镜子里的城市》,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在波兰文坛展露头角。随后,她相继推出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等作品。

熟悉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作品的读者都知道,她的作品时常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充满对神秘和未知的探索,通过神话、传说和想象描写各种鬼怪神灵;另一方面也观照着波兰的历史命运和现实生活。《太古和其他的时间》是托卡尔丘克神秘主题作品的代表作,被波兰文学界誉为“波兰当今神秘主义小说的巅峰之作”。

图片来源:豆瓣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与2019年4月,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连续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引发全球关注。此外,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还曾两度荣获波兰最高文学奖项“尼刻”文学奖,近年来亦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今年77岁的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彼得·汉德克。作为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彼得·汉德克的代表作品有《卡斯帕》《骂观众》。

近年来,彼得·汉德克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在汉德克的作品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剧本《骂观众》。在剧本中,汉德克对着观众骂出“你们这些潜在的死人”。

同时,彼得·汉德克也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作家,对于其他作家,彼得·汉德克也敢于直言。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2016年,鲍勃·迪伦获得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公布后,当时正在中国的彼得·汉德克曾直言:“这是个巨大的错误!鲍勃·迪伦确实很伟大,但他的歌词没有音乐什么都不是,诺奖评委的这个决定是在反对阅读,甚至是对文学的侮辱。”

时隔近70年诺贝尔文学奖开出“双黄蛋”

因为一起丑闻事件,2018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没有颁发,并被顺延到了2019年。造成这一丑闻的,是前瑞典文学院院士、前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弗罗斯滕松的丈夫——让·克洛德阿尔诺。

据环球网,2017年11月,18名女性出面指控让·克洛德阿尔诺涉嫌性侵、性骚扰,部分事件就发生在归属于瑞典文学院的场所。不仅如此,阿尔诺还涉嫌先后7次泄露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名单给博彩公司。

这一丑闻让瑞典文学院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据新华社报道,丑闻发生后,瑞典文学院的部分成员宣布将退出诺贝尔文学奖评审会,但由于瑞典学院院士的终身制制度,使得他们没有权利选择自行退出。同时他们拒绝继续为该机构工作,瑞典学院的运行陷入瘫痪。

2018年5月4日,瑞典文学院正式公布,2018年将不会颁布诺贝尔文学奖。在诺贝尔文学奖的百余年历史中,一共出现8次取消文学奖的情况,上次出现还是在1949年,距今将近70年。

为恢复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2019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经历了自1901年以来的最大调整。评委会中增加了5名外部专家,他们在评选过程中也拥有发言权和投票权。

也是因为这次丑闻事件,才让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双倍放送”。究竟哪两位作家能获此殊荣,此前一直被津津乐道。

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政厅 图片来源:摄图网

截至10月6日,英国博彩公司NicerOdds的赔率榜显示,最有可能获得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是加拿大女性安妮·卡森,其次是法属瓜德罗普作家玛丽斯·孔戴。此外,连续多年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的村上春树也榜上有名。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均榜上有名。

不过,随着瑞典文学院宣布结果,赔率靠前的几名作家无一获奖。

诺贝尔文学奖助力 商业机价值水涨船高

历经118年,诺贝尔文学奖依然是迄今为止,文学领域最重要的奖项。客观来讲,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不仅仅是荣誉和认可。每经记者注意到,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亦或是被列入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或参与猜测的作家,在和诺贝尔文学奖产生“联系”后,其作品的商业价值往往也随之水涨船高。

2011年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排在榜首的是郭敬明,年收入2450万元。那一年,莫言没有挤进前30名,榜单上第30名的作家版税收入为100万元。

到了2012年的作家富豪榜,莫言以2150万元版税收入,一跃升至第二名。因为那一年10月,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中国籍作家。

莫言在2019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发言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莫言获奖后的几天里,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关于莫言的书几乎全部售罄,《檀香刑》《红高粱家族》等日销量增长超过以往20倍。而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全14册《莫言文集》,市场定价418元,预售三日内订购量超过十万部。

另外,据当时媒体报道,莫言的签约书商计划推出一套20册的《莫言全集》,平均每本价格在30元左右,平均起印数在30万本左右,仅此一项,起印数高达600万册。

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人选猜测中,中国作家登上赔率榜的有第三位,分别为:残雪、余华、杨炼。天猫图书数据来源显示,因登上今年赔率榜,残雪搜索UV相比10月1日以前暴涨226倍,杨炼增长11倍。

尽管已经出版过60多部作品,但残雪在国内并不为读者所熟知。连日来,残雪成为国内曝光度最高的作家。其代表作品《赤脚医生》《五香街》等,在各平台上已卖断货。记者在京东搜索发现,几部作品都在“采购中”,且到11月7日后才有货。

即便是外国作家,一旦获得诺奖,其作品照样在中国大卖。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其作品《百年孤独》在中国卖出220万本,仅版税收入就高达1100万。

而一直作为“陪跑”多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村上春树,虽然多次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但是由诺贝尔文学奖由此为村上春树到来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同样不容小觑。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赏;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400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

据日本相关媒体报道称,2013年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社18日宣布,村上春树的最新长篇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暂译)7天内的销量已突破100万册。而上一部长篇小说《1Q84》在2010年上市后,用了12天的时间,销量就突破了百万。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