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上了,却不读了,69名准研究生放了这所重点大学的“鸽子”

原标题:考上了,却不读了,69名准研究生放了这所重点大学的“鸽子”

每经记者 李可愚 每经编辑 陈旭 李净翰 杜恒峰 王嘉琦

图片来源:摄图网

考上研究生,特别是能够考入被评上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的研究生,可以说是千千万万象牙塔中学子的最大梦想之一。不过近日在我国中部一所“双一流”大学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69名已经取得该校2019级研究生录取资格的学生,因为没有向学校报到等多种原因,被学校公示将取消入学资格!

9月29日,位于湖南长沙的湖南大学在其研究生院网站上发布了一则题为《关于取消郑XX等69名2019级研究生入学资格的公示》的文件。文件称,该校2019级研究生新生已于2019年8月24至25日入学报到。据核实,现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出国、工作等个人原因申请放弃入学资格,另有少数新生逾期未报到,共计69人。依据有关规定,以上新生视为放弃入学资格。

文件一经发布,立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既然经过千辛万苦考上了研究生,为什么这么多学生最后却选择集体“弃读”?背后是否存在什么样的隐情?

弃读新生近八成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为了解69名新生选择弃读湖南大学研究生的真相,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首先拨通了负责处理此事的湖南大学研究生院研究生培养办公室的电话。不过在电话中,该办公室工作人员以工作繁忙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也没有就为何有那么多新生被学校取消入学资格的原因对记者作出解释。

与此同时,记者在深入分析湖南大学网站上公示的被取消入学资格新生名单基础上,逐步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在这份包含来自法学院、工商管理学院、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等15个院系的69名新生名单中,记者发现,绝大多数新生的录取学号,都是以“F”这个字母作为开头。据记者统计,此次公示的69人中,有54人的学号中含有“F”并以该字母打头,占到全体被取消资格新生的78%左右,接近八成。

为什么在这份名单中,会出现如此之多的学号以“F”打头的新生?记者多方查询资料后发现,以“F”开头的录取学号对应的是非全日制研究生。也就是说,此次选择弃读湖南大学的新生中,绝大多数应该都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记者随后将被取消入学资格新生名单与此前公示在湖南大学研究生院网站上的《湖南大学2019年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2019级博士研究生录取名单》进行对比后发现,这些学号开头为“F”的新生,全部都出现在该校拟录取的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名单中。

这样一来,事情就比较清楚了:在拟取消录取资格的69人中,接近八成为湖南大学今年录取的非全日制研究生。假如剩余的15人都是全日制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那么在该校今年超过3700名全日制研究生的招生规模中,占比仅约0.4%,这样的弃读比例并不算特别突出。

非全日制研究生遭受“隐性歧视”?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至此答案已经基本明确了。不过还是会有很多人难免产生疑惑:非全日制研究生,不一样也是研究生吗?湖南大学毕竟是一个双一流高校,就此放弃未来宝贵的学位难道不可惜吗?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起,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就已采取了与全日制硕士研究生相同的招生方式,报考者同样需要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统一考试,非全日制硕士和全日制硕士研究生的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不过,报考和就读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仍有一些“软门槛”,这也让不少新生望而却步。

比如说在学费方面,以湖南大学发布的2020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简章为例,在该校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各学科领域学费标准中,价位最低的教育专业学位收费达到10000元/年,绝大部分专业的收费在15000元/年左右,最贵的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3年收费标准合计达到26万元。而与此同时,该校全日制学术型硕士研究生的收费标准,却仅为每年8000元。

除此之外,在校期间,该校全日制研究生可以申请奖学金,还能居住学生宿舍。但对非全日制研究生来说,以上待遇则不存在。

比如招生简章明确:“人事档案转入我校且无固定工资关系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可申请学业奖学金,并同时享受国家助学金,金额为6000元/人·年”。可与此同时,招生简章也规定:“学习方式为非全日制的硕士研究生,人事档案和工资关系不转入我校,学校不安排住宿,不享受学校有关奖助。”

出了校门,非全日制研究生在就业择业过程中,或多或少也可能受到一些限制和“隐性歧视”。比如说,今年9月初,有网友反映国内某大型建筑公司的招聘公众号在问答环节中,明确回复“2020年秋招‘不招收非全日制的学生’”。一时间,很多非全日制研究生表示不满,并向该企业所在省份的人社部门举报该企业涉嫌就业歧视。

专家建议应采取相同人才培养标准

记者也注意到,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历年来考上湖南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却最终选择弃读的情况并非罕见。以2018年为例:当年该校共有62人被视为放弃入学资格,其中就有51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同样占了名单的绝大部分。

事实上,不只是湖南大学,全国其他高校弃读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情况也比较常见。

2018年9月,郑州大学发布“关于2018级研究生自动放弃入学资格名单的公示”,共有31名研究生新生自动放弃入学资格。记者经过与该校拟录取名单对比后发现,可以确定其中有22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占比达七成。

近期,全国多所高校发布了一批已被录取却放弃就读而被取消录取资格的研究生名单,这也表明,“弃读”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某种普遍性:

今年9月18日,中国政法大学公示称,该校研究生院拟取消胡XX等39名研究生入学资格;

同月23日,东华大学研究生部公示,将取消叶X等25名2019级研究生新生入学资格;

同样是在9月23日,华南农业大学发布对15名研究生放弃入学资格处理的公示,其中有6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9月27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招生办公室宣布,共有18名学生2019级应报到而未按时报到或不符合报到要求,根据相关规定拟对其按取消入学资格进行处理。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面对非全日制研究生可能遇到的部分差别待遇,以及这些状况对学生就读意愿的影响,有关方面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呢?

对此,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提出推行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学习方式,是提供一种教育的多元选择。不过现阶段,社会普遍认为非全日制研究生招生门槛相对全日制更低,学校对非全日制研究生要求不严,有“混文凭”的嫌疑。在读完非全日制研究生后,个别用人单位对其也有一定的歧视。因此,“弃读”非全日制研究生现象不算少见。

他告诉记者,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对症下药,即高度重视人才培养质量——不管是什么渠道招来的学生,都采取一样的培养标准。这样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社会对非全日制研究生认同度不高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